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2章:人不可貌相

    “正所谓爱屋及乌吧,假如你不喜欢一个男人,他的声音再好听,你也会觉得厌烦的,比如说你大姐夫邓汇清吧,我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就挺好听的,可是,你愿意再听到他的声音吗?”马到成居然还举例说明。

    “当然不愿意听到啊,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了……”一听牛先生提到了那个十恶不赦的大姐夫,何盼娣立即这样义愤填膺地回应说。

    “对了,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你没从螳螂那里得到他什么消息吗?”马到成却一下子提及了这个问题。

    “还真听说了……”

    “有啥消息了?”

    “听说有人正在疏通门路要把他的罪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后,把他给捞出去呢……”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哎呀,那样的家伙被捞出去,岂不是放虎归山必成后患吗!”马到成一听,立即有点担心起来——这家伙若是出来了,又将对何家包括他和家人,就又多了一份儿潜在的威胁了……

    “我也这样跟螳螂说呀,螳螂却说,可能是邓汇清家族的人不想让他遭受牢狱之灾,才使钱托人,挖门弄壳地要把他捞出去的……不过螳螂也说,进去再出来的人,一般都会收敛的,不会再轻易犯事儿的,不然的话,再进去,可就轻易出不来了……”何盼娣这样安慰对方说。

    “但愿他能改邪归正吧——好了,不说他了,你休息一会儿,我必须打几个电话问问各方面的情况了……”听何盼娣这样说,马到成的心里稍微安慰了一些,忽然觉得应该打几个电话问问情况了,就这样对何盼娣说。

    “好吧牛先生,我这就到何来娣的房间去,看她是不是醒了,有没有需要我的地方,您只管打您的电话好了……”何盼娣很知趣地起身离开了……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美仑,相互报了平安之后,美仑只说了一个新情况,就是牛牛突然不舒服,不过没去医院,经过罗曼罗兰的精心护理,很快又好过来了……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唐小鸥,刚一接通,唐小鸥就神神秘秘地说:“我又观察到了许多黄副院长鬼鬼祟祟的迹象,是不是宝哥哥直接出面质问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呀……”

    “不必了,我侧面打听过了,是他家的一个远方亲戚生病了,借住在他的公寓里,他又不肯让这个亲戚到我家医院去住院,所以,才会带一些食物和药品回家的——你就别在跟踪观察他了……”马到成趁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闹了半天是这样啊,这我就放心了——对了宝哥哥,您最近好好吧,咋整天都关机呢?”唐小鸥又这样关切地问。

    “这个星期我要特地躲避一些人,所以,才躲在了一个地方手机也关掉了,下个星期我就可以解禁了,你就放心吧……”马到成只能解释这么多了……

    “那宝哥哥可要吃好喝好睡好然后多保重啊……”唐小鸥还这样叮嘱说。

    “放心吧,我没事儿的……”马到成挂断了唐小鸥的手机,就给牛畅发了短信,问出国的进展……

    很快回了短信:“我正在跟胡子大叔吃烛光晚餐,不方便回电话,出国的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了,就在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二叔放心吧……”

    看了牛畅回的这条短信,马到成的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很多,只要牛畅能顺利地升空飞走,离开这块是非之地,那他也就可以同时“解禁”了……

    心情轻松之后,想起来应该给老爷子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了,挂通之后,老爷子也不多问,只听牛得宝咋说。

    “家里都没事儿,我自己也挺好的,牛畅定在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出国——老爸那边没事儿吧?”马到成知道牛旺天最关心的是什么,也就直接告诉了他牛畅的情况。

    “我也挺好的,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蓝景祥来过了,说是下周那个养殖基地办公区挂牌揭幕仪式,问你能不能参加,我说既然是下周的事儿,那就下周定吧……”牛旺天说出了这样一个新情况。

    “他没带蓝梅过来吗?”马到成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说明他还是很关心蓝梅现在咋样了,上次一别,都不知道她后来缓过来没有……

    “老爸还真替你问了……”

    “蓝景祥咋说的?”

    “他说蓝梅最近身体不好,好像得了腰脱之类的毛病,在家里休养一直没出门呢,我看下周你行动方便了,就去看看她吧……”牛旺天不但说出了蓝梅的情况,还这样恳求牛得宝说,看来,老爷子对蓝梅的印象还真是好,不然的话,那次见面也不会一撒手就给了她两百万的打赏……

    “好吧,我听老爸的,若是没别的事儿,我就先挂了……”挂断牛旺天的电话,马到成躺下来静静地想——看来蓝梅还真是伤的不轻啊,活该,都是她太贪得无厌,那么好的身体被她折腾成了那样,也该自作自受得到这样的小小的惩戒吧……

    庆幸的是,这些天她的身体不能随意行动,不然的话,找不到老子兴许又跑到牛旺天那里去卖乖,然后老爷子一激动,就又被她给弄走一两百万的红包吧……不过,为了维系与蓝景祥的关系,还是要在适当的时候去关心她一下……

    正想这些呢,何盼娣从何来娣的房间回来了,先说何来娣还睡着呢,然后就用商量的口气问马到成说:“要不,牛先生也用给我解穴的办法,直接跟何来娣那个了,也许,她立马就能都恢复吧……”

    “还是那句话,这事儿不能急于求成,但凡能用别的办法,都别用那样的刺激……”马到成还在坚持自己的原则。

    “难道牛先生看见何来娣那么好的一个黄花闺女就不眼馋?就不想马上给收了?”何盼娣居然这样问。

    “这是什么话,我哪里是那样的男人呢,我跟你之间有这样的关系你也知道核心目的是什么,绝对不是因为我好涩或者觊觎你的年轻貌美才这样的,不是为了帮你那个特殊的忙吗,我与何来娣接触,更是为了唤醒她,绝没有趁机想要攫取她的美色的想法,所以,你就不用再圈拢我了,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不会跟她那个的……”马到成一听何盼娣这样问,马上将自己的观点都亮了出来。

    “牛先生真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了,螳螂若是能赶上您一根儿小指头我都心满意足了……”何盼娣又拿螳螂跟二公子比。

    “不至于吧,他是公职人员,手里端着铁饭碗,家境也说得过去,配你应该算是绰绰有余吧,你该知足才对呢……”马到成竭力表明螳螂的长处优点。

    “我是知足,我只是拿他跟牛先生比较,他就立马不是东西了……”何盼娣还是心有不甘的样子。

    “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凡事都不能这样横向比较,不然的话,心理永远都不会平衡的……”马到成又这样规劝说。

    “谢谢您开导我,我现在心理已经平衡了……”何盼娣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马上这样承认说。

    这个时候,大姐何招娣送晚饭过来了,正好何来娣而已醒了,四个人就在一起吃晚饭,令人高兴的是,何来娣的手臂居然能轻轻地抬起来拿东西了,尽管还拿不住东西,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也就让大家看到了更多希望……

    吃完晚饭,何招娣允许其他何家的人过来看已经能听出谁是谁的三姐何来娣了,马到成唯独没看见何八全,就趁其他几个妹妹围着三姐何来娣问这问那的时候,把何招娣拉到另一间卧室问她:“何八全咋没过来看他三姐呢?”

    “还说哪,就是你让我给他做了十个口袋,现在整天就沉迷在往一个空纸壳箱子抠出的一个洞里扔那些口袋呢……”何招娣立即这样轻嗔地说道。

    “现在练得咋样了?十个口袋能投进去几个了?”马到成还真是佩服何八全的这股子执着劲儿……

    “头两天一个都扔不进去,都快放弃了,我就奚落他说,你以为你二姐夫的功夫是一天练成的呀,你要是放弃了,今后再想练什么功夫我都不允许了——何八全听了,就咬牙坚持,今天偷偷告诉我,三米开外每投十个,能中三四个了……”

    “还别说,成绩不错,继续这样练下去,一定有一天能超过我……”马到成立即这样鼓励说。

    “才不会呢,他这辈子呀,永远都没法与二公子相提并论了……”何招娣听二公子这样说,马上反驳说。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哪一天,何八全遇到了奇迹,一步登天彻底转变了命运呢?”马到成其实是在说自己的经历……

    “他现在已经一步登天彻底转变命运了,不过都是托了二公子的福,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幸福和未来呢……”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一往情深地拉住了二公子的手,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进入到了某种状态中一样……

    马到成一下子感觉到了何招娣的身上瞬间散发出的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信息,就来了个情不自禁的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