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537章 还有个绝招

    其实呢,杨水仙根本没真的生气,而且,抱着两万块钱的她,心里还暗自好一个惬意——想不到啊,这么闹腾,居然有了两万块钱的收益!这若是平时在老家的药店里,忙活个把月,刨除各种费用,能净剩两万烧高香了,现在好,这么轻而易举两万块到手了!

    咋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吧!

    而且,靠换座位跟猪肚子脸男人打情骂俏也终于让二公子受不了,终于被激怒,终于过来要换座儿了吧——而且,开始的时候,居然将换座儿的代价说到了百万之多——假如当时猪肚子脸识相直接答应了,二公子那样的身家身份也不会食言不给吧——这说明,二公子在乎自己到了什么程度!

    至于二公子用了他的损招又将百万降到了一万块,逼迫猪肚子脸男人现出了原形,为了要这一万块钱,居然可以放弃跟她继续恋爱交往,这让杨水仙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二公子还真不是一般战士,对付猪肚子脸这样的男人简直是轻而易举将其打得落花流水……

    而且再次证明了一点,是在天涯海角的时候,那个出租车小伙估计也是二公子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将他给弄得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总之,这都说明,在二公子的心里,还是很在乎我杨水仙的,这样的话,接下来有机会按照姐姐的招法“拿下”他,也像姐姐那样,跟他建立那种特殊的关系了……

    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惬意,居然抱着那两万块钱,在飞机抵达首都国际机场之前,小睡了一把……

    只是临下飞机之前,出乎杨水仙预料地被二公子突然拿走一万块钱,走到了那个“闹心窝囊”到了极限的猪肚子脸男人跟前,边将一万块钱丢到他的怀里,边对他说:“朋友,别在意,都是跟你开玩笑哪,记住我的话,今后再想泡妞之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虽然对方说话很刺耳,但损失的一万块钱突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猪肚子脸也没话可说了,赶紧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回应对方说:“谢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而杨水仙一旦被二公子“抢走了”一万块钱,而且眼睁睁地看着还给了那个猪肚子脸男人,正要发脾气给抢回来,却被二公子一把给“按住”还用严厉的眼神阻止她做任何过激的行为……

    杨水仙还是头回看到二公子有这样“可怕”的眼神,不知道他的心里发的是什么狠,也暂时忍住了追回那已经到手的一万块钱……

    但下了飞机,还没出机场,杨水仙来一下子“掐住”了二公子的胳膊,直截了当地说:“还我一万块钱!”

    “那钱本来不是你的……”马到成知道杨水仙指的是他给到猪肚子脸手里的那一万块钱……

    “那是他揩我油吃我豆腐应该付出的代价,你凭什么装大尾巴狼把钱又还给他了呀,还了也行,但你要给我补齐了我才心理平衡!”杨水仙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这样说道。

    “我不是已经给你一万块钱了吗!”马到成不急不恼,直接说出了这样的回应。

    “哎,我说你还讲理不讲理呀,那一万块钱是我从那个家伙的手里帮你抢回来的,理所应当奖励给我吧……”杨水仙这样争辩说。

    “对呀,现在奖励给你了呀!”马到成皮笑肉不笑地这样回答说。

    “哼,你这个人不可理喻,再也不理你了!”杨水仙被二公子这样的回答弄得哑口无言,再次发了小姐脾气……

    看着杨水仙气呼呼地走在前边的背影,马到成忽然发现,她的腰身在行走的时候,她姐杨水花的还要婀娜妖娆,居然对她的好印象又加了几分……

    到了首都机场购买到直达佳木斯东郊机场的机票后才知道,要等三四个小时才登机,俩人在贵宾室里候机……

    看见杨水仙还在赌气状态,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马到成觉得可以先不理她,趁这工夫,跟牛旺天联系一下,因为从百度地图查询,从佳木斯到黑瞎子岛还有几百公里没有铁路也没有飞机,只能靠一天只有一班的长途旅游客车可以直达,但若是那样的话,万一赶不明天的车次,怕是又要耽搁一天了——打算跟牛旺天联系,看看他在佳木斯有没有朋友,可以借用一下他们的车辆,自驾也好,他们直接开车接送也好,都会方便许多吧……

    接通了电话,牛旺天问进展,马到成如实汇报了情况,说那个杨半仙“神出鬼没”到了海南三亚却得知他又蹽回了东北,而且去了最东北端的黑瞎子岛……

    “你现在哪里?”牛旺天这样问道。

    “我已经到了北京,几个小时后,坐飞机直接抵达佳木斯,可是从佳木斯到黑瞎子岛却没有方便的交通工具……我想问问老爸在佳木斯有没有朋友,借台车子我用用……”马到成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还真有个生意的伙伴在佳木斯,这样吧,你把飞机抵达的班次和时间告诉我,我直接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到机场去接你——不过我不建议你自驾汽车到黑瞎子岛,一个是人生地不熟,容易走冤枉路,还有是各种关卡你未必能那么顺利通过,毕竟那里是俄边境,我去过,很多过关手续较复杂……”牛旺天不但答应了儿子的请求,还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好,我都听老爸的安排……”马到成觉得问题真的得到了解决,心里一下子轻松许多……

    而在马到成给牛旺天打电话的时候,杨水仙也趁机到了十几米外的一个沙发坐下来给姐姐杨水花打电话……

    “你俩现在咋样了?”一听是妹妹来的电话,杨水花开门见山这样问道。

    “不咋样……”杨水仙的语调有些沮丧。

    “我告诉你的招数不灵验?”杨水花还这样质问说。

    “用了两把了,他倒是也吃醋有了反应,可是每次都没真正刺激到他的灵魂深处,每次都弄得很不愉快……”杨水仙直接告诉姐姐,试验了两次她的招法,但都以不奏效,不愉快收场的……

    “那只能用最后一招了……”杨水花立即这样回应说。

    “啥最后一招啊,姐你别再留后手了,有啥招法都告诉我吧,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扛不住了……”杨水仙一听,姐姐还有“绝招”没告诉她,这样埋怨了一句。

    “你按姐说的做,保证将他拿下……”杨水花直接说出了她的具体办法……

    “这能行吗?”听了姐姐杨水花的招数,杨水仙还有些将信将疑,用这样的办法到底能行不能行……

    “凭你的能力对付他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杨水花好像已经看透了妹妹的能力远远不如她,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我找机会,再试试这最后一招儿吧……”杨水仙终于打算用姐姐这招来“拿下”二公子了……

    “等你好消息,犇犇又闹了,挂电话了,拜拜……”

    “拜拜……”挂断姐姐杨水花的手机,杨水仙用眼睛去瞄正好也撂下手机的二公子,虽然款款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旁,但还在继续装出一副赌气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跟对方说……

    马到成看到了杨水仙趁他给牛旺天打电话的时候,也在给谁打电话,可是回到座位之后,态度一点儿都没改变,知道她还在对刚才他把那个猪肚子脸的一万块钱换回去的举动耿耿于怀,也不理她,打算让她自我消化消化,趁机也好坐在沙发,小憩一会儿……

    想不到,迷瞪还没十分钟,被杨水仙给扒拉醒了:“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想吃什么,自己去吧……”马到成觉得自己还没迷瞪够,边打哈欠边这样来了一句。

    “哎,我说姓牛的,你要搞清楚现在咱俩是谁求谁办事儿好不好……是你在求我办事儿,不是我在求你办事儿,你求谁办事儿人家饿了,你不管人家的饭呀!”杨水仙下了老大的决心要改善与二公子的关系,为今天按说实施姐姐告诉她的那个绝招做前期铺垫,可是一看二公子对她居然是这样的态度,立即急眼巴登地掐住他的胳膊这样数落说!

    “当然管呀,你说吧,想吃什么?”其实马到成生怕杨水仙一直跟他“冷战”下去,一听她饿了要吃东西,知道这是缓解俩人僵持关系的一个契机,所以,也转变了刚才的敷衍态度,这样答应她说。

    “还吃肯德基吧……”杨水仙认准了这样的垃圾洋快餐——估计在家的时候,姐姐杨水花是绝对不允许她吃这些垃圾食品,而一旦脱离了姐姐的控制,也一发不可收了吧……

    “那,是我给你买回来吃,还是咱俩一起到店里去吃……”马到成的态度一下子变得特别温和了……

    “还是到店里去吃吧,那样我可以随便挑选……”杨水仙似乎食欲大开,立即这样提议说。

    “那好,时间还来得及,走吧……”马到成看了一下候机时间,这样来了一句,起身带杨水仙朝机场里的肯德基门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