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8章:我算明白了

    登机前,马到成忽然想起一个细节,就给牛旺天打电话说:“我现在正在跟杨半仙的女儿一起到外地去寻找他的行踪,可是我没法跟美仑美奂解释,只好让老爸帮我撒个谎,说是老爸身体有恙急需我去寻找杨半仙的下落,这样的话,美仑美奂她们就不会误解我了……”

    “放心吧,我会这样帮你解围的……”牛旺天好像对牛得宝的请求心领神会,立即这样答应说。

    “多谢老爸了,我这就快登机了……”马到成撂下牛旺天的电话,就给美仑打了过去:“真是对不起,我去见老爸,老爸却感觉身体不舒服,非让我赶紧去找杨半仙弄一副灵丹妙药不可,没办法,我就直接出发没跟你和美奂打招呼……”

    “既然是紧急情况,不打招呼没关系——你这是要到哪里去找杨半仙呀?”美仑很是理解马到成,但也要知道她这是要去哪里。

    “第一站是海南三亚……”马到成如实汇报说。

    “天哪,要去那么远呀,你可要照看好自己的身体呀!”美仑这样惊讶地回应说。

    “放心吧,不用为我操心,你把家里的事儿都关好就行了……”马到成只好这样叮嘱道。

    “家里你就放心吧,现在什么都挺好的,安全踏实,其乐融融的……”美仑却立即给马到成吃了宽心丸。

    “那好,那我尽快帮老爸找到灵丹妙药,就立即返回……”马到成这样承诺说。

    “不用太着急,祝你一路顺风……”美仑诚心诚意地祝福马到成一切顺利……

    挂断美仑的手机,马到成多少有些内疚——毕竟是在欺骗美仑没说实话,但转念一想,不这样撒个小谎回头还真是不好解释这次的行动……

    整个登机过程还算顺利,因为走得匆忙,几乎没有行礼,所以,一身轻的感觉。

    俩人坐的是头等舱,座椅好像沙发一样宽绰舒适,马到成半躺着想趁机迷瞪一会儿,想不到,飞机起飞的时候,杨水仙突然用她的手死死抓住了马到成放在扶手上的手背,可能是她的指甲都快抠竟马到成手背的肉了吧,很疼的感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马到成却将这样的痛感转化成了一种酥麻的感觉,就好像俩人在办好事儿的时候,对方的手指死死抓住他的手的感觉差不多了……

    马到成正在yy那种情景呢,飞机的起飞过程完成了,杨水仙也就一下子松开了他的手,马到成居然有些失落,睁开眼睛来了一句:“怎么,第一次坐飞机吧,紧张了吧?”

    “谁说我紧张了,我就是有点害怕……”杨水仙居然这样回答说。

    “难道害怕不是紧张吗?”马到成突然觉得杨水仙说话完全不讲道理,就这样质问说。

    “害怕是害怕,紧张是紧张,这明明就是两码事儿嘛!”杨水仙极其认真地这样争辩说。

    “好好好,是两码事……”马到成突然觉得,这个杨水仙真的比杨水花难对付,因为你有理跟她说不清,索性不再跟她争执,继续闭目养神……

    只是飞机飞了没多久,忽然遇到了什么气流,居然大尺度地上下颠簸起来……

    马到成心想,刚才起飞的时候,她都要紧紧抓住老子的手,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还会像抓救命稻草一样地来抓老子的手吧,不过这次不能让她抓老子的手背了,那样太疼了,这次让手“仰壳”这样你只能抓住老子的手心儿……

    果然杨水仙十分惊恐地一下子来抓马到成的手,慌乱中,哪里还管是手心手背,一下子就抓成了“十指相扣”的样子,而且还扣得很紧的那种……

    通过相扣的手指,马到成明显感觉到了杨水仙惊恐到了什么程度——这个丫头片子,看来还真是没坐过飞机,遇到这点情况,就吓成了这样,看来这一点上不如她姐,同时,也暴露出了她胆小如鼠的缺点,或许可以利用她这个缺点,在适当的时候拿住她吧……

    马到成的心里正这样胡思乱想呢,飞机居然很快就平稳了……

    想不到,杨水仙立即松开了马到成的手,居然来了一句:“谁叫你紧抓我的手了!”

    “哎我说二小姐,你还讲不讲理,是你抓我的,不是我抓你的……”马到成啼笑皆非地这样争辩说。

    “是我抓你的,可是你干嘛要跟我十指相扣呢!”杨水仙居然会这样说!

    “你的手指已经在我的指缝里了,你说我该怎么办?”马到成简直无奈到家了,这样反问道。

    “就应该一动不动啊,一旦动了,就是你在碰我了……”杨水仙给出了这样的奇葩回应。

    “你当时紧张成了那样,我是为了给你安全感,才抓紧你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你这样抓紧我,我反倒没了安全感了……”杨水仙完全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不可能吧,咋会没了安全感呢!”马到成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一个大男人给十指相扣了,你觉得她的心里会有安全感吗!”杨水仙居然如此振振有词地强词夺理道!

    “天哪,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下次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了……”马到成一听真是无奈到家了……

    之前与杨水仙在一起的时候,顶多是她使用“暴力”手段给老子来个雁过拔毛,老子趁机也爽上一把,可是这个妹妹杨水仙却时时处处都在使用语言“暴力”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了,索性,将两手收回,抱夹的姿势闭上眼睛,去想自己的心事去了……

    可是过了没半个钟头,飞机又遇到了什么气流,这次似乎更邪乎,机身在颠簸中,居然发出了咔咔的声响,就好像随时都可能拦腰折断的感觉……马到成的心里都咯噔一下——别是为了给何来娣弄到重见光明的灵丹妙药,回头老子再遇到空难,命丧黄泉可就得不偿失了!

    正在心里这么瞎琢磨呢,就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一下子给死死抱住了,睁眼一看,尼玛,刚刚埋汰完老子还不到半个小时,咋一遇到危险,就还是要把老子当成你的救命稻草呢!

    这次没手可抓可十指相扣了,却直接来抱老子的胳膊了,还把头直接投到了老子的怀里——这不是典型的投怀送抱嘛!

    嘻嘻,也好,假如飞机真的遇到了空难,老子去了那边有这样一个美女靓妞陪伴,黄泉路上也就没那么孤单寂寞了吧……只不过,这次老子什么反应也不做,省得回头还要找茬埋怨老子揩油吃豆腐之类的……

    很快,飞机再次平稳了,危险解除了,呆了足足十几秒钟,杨水仙才觉得没危险了,才放开了死死抓住马到成胳膊的手,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原样……

    “这回,我什么毛病都没有吧?”一看杨水仙连句谢谢都没有,马到成就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耐住了性子,这样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谁说没有!”杨水仙居然又拿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我可是一根汗毛都没碰你,是你过来抱我胳膊,还一头扎进我怀里的!”马到成以为,这回连鸡蛋里挑骨头的机会都没有,你还有啥话说!

    “生死关头,你居然对身边同行女人的安危无动于衷,真让我大失所望!”杨水仙居然还站在理上!

    “哎,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是你反复规定不许我碰你的,刚才无意间的十指相扣也被你给埋汰一顿,现在咋又说这样的话了呢!”马到成差点儿没被她的逻辑给虐疯掉,马上这样辩解说。

    “这话有错吗,假如刚才飞机真的出事儿了,难道你还会对我无动于衷,连我的死活都不管不顾,就为了躲避事后我的埋怨,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无视我的存在,放弃对一个陪你到千里之外去寻找灵丹妙药女孩子的保护吗?”杨水仙伶牙俐齿连珠炮一样的责问铺天盖地,汹涌袭来……

    “我算明白了……”马到成突然顿悟了一样……

    “你明白啥了?”杨水仙有点惊异。

    “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咋样做都会被你挑出毛病来的……”原来马到成彻悟到了这个道理……

    “是你缺乏英雄救美的大无畏精神,咋还把责任都怪在了女孩子的身上呢?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你还是不是个纯爷们呀!”杨水仙一点儿余地都不给对方留,居然用这样的语言来揶揄对方。

    “好好好,我服你了行不,我缴械投降了行不?我再也不坐你身边了行不?”马到成拿出一副惹不起躲得起的架势来,起身要离开座位……

    “不行,既然我们上了一架飞机,就相当于我们上了一条船,你想撇下我去躲清静,门儿都没有……”杨水仙却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那若是真的发生什么致命危险了,你先告诉我,我是碰你还是不碰你!”马到成索性问个明白,不然的话,接下来真的不知道该咋样做才能不被对方跳出毛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