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29章 不然会怎样

    “好好好,我同意,我同意……”马到成心说,老子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才不怕你看身体呢,反正是满足你的要求,又不是老子主动要求的,何乐而不为呢!

    三下五去二,脱掉了所有的衣服,下到了那个浴盆的另一侧,顿时,里边的水溢出了许多……

    可能是浴盆里的水蒸气过度弥漫,导致俩人共浴的画面有些模糊不清——是那种所谓的“不可描述”——所以,半个来小时之后,才看见马到成抱着裹着浴衣的杨水仙从卫生间里出来,走进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床……

    “咋样,算我对你负责了吧!”马到成想来个总结式的发言。

    “是负责了,但不彻底……”杨水仙却一直勾着二公子的脖子不放手,还这样来了一句。

    “啥叫彻底呢?如……”马到成似乎已经猜到了对方说的不彻底指的是什么,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彻底是——马把咱俩的生米煮成熟饭!”杨水仙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个恐怕不行吧……”马到成一听对方如此赤果果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心里立即盘算道:你丫这是要彻底“讹”老子啊!趁老子求你寻找你爹,给何来娣弄可以重见光明的灵丹妙药,想趁火打劫,像你姐杨水花一样,得到老子的身体,然后,可以“拿住”老子一辈子了!

    “咋不行呢?”原来杨水仙还真是这个意思!

    “你姐姐会同意?”马到成灵机一动,先亮出杨水花来抵挡对方。

    “是她让我这样做的……”杨水仙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可是我已经结婚成家了,根本给不了你任何身份呀!”马到成还是用这样的老套说辞来回应对方。

    “我姐跟你好,要什么身份了吗?”杨水仙直接拿她姐当例子做回应。

    “你姐有个大官人做靠山,生个孩子也有名分……”马到成立即这样反驳说。

    “我这样的姿色,找个我姐的那样的靠山还不容易?”杨水仙完全没被这个问题给难住,马这样来了一句。

    “那还是等你找到了再说吧……”

    “其实早有了……”

    “谁呀?有了干嘛还不放过我?”马到成一听,这个丫头片子居然早有目标了,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说实话吧,本来我对你没啥兴趣的,可是总是听我姐在我耳边说你如何如何好,好到了人间极品的程度,才引起了我的好心……”杨水仙这才说出了真正的原因。

    “仅仅是因为好心?”马到成当然有点不可思议。

    “当然了,但一直都没机会来解开这个谜底,所以,这次有了这样的机会,我姐才打发我来陪二公子了……”杨水仙说出了这次同行的根本原因。

    “你说跑题了,你不是说你已经名花有主了吗?”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对方说。

    “是有个家伙,在市卫生局当副局长,年丧偶,孤单寂寞,微服私访到了我家的药店,假装病人让我看病——我一号脉发现啥病没有有所警觉,再通过望问切问地观察,发现他到我家药店是别有用心,恶作剧地吓唬他得了绝症……”杨水仙终于说出了,她的那个“靠山”男人到底谁……

    “他会信你的话?”马到成觉得,杨水仙还真不是撒谎,可能真的有这样一个男人,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他心里有鬼,但却灵机一动,假装害怕,真的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央求我拯救他的性命,帮助他治疗所谓的癌症……”杨水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于是,你趁机将他拿下了?”马到成这样猜测结果说。

    “说什么哪,他一个半大老头子,谁稀罕拿下他呀!”杨水仙这样嗔怪说。

    “是嘛,那岂不是传说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了嘛!”马到成立即这样嘲弄说。

    “谁说他是牛粪了?”杨水仙又这样说了。

    “你自己说他是个半大老头子,我才帮你解恨这样说的呀!”马到成早领教过了杨水仙三出八变的性格,但还是这样抓住她的话柄这样回应说。

    “他是我大了二十几岁,人也都秃顶了,可是他有房有车有身份有地位呀!”杨水仙开始为那个“半大老头子”争辩了。

    “原来你很在乎这些呀!”马到成一听对方这样说,立即这样揶揄说。

    “那当然了,跟我年龄相仿的男人,要什么没什么,学历倒是有,可是大学毕业了也还是个穷**丝,臭咸鱼,这样的小伙儿再年轻,样貌再好,是管吃还是管用?”杨水仙立即嘲讽起那些跟她同龄的男人了。

    “所以,你才认可你这朵鲜花插在那泡有车有房有身份有地位的牛粪了?”马到成一听杨水仙说的年轻人其实是之前的他,立即将反感变成了这样的嘲讽!

    “我才没那么傻呢……”杨水仙居然不急不恼。

    “鲜花都插在人家的牛粪了,还敢说自己不傻?”马到成却还在继续嘲讽。

    “我不会先让自己也成了残花败柳再去插他的牛粪呀!”杨水仙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咋了,你自甘堕落呀!”马到成一听,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个傻逼,咋能这样糟践自己呢!

    “谁自甘堕落了,我的意思是,这个副局长我一定要抓住他,但也不能这样便宜了他,我要先风流快活几年,等我玩儿够了,觉得自己够本儿了,差不多没谁愿意要我了,然后在考虑是不是跟他结婚的……”杨水仙表面了这样的观点。

    “不是吧,假如别人都不愿意要你了,那这个副局长还能看你么吗?还能要你吗?”马到成还在保持刚才的嘲讽口气……

    “他敢不要!”杨水仙却撇撇嘴这样说道。

    “咋了,他有什么把柄抓在你手里了?”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那当然了,除非我不想,只要我决定这样做了,那给他点机会,让他对我动手动脚,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然后我偷偷地录下来,回头他想不承认都不行……”杨水仙说出了自己的招数。

    “哦,我懂了,临来的时候,你给我定的那约法三章,也是三个只许和三个不许,原来是为了这个半大老头子守身如玉呀……”马到成再次拿出这样的一个话题来嘲讽对方。

    “才不是呢……”杨水仙立即否认说。

    “那你干嘛要规定只许你看我,不许我看你,只许你碰我,不许我碰你,只许你喜欢我,不许我喜欢你!”马到成从趁机将耿耿于怀的这些都说了出来。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我怀疑!”杨水仙立即这样反问道!

    “你都看到了吧,地道的纯爷们儿,不信可以请你姐来作证!”马到成指的是刚刚在浴盆里,俩人“坦诚相见”的时候,什么都被她看到了——老子是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是男人咋不懂女人的心呢?”杨水仙却这样回答说。

    “哎呀,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实在是难以捉摸呀!”马到成趁机这样慨叹了一句。

    “难道你不知道女人说不要是要的意思?”杨水仙索性直接挑明了说。

    “难道你说的那三条,其实是允许我偷看你,允许我触碰你,允许我喜欢你?”马到成真有点不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个丫头片子,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又这样说了,真是她姐杨水花还难捉摸,还难对付呀!

    “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真怀疑我姐为啥对你痴迷到了那个程度!”杨水仙反过来嘲讽二公子了……

    “这扯不扯,我这个人是太正经,太老实,太没鬼心眼子了,以为你那样要求了,一定是那个意思呢——唉,这扯不扯,闹了半天,原来你说的都是反话呀……”马到成直抒胸臆地这样恍然大悟地回应说。

    “现在懂了吧……”杨水仙以为自己胜利了好像,这样来了一句。

    “懂了,不过为时已晚,我这样不解风情的家伙,一定令你大失所望,应该像个屁一样,把我放了吧……”马到成索性这样自嘲地来了一句。

    “现在放了你——休想!”杨水仙边说,边一下子扑了来,将马到成一把给拉倒在了床!

    “你想怎样?”马到成突然感觉到,这个杨水仙这是真的要跟自己把生米煮成熟饭的节奏了,这样问了一句……

    “我姐说了,该出手时出手,千万别错过了机会……”杨水仙边说,边要来个主动出击,亲自淘米下锅……

    “等等……”马到成虽然早已心猿意马,被这个杨水花年轻十几岁的、堪称年轻版的杨水花给弄得早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但心还是存有很多芥蒂,不能这样轻而易举被这个丫头片子给得到“拿下”必须说道说道才行,所以,才在关键时刻叫停了……

    “一刻都不等了,再等来不及了!”杨水仙还真是得了她姐杨水花的真传,动作十分麻利地做好了所有的前期准备,只要一个下蹲,她和二公子的这锅生米,瞬间会煮成熟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