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34章 成心恶心人

    其实俩人还在因为之前的别扭打心理战……

    杨水仙一心把火要用自己的身来得到二公子的心,但却屡屡没能奏效,无论是抽筋儿抽到那个程度,俩人都在一个浴盆里洗澡了,二公子都没趁机对她那个,还是后来到了床,十一点之后,生物钟关闭,人都睡得不省人事了,二公子居然还是没趁机要了她,这让杨水仙很有挫败感,实在忍不住了,才把实际情况告诉了姐姐杨水花,得到了杨水花的“真传”之后,杨水仙决定以身试法,看看姐姐说的招法领不灵验……

    结果,在出租车小伙身做的第一次试验差不多已经达到目的了,可是一看二公子的态度,还是让杨水仙不满意——按说发现她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二公子该第一时间阻止,该充分表现出妒忌,将这个男人给打跑,然后将她揽入怀,对她百般宠爱才是她要的结果……

    可是言来语去的发现,二公子完全不承认他吃醋了,更不承认出租车小伙是被他给赶走吓跑的,也没对她更加亲密无间,这让杨水仙开始怀疑姐姐给她出的这个招数到底领不灵验……

    虽然在出租车小伙身忙活了半天,差不多将对方给撩拨得几乎信以为真了,但末了还是自己害怕真的跟出租车小伙假戏真做了都未必能让二公子“急眼”才想出了个内急要去方便,将出租车小伙丢给了二公子,看他如何反应——本来以为,出租车小伙走了之后,二公子会彻底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呢,想不到,他还是那副不卑不亢不冷不热的态度,真是太令本姑娘大失所望了……

    虽然心里老大的不满意,但这次行程还是不能耽搁的,假如二公子不是为了跟父亲索求那副可以给他亲友治愈眼疾的灵丹妙药,大概一刻都不会再跟自己在一起了吧……

    这样的心理背景下,杨水仙才“忍气吞声”地跟随二公子,去到了机场,顺利登机,只是心里还在对二公子“禽兽不如”的态度耿耿于怀……还在伺机报复来扭转局面……

    了飞机,进入了头等舱,在俩人即将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候,还没落座的杨水仙一眼瞥见了右侧坐席的两个男人“有机可乘”竟丢下二公子,直接过去对坐在外侧的那个“娘炮”型男人小声说:“哥——能跟您商量个事儿吗?”

    “你叫人家什么?”娘炮居然扭捏着兰花指,这样来了一句。

    “哦,对不起,我该叫您一声姐吧……”杨水仙转变的还真快,看来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情况都能忍受!

    “嗯,叫人家姐听起来心里才舒服——说吧,找姐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娘炮还真把自己当女人了……一听对方真的叫他一声姐了,马拿出了一个姐姐样给对方看!

    “我想跟您换个座儿……”杨水仙直接提出了具体要求。

    “可以换,但要给姐个理由先!”娘炮还真是货真价实,一开口娘娘们们地这样来了一句。

    “跟我邻座的那个男人好像对我图谋不轨……”杨水仙贴近娘炮的耳朵神秘兮兮地说出了这样一个换座儿的理由……

    “原来是这样啊,交给姐好了,姐最会对付这样的臭男人了……”娘炮瞄了一眼马到成,突然感觉到这样的男人对他很有吸引力,心说:刚刚看了身边的男人——猪肚子脸外加蠢胖的身材,一看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是换了座位的这个男人,却是一表人才,一身的阳刚之气,绝对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男人,立即答应了杨水仙的请求……

    “那太谢谢姐了,回头飞机落地,我请姐吃饭……”杨水仙一听娘炮答应了,这样客气地说道。

    “好妹妹,你?好吧!”娘炮说完,还真扭捏着腰身,把他的座位让给了杨水仙,然后朝马到成身边的座位走了过去……到了地方,用乜斜的眼神瞄了马到成一眼,然后,一个浪不溜丢的动作坐在了杨水仙的座位,还清了清嗓子,然后来了一句:“想约炮冲我来,别玷污了我妹子一个良家妇女的清白……”

    马到成发现了杨水仙要换座儿的举动也没拦阻她,心说你耍再多把戏,老子也未必你的圈套……

    可是杨水仙跟这个娘炮一旦换座儿成功,特别是听这个娘炮开口跟他说了这样的话只会,马到成立即浑身起了成片的鸡皮疙瘩,一个寒颤让他忽然发现,杨水仙这招还真够损的,这是成心要恶心老子,逼迫老子必须黏着她,恋着她,每时每刻都把她捧在手心儿里宠爱有加她才不会再弄出这样的把戏来恶心老子了……

    休想,老子身经百战,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难道会惧怕一个伪娘的娘炮!

    “她真是你妹子?”马到成并不急于发力。

    “那当然了……”娘炮一甩头,亮出一个范儿来回应马到成。

    “你真是她姐姐?”马到成稍微进了一步。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娘炮还真把自己当娘们儿了。

    “看出来了,尽管有些雌雄难辨,公母不分,但只要你跟她扯关系,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马到成不紧不慢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呀,你可以诋毁我,但绝对不许埋汰我妹妹……”娘炮拿出一副不依不饶非要较真的样子来……

    “你想怎样?”马到成一看这个娘炮居然边说边用他的假胸直接顶在了自己的肩膀,这样问了一句。

    “你想怎样怎样!”娘炮一副“以身相许”的死样子,差不多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马到成的身!

    “我想让你离我越远越好……”马到成猛地将身子撤离,躲开了娘炮的一身“臊气”!

    “那别想了,今生今世——不,今天在飞机,你别想甩开我了……”娘炮却像是赖了对方一样,这样来一句。

    “你到底想怎样?”马到成一看对方居然像狗皮膏药一样,贴抖落不掉的样子了,这样问了一句。

    “飞机安全无恙没说的,只要出了空难什么的,你可要负责保护我……”娘炮搔首弄姿地外带嗲声嗲气地这样说道。

    “你是我们什么人呀,我有保护你的义务?”马到成真拿对方没办法了,只好这样反问道。

    “看到了吧,那个妹子惧怕你的骚扰,跟我换了座位,这意味着什么知道吗?”娘炮马用兰花指指着跟他换座儿的杨水仙,这样问道。

    “意味着什么?”马到成真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意味着我现在替代了你妹子的位置了,想欺负只管欺负我好了,但前提是,这次旅行出了什么什么危险你也必须承担起保护我的责任来!”娘炮居然说出了这样的逻辑,来证明他的请求合情合理!

    “那你还是赶紧跟她换回来吧,我宁可保护她也绝不保护你……”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换不回来了……”娘炮却挤眉弄眼地这样来了一句……

    “为什么换不回来了?”马到成又没懂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还用问呀,自己一看知道了呗……”娘炮的兰花指又朝杨水仙那边指了一指……

    马到成顺着娘炮的眼神朝杨水仙那边一看,还真看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原来换了座位的杨水仙身边居然是个猪肚子脸的蠢胖男人,这还不算惊悚,惊悚的是,杨水仙居然像跟这个猪肚子脸一见钟情了一样,欢声笑语,热切交谈,好像下了飞机能跟这个猪肚子脸领证闪婚的样子了……

    马到成突然哑然失笑了——杨水仙呀杨水仙,原来你又跟老子玩儿这套呀!不是让老子吃你的干巴醋吗,不是老子之前没跟你做出那点禽兽不如的好事你还怀恨在心吗,不是在天涯海角你用那个出租车小伙气老子没得逞吗,现在又玩儿这样的花样!

    老子还不你的当,你爱咋折腾咋折腾去吧,老子眯眼睛,当这个“杆子”投怀送抱的娘炮不存在好了……看你还能奈老子如何……

    然而,飞机起飞的时候,这个娘炮居然紧张到了浑身颤抖,一下子抓住了马到成的手,马到成竭力挣脱,却被他死死抓住不放,那种黏糊糊的潮凉,好像一直癞蛤蟆突然趴在了手背的感觉一样,顿时令马到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更让马到成难以忍受的是,用眼睛的余光瞄见杨水仙此刻居然也将她的手死死抓住了那个猪肚子脸的男人的手,而且是那种十指相扣在了一起……

    更令人发指的是,杨水仙这样的时候居然还用眼神来看二公子的反应——一定在心里嘲笑说——咋样,我都跟别的男人这样了,难道你还对我没感觉?

    特别是看见娘炮死死地抓住二公子的手不放,他那个难以忍受的样子,杨水仙似乎更加开心了——咋样,换个娘炮来恶心你,看你受得了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