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6章:再仔细观察

    第二天早上何招娣过来给二公子送靓汤,一看他几乎是裸睡在何来娣的身旁,就产生了无限遐想,可是掀开何来娣的被子看,却还是看不到他们之间做过好事的痕迹,就对二公子这样的放松地大睡在何来娣的身边莫名其妙……

    “昨天一宿很轻松吧……”一看二公子醒来了,何招娣就根据自己的判断,这样问了一句。

    “轻松?差点儿被吓死了!”马到成起身穿上衣服,将何招娣给拉到了客厅里,才这样说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咋没叫我呢?”何招娣一听二公子说出了这样的话,很是担心地马上这样问。

    “叫你有啥用,叫你来可能吓得比我还邪乎……”马到成却这样抱怨说……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何招娣越发着急上火的样子了。

    “等我喝了靓汤再说吧……”马到成并非成心卖关子,而是想稳定一下情绪再说。

    “不行,必须立即说!”何招娣居然将那碗靓汤给拿到了一边,非要先听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把二公子给吓到了那个程度。

    “好吧,我说——可是我说何来娣能说话了,你信吗?”马到成一看何招娣还是头回这样没顺从他的意图,就知道她是真的担心了,也就试着这样问了一句。

    “真的呀,她能说话了呀!”何招娣居然真的信了,而且马上问:“可是何来娣能说话了,有什么可怕的呢?”

    “能说话本身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她不是用嘴说话……”马到成一听何招娣知道何来娣“能说话了”高兴成了这样,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是用哪里说话呀!”何招娣不可思议地问。

    “用肚子说话呀——俗称腹语,也就是嘴上一点儿动作都没有,可是声音却从肚子里发了出来……”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是这样啊,那也不至于把二公子吓成了那样吧……”可是何招娣却又这样不可思议地问道。

    “你是没听到何来娣的腹语有多可怕……”马到成只好这样回答说了。

    “不可能吧,即便是她肚子里说出的话,也不至于像鬼哭狼嚎那样吓人吧……”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传来一声从未听过的声音,恐怖至极,吓得何招娣毛骨悚然,不但一下子碰翻了那碗没让马到成喝下的靓汤,还一下子扑到了马到成的怀里,十分惊悚地问道:“什么声音!”

    “这就是你家何来娣说的腹语呀!”马到成还真是感激何来娣的及时配合,不然的话,好像他何来娣的腹语有多么可怕是在夸大其词的撒谎骗取对方的同情呢!

    “不可能吧,何来娣的腹语咋会这么难听,这么可怕呢?”何招娣还在那种难以名状的惊恐中,浑身瑟瑟发抖呢!

    “这回知道我昨天夜里,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是什么感受了吧!”马到成有点“幸灾乐祸”立竿见影对何招娣的“报应”了。

    “哎呀,那何来娣刚才是在说什么呀?”何招娣立即开始关心何来娣的腹语到底在表达什么意图了。

    “她是说,我醒了,要撒尿……”马到成立即这样翻译说。

    “你居然能听懂何来娣这样难听的腹语?”何招娣一下子从马到成的怀里坐了起来,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对呀,经过昨天半宿的反复沟通揣摩练习,我差不多像又学了一门儿语言一样,基本上能听懂何来娣的腹语是在说些什么了……”马到成这样轻松自如地解释说。

    “天哪,这是真的呀!”何招娣再次觉得这个二公子又创造了奇迹!

    “我骗你干啥,走吧,我们这就去帮她小解吧……”马到成边说,边带头往何来娣的房间走……

    “天哪,天哪……”何招娣边跟二公子往何来娣的房间走,边还这样惊叹不已呢!

    何来娣越是这样大惊小怪地惊异,马到成就越觉得自己成就感强,每天都能给她带来巨大的惊喜,看见她那种喜出望外的样子,马到成的心也就跟着醉了一样……

    到了何来娣的病床边,马到成轻声问:“你醒了?是想撒尿了吧?”

    何来娣立即用腹语回答是,但发出的声音却再次让近距离听到的何招娣吓得一下子抱住了马到成的胳膊,一身的鸡皮疙瘩让她不寒而栗起来——这样的声音太可怕了!

    直到看见二公子将何来娣抱到了坐便凳上,听见了何来娣哗啦哗啦撒尿的声响,才缓了过来,等到何来娣方便之后,被二公子抱回到了病床上,何招娣才大着胆子问:“三妹呀,我是大姐,你真的——是在用肚子说话?”

    何来娣立即用腹语回答:“是啊大姐!”

    尽管有了一定的精神准备,但何招娣还是被何来娣的声音给吓得后退了半步,幸好靠在了马到成的身上,才没失去身体平衡……

    “她说的是啥你都能听懂了?”何招娣将二公子拉到了客厅才这样问道。

    “差不多吧,应该算是十有**能听明白了……”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可是这样的腹语太难听了,真快被她给吓死了,应该尽快想办法让她用嘴巴说话吧,不然我会被她这样的声音给弄崩溃的……”何招娣似乎还没从那种惊悚中挣脱出来呢!

    “那就从今天开始对她进行康复训练吧……”马到成立即这样建议说。

    “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训练她的四肢,恢复她的肌肉功能?”何招娣这样猜测说。

    “还有点穴什么的,反正还要继续抓紧……”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可是,你昨天夜里咋没趁她能说腹语的时候,就直接跟她那个了,兴许一下子就刺激她,直接用嘴巴说话了呢……”何招娣还是觉得,二公子应该趁热打铁,让何来娣憋了一肚子的话,从正规渠道说出来,而最有效的刺激方法,兴许就是与她合房才能达到的吧……

    “她还真是强烈地要求我跟她那个了……”马到成还真是说出了实情。

    “你咋没领会她的好意呢?”何招娣不可思议地这样问。

    “我总觉得吧,她现在的体力太弱了,即便是那样的刺激唤醒了她,估计她也还是动弹不得干着急,还不如等她的体能恢复得差不多了,然后再唤醒她,这样她的痛苦会少一些……”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你可真是天下第一好的男人,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何招娣情不自禁就这样赞美二公子说。

    “没你说的那么完美高尚,我这样做也有我的考虑……”

    “啥考虑呀?”

    “我还是觉得,尽可能用别的办法将何来娣唤醒比较好,用圆房的方式那是迫不得已的最后一招儿,能不用就不用……”马到成还真不是玩儿什么高尚,这次还真都是他的心里话。

    “这样的好事儿你咋就不知道捡便宜呢?”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眼神里立即散发出了特殊的柔媚,一看就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经过这两天与何来娣的朝夕相处,越来越发现何来娣的可爱之处,尽管她还没醒来,之前单凭一根食指与我沟通,但也越来越多地了解的她的性情……特别是昨天夜里,通过她特殊的腹语沟通,就更让我了解了她是怎样一个心底善良,急于献身于我的好姑娘,可是越是发现了这些,我也就越是珍惜与她之间的感情,也就会越发敬畏俩人之间发生那种关系的仪式感——总觉得还是等到她真的被唤醒了,成了正常的姑娘了,那个时候,再根据具体的实际情况,决定俩人还要不要有那种关系才算最明智,也才能获得相互都想要的幸福感的……”

    一口气,马到成将自己心里到底想了些啥,都和盘托出地说给对方听了……

    “别说了,无论如何你都是天底下最懂女人的好男人,你等着,我再给你弄一碗靓汤过来给你喝……”何招娣只有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对这个超级可爱男人的心意了……

    “不用了,直接送早饭过来吧,可能这工夫何来娣已经饿了,想吃早饭了……”

    看着二公子和善可亲的样子,何招娣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答应一声,就回三室那边去筹备早饭去了……

    剩下马到成单独面对何来娣的时候,心里还在琢磨刚才跟何招娣的对话,暗自赞叹道:“谁敢说老子是花花公子老子跟谁急——孟姜楠都那样了,老子还不是没上她?罗曼罗兰都那样了,老子不也是还没碰她们?还有何家的四丫头何连娣,老子不也是没轻易下手?

    现在轮到何家的三丫头了,这么多的机会老子都一再推迟,这说明啥?说明老子不是那种种马式的男人,见了母的就上的那种,老子是有品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跟谁那个的!”

    这样想着,似乎就更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了,进屋见了何来娣就对她说:“你大姐回去弄饭去了,等今天吃过了早饭,休息一会儿,咱们就开始康复练习吧……”

    想不到何来娣居然没了回应,再仔细观察,原来她又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呵呵,也好,老子也趁机再多休息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