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9章:边说边逼近

    “当然是——看具体情况了……”杨水仙的眼珠子一转,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咋看具体情况啊?”马到成还想知道具体答案。

    “那谁知道啊,具体情况还没来,你让我咋告诉你呀……”杨水仙却如此狡猾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嘿——这个丫头片子还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唉,谁让你有求于她呢,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忍无可忍也继续忍吧……

    只是忍了之后马到成并没有难受的感觉,反倒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

    什么情况,难道老子骨子里还有被虐出快感的本性?越是对方这样虐狗似的虐待,带来的爽快就越是淋漓尽致?

    或许之前接触过的女人,差不多都是太顺从和崇拜牛得宝了,哪怕是蓝梅杨水花之类的女人也从来没这么虐过马到成,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被杨水仙这样一虐,反倒觉得新鲜刺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暗爽快慰,让人没办法不心荡神摇了……

    于是,马到成居然开始盼着飞机再次出现刚才那样的情况,然后再有杨水仙跟自己接触的机会,倒要看看这次她还咋样虐老子,兴许会给老子带来更加畅爽的快感也说不一定吧……

    然而,你越是盼望什么,什么就会悄然消失,不再出现了……

    一直到飞机安全着陆在了三亚凤凰国际机场,也没再发生那样的情况,所以,俩人也就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地相安无事了……

    反倒是马到成有些失落了,下飞机的时候,居然有点意犹未尽的怅然耿耿于怀……

    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南国风情,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被杨水仙拉进一辆出租车,直奔了她写在本子上的一个地址……

    开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三亚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小渔村,费了半天劲儿,才找到了本子上的那个地址,一看,不过是个农家院而已……

    “还以为你爹会住在三亚的海景房里呢……”一看见用木板搭建起来的农家房屋,马到成这样来了一句……

    “我爹是云游四海,目的是采集日精月华天地灵气,所以,住在城里哪行,这样的地方才能达到目的呢……”

    “别废话了,快点进去见你爹,把治疗眼疾的灵丹妙药给我要出来,咱俩立即返回……”马到成汲取上次杨水花带他见她爹的时候的教训,自知之明地这样说道。

    “好吧,你等着,我很快就出来……”杨水仙一听二公子知道规矩——不能带外人去见她父亲杨水仙,声称要在外边等她,就这样说着,自己走了进去……

    马到成这才有空闲来欣赏一下海南的热带乡村风光,果然与北方迥然不同,很多植被还是头回见到,即便是从前见过的,那也都是在图片和影视作品中,现在看到了真的椰子树,还看见了挂在高高树杈上的椰子,心里琢磨着,假如想弄到一个椰子的话,不用爬上去,捡块石头,一扬手,估计就能给打掉一个吧……

    正仰头做这样的畅想呢,杨水仙从那个农家院里出来了……

    “见到你爹了?”马到成急切地这样问。

    “没见到……”杨水仙居然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回答说。

    “他去哪里了?”马到成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被这个丫头片子给做的局,骗老子陪她来海南旅游的吧!

    “他昨天早上离开了……”杨水仙直接这样回答说。

    “去哪里了?”马到成更加紧张了……

    “现在还不知道……”杨水仙却不紧不慢地这样回答说。

    “天哪,你把我千里迢迢带到这里,别告诉我这样一个结果吧!”马到成几乎是急眼了一样!

    “你别急,听阿婆说,我爹把他的下落告诉阿公了……”杨水仙却这样劝慰对方说!

    “那就快点问问阿公你爹去哪里了呀……”马到成真有点沉不住气了……

    “阿公出海了,要到天黑才会来,阿婆让咱俩在这里吃晚饭,等阿公回来再说……”杨水仙这样邀请说。

    “你没骗我吧……”马到成终于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我骗你干啥呀,我又不图什么……快点进来吧,尝尝阿婆做的南方菜,也算是没白来一次海南吧……”杨水仙边说边拉起马到成的胳膊就往里拽……

    马到成没别的选择,只能跟杨水仙进了这个海南风情的农家院……

    这个阿婆做的土特产海鲜菜饭还真是有滋有味,可是马到成吃的却没什么滋味,总觉得这样跟随杨水仙稀里糊涂地蹽了这么远来捕风捉影寻找杨半仙的下落十有**会落空,可是已经到了后悔还有啥用,索性耐着性子再等等,倒要听听杨半仙告诉那个阿公又去什么地方云游去了……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阿婆才到杨水仙和马到成休息的一个房间来说:“阿公来信儿说今晚不回来了,要赶明天的早潮多打些海物回来这次出海才没算白去……”

    “阿公能回信儿,就是能联系上他吧,快点给他打电话,问问你爹的下落,咱俩兴许还能赶上夜里的航班赶回去呢……”马到成一听有阿公的消息了,就立即这样对杨水仙说。

    “是啊阿婆,能不能把阿公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给阿公打个电话问问我爹的下落呢?”杨水仙很罕见地站在马到成这边帮他说话。

    “阿公没有电话……”阿婆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刚才是咋传回消息的?”马到成这样惊异地问。

    “就是我家的阿狗啊……”阿婆居然说是一条狗传回来的消息!

    “阿狗能传递这样的消息?”杨水仙也跟着惊讶不已的样子。

    “这是多少年的习惯了,只要我家阿狗回来了,阿公还没回来,那就是阿公要到明天早上才回来……”阿婆这样解释说。

    “那,能不能让阿狗再跑一趟,就说家里来客人了,急需阿公赶回来……”马到成心里一急,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那是不可能滴……”阿婆拉着长声给出了这样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不可能呢?”马到成真觉得这里边有某种猜不透的迷局在设计他,立即这样问道。

    “因为阿狗吃了点东西已经返回去找阿公了呀……”阿婆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听了阿婆的话,马到成彻底没电了……

    没办法,只能在这里过一宿了,可是这里的客房就这一间,而且就是一张双人床,马到成直接问杨水仙:“要不,你跟阿婆一起睡吧……咱俩啥关系都没有,睡一个屋一张床,好说不好听吧……”

    “你想你去跟阿婆一起睡,反正我不离开这个房间……”杨水仙边说,边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就好像宣布,这张床已经属于她了!

    “这个房间就一张床!”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说。

    “一张床怎么了,男左女右,各睡一边有什么不行的?”杨水仙边说,边从床中央挪到了床右侧,用手拍拍左侧,这样说道。

    “我这个人夜里打呼噜,说梦话,还有的时候做春梦,万一我……”马到成试图用这样吓跑杨水仙。

    “打住,我有办法……”杨水仙一骨碌爬了起来,直奔她的背包去了……

    “啥办法?”马到成有点懵懂,不知道这个丫头要出什么招法。

    “看这个!”杨水仙亮出一个锦囊一样的小布袋,在马到成的眼前晃悠着这样说。

    “这是啥?”马到成莫名其妙,杨水仙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针灸的银针呀!”杨水仙边说还边掏出一根儿来放在了马到成的眼前。

    “你要干嘛?”马到成心里一个激灵,因为他从小就晕针,特别是这样的银针!

    “你不是说夜里打呼噜说梦话还常常做春梦吗,我给你扎几针,保证让你睡得像死狗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保证不会做春梦的……”杨水仙边说边逼近了马到成。

    “你……你……你这是要弄死我吧!”马到成退了几步,一下子被床绊倒了,仰八叉地倒在了床上,这样问道!

    “谁说弄死你了,是你说自己一身毛病的,我这是积德行善,免费为你治疗的,知道吗,在我家门诊,谁想让我针灸挂号费就30块钱,针灸一小时少一百的免谈!”杨水仙肆无忌惮地扑上来,手举银针这样炫耀说……

    “哎呀,我算算哈,你现在给我针灸,一直到明天早上,少说也得七八个小时吧,那去岂不是要付给你七八百块?”马到成突然转变了态度,开始煞有介事地算起“经济账”来!

    “那当然了,不过今天晚上是免费的,要不要试试?”杨水仙边说,边真的要在马到成的身上试针了!

    “不试,打死都不试!”马到成一个鹞子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这样喊道!

    “为什么不敢试?”留在床上的杨水仙这样问道。

    “因为我压根儿就没那些毛病……”马到成终于说出了实话……

    听二公子这样说完,杨水仙一句话不说了,从床上起来,一步一步地逼近马到成,然后,直勾勾地盯着马到成看个没完!

    “干嘛这么看我,没见过美男帅哥呀!”马到成身后已经是墙壁了,再也无路可退了,眼瞅就要被杨水仙给“壁咚”了,就这样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