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1章 到底要干嘛

    天哪,一个念头从螳螂的脑海蹦了出来——对呀,何盼娣之所以不是姑娘了,是她那个该死的大姐夫干的好事啊,还有,她怀的孩子,也是那个该死的大姐夫的,老子已经忍了他好久了,难道他蹽到了婚礼,趁我没注意,将何盼娣拉到这里来继续玷污了?

    一股子邪火猛地蹿头,心里边骂:今天你是撞在老子的枪口了,不跟你拼个你死我活,老子不姓唐了!

    一脚踹在了小仓库的门,还大声怒骂:“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

    门被踹开的瞬间,螳螂看见了一个男人的屁股长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但由于男人的背影,且正好挡住了被操控的女人的面容,关键是小仓库里光线很暗,所以,一时分辨不清男人是谁,螳螂顿时怒火烧,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打算去一把薅住这个男人没脱的衣,拉出小仓库,然后先暴打他一顿,再将他扭送到派出所去!

    然而,在螳螂踹开小仓库的门,瞬间有了这样的想法,打算冲进去捉双在手,然后兴师问罪呢,却从一楼的散客大厅里,传来一声巨响!

    那不是一般的动静,那一定是某种较大的物体轰然落地的声音!

    而且立即传来整个一楼散桌宾客们鬼哭狼嚎般的叫声!

    不知道是出于职业习惯,还是螳螂也被这样的突然事件给吓到了,抑或是觉得或许一楼大厅里发生的突然事件对自己也存在致命的危险——居然放弃了对小仓库里的这对间夫银妇进行清算,而是直接蹿出了,倒要看个究竟!

    跑到大厅的入口才发现,原来是大厅空的那盏很大的水晶吊灯突然坠落,幸好只是砸在了间的一个桌子,没伤到什么人,但这样的突发事件将在场的好几十号人顿时给吓得魂飞魄散,人人自危地不是抱头尖叫是仓皇逃离……

    毕竟是公职人员,遇到这样的突发事件,螳螂居然一般人都沉着镇定——毕竟是他和何盼娣的婚礼嘛,也是大姨姐何招娣的炖菜馆开业,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任其自然吧——立即大声喊道:“大家都别慌,是吊灯掉了而已,没伤到人,大家都别怕……”

    螳螂居然暂且忘记了小仓库里的那一幕,直接冲进了一楼大厅去平息这突发的事件……

    然而,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声音还没落,刚刚有点好转的混乱局面居然被另一个声音给覆盖了:“你们都听好了!吊灯是我弄掉的,你们别乱跑,再乱跑,可能你们头顶的吊灯还会掉下来,那个时候,我不能保证不砸得你们头破血流了!”

    螳螂一听居然有人主动站出来,为吊灯坠落负责了,立即冲过去辨认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不看还好,一看见此人的真面目,螳螂立即怒火烧,一个箭步冲过去,薅住对方的脖领子大声斥责说:“好你个十恶不赦的东西,居然斗胆来破坏我的婚礼,今天我要为民除害!”

    原来,虽然邓汇清带着墨镜而且还化了装,但还是被螳螂给认出这个家伙是祸害过何盼娣的那个大姐夫!

    而且瞬间居然将小仓库里的那个男人与他联系在了一起——这个家伙在小仓库里再次祸害何盼娣的时候,外边大厅里他事先做好手脚的吊灯掉了下来——一定是他手里有个什么遥控的东西,一旦有人踹开小仓库的门,他觉得没法逃离被捉双彻底完犊子了,才用遥控器之类的东西,让吊灯脱落,制造出了这样的混乱局面,然后,他也好趁机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可是螳螂马糊涂了,假如这个家伙偷完何盼娣,被人发现制造了这样的突发事件,应该趁乱逃走呀,咋还站出来为这件事儿负责呢?是他脑子出了问题?是他被在里边关了这么长时间,精神出了问题,所以,才会做出这样毫无逻辑的事情来?

    虽然邓汇清被螳螂牢牢地抓在了手里,但因为心里想不明白这其的道理,而是暂时没对他做进一步的行动……

    “好啊,你赶紧灭了我呀!”邓汇清一听这个新郎官要“为民除害”居然毫不畏惧,直接将脸凑到螳螂面前,让他削,任他打!

    “你以为我不敢呀,你祸害了何家姐妹,早罪该万死,今天又到这里来捣乱滋事,我看你真是活腻味了,今天到了跟你算总账的时候了!”螳螂说完,一拳打在了邓汇清的脸,顿时让他来了个鼻口窜血!

    “你不打我我还不会告诉你,何家的七个姐妹都被我这个大姐夫给祸害过了,也包括你今天娶的这个二丫头……”邓汇清发现自己的鼻子被打出了血,不急不恼也不还手,而是趁机这样地吹牛皮说……

    “那我今天打死你!”螳螂似乎认准了,刚才在小仓库里,是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姐夫胁迫何盼娣又献身给了他!所以,暴怒之下,立即拳打脚踢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一楼闹出的动静已经被二楼给听到了,也有人跑去告诉何家大姐何招娣一楼发生了什么,所以,何招娣立即冲到一楼,一看螳螂正在不可遏制地暴打邓汇清,胸口好像被谁扎了一刀一样难受……

    “邓汇清,你到底想干嘛?”何招娣立即扑过来,将螳螂扒拉到一边,自己薅住了邓汇清的脖领子,厉声问道!

    “来讨债呀!”邓汇清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不成样子了,但还是用死洋洋的声音这样回答说。

    “讨什么债,谁欠你债!”何招娣这样怒斥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欠债的不是别人,是你这个老板娘何招娣呀……”邓汇清还是拉着长声,好像真的债主来讨债的一样趾高气扬。

    “你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要说欠债也你欠我们何家的,我们何家从来都不欠你什么!”何招娣则这样当众揭穿说。

    “那不一定吧——我现在被你们害得电动车行没了,损失至少三五十万,之前我娶你还有养活你们一家**口人少说也化掉了二三十万,还有这次我被你们诬陷逮进去关了这么久,家里下打点又花费了三五十万——算下来,损失去零留整,少说也有百八十万吧,我的损失这么大,全都是因为你们何家而生,正好趁今天你们家双喜临门的好日子,我也该来讨还你们欠我的这百八十万债务吧!”邓汇清则将他和牛欢搜罗出的“债务清单”给何招娣列了出来。

    “邓汇清,你这是公然的敲诈勒索,信不信我这报警,再次将你绳之以法……”何招娣义愤填膺的这样说道。

    “好啊,有种你报警,不过我提醒你,假如你敢真的报警的话,我这条烂命死不死的都没关系,可是今天来你这里参加双喜临门庆典的来宾的性命,我可不敢保证能不能活到明天了!”邓汇清按照事先跟牛欢定好的套路,这样威胁道。

    “邓汇清——你到底要干嘛!”何招娣似乎没太听懂邓汇清这是要干嘛!

    “很简单呀,把你们何家欠我的还给我,从此咱们一拍两散,谁都不再欠谁的,正所谓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邓汇清直接这样勒索道。

    “我是问你对我的客人你都做了些什么?”何招娣生怕邓汇清对今天来的宾客用了什么手段,回头她没法跟大家解释。

    “很简单呀,在他们吃的喝的里边下了一阵特殊的药物,24小时之内没有解药的话,一旦发作,会是这个样子了……”邓汇清边说,边拉开他脚边的一个行李包,一条“死狗”展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前……

    “你居然敢投毒?”何招娣都快被这个流氓无赖给气疯了。

    “只要你乖乖地把钱给我,我立马把解药给你,我现在表演给你看……”邓汇清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将里边的白色粉末倒在一个杯子里,用矿泉水给稀释了,然后,给那个看去已经死掉的狗狗灌了下去,居然很快“起死回生”地醒了过来,而且,还旺旺了两声!

    “邓汇清,你以为你这样的讹诈会得逞吗?”螳螂这个时候再也无法忍受这个“大姐夫”了,新仇旧恨涌心头,再次前,一把薅住他的脖领子,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不跟你废话了,我先暴打你一顿,然后送你到局子里去,这次你别想再被捞出来了!”

    “好啊,你送去进去吧,我也下决心死在局子里了,可是没了我的解药,今天在场的来宾,有一个算一个,都将像刚才的这只死狗一样,24小时得不到救治,都他娘的会肝肠寸断,无药可救!”邓汇清好像胜券在握,一点儿都不怕对方报警抓他,似乎他已然掌控了这里所有人的命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