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21章:大哥的女人

    “我是在琢磨,你是如何把我姐迷成那样的,一提到你,整个人就不要不要的……”杨水仙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你琢磨明白哥为啥这么有魅力了吗?”马到成趁机这样来了一句,显示出他不是一般战士的牛b劲儿!

    “可是咋琢磨也琢磨不明白,你到底哪里有魅力能让一个女人对你着迷!”杨水仙却像是一幅不屑的样子,这样回应说。

    “那是你不知道哥的这本事,你姐却多次领教过了……”马到成哪里会说下句儿呢,立即硬着头皮这样炫耀说。

    “啥本事啊,亮出来我瞅瞅!”杨水仙几乎贴在了马到成的身上这样问。

    “那可不行,你给我针灸是免费的,我给你亮本事那可是要收费的……”马到成生怕与杨水仙的视线对在一起自己流鼻血出大糗,边回避边这样来了一句。

    “说个数,我绝不还价!”杨水仙就像是泡定对方了一样,居然亮出了这样大的口气!

    “不是吧,你很有钱吗?”马到成假装怕怕的样子这样问。

    “多了没有,这个数还有吧!”杨水仙伸出了一根儿手指头!

    “这是多少呢?我猜猜——一百块钱?”马到成故意这样恶心对方——你以为我会猜一百万?做梦去吧!就煞有介事地说出了这样一个数字。

    “答对了!”万万想不到,这个丫头片子居然来了这一手!

    “天哪,一百块钱就想看我真本事,做梦去吧!”马到成知道被耍了,但还是要这样还击说。

    “其实吧,你有啥本事,我姐早就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了,我哪里还需要再多花一分钱呢……”杨水仙这样说的时候,居然用手在马到成的鼻梁子上,从眼角一直刮到了鼻子尖儿!

    “知道我的本事就好,赶紧找个地方睡觉去吧,把这个房间这张床让给我睡……”马到成被杨水仙的这个撩拨动作给弄得差点儿搂不住闸,真想猛地对她发起一发不可收的进攻,但还是忍住了,一把将她的手指给打开,向前蹿了一步这样说道……

    “姓牛的,讲不讲理呀,这里是我带你来的,来这里是找我爹的,找我爹是为了给你亲友弄灵丹妙药的,咋到这个时候,我像你的使唤丫头一样,这么铁石心肠地往外撵我呢?”站在马到成身后的杨水仙突然发飙地这样责难起来……

    “不是撵你,是要保住你的清白……”马到成一听对方终于急眼了,反倒淡定了,回过身来,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这样说道!

    “跟你出来的那一刻,我的清白也就不存在了!”杨水仙居然这回答说!

    “等等,这话听起来不对劲呀,咋会你跟我出来就没了清白呢?咱俩可是什么关系都没发生呢,咋能说你的清白不在了呢?”马到成差点笑喷了,尼玛,什么情况,咱俩啥关系都没有呢,你就说你没了清白,这分明就是要讹诈老子的节奏啊——必须据理力争才行!

    “刚刚进到这个院子里,阿婆就问我,院子外头是不是你男人,我咋回答,只能说是呗——你听听,我在阿婆那里哪里还有清白可言呢!”杨水仙居然立竿见影地举例说明!

    “那只是说说而已,咱俩又没真的发生那种关系……”马到成强调的是事实!

    “名声已经毁了,清白哪里还在……”杨水仙居然还较真了!

    “你不会因此索赔我吧!”马到成想起了杨水仙的姐姐杨水花在自己面前的那些表现,以为这姐俩是一路货色,就这样质问道!

    “你不提醒我还没意识到,你就是得赔偿我的清白!”不好,还让这个丫头片子给抓住话柄了!

    “咋赔偿啊?我知道咋赔偿了,从这一刻起,你我立即分开,我负责到阿婆那里解释,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然后,我打车到城里去住旅店,你在这里等阿公回来,得到消息再到城里去跟我会合——这样你的清白不就找回来了吗?”马到成一下子想出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马上说了出来……

    “呜……”杨水仙的眼泪还真是来得快,马到成的话还没说完,居然声泪俱下地哭了出来:“你欺负人,我要给我姐打电话……说你太欺负人了……呜……”

    马到成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声泪俱下,一旦听到杨水仙的哭声,特别是看到了她货真价实的眼泪,立马就将所有的原则底线都放弃他娘个大西瓜的!

    “你看你,你哭啥呀,我也没成心欺负你呀……”马到成真都有点麻爪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丫头片子了……

    “还说没欺负我,你一走了之了,把我丢在这里,不管我的死活……”杨水仙越说越激动了!

    “看你说的,就好像我把你拐卖到了这里,丢在了土匪窝里不管了一样……”马到成觉得杨水仙有点小题大做,成心折磨他的意思了……

    “这里比土匪窝还可怕呢!”杨水仙居然这样说。

    “咋了,那个阿婆是开黑店的,是传说中专门宰客然后做成人肉包子的那种?”马到成立即调侃说。

    “才不是呢,阿婆对我可好了,可是这里一到夜里就会有剧毒无比的蜈蚣,蝎子甚至毒蛇出没,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岂不是不管我的死活了吗!”杨水仙居然说出了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况来!

    “这里——真的有这些可怕的毒物?”马到成后背也发麻,就将信将疑地问。

    “当然有啊,我爹就是慕名而来,到这里来捕捉和收购那些配制灵丹妙药必备的蜈蚣蝎子和毒蛇蜘蛛什么的,刚才阿婆还告诉我,我爹这次差点儿就被蜈蚣给咬伤了呢,幸亏发现及时,躲开了……”杨水仙立即说出了真实的案例来证明她说的都是真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样吧,我不走了,就陪你在这里,咱俩坐在床上讲故事,一宿到天亮,行不?”马到成听杨水仙这样说,觉得自己一走了之是有点不妥,咋说她也是为了自己淘换灵丹妙药一起来到了这里,万一她出点什么意外,回头跟杨水花都没法交代吧,所以,可是这样妥协说。

    “不行……”

    “咋不行啊?你怕跟我在一起,即便是坐在床上讲了一宿的故事,也就再也不清白了?”马到成想不到杨水仙会否决他的好心提议,就这样解释说。

    “不是因为这个……”杨水仙似乎另有原因……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这个人,到了夜里十一点就必须睡觉,不然的话,第二天就会精神崩溃什么都做不了了……”杨水仙又说出了她这样一个“毛病”来证明不可能一宿到天亮地听谁讲故事。

    “那这样——你困了就睡,我一直醒着帮你看着是不是都有毒蝎子蜈蚣毒蛇之类的,发现了,就帮你驱赶开……”马到成再次当起了护花使者的角色,以为这样总行了吧……

    “也不行……”

    “又为啥不行?”

    “我听我姐说,我睡觉是姿势可难看了,经常四脚拉叉的,万一我蹬了被子,走光了,让你看到了怎么办,万一你兽性大发,趁机非礼了我咋办!”杨水仙又说出了这样的情况,来证明,她一个人睡在一个男人面前,可能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要不就咱俩一起睡……”马到成想,你若是真的害怕这个,老子也不愿意熬夜,索性咱俩一起睡,不就不会发生你害怕的那些事情了吗?

    “那就更不行了……”杨水仙再次否决了二公子的提议……

    “又咋不行了?”马到成真不知道对方为啥还要反对自己的想法!

    “咱俩都睡了,万一有蜈蚣蝎子毒蛇爬到床上来可咋办呀!”杨水仙又把话给说回去了……

    “我说杨家二小姐,我几乎把所有的可能都说遍,你全都否定了,那我现在问你,你说咋办才行吧……”马到成一下子无奈到家了,这样摊开两手问对方。

    “呜——我要是知道咋办还问你干嘛呀!”杨水仙一下子有声泪俱下了……

    “好好好,你若是真听我的,那我就像个十全十美的办法……”一听杨水仙哭马到成立即没电,但也被逼出了灵感,就这样提议说。

    “啥办法呀?”杨水仙好像也期待对方能有更好的办法了……

    “咱们来的时候,不是记下那个出租车司机的手机号码了吗,现在就打给他,让他来接咱俩回三亚,然后,找个好一点儿的酒店住进去,那里肯定没有蜈蚣蝎子毒蛇吧,那里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个好觉了吧——最关键的是,咱俩可以各睡各的房间,这样你也就保住清白了同时……等到了明天早上,吃过早饭,咱俩再打车来这里,把你爹的下落问个明白,岂不是就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吗?”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这个方案。

    “哎呀,这个时候叫出租车,他得黑咱们多少钱呀!来的时候是大白天的,他都要了你三百多呢,这黑灯瞎火的,就还不要你五百块呀……”杨水仙居然在乎打车需要的钱多少!

    “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就办……”马到成却这样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