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7章:被吓个半死

    一整天摸爬滚打般的近体康复训练累得马到成筋疲力尽,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才得以休息,何来娣也累得不行,吃了点东西很快就呼呼睡着了……

    “何盼娣回来了,咱们一起过三室那边吃晚饭吧……”何招娣这样提议说。 ()

    “我有点累了,现在就想直接躺下睡一觉……”马到成说的是实在话。

    “不行,何盼娣回来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都做好了,就等你过去吃呢……”何招娣生拉硬拽,算是把二公子给请到了三室那边,一看,果然是一桌子丰盛的晚餐,还真是来了食欲,大快朵颐地吃了一番,打了个饱嗝说:“我吃饱了,该回去睡觉了……”

    何招娣马上朝何盼娣使了个眼色,何盼娣立即过来搀扶住了马到成的胳膊对他说:“我送牛先生过去吧……”

    “不用不用,我又没喝酒,自己能走……”马到成预感到何盼娣跟他到隔壁肯定“别有用心”就这样婉言谢绝说。

    “还是让她过去吧,顺便看看何来娣是不是需要帮什么忙……”何招娣赶紧这样帮何盼娣争取说……

    “那好吧……”马到成早就看出了这姐俩的意图,

    到了隔壁双室,发现何来娣还在“睡觉”马到成就对何盼娣说:“何来娣没事儿,你就先回去吧,我趁这工夫,要睡一觉……”

    “我给你打洗脚水泡泡脚吧……”何盼娣热情地这样恳请说。

    “不用,我刚刚洗过澡了……”马到成知道对方有所企图,但还是这样谢绝说。

    “那我给你按摩按摩,也好解解乏,睡得更舒服吧……”何盼娣进一步讨好说。

    “也不用,我脑袋沾到枕头就能睡着……”马到成越发觉得何盼娣今天是另有图谋的……

    “那我就看着牛先生睡着了再离开吧……”何盼娣实在没什么事儿可做了,所以,只好这样央求说。

    “算了,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儿,赶紧说出来吧,不然憋着多难受呀……”马到成索性把对方的意图给揭穿了。

    “牛先生真厉害,一下子就看出我有心事了……”何盼娣红着脸立即承认说。

    “就你……”马到成话到嘴边留一半……

    “牛先生是不是想说,我一撅尾巴就知道我拉几个羊粑粑蛋儿?”何盼娣立即傻不拉叽地这样接茬说。

    “废话,你是羊吗?你有尾巴吗?你能拉出羊粑粑蛋儿吗?”马到成一听就忍俊不禁地这样揶揄对方说。

    “我不是想多跟牛先生说说话,聊聊天嘛……”何盼娣不急不恼,赔笑说道。

    “行了,有话快说吧,说完我好赶紧睡觉……”马到成还是让对方直截了当表明意图,然后好来个快刀斩乱麻……

    “其实也没别的事儿,就是这几天我在老家的宅基地伺候我爹,可是螳螂天天去找我麻烦,我都快被他给逼疯了……”何盼娣终于开始说她的事儿了。

    “他咋逼你了?”马到成还真想象不出,那个性格随和的螳螂会如何逼迫这个“假小子”性格的何盼娣,就这样问道。

    “还不是猴急猴急地想跟我那个呀!”何盼娣说这话的时候,脸红心跳的样子。

    “你不是说你有手段来帮他解决问题了吗?”马到成之前听何盼娣说过,她曾经用手口帮助螳螂解决过问题,所以,才这样问道。

    “是啊,可是昨天他喝多了,逮住我就要那个,我当时就想,在没怀上牛先生的孩子之前,绝对不会让他近身的……”何盼娣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也许……”马到成又是话到嘴边留一半。

    “没有也许,这是我的原则!”何盼娣知道了牛先生要说什么,立即表明了自己笃定的态度。

    “可是你经得住他这样的死缠烂打嘛……”马到成还这样劝对方说。

    “所以呀,从现在起,我再也不见他了,而且,每天都跟牛先生在一起,什么时候真正怀上了,什么时候在允许螳螂来见我……”何盼娣却因此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和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我就知道你这样过来陪我是这个意思,可是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真的满足不了你的要求了……”马到成知道了何盼娣的真正意图,就这样来了一句。

    “不用牛先生动的,什么都交给我好了,我大姐说……”何盼娣还是不骄不躁,这样回应说。

    “你大姐说没说过,一口井可以端起来往水桶里倒水?”马到成想起了当初何盼娣就是用了她大姐的这个比喻诱导他上了她的道儿的,所以,一听她提到她大姐,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那只是个比喻而已,我又不是真的井,完全可以倒过来,让牛先生到我井里去打水的……”何盼娣硬着头皮这样继续比喻说……

    “好了,我说不过你,反正我要睡觉了,你爱咋在我身上折腾就咋折腾吧……”马到成知道今天若是不满足她,是躲不过去了,也就这样答应了她。

    “谢谢牛先生答应我,那我就不客气了……”何盼娣一听牛先生终于答应了她,立即兴高采烈地开始行动了……

    想不到被何盼娣这一折腾,马到成困意全无,但为了小小地“惩戒”一下急功近利的何盼娣,马到成故意使出了那个新练就的功夫,所以,何盼娣在他身上愣是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得到她想要的东西,最后累得像浑身散了架一样,瘫软在了马到成的身上……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再接再厉继续折腾呢,却突然被一个恐怖生声音给惊呆了:“天哪,这是什么怪物在叫呀!”

    “不是怪物在叫……”马到成很是平静地回应说。

    “那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啊!”何盼娣已经惊恐得有点发抖了。

    “你大姐没告诉你?”马到成还是没直接说,而是这样问。

    “没呀,今天回来的路上,我大姐让我到市场买这买那的,回到家里就开始忙活做这顿晚饭,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呢——到底是咋了,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呀,这么吓人,这么可怕!”何盼娣越发觉得那个声音可怕了……

    “说出来你都不信,是你三妹在说话……”马到成这才说出了所谓的真相。

    “不可能吧,她咋会发出这样的吓人的声音呢?”何盼娣却完全不信,人类咋会发出那样瘆人的声音!

    “因为她还没醒过来,但又要表达她的心声,也就憋出了一个用腹语表达的办法,所以,这个声音从她的腹部发出来,而且是在植物人的状态下发出来的,也就成了这样吓人的声音……”马到成直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真的呀,我倒要过去看看,是不是真是这样的……”何盼娣此刻一点儿再折腾下去的兴趣都没有了,一心要弄明白牛先生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马到成此刻也没了困意,就陪着何盼娣一起到了何来娣的病床前,正赶上何来娣发出了一句腹语,顿时吓得何盼娣妈呀一声扑到了马到成的怀里……

    “她,她,她真的在说腹语吗……”何盼娣胆怯而且小声地问道。

    “这还有假,从昨天夜里开始,她就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她的愿望和述求了……”马到成却拉着长声这样解释道。

    “那她刚才说啥了?牛先生能听懂?”何盼娣试着这样问。

    “当然能听懂,她刚才说,她听到有人在跟二公子好,很是气愤,非要问问到底是谁不可!”马到成还真是听出了何盼娣为何发出了比平时更加恐怖的腹语声,就这样回应说。

    “她在吃我的醋?”何盼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信你问她……”马到成倒是会踢皮球。

    “不可能吧,她口口声声都叫牛先生的二姐夫呢,咋听到我跟牛先生好在一起,会吃醋呢?”何盼娣却从这个角度来说明,这个已经成了植物人的三妹何来娣不可能跟她争“二姐夫”的!

    “你直接问她,听她如何回答……”牛得才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那好,那我问她——三妹呀,我是二姐,我刚才跟牛先生好,你听到了,吃二姐的醋了?”何盼娣还真是认认真真地这样问道。

    立即从何来娣的腹部传出了一阵瘆人的声音,吓得何盼娣立即后退了两步,直接靠在了牛先生的身上才算是稳定下来……

    “她,她,她在说什么呀?”何盼娣真的吓傻了,拉住马到成的胳膊就这样问。

    “她在说,她都病成这样了,为啥不把牛先生让给她先用,为什么二姐要占用牛先生的精力……”马到成直接这样翻译给何盼娣听。

    “哈,笑话了,还有没有个先来后到呀,你病了就有理了,就可以跟我抢男人了?”何盼娣一听三妹是这个意思,一下子就急眼巴登地这样争辩说。

    何来娣听到了二姐这样的回应,立即传来了一阵貌似哀嚎的哭声,马到成立即阻止何盼娣说:“别跟她一般见识,赶紧向她道歉,不然的话,她会发疯的……”

    “她发疯,我还发疯了呢!”何盼娣居然针锋相对好不相让!

    何盼娣一定是听了二姐的这句话,突然受得了强烈刺激,眼睛猛地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