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8章:这样不公平

    何盼娣再次妈呀一声被吓了个半死,甚至一下子跳到了马到成的身上,揽住他的脖子不肯下来:“她,她,她的眼睛睁开了,难道是她醒过来要跟我抢你了?”

    “不是,她这几天时常有睁开眼睛的时候,但却什么都看不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眼睛是睁开的……”马到成看到何盼娣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就这样解释给她听。

    “真的吗?眼睛睁开了却什么都看不到?”何盼娣似乎更加惊悚了……

    “是啊,不信你自己到跟前去看看呀……”马到成边说,边将何盼娣给放下,看着她渐渐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何来娣,盯着她的眼睛看,妈呀,还真是两个黑洞一般,完全没有眼珠的感觉了,她似乎更加心惊肉跳了,立即胆怯地对何来娣说:“好妹妹,你别吓我,我不跟你争牛先生了,我拱手让你了,你千万别这样吓我了好吗!”

    何盼娣一看见何来娣空空荡荡大张的双眼,加上刚才那种恐怖瘆人的腹语哭声,立即妥协服软了,就好像她见了可怕的鬼魂在要求她什么一样,好像魂魄都被对方给攫取了一样,立即放弃了自己的一切,都拱手让给了对方……

    何来娣的腹语再度响起,马到成直接翻译说:“她说谢谢二姐,就知道二姐不会跟她争……”

    “好好好,我不争,我真的不跟你争了,我把牛先生都让给你个人享用了,我这就回去睡觉了……”何盼娣彻底被三妹的腹语和她那两只黑洞洞的枪口一样的眼睛给吓破胆了,直接缴械投降,彻底认输了……

    何来娣的腹语又响了。马到成翻译说:“她说二姐再见……”

    “再见三妹,二姐走了……”何盼娣边说,边战战兢兢地朝门口走,马到成说了一句算是给俩人同时听的:“好,我送送你……”

    马到成跟着何来娣出了何来娣的房间,到了客厅,就拉住她,直接到了客厅对面的另一间卧房,然后,将房门关好,然后主动地将她抱到床上……

    “牛先生,您这是干嘛……”何盼娣刚刚从那种恐怖惊悚的境地中走出来,又一下子被牛先生这样亲密无间地抱上床,立即受宠若惊地这样问道……

    “我觉得你挺可怜的,所以,决定现在正式帮你那个忙……”马到成其实是看见了在无比的恐惧中,带着绝望的眼泪就快掉下来的何盼娣着实可怜,所以,才来了冲动,要帮她平复一下子绝望的心理,同时也算是真正帮了她梦寐以求的那个大忙……

    “看三妹那个恐怖的样子,我哪里还敢让牛先生再碰我了呢?”何盼娣还在刚才的惊恐绝望中无法自拔,所以,一时还没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你要理解你妹妹现在的状态,她现在就仿佛生活在漆黑的冰窟窿里一样,肯定是那种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的感觉,而一旦通过手指和腹语可以跟外界沟通表达自己的心愿了,也才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原本以为我是她唯一的救星呢,所以,一旦有谁要来跟她抢夺,她肯定会歇斯底里地加以抗争的……”马到成都佩服自己劝解人的能力了——你的才能不去大学当辅导员真是大材小用了啊!

    “所以我认输了呀,我让位了呀,我不再敢让牛先生帮我这个忙,近我这个身了呀!”何盼娣还在为自己现在的选择做争辩。

    “你也是一时冲动忘了自己的初衷……”马到成一看何盼娣一副放弃的样子,就这样提醒她说。

    “我的初衷现在哪里还存在了呀!刚刚已经被我三妹给彻底打破了呀!说她生活在了一个绝望的冰窟窿里,我现在才是,谁都理解她,可是又有谁能理解我的绝望和苦衷呢?”何盼娣好像也陷入到了一种无望的绝境中无法自拔了。

    “所以我才留住了你,所以我才决定要把你这个忙帮到底……”马到成直接表达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可是,何盼娣那边您咋解释和交代呀,这样欺瞒她,回头让她知道了,她肚子里的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魔鬼还不直接跳出来弄死我呀……”何盼娣居然将何来娣的腹语想象得如此可怕,看来刚才她还真是被吓到了。

    “她肚子里没有魔鬼,那只是她为了表达她的意愿,找到的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你千万别将她的腹语给妖魔化,那样对她也不公平……”马到成十分公允地这样劝解说。

    “好了,即便是何盼娣的肚里没有魔鬼,但她那种宁死都要跟我抢牛先生的态度,我算是领教了,我这个当二姐的,哪里会跟一个病人去争宠呢,还是让给她吧,我退出好了,这样世界才会和平啊……”何盼娣再次自暴自弃地说。

    “假如这样的话,对你也不公平了……”马到成听何盼娣这样说,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并没真正放弃,就这样替她争取说。

    “对我不公平我可以忍,因为我是个正常的人,可是何来娣现在是这样的状态,我真的不想跟她争一个牛先生了……”何盼娣再次强调这一点。

    “这个也不是都由她来决定的,假如现在不让她知道,我们俩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不会伤及到她,那岂不是两全其美,对你们两个都公平,也都满足了你们各自的需求吗?”马到成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试图获得双方的平衡。

    “牛先生的好心好意我知道,可是我就怕何来娣因此一下子跳起来,像个疯子一样扑过来跟我拼命呢!”何盼娣连这个假设都敢想!

    “哎呀,假如是那样的话,咱俩可算是立了大功了,现代医学都无法唤醒的植物人,居然被咱俩用这样特殊的方式给唤醒了,那简直就是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马到成一听差点乐了,大家这么殚精竭虑的忙活为的是啥,不就是期盼着有朝一日,何来娣能突然醒过来,爬起来,甚至跳起来嘛!

    “牛先生可真会安慰人,我这样说,也只是说明何来娣的性格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一旦她想拥有的,就不会再让给任何人了,但她却从来都不敢表达出来她的喜好,估计就是生怕别人也像她一样,遇到好的东西一旦拥有了就不会在撒手让给他人了……”何盼娣说起了三妹的性格和对她的印象,似乎更加同情和理解她了……

    “既然你这样了解你三妹的性情,就该理解她,她现在的处境比任何正常的人都艰难,所以,正常的人就应该更多地爱护她,体贴她,为了能唤醒她,尽可能地不招惹她,尽可能地满足她的各种需求……”马到成也更加深入地解读此刻何来娣的状态。

    “话有说回来了,我不是已经退出了吗?”何盼娣觉得现在自己已经算是“局外人”了。

    “你现在这样的退出属于前功尽弃,甚至会带来不可预料的不良后果……”马到成却直截了当地这样提醒对方说。

    “啥不良后果呀!”何盼娣还真没懂对方是意思是啥。

    “假如你怀不上你姐夫的孩子,你咋跟螳螂交代呢?一旦螳螂觉得被骗了,你俩的婚姻告吹了,你今后的幸福谁来承接呢?”马到成说出了何盼娣之所以要跟他好的根本原因在哪里。

    “就是因为这个,我刚才才拼命跟三妹争执的,可是看她现在的这样子,我又心疼她,所以,才放弃了呀……”何盼娣也是不甘心地说。

    “这样吧,现在听我的,咱俩继续办事儿,回头我再去安抚她……”马到成提出了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

    “这样真的可行吗?”何盼娣当然心有余悸,生怕这样做了,回头再招惹更大的麻烦……

    “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什么事儿摆不平呢?”马到成再次这样安抚何盼娣说……

    被三妹的腹语和态度吓掉魂儿的何盼娣,哪里知道牛先生还会这样对待她呢,本来以为,再也不会有机会跟牛先生好了,几乎是绝望了,可是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幸福,立即感激涕零地紧紧将牛先生给抱住热烈地亲吻起来……

    这样的情况,马到成不再是那种被动的被何盼娣任意折腾的状态了,而是主动使出浑身解数来让对方获得极大的满足……

    何盼娣大概还是头回获得牛先生如此汹涌澎湃的宠爱,感激涕零中,居然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地将心头的无比幸福喊叫出来……

    然而,这样的叫声只持续了一两分钟,俩人几乎是同时听到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骗人!!!”

    俩人的动作立即僵在了那里,因为他们俩同时听出了,那正是成了植物人的何来娣从嘴里发出的真正的声音!

    俩人几乎同时意识到,何来娣已经不用腹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了,一定是听到了二姐欢愉幸福的叫声,意识到刚才的妥协承诺都是糊弄她,欺骗她这个动弹不得的植物人的,所以,在极度的愤恨和恼怒中,终于冲破了一切几乎无法超越的障碍,石破天惊地从自己的嗓子里,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马到成和何盼娣立即停止了欢爱,双双跑过来看看到底何来娣这边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