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9章:来个短平快

    只见何来娣紧闭双眼,身体微微抽动,呼吸急促,且泪流满面,就知道她真的是愤恨到了极点,才将腹语从嗓子眼儿里喷发出来了……

    而且,在一个劲儿地重复那句话“骗人骗人骗人”的话……

    马到成知道这是刚刚与何盼娣在一起弄出的声音被这个听觉率先苏醒且十分敏感的何来娣给听到了,顿时将心底全部的愤懑都激发出来,形成了一股摧枯拉朽的巨大能量,将之前无论如何都难以逾越的语言障碍瞬间突破,也才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了……

    真是歪打正着,居然用了这样不经意的刺激让她把话说出口了!

    然而,这样的突破伴随而来的不是大家的惊喜,而是进一步的担忧了……

    马到成立即凑过来,到了何来娣的耳边对她说:“你能用嗓子说话了?恭喜你呀……”

    然而,从何来娣的嗓子里什么别的回应都没有,就只有那两个“骗人骗人骗人”在重复!

    马到成知道这是伤心欲绝的人才有的癫狂表现,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将事态给平复下去,所以,暂时不理何来娣的状况,反倒是将惊恐万状中的何盼娣给拉出了何来娣的房间,到了另一个卧室对她说:“这样吧,咱们俩谁都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儿,但歪打正着却让何来娣真的开口说话了,大概成心安排这样的刺激都未必有这样的效果吧,所以,能让何来娣开口说话绝对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儿……”

    “可是,我们之间的好事儿大概就再也不会有了吧……我的那个愿望再也没法实现了吧……”何盼娣虽然认同了牛先生的说法,但联系实际,还是觉得自己的好事儿没戏了。

    “谁说没法实现了,就现在,咱俩继续……”马到成却这样来了一句就。

    “可是我担心何来娣那边……”何盼娣仍然心有余悸。

    “她既然已经进入到了那个状态,就先别理她,让她发作一会儿,兴许自己就消气了,你越是理她可能越是来气,不如我们趁这工夫把好事儿做完整了吧……”马到成却这样安慰对方说。

    “可是刚才咋半个小时都没做完呢?我连洪荒之力都用出来了……”何盼娣又纳闷儿这个细节。

    “那是我成心让你多好受好受的,所以,才刻意不让好事很快完事儿的……”马到成实话实说了。

    “那现在呢?现在会很快就完事儿吗?”何盼娣还是觉得时间成了会出麻烦事儿。

    “当然了,你就用你大姐当初在试衣间里用的办法,保证几分钟就搞定了,我配合你,可能就更快了……”马到成举出了实际例子。

    “真的呀,那今后就可以见缝插针很快就解决问题了吧……”何盼娣这才算一下子开窍了。

    “对呀,只要咱俩密切配合,保证来他个短平快,三五分钟搞定完活儿……”马到成回应说。

    “那快点来一次吧,何来娣那边还等着您去安抚呢……”何盼娣喜出望外地搂住对方的脖子亲昵地这样说……

    “那还等啥呢?”

    还真是只用了两三分钟,就把好事儿给搞定了,只是何盼娣心里还惦记着盛怒之下的三妹,就对马到成说:“您真的能安抚何来娣让她消气儿呀……”

    “这个你就放心吧,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对了,刚才发生的这些不要告诉你大姐,省得她担惊受怕的,这一宿又没法睡觉了……”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提醒。

    “好,我暂时什么都不对大姐说,大姐问我,我就说一切都正常,行不?”何盼娣似乎懂了牛先生的意思,就这样问。

    “嗯,就该这样说,一直到明天早上你跟你大姐一起过来看结果吧,保证令你们都满意……”马到成这样安排道。

    “我想知道,牛先生想用什么办法来安抚何来娣呢?不会是……”何盼娣忽然意识到了这种可能性,就直接问了出来。

    “别瞎猜,我肯定有我的办法就是了,你快走吧,我也好马上过去安抚她……”马到成一听何盼娣居然想到了这样的方法,觉得她真的算是个“过来人”了,也就这样边推她离开边这样说。

    “那好,那我走了……”何盼娣虽然有些恋恋不舍,但已经获得了最大的满足,也就没理由再待下去了,转身离开了双室,回三室去了……

    回到三室那边,大姐何招娣见何盼娣回来了,就拉她到屋里问:“咋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好了让你跟他过夜的吗?”

    “不行啊大姐……”

    “咋不行了?”

    “我太贪恋他了,所以,已经浑身快散架的感觉了,再不离开,怕是要弄伤自己了……”何盼娣隐瞒了重要的情况,只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何来娣的情况还好吧……”何招娣居然相信了二妹的解释,因为她也曾经领教过二公子的厉害,转而,问起了何来娣的情况。

    “我问他了,他说一切都好,还说,兴许明天又给大家一个惊喜呢……”何盼娣按照事先说好的答案,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一听这话,何招娣还真是放心了,收拾停当,回屋还真是踏踏实实地睡着了……

    双室这边只剩下马到成和何来娣了,马到成心说:真是歪打正着,想不到用了这样一种特殊的刺激,居然让何来娣能用嗓子说话了——只不过,这个刺激或许太大了,估计她一时半会过不来这个劲儿吧,看来还真得下一番工夫来好好做她的思想工作呢……

    马到成到了何来娣的病床前,弄了个以逸待劳的姿势躺在了她的身边,然后轻声问道:“你能用嘴说话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恭喜你……”

    而此刻,虽然何来娣不哭不闹不说“骗人骗人骗人”之类的话了,但也一声不吭地沉迷不语起来……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你觉得我和你二姐不该答应好好的,却要食言,做了你最不想听到的好事儿,让你伤心绝望,把心中的愤懑一股脑呐喊出来,无意间,把难听吓人的腹语,变成了正常人说话的口语——你不觉得这是个巨大的进步吗?”马到成是变着法地想要规劝何来娣,所以,每句话都尽可能地往对方的心坎里说……

    然而,只能听到何来娣呼哧呼哧地还在喘粗气,表示义愤填膺抑或怒气未消……

    马到成就耐着性子继续对她说:“虽然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有句话我不得不告诉你,其实按正理,你该叫我一声二姐夫才对,因为与你们何家的姐妹第一个认识的就是你二姐,当时我家医院的高级医生带着一个病人从省里回来,出车祸掉进了林海湖,爬上岸来正好遇到了你二姐开着电动车经过,好心停下来借给他手机,直接打给了我老爸,正好我在我老爸身边,就被指派来指挥救援,到了地方,就见到了你二姐……”

    “之后因为救了那个后来被我收养的牛牛,我跟你二姐到你家住的那个山洞去喝羊奶,才知道了原来你家因为超生被罚,走投无路才住在了那样一个差不多是原始部落般的‘洞房’里,饥寒交迫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才萌生了要拯救你们何家的念头……”

    “也是该着,我收养的牛牛偏偏什么都吃不惯,非要吃你家的奶羊挤出的羊奶不可,结果,我二次去你们家,就遇到了你大姐夫邓汇清去闹事,我更觉得不拯救你们何家姐弟不行了,才豁出一切开始了一系列的行动——后来的事儿你都经历过了,是你二姐带着两只奶羊先到了我家,吃住在一起,也算是跟我这个二姐夫一见钟情,加上你大姐为了感激我救了你们全家,亲口把你们姐妹七个都许配给我,说这辈子都属于我的女人了……”

    “我当时也只是当成一句玩笑话听,可是后来你二姐的执着感动了我,尤其是她打算怀上了我的孩子,然后再嫁给那个做交警的螳螂的计划,更是央求我一定要帮她这个大忙,我也是出于无奈,才竭力帮这个忙的……”

    “可是令大家都没想到的是,你会在我家里遭遇歹徒的袭击,一下子成了植物人,大家为了唤醒你,想尽了办法,之前也是我太忙了,没有时间顾及到你,正巧这几天我有了空闲时间,可以整天陪伴你,所以,才制定了一个唤醒你的计划……”

    “你的表现很令我也令你大姐满意,从最初的脸红,咳嗽,到后来用食指进行选择性的沟通,又到你能用腹语直接表达你的心愿——我们共同经历了你渐渐苏醒过来的过程,到了这两天,打算对你进行身体的康复训练,等你的四肢有了一定的活动能力,就开展下一步的行动呢——想不到,你现在居然有了一个惊人的突破性进步,能把肚里的话,用嘴巴说出来了!”

    “当然,这是一个歪打正着的刺激结果,让你觉得我和你二姐骗了你,刚刚说好的,只把我留给你一个人,却又马上跟她到了别的房间去好,的确没顾及到你的感受,我现在正式对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做……”

    马到成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还不见何来娣原谅的回应,心里就有了一个“狠招”打算立即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