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22章:就快忍不住

    “那行,不过,回头打车多花钱了,你可别埋怨是我给你出的难题……”原来杨水仙的小心眼儿在这里。

    “我是谁你忘了?”马到成马上有了装逼的心理,就这样问了一句。

    “你是谁呀?”杨水仙有点不知所云,就这样懵懂地问了一句。

    “我是林海市首富牛旺天的二公子牛得宝啊,这点儿小钱儿连九牛一毛都算不算,所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咋样,我可给那个出租车司机打电话了……”马到成真的拿牛得宝的名头来装大个儿了!

    “打吧,这里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杨水仙终于同意了……

    马到成一听杨水仙答应了他的提议,立即拨打了那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接通之后,说明了意图,对方居然说:“大哥,这个活儿我不敢接呀!”

    “咋了,有什么问题吗?想要多少钱你说个数!”马到成一听对方有为难情绪,就以为对方要趁火打劫讨价还价……

    “大哥,不是钱的问题……”对方反倒这样说。

    “那是什么问题?你的车子出了问题?你就帮我再叫一辆!回头我给你好处费!”

    “大哥,也不是我车子出了问题……”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给个痛快话!”马到成真不懂对方为啥有钱不愿意赚!

    “不瞒大哥说,您说的那个地方白天的活儿,哪个司机都敢拉,可是一到了晚上,尤其是现在都九十点钟了,脑壳再硬给钱再多谁也不敢拉这个活儿了!”出租车司机说出了原因……

    “到底什么原因呢?”马到成想知道个究竟!

    “不瞒大哥说,这条路本来就偏僻,加上夜深人静,十有**会被活动在这一带的歹人给劫持,轻者劫财劫色,重者直接要命啊——这几年,已经有好几起这样的案件发生了,到现在还没破案呢,所以,一到夜里,这条路上有多肥的活儿也没人敢拉了……”出租车司机说出了具体原因……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一天能赚多少钱?”

    “两三百吧……”

    “一个月呢?”

    “到我手里也就三四千顶多了……”

    “我给你一个月的钱,让你拉这趟活儿,你干不?”马到成一下子给出了这么高的价码,就是志在必得的意思!

    “大哥,那万一……”对方还在犹豫……

    “你开空车来这里不会有危险吧,劫匪不会劫持一辆空车吧……”马到成这样分析说。

    “可是我真的有点……”

    “我给你五千!”马到成直接说出了具体数!

    “大哥,这不是钱的事儿!”出租车司机还是觉得有点为难……

    “现在四千五了——行不行?”马到成又来这一套了——你不答应我不加钱,而是减钱,之前多次这样做,屡试不爽!

    “大哥,你别逼我呀……”对方一听一眨眼就掉了五百,心真疼了一下!

    “没逼你,现在四千了——答应不?”马到成则继续步步紧逼。

    “大哥,你容我想想啊……”出租车司机的心又疼了一下……

    “没时间想,现在三千五了!”马到成觉得对方就快撑不住了,所以,又逼了一步。

    “大哥,我真的……”

    “现在三千了……”

    “好好好,我豁出去了大哥,这活儿我接了……”出租车司机再也扛不住了,终于妥协答应了……

    “那好,只要你到了这里,我就先给你三千,等你把我拉回到城里,我再给你两千!”一听对方答应了,马到成反倒再给对方吃了一个定心丸!

    “大哥真讲究,我这就出发,很快就到!”出租车司机一听,这个大哥居然还是给五千,立即坚定不移地接下这趟活儿了……

    “你们有钱人是不是拿钱不当钱呀!”看见二公子挂断了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杨水仙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拿钱不当钱,而是把钱用在关键时刻!”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那也不能这么出手大方吧,这也太糟蹋钱了吧!”杨水仙居然这样心疼钱,说明她这一点跟她姐杨水花是一个档次水平的女人……

    “情况你也知道了,不糟蹋钱就得糟蹋人,换了你,会咋选呢?”马到成这样反问道。

    “换了我讲到三千也就顶天了,后边的两千是绝对不会给出租车司机的!”杨水仙在乎的是这个环节。

    “三千都花了,还差后边的两千?而且我觉得,有了这两千,这个司机就会想方设法保证咱俩的安全不受侵害了……”马到成说出了为什么讲好的三千,后来又给追加了两千的道理。

    “谁知道啊,听他的意思,路上指不定遇到什么情况呢……”杨水仙似乎还是担心路上出事儿……

    “要不,咱俩不回市里了?”马到成是成心逗杨水仙!

    “那可不行,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纱窗上看见两只正在追逐的蜥蜴,吓得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杨水仙立即说出了绝不留下的充分理由。

    “还是吧,既然选择了回市里这条路,也就别中途反悔……”马到成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

    一听俩人要走,阿婆直接问:“不等阿公回来听消息了?”

    杨水仙马上说:“我们回城里有点急事儿要办,明天早上再赶回来……”

    阿婆听了也不阻拦,默不作声地离开了一会儿,居然用碗端来六个煮好的鸡蛋递给杨水仙说:“带上这个吧,夜里饿了好吃……”

    “哎呀,我从来不吃煮鸡蛋的……”杨水仙的矫情劲儿又上来了!

    “为啥不吃煮鸡蛋呀,这是带在路上最好的食物了……”阿婆慈祥地这样说道。

    “我小时候吃噎过一次,差点儿没要了我的小命,所以,长大之后,见到煮鸡蛋就打怵!”杨水仙直言不讳地讲出了为啥不想吃煮鸡蛋的原因。

    “哎呀,那阿婆算是白煮了,我再给你做点别的带上吧……”阿婆很是难为情地这样说道。

    “不用了,到了市里什么吃的都有的……”杨水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给我吧阿婆,我最喜欢吃煮鸡蛋了……”一看阿婆一副失落的样子,马到成这样接过那些鸡蛋,边说边将那六个鸡蛋都给揣进了他外套的兜里……

    “哎呀,总算我没白煮……”阿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是却招来了杨水仙的一个白眼,意思马到成懂——这是在无声地埋怨他不该接受阿婆的鸡蛋,这相当于没跟她站在一个立场上,相当于丢了她的面子……

    阿婆走后,等出租车的半个多小时,杨水仙居然一句话都不跟马到成说了。马到成倒是觉得清静许多,居然还眯上眼睛惬意地养精蓄锐了好一阵,直到出租车的喇叭在院子外边响起来,马到成才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只说了句:“车来了,出发吧!”就带头出了屋子……

    杨水仙本来以为这工夫二公子会想办法哄哄她,可是他却一直那么一声不吭,也就越发生气,索性也一声不吭,等到出租车到了,本来以为二公子会很客气地带上她一起离开呢,却发现他自己噌地一下就蹽出去了,也没什么可说的,悻悻地拿起自己的手包,也出了屋子……

    跟阿婆打招呼道别之后,杨水仙到了出租车的后座上才发现,这个二公子还真的用手机银行给那个出租车司机转账了三千块钱,还答应到了城里再从atm机上提现两千给他……

    那个出租车司机立即成了二公子的小弟一样,觉得这个乘客瞬间变成了他的大哥一样,因此对后座上的这个“大哥的女人”也毕恭毕敬起来……

    “来的路上还顺利吧?”马到成坐在副驾驶席上,总觉得应该跟司机说点什么,就这样问……

    “来这里的路限速八十公里,我都开到一百二了,就是有劫匪,也拦不住我了……所以,什么情况都没遇到,也就来得这么快了……”

    “难道你开快车不怕违章罚款扣分?”马到成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罚款顶多200快,可是被劫的话——你懂的……”出租车司机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哦,是这样啊,那你回去也开快车吧,但一定要保证安全抵达的前提下开快车……”马到成一听有道理呀,就这样鼓励他说。

    “放心吧大哥,这条道我跑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儿了,闭眼都能开回城里……”出租车司机边说,边将车子加足了马力,很快就有点风驰电掣的感觉了……

    可是车子开出十几二十分钟,回城里的路还不到一半的时候,杨水仙突然从后座用手扒拉副驾驶席上的二公子。

    “咋了,你有事儿吗?”马到成赶紧回头这样问她……

    “不好意思,我有点憋不住了……”杨水仙还真有点难为情的样子,这样说道。

    “大的小的?能不能忍一忍……”马到成是想知道,这深更半夜荒郊野外而且传说中还有时有劫匪出没的路上,你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到底能不能忍一忍,等到了市里再说呢?

    “说不清是大的还是小的,反正肚子难受,就快憋不住的感觉了……”杨水仙很是难受地这样回答说。

    马到成突然预感到,杨水仙突然出了这样的状况,八层是在预示着路上势必要出点什么情况了,至于是不是致命的情况,谁能想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