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538章 以其人之道

    杨水仙的食欲大开,而且再也不在乎二公子看她的吃相而禁止他看她了……

    吃饱喝足之后,起身从店里出来,居然还主动挽住了二公子的胳膊,还有点撒娇地问:“对了,那一万块钱真的归我了吧……”

    “先放你哪里吧……”一听杨水仙又拿那一万块钱说事儿,马到成立即有了成心捉弄她一番的心里,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报复”她刚才对老子的赌气态度……

    “这是什么话,不是已经说好是奖励给我了吗?”杨水仙还这样争辩说。

    “对呀,本来你不提的话,我都给忘记了,可是你这么一提,我又想起来了……”马到成打定主意要捉弄对方,所以,才会这样成心气她说。

    “咋了,你这么了不起的人物不会说话不算数,出尔反尔,对你那会儿而说的话不认账了吧……”杨水仙果然道了……

    “不是不认账,而是觉得给你一万块钱的奖励有点太多了……”马到成想进一步气气这个从来都颐指气使的二小姐,这样回应说。

    “姓牛的,这样的话你还好意思说出口啊——别的不说,凭我这次辛辛苦苦地陪你出来找我爹,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吧,咋说也该给点辛苦钱吧!”果然杨水仙禁不住戏弄,一下子急眼巴登的了。

    “辛苦钱我自然会在得到你爹的灵丹妙药之后,一并打入你家药店的账号,但这之外的钱,我必须精打细算才行呢……”马到成故意把自己塑造成精打细算的样子……

    “见过小气的男人,可是从未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给,这是你的一万块钱,还给你,行了吧……”杨水仙边说边掏出那一万块钱,丢给马到成,一个人悻悻地朝贵宾候机室走去了……

    看着杨水仙因为再次动怒而赌气离开的背影,马到成差不多快忍俊不禁了——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原来你这么不禁逗啊!急忙追去,将那一万块钱塞到杨水仙的手里说:“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

    “谁稀罕你的臭钱呀!”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居然将那一沓钱给丢到了地……

    “你若是真觉得这是臭钱,那直接丢掉好了……”一看那沓钱摔在了地,马到成连看都没看,这样对杨水仙说了一句,然后,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

    “哎,你到底是什么人呀,真是不可理喻!”杨水仙虽然嘴这么叫嚷着,但还是生怕那沓钱真的丢在这里被路人捡到可不好再要回来了,哈腰捡起来,揣进了自己的手包里,似乎更加觉得自己刚才又输给了二公子一个回合……

    接下来俩人再次进入到了“形同陌路”状态,谁都不理谁,各自为政地登机之后,都像两个陌生人一样,一句交流都没有……

    刚刚落座,马到成忽然发现,靠舷窗坐的两个人,一个是位“鞋拔子脸”的年男人,一个是一脸横肉的“男人婆”,看到他们俩一前一后地到了座位,且完全没有一点眼神和语言交流,知道是俩陌生人,猛地想起了从三亚到首都机场的飞机,杨水仙成心恶心自己的那些情景,立即觉得“有机可乘”地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起身过去对靠舷窗的鞋拔子脸男人说:“这位先生您好,想跟您换个座位可以吗?”

    鞋拔子脸显然有点不情愿。

    马到成立即小声在他耳边说:“跟我邻座的那个美女对我有那个意思,我不想接受,所以……”

    鞋拔子脸男人朝杨水仙那边一看,还真是个绝色美人儿,立即有了活思想,马说:“我懂我懂,那咱们换座位吧……”

    显然,鞋拔子脸觉得这是天赐良机让他有了搭讪美女的机会,既然这个换座儿的男人承受不起,转让给了他,为啥不欣然接受呢,也马答应了……

    看见二公子有了这样的举动,杨水仙心知肚明他这是要报复一段在机她去跟那个猪肚子脸“谈情说爱”的恶作剧,可是一看跟他邻座的那个一脸横肉的男人婆,杨水仙撇了撇嘴心里说道:恶不恶心呀,这样的女人你也敢招惹?也没直接阻拦,倒要看看二公子如何来报复她……

    而鞋拔子脸男人一旦坐在了杨水仙的身边座位,立即满脸堆笑地搭讪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机行——咱们应该算有缘人吧……”边说,还边伸过他的手要跟杨水仙握手,而杨水仙好像完全充耳不闻地直接站起身来,问正在整理行李的空姐:“机的卫生间什么时候可以使用?”这给了鞋拔子脸男人一个老大的无趣,尴尬地收回了手,似乎感觉到了,那个跟自己换座儿的男人为啥不敢接受这个美女了——一定不是个省油的灯!

    “现在可以使用……”空姐十分柔媚地回答说。

    杨水仙一听,立即起身去了洗手间……当然,在离开座位之前,还瞄了一眼坐在男人婆身边的二公子,看看他到底是否真的要跟那个男人还男人的男人婆搞出点什么名堂来……

    马到成听到那个鞋拔子脸男人跟杨水仙搭讪的话语,也看到了杨水仙给出的反应,心说:我不信,飞机起飞的时候,你不去抓这个丑到可以的鞋拔子脸男人的手——哈哈,到了那个时候,你才会知道,老子在你身边有多么重要了吧……

    而当飞机即将起飞前的几分钟,杨水仙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还没坐下,看见二公子居然跟那个男人婆换了座位,让那个男人婆靠舷窗坐,而且俩人正在用同一个手机玩儿某种游戏,有说有笑的不说,俩人的手还时常触碰在一起,俩人的头,更是差不多一直挨在一起了……

    杨水仙顿时醋意大发,但还是强忍着没爆发出来,听着飞机即将起飞的广播,耐着性子坐了下来,还系好了安全带,竭力闭眼睛不听不看二公子和那个男人婆在“卿卿我我”地一起玩儿游戏……

    而在飞机起飞的那一时刻,居然也忍住了没去抓那个鞋拔子脸男人的手……

    本以为会这样煎熬着坑过去呢,哪成想,反倒是那个鞋拔子脸的男人“居心叵测”地在飞机起飞的瞬间,猛地抓住了杨水仙的手!

    像被烙铁给烫伤了一样,杨水仙瞬间感觉到了一阵刺骨钻心的痛苦,但无论如何挣扎,居然都难以挣脱那个鞋拔子脸男人紧紧抓住她的手,一直到飞机起飞完毕,开始进入平稳状态,杨水仙才得以挣脱……

    不行,再也无法忍受了,杨水仙直接解开了安全带,起身到了二公子身边,且越过他,直接对舷窗旁的男人婆说:“大哥,麻烦您个事儿,我有点晕机,能不能跟您换个座儿……”

    “臭丫头,说什么哪,谁是你大哥了,难道你连公母不分吗?”男人婆顿时发火动怒了……

    “天哪大哥,难道您不是男人呀?”杨水仙成心故意这样夸张地问道。

    “谁说老娘是男人了,你没搞清性别先别叫大哥好不好!”男人婆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拿出一副打架的架势来对杨水仙吼。

    “好好好,我不叫您大哥叫您大姐行了吧——我是成心想过来跟您换个座位的,您动什么气呀……”杨水仙反倒波澜不惊,这样耐心地劝慰对方说。

    “我凭什么换座儿给你呀!”男人婆的脸色铁青着,更像个怒发冲冠的男人了!

    “因为我有点晕机呀……”杨水仙居然拿这个当理由。

    “你晕不晕机跟老娘有一毛钱关系没有?”男人婆怒不可遏地这样质疑说。

    “倒是没一毛钱关系,但假如我给你一万块钱座位换座儿的酬劳,您总该答应我的请求了吧……”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特地用眼睛去瞄表情无可奈何的二公子,意思是,姑奶奶我现在也用这招儿来回应你了,咋样,过瘾不?

    “你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呀,到了我这里,不好使了!”男人婆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叉腰这样回应说。

    “那我再加一万,给你两万,让你让个座总可以了吧……”杨水仙居然真的也学二公子,开始往价钱了……

    “别说两万,是给我十万我也不让!”男人婆似乎也被杠了道儿。

    “那好,我给你十万,你快决定,到底让不让给我这个座儿!”杨水仙还真敢叫板,居然喊出了十万的高价位!

    “你,能拿出十万来为了跟我换个座位?”男人婆却有些动摇了好像,一脸不屑地这样嘲讽道。

    “你到底换还是不换,现在已经减到9万了……”杨水仙如法炮制,将二公子的招法给使了出来……

    “你什么人呀,说好的十万咋转眼变成9万了呢?”男人婆果然觉得有些失落,立即这样争辩说。

    “你不答应现在变成5万了!”杨水仙继续杀价!

    “你这相当于打劫了,9万9万吧,咋又减少到了5万呢?”男人婆还真进入了情况,立即这样据理力争道。

    “那是因为你始终没答应跟我换座儿呀,现在变成三万了……”杨水仙乘胜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