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26章 禽兽不如你

    “我是说,你最好先在地溜达溜达,等你的腿完全好了,再去卫生间方便,省得出现我说的那种情况发生……”马到成这样解释自己的意图。

    “都怪你,给我弄得快憋不住了……”杨水仙居然把责任怪在了对方的身……

    “我咋弄你了?”一听对方这样说,马到成还真是一个激灵——你这是啥意思呀,难道老子帮你掰脚缓解抽筋儿还有错了?

    “你那样给我按摩脚底板儿,弄得人家痒痒的……一定是居心叵测别有用心……”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那口吻那神情,令她姐杨水花都望尘莫及!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这扶你去卫生间……”马到成忽然觉得,这个杨水仙她姐杨水花难对付多了,只好痛快答应了她……

    本以为,把她送到卫生间,可以解脱了,离开这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丫头片子呢,哪成想,还没等撒手呢,却听她说:“哎呀,不好,我的手也开始抽筋儿了……”边说,边抬起两手给马到成看……

    果然,杨水仙两只手的手指开始变形,变得像风干的鸡爪子了一样——看那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你想让我咋帮你?”马到成必须先问对方,然后才行动,这样才不会落下埋怨……

    “这还看不出来呀,快帮我把手抽筋儿给弄好啊!”杨水仙的公主病还真是不轻,求别人帮她,还要带着埋怨的口气!

    “这回先说好,我可以帮你,但由此带来的副作用,你可不能怪我是成心的……”马到成再次把丑话说在前头……

    “干嘛那么多废话呀,你再不帮我,我可能到处都开始抽筋儿,最后导致浑身痉挛了……”杨水仙还是一点好态度也没有!

    “我可以帮你,但怕落下埋怨……”马到成还是这样强调说。

    “好了,我再也不埋怨你了,这总行了吧!”杨水仙这才算服软妥协了。

    “要的是你这句话……”马到成听对方这样说了,才一把抓住了杨水仙的手,开始帮她“理顺”那些“支楞八翘”的手指……一旦抓住了杨水仙的手,马到成立即感觉到了这应该是传说的“膏若凝脂”的纤纤玉手吧……

    打着帮她解除痛苦的旗号,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她这双玉手尽情地抚弄摩挲,搓揉抻拉,时而用力拿捏,时而轻轻揉搓,甚至还要双双来个十指相扣,来阻止和缓解她的抽筋儿难受……

    “你是学医的,难道判断不出像这样的手脚抽筋儿到底是食物毒引起的,还是别的原因吗?假如再这样持续不断的话,是不是要到医院去看看呢?”马到成生怕对方误以为他在趁机享受把玩对方玉手的感觉,这样说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话题。

    “是食物毒引起的……”杨水仙却这样肯定地回答说。

    “我也食物毒过,可是除了吐下泻脸发白,浑身无力冒虚汗之外,从来没有手脚抽筋儿的现象啊!”马到成却拿自己当例子,这样质疑说。

    “你咋能跟我相提并论呢?”杨水仙直言不讳!

    “咋了,难道你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马到成一听这话,心里呵呵了一声——咋了,你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居然连老子都没法跟你相提并论了?

    “虽然我还是人类,但我的身体早已经与普通的人类不同了……”杨水仙算是给出了一个笼统的解释……

    “咋了,你被毒害诅咒了?”马到成直接这样猜测说。

    “你才被毒害诅咒了呢!”杨水仙立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呛白说!

    “那你咋说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了呢?”马到成立即这样反问道。

    “这是天机,咋能随随便便地泄露给你呢……”杨水仙居然这样回应说。

    “是嘛,难不成你是帝派到人间专门来折磨我的葩天使?”马到成只能这样回应了!

    “哎呀,没时间跟你废话了,快帮我解开裤子……”杨水仙的面部表情突然有些扭曲,立即这样打断了话题请求说。

    “你要干嘛?”马到成一听对方让他解开裤子,立即狐疑地问道。

    “你说我能干嘛,我来卫生间干嘛难道你忘了?”杨水仙还是一副责怪的口吻这样说。

    “可是,你让我帮你脱裤子,不怕春光乍泄让我饱了眼福占了便宜?”马到成的心理也有点扭曲了——对待这样的丫头片子,你不能用对待普通女孩子的态度,不然的话,真是难以与之相处了……

    “你不会闭眼睛不看呀!”杨水仙居然这样要求说。

    “你以为我是圣人啊!能做到非礼勿视!”马到成用这样的调侃来揶揄对方的提议。

    “那你不会把眼睛蒙呀!”杨水仙似乎很难受很着急的样子,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

    “咋蒙啊,我两手帮你解裤子,哪里还能蒙住自己的眼睛呢?”马到成趁机捉弄对方说。

    “用浴巾把脸蒙看不见了……”

    “这样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呀!”

    “谁让你做不到不蒙眼睛不偷看呢!”杨水仙已经急眼了!

    “那好,那你等着,我这用浴巾把眼睛蒙,然后再帮你解裤子……”马到成忽然觉得对方已经失去了强势,这样答应着,其实是想拖延时间……

    “不行了……”

    “咋不行了?”

    “我快憋不住了,必须马立即这帮我解开裤带让我方便!”杨水仙却提出了这样的紧急要求……

    “可是万一我失去定力,睁眼看见了你某些地方可咋办呢?”马到成倒是不急不慢,成心这样“报复”她说。

    “你不会一直看着天花板,然后帮我解裤子呀!”杨水仙是带着哭腔说的这句话!

    “还别说,这个法子也许行……可是万一我帮你解裤子,手碰到你的身体咋办?”马到成虽然答应了对方只看天花板,但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哎呀,现在哪里还能管得了这些了,反正手脚都让你给摸够了,也不在乎别的地方被你碰到了,快点帮我解开裤子吧,我真的快憋不住了……”杨水仙真的急不可耐到了极限了,不然不会什么底线都放弃了……

    “你保证不会埋怨我吧!”马到成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还要这样问一句!

    “不埋怨保证不埋怨……”杨水仙知道自己真的掉进对方的手里,必须言听计从才能解除燃眉之急了……

    “那好,那我开始了……”马到成这才松开杨水仙两只还真抽筋儿的手,然后,扬起头去看天花板,将两手伸到杨水仙的腰际,摸到她的腰带,但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女式腰带,解了几下居然没解开……

    “你咋这么慢呀!”杨水仙心急火燎,所以,一看对方“磨磨蹭蹭”的老半天解不开,这样质问道。

    “你这样的裤带我从来没接触过,加我也看不见,所以,当然解不开了……”马到成很是夸张地做着那个仰脸看天花板的别扭动作,这样回应说。

    “好了好了,你快别看天花板了,直接看着我腰带开点帮我解开吧……”杨水仙再次妥协了……

    “那你不怕我看见不该看的地方了?”马到成恢复了正常状态,但立即这样问道!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随便你了……”杨水仙再也不矫情,再也不设什么限制了。

    “这可是你说的!”马到成还要最后确认一下。

    “是我说的!”杨水仙咬牙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然而,虽然马到成获得了可以随意目睹杨水仙一切的许可,但在帮她解开裤带,褪下裤子,让她坐在坐便的整个过程,居然克制住了他的各种好冲动,完全对近在咫尺的杨水仙的各种春光“视而不见”等她坐稳了,还来了一句:“好了,这回我可以走了吧……”

    “干嘛,你还有没有人性啊!”杨水仙一把抓住了马到成的胳膊,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我又咋了?”马到成很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到底为啥连人性都没有了!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杨水仙一肚子的怨气这样质问说。

    “我做错什么了吗?”马到成更是一头雾水了——老子咋连男人都不是了呢?

    “当然做错了!”杨水仙却给出了如此肯定的回答!

    “我错在哪里请你指点出来!”马到成实在搞不懂,自己刚才的举动错在哪里,本该趁机肆无忌惮地近距离观摩她的一切吧,可是老子那么自觉地屏蔽了视线,做到了圣人说的“非礼勿视”可是,这样做了,反而被说做错了,错在哪里呢?

    “你……你……你……”杨水仙好像无奈到家的样子,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感觉了。

    “你倒是说呀!”马到成越发想知道,他到底错在哪里,会把杨水仙给弄成这样了……

    “你——你是禽兽不如!”杨水仙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对方错在什么地方!

    “这可太冤枉我了吧,我可是对你什么都没做呀,刚才给你褪裤子的时候,我连看都没看你一眼,我咋还成了禽兽不如了呢?请解释!”马到成极力为自己争辩说。

    “换做禽兽,也会对我感兴趣,做点男人该做的事情吧,可是你却完全无动于衷,你说你是不是禽兽不如!”杨水仙这才说出了对方错在什么地方……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马到成一听,顿时哑然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