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0章:不能太着急

    但马到成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铺垫说:“虽然因此让你有了惊天的进步,但方式方法还是有欠考虑,念在我一直都试图真心唤醒你的份儿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下次我做什么,一定第一个考虑你的感受,然后再去行事……”

    “如果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原谅我的话,那我也没脸再参与你的唤醒计划了,我这就到隔壁去跟你大姐辞行去……”

    马到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但始终都没得到何来娣的回应,只好来了个欲擒故纵假装告辞的狠招,看看能不能奏效……

    想不到,马到成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何来娣用嘴巴说出的两个字:“别走……”

    马到成立即欣喜若狂,但却竭力控制自己的兴奋,就那么背对着何来娣的病床尽可能平静地问:“你原谅我了?”

    “嗯,原谅了……”何来娣的声音很弱,但也很清晰。

    “也原谅你二姐了?”马到成索性趁机把想问的都问出来……

    “嗯,也原谅了……”何来娣的声音更弱了,但还是能听得清她说了什么。

    “你的心里,过来这股劲儿了?”马到成的心里更加踏实和高兴了,就这样加了一句……

    “过来了——本来你就是二姐的人嘛,其实是我不该跟二姐抢你的……”何来娣还真是恢复了理性。

    “你能这样想太好了……”马到成听何来娣说出了这样的话,才知道她彻底想开了,才快速转身,回到了何来娣的身边,尽可能靠近她对她说:“这下太好了,我们沟通起来再也没有障碍了……”

    “可是我咋还是动弹不得,还是睁不开眼睛看不到你呀……”何来娣立即说出了她的两个最大的问题。

    “别急嘛,你的进步已经是个奇迹了,尤其是有了听觉、嗅觉和味觉,现在还有了自由表达心愿的语言能力,这对于下一步唤醒你,太有帮助了……”马到成耐心地这样解释说。

    “快点唤醒我吧,我都等不及了……”何来娣急切地说。

    “凡事都不能太着急,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你现在差不多被唤醒一多半了,可以认定你的精神意识已经被唤醒了,就剩下视觉和触觉这两项了——千万别着急,你能用语言直接沟通了,就一定会很快全面醒过来的……”马到成展现了美好的前景。

    “我信二姐夫的,什么都听二姐夫的,只要能让我成为一个正常的人,能跟二姐夫像正常人一样好,让我做什么都行……”何来娣立即这样回答说。

    “先别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先说说你这几天的感受吧,我想知道你被逐步唤醒的过程中,都经历了什么样的不为人知的感受……”马到成越来越对何来娣的局部被唤醒感兴趣,想从何来娣的角度来了解更多她的感受……

    “其实吧,我一直都能听到大姐为我做什么的,只是完全动弹不得,也没有任何方式来表达我的需求和谢意什么的,直到您来了,在我耳边说了很多话,我当时激动得都快憋死了,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说出多么多么的感激您能这样来救我,把身上仅有的一点儿囊劲儿都使出来了,这个时候,才听到大姐惊喜地说我的右手食指动弹了,我自己也觉得,身上唯一能动的,就是这根儿手指了——至于脸红啦,流眼泪了,睁眼了,我却完全不知道这些反应,就是听了您的话,我可以用食指动弹几下来回答是还是不是,要还是不要,想还是不想的选择了……”何来娣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她的经历……

    “我更想知道,你的腹语是如何被憋出来的……”马到成似乎对这个更感兴趣。

    “太想直接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可是单靠一根儿手指头,太憋闷了,所以,我才卯足了劲,豁出一切试着用腹语来说话,结果,把您吓个够呛,还好您因势利导,反复实践,掌握了规律,听懂了我的腹语,我当时感激得都不行了,可是不敢说太多的腹语,就是不想那种可怕的声音给您留下坏印象……”何来娣这解释说。

    “那,从腹语到口语,你又经历了什么呢?”马到成知道这个话题比较敏感,但觉得此刻何来娣的情绪比较稳定,也就趁机问了出来……

    “我当时真的愤恨极了,我的听觉好像比正常人的时候强了好几倍,所以,您和二姐到了另一个房间里说的话办的事儿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就觉得你们骗了我,你们在欺负我,我绝望极了,恨不能咬舌自尽,但却没有能力咬断自己的舌头,别的寻死觅活的办法当然也都实现不了,但是听到了二姐好受到无以复加的哼叫声,我就像快要爆炸了一样,将肚子里想要说的话一下子都爆发出来,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会将腹语中喊出的话,用嘴巴喊叫出来……”何来娣将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

    “本来想用欢愉的刺激来唤醒你,想不到,却是靠极度的愤怒唤醒了你的语言能力,你当时一定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吧……”马到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是啊,就好像孵好的小鸡被憋在蛋壳里死活出不来的感觉,若不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爆发出来的气力无意中冲破了那层坚硬的壳儿的话,可能现在我还不能用嘴巴说话呢……”何来娣这样形容她的真实感受。

    “我还想知道,你睁开了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是一种什么感觉……”马到成索性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都一并说了出来……

    “这还用问呀,就像您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房间,把眼睛睁得再大也什么都看不见一样,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睁开了眼睛,即便是睁开了,也什么都看不见……”何来娣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的四肢现在的什么个什么感觉呢?”马到成为了之后唤醒她的身体做前提调查了开始……

    “除了那根儿食指,别的就像不存在一样,好像跟我无关一样,我根本就调动不了它们,它们也一点儿都不听我使唤……”何来娣说出了她目前对四肢的感觉……

    “这个你别急,今天晚上咱们就不尝试了,因为怕尝试的过程中,出了问题没法及时送医院解决,等明天白天我想用我之前学过的点穴来尝试激活你的筋脉,或许能让你现在的状况得到改善……”马到成再次用希望来安慰何来娣。

    “可是我觉得,点穴未必管用吧,不如您就直接跟我圆房吧,那样的话,兴许一下子就刺激我的四肢都通气儿了,都听使唤了呢……”何来娣却直接这样提出了建议。

    “这个还是要从长计议……”马到成一听何来娣这就要跟他那个,觉得有点仓促,就这样回答说。

    “您不会是有了大姐和二姐,就嫌弃我现在的样子,才不肯跟我那个的吧……”何来娣一下子又自卑起来了……

    “看你说的,你是个漂亮的黄花闺女,谁见了不喜欢呀,哪个男人不行拥有你呀,可是你现在情况特殊,还没到使用极端手段彻底唤醒你的时候,之前做的各种尝试就说明,没用圆房的方式不也算是把你唤醒一半了吗!”马到成却这样劝慰对方说。

    “那您是不是说,一旦用别的办法唤醒了我,就可以再也不跟我那样了呢?”何来娣是想知道二公子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和打算。

    “这个也看情况吧,我不敢承诺一定要那样,但也不会把话说死,你还这么年轻,将来前途无量,不一定非得像你大姐二姐那样,吊死在我这一棵树上吧……”马到成说出了大概的想法。

    “才不是呢,这辈子,我就是您的人了,反正现在您把我的什么都碰过都摸过都看过了,我才不要再让别的男人碰我摸我看我了呢,这辈子,死活我都要做您的女人了,您别想着我被唤醒了,就可以一脚把我给踢开了——假如那样的话,我宁可不醒来,我宁可就这样植物状态,也好让您能跟我这样亲密无间地在一起,假如我彻底被唤醒了,您再抛弃我的话,我肯定就不活了,因为那样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何来娣急切地表达出了心中对二公子爱恋到了什么程度……

    “看你说的,没了我,地球好像都不转了一样……”马到成心里很是受用,但还是要这样说。

    “你就是我们何家姐妹的太阳,没了你这个太阳,我们何家姐妹还围着谁转呢?那一定是水深火热暗无天日的日子又来了,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死了算了……”何来娣再次表达了她对二公子爱到了什么程度……

    “你现在还没被唤醒呢,就说什么死呀活的,我觉得你应该端正心态,全力配合大家把你彻底唤醒,至于你真正被唤醒之后的事儿,谁又能百分之百保证你,承诺你呢?”马到成还真不敢做出确切的承诺……

    “那至少有一件事儿您能现在就做出承诺吧……”何来娣似乎很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儿,也就这样认认真真地提了出来……

    “什么事儿,你只管说……”马到成差不多能猜到对方想要的唯一承诺是什么,但还是要听她亲口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