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525章:你还想怎样

    “你确定跟我同房同床?”都到了房间门外了,马到成再次这样来了一句。

    “你确定没有跟我同房同床的念头?”杨水仙反应真快,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我无所谓,反正那三个只许和不许是你自己定的,即便是同房同床了我又能怎样!”马到成的意思是,你都不怕老子怕啥!

    “你还想怎样?”杨水仙用犀利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马到成说。

    “我真是无所谓……”马到成还真不敢与她那勾魂的眼神针锋相对,一副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那我就更是无所谓!”杨水仙说完,用门禁卡将房间的门打开,带头走了进去……

    马到成心想,反正老子丑话都说在前头了,回头你埋怨不着老子就ok了!

    可是刚刚进到房间里,走在马到成前边的杨水仙忽然一个趔趄,就要摔倒的样子,马到成本能地去扶了她一把,这样她才不至于摔倒……

    可是万万想不到,被扶住站稳的杨水仙非但不领情,还说了句:“干嘛碰我!”

    马到成一听这话,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咋总是好心赚个驴肝肺呢,但又不想跟她争辩什么,就成心打趣地说:“姐夫碰碰小姨子没什么关系吧!”

    “谁说我你小姨子了?”杨水仙却是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态度!

    “是你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儿,说我跟你姐好成那样了,也就相当于是你姐夫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相当于不等于就是啊!”杨水仙边这样说,边用眼睛去瞄对方的脸,似乎想看看被她的态度给呛白之后的这个男人作何反应……

    “即便不是你姐夫,瞅见你就要摔倒了,也不能不扶一把吧!”马到成还试图与对方说出个理来……

    “别人可以扶,可是你不能扶……”杨水仙的态度还是那样的“恶劣”!

    “咋了,我跟你有仇吗?”马到成听到杨水仙这样不领情,真有点忍俊不禁了,就这样问了一句。

    “有仇就好了……”

    “为啥这样说?”

    “有仇你就可以趁我身体虚弱的时候,直接把我按倒来个先奸后杀什么的……”杨水仙边这样说,边扶着沙发背,一副身体疲惫的样子,坐了下去……

    “你这话我咋没听懂呢?”马到成真是被杨水仙这样的回答给弄蒙了——她到底是什么心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不懂最好……”

    “这话又是啥意思呢?”

    “没工夫跟你解释,自己琢磨去吧!”杨水仙说完,径直走到沙发前,好像疲惫不堪的样子,一下子就倒在了上面……

    嘿,这个丫头片子,居然跟老子玩儿这套,看来她比她姐杨水花还要难缠难对付啊!马到成一时还真是没找到如何“报复”她的法子来,也就只好不再提问了……

    可是马到成刚刚脱下外套,去到卫生间洗漱,可是刚刚洗了手脸,就听见杨水仙在外边叫道:“快来呀……”

    听杨水仙的叫声很是痛苦的样子,马到成以为出了什么状况,比如在沙发下边发现了蟑螂蜈蚣蝎子之类的东西,把她吓成了这样呢——哪成想,跑出卫生间到了她跟前急切地问才知道,原来是她的一条腿抽筋儿了……

    “快帮我掰一掰吧……”从杨水仙的表情上看,不像在撒谎……

    “我不敢……”马到成突然觉得,这是个“报复”她的大好机会,就这样“袖手旁观无动于衷”地说。

    “哎呀,我都痛苦死了,你快点帮我呀!”杨水仙真是一副被痛楚折磨得脸色都变了的样子。

    “是你不让我碰你的呀!”马到成痛痛快快地亮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是不需要的时候你不许碰我,现在我需要了,就允许你碰我了!”杨水仙马上给出了这样的修改解释!

    “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别埋怨我……”马到成本来还想继续“报复”对方,直到她彻底认输为止,但又怕彻底伤透了她,回头也不好圆场,所以,才这样说了前提……

    “你这个人还是不是个男人呀,咋这么磨叽呢!”杨水仙还真是疼得不轻,近乎用哭腔这样呵斥说……

    “好吧,我不磨叽了,说吧,哪条腿!”其实马到成此刻是看见半躺在沙发上的杨水仙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样子,趁这工夫“触碰”她,应该是最佳时机吧……所以,才不再与之争辩什么,而是问道了具体需要帮她那条腿解除抽筋儿的痛苦……

    “两腿都抽筋儿了……”

    “哪条更厉害一些?”

    “都挺厉害的……”

    “那就两条一起来吧……”马到成边说,边一手一条,抓住了杨水仙的脚腕子,然后向上一拉,就将杨水仙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然后,脱掉了她的鞋子,两手直接去按压她的脚心,同时将两个脚尖儿用力向前掰,边这样做,边还问她:“好受点儿没?”

    “好多了,再用点力,对对对,这样好受多了……”杨水仙边说边弄出一些无比受用的样子给对方看……就好像正在跟男人办好事儿那样,假如此刻有谁偷听的话,一定会以为他们俩正在那个呢!

    “你也没走多少路啊,咋会两腿都抽筋儿了呢?”马到成就怕女人在他面前表现出这样受用的样子,特别是杨水仙这样本来就妖媚撩人的女孩子,所以,马到成为了让自己快点分心免得心猿意马把持不住,才这样问了一句。

    “一定还是阿婆家的海鲜吃多了,食物中毒造成的……”杨水仙可能感觉到她用受用的样子没奏效,对方并没一次对她怎么样,只好找了这样一个理由来回应说。

    “那些海鲜我也吃过了,我咋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呢?”马到成心说,你两腿抽筋儿,咋能怪在阿婆的海鲜上呢?就这样反问道。

    “可能是我的肚子比较高级敏感,就像好车需要加97号以上的汽油一样,一旦加了标号低的汽油,或者劣质汽油,车子就会出问题一样吧……”杨水仙都这样了,还要说个上句——好像样子抓住了可以揶揄对方的话题,立即借题发挥地这样回答说。

    “听你这么说,我就是一辆低档次且生冷不忌的破车了?”马到成立即听出了对方的意思,直接这样问道。

    “那谁知道啊,看你这么能吃苦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穷小子呢……”杨水仙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第一感觉!

    “还别说,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穷小子,所以才什么苦都能吃的……”马到成心说,这个丫头片子眼睛真毒,一定是从许多生活细节上,看出老子穷小子的本性来了,索性这样回应她说。

    “难怪我姐把什么都给了你,你却什么都没给我姐姐呢……”杨水仙抓住了这个话柄!

    “这话咋说呢?”马到成没懂对方什么意思。

    “你若是不把自己当成穷小子,跟我姐都好成那样了,能连件像样的首饰都没给我姐买过呀……”杨水仙竟然是在挑这个理……

    “你姐埋怨过我?”马到成想知道,这是不是杨水花的抱怨。

    “才没呢,她被你迷得神魂颠倒恨不能倒贴都愿意,可是我总是为她抱不平,凭什么把什么都给了你,你却总是一毛不拔啥都不给我姐!”杨水仙这样替她姐杨水花抱不平说。

    “不是我不给,是你姐不要……”马到成一听杨水仙这样说,觉得自己不能丢分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我现在替我姐要,你给吗?”杨水仙算是又一次抓住了话柄。

    “想要啥,只管说……”马到成还真就不怕对方跟自己要东西,因为你一点要了给你的东西,也就不会这样像“虐狗”一样虐待老子了吧!

    “我想要……”杨水仙的眼珠子提溜转了几个来回儿,居然说:“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你现在先扶我到卫生间去吧……”

    “你连卫生间自己都去不了了?”马到成心里在嘀咕,会不会是这个丫头片子在挖坑让老子往里跳啊——刚才给她掰脚掌缓解抽筋儿的时候,看她那副受用的样子,难说不是趁机撩拨老子对她感兴趣,现在又提出了这样的“特殊要求”不会是跟老子耍什么花样,让老子上当吧……

    “我担心我去到卫生间,哪下子没弄好又抽筋儿了……”杨水仙却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去卫生间是洗漱还是方便?”马到成的心里还是不踏实,就这样直截了当地问。

    “这个你别管,把我扶进去就行了……”杨水仙却不愿意给个准确的回答。

    “我可提醒你,别脱了裤子正方便的时候你腿抽筋了再喊我进去帮你忙……”马到成再次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咋了,难道你还能趁我脱了裤子方便的时候,就趁机占有了我呀!让我像我姐一样,这辈子都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女人呀!”杨水仙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是那个意思……”一听杨水仙把自己生怕发生的情况都给说出来了,马到成反倒觉得踏实了一些……

    “那你什么意思呀?”杨水仙却不依不饶,非要问个明白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