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4章:可怕的声音

    然而,之前一向都是立即做出回应的何来娣,居然在三五秒之后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马到成简直都快窒息了——难道她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抑或真的被某个潜入她身体的外来灵魂给控制了,左右了,没法再回应老子的问题了?

    正在紧张无解到了极限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何来娣轻轻的鼾声!

    尼玛,什么情况,这样的时候,你居然可以丢下老子不管,就这样酣然入睡了?

    关键是,哪有把眼睛睁得老大然后发出酣睡声音的呢?谁见了这样的情景场面会不心惊肉跳不寒而栗呢!

    还好马到成确认了一点就是此刻的何来娣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是真的“睡着了”也许她是实在困急眼了,没控制住,就忽悠一下子睡过去了吧……

    可是她就这样“睁着眼睛”睡觉的话,谁还敢躺在她身边呀!

    看见睁着眼睛睡觉的人,就跟见到死不瞑目的人差不多是一个感觉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可是当你从这双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你会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马到成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然而,一个无奈望天的动作让他一下子看到了天花板上的顶灯,忽然来了灵感,干脆把等关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吧……

    立即将屋里的灯都关掉了,尽管漆黑一片,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但马到成居然觉得踏实了,觉得再也没有一双空空荡荡的眼睛在“注视”他了一样,仰躺在了何来娣的身边,顿觉身心疲惫,一阵困意袭来,居然忽悠一下子睡了过去……

    睡了一俩小时吧,马到成就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一样,有点呼吸不畅,但想摆脱却很艰难,人也处在半醒状态,可是就是没法摆脱那种无形的压力,仿佛传说中的“鬼压床”一样!

    马到成之前积累的恐惧瞬间再次成倍的生发蔓延——不好,这或许是中邪了吧,抑或是真的有个不怀好意的魂灵在捉弄老子吧!

    醒来的意识越来越强烈,但越是强烈就越是醒不过来,那种挣扎和难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感受到,而马到成平生还是头回有这样的噩梦般的经历,直到有个更加的可怕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才猛地一下子彻底醒了过来!

    可是即便是真是醒过来了,也摆脱了刚才那种“鬼压床”的感觉,但更令他惊悚的是,自己刚刚被惊醒过来的那个可怕的声音!

    那种声音低沉而沙哑,还带有某种空旷的回音,一听就像鬼片里特地制成的那种恐怖效果的声音……

    醒来后,躺在黑暗中的马到成睁大眼睛回忆那种声音到底会是从什么方向传来的,还想再听到一次,然后做出判断,也好采取应对措施……

    可是沉寂了半天还是鸦雀无声,马到成就坐了起来,试着下床在地上站立起来,继续等待寻觅那个声音的来源……

    然而,当他到了门口,试图打开门,看看声音是不是从房间外边传来的时候,那个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虽然毛骨悚然,虽然不寒而栗,但这次马到成彻底听清了那种声音的音质——很含混,很浑浊,不像是人类发出的声音,但也绝不是什么禽兽发出的声音,更不是用某种电子模拟出的声音——那种声音从未听过,所以,无法判断究竟是什么发出的,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从哪里发出的……

    马到成惊恐地一下子将后背靠在了墙上,真的是头一次被吓成这样,因为那种声音具有某种穿透力,只要发出就好像一道浑浊的光焰瞬间从身体中横穿而过带走了他的五脏六腑一样难受!

    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屏住呼吸,判断了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觉得室内的顶灯开关也许就在自己触手可得的地方,但马到成十分犹豫,要不要这个时候将等打开,要不要在下一次那种声音发出的时候,瞬间打开灯光照亮那个发出声音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万一是个能吓掉自己魂儿的怪物就在房间里的某个角落咋办?

    虽然他是个唯物主义者,从来都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东西在现实世界中存在,可是此时此刻,面临这样的真切场面和情景,他却没办法超越那种真实的恐惧,真的让真相立即大白……

    就这样屏住呼吸靠墙而立,硬是坚持了三五分钟,终于再次等到了那个声音的出现,这次他竭力调动自己的听觉想辨析出这个声音到底是在表达什么……

    然而,仔仔细细地听了之后,居然无法判断那是一种什么语言——既不是英语也不是俄语,更不是法语,德语,斯拉夫语,拉丁语,当然更不是东方语系的日语韩语泰语印度语,以及各种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等等——根据马到成此刻的认知程度,还不知道地球上会有这样一种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存在!

    这就更让马到成的恐惧深度增加了——难道真的某种“鬼语”?难道是谁的在天之灵潜入到了这个房间,试图表达出什么它的强烈用意?

    马到成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夜里遇到的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黑影来,难不成是这个家伙找到了这里,又要找老子的麻烦了?

    那天来到这里的东边三室的时候,被从阳台上潜入的何八全给吓了一跳,但今天的这种声音绝对不是何八全能发得出来的!

    不行,不能在这样持续下去了,不然老子的神经将会崩溃掉了……

    所以,马到成决定,这个声音再发生的时候,就按动自己触手可及的开关,让室内一下子亮起了,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然而,等了十来分钟,愣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马到成心想,会不会这个家伙在黑暗中可以看到老子的手就放在电灯开关附近,知道了老子意图,它就不敢在发声了呀!

    抑或即便是在黑暗中,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也能洞悉老子的想法,也就不想发生正面冲突,所以已经销声匿迹地趁机溜走了呀!

    然而,正当马到成想要放弃刚刚的那个决定,打算直接开灯看个究竟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了!

    马到成则毫不犹豫,一下子将手边的开关给按压下去,让室内的灯光一下子点亮!

    可是令马到成万万想不到的是,虽然灯光一下子通亮起来,可是他的眼睛在黑暗中久了,一旦被强光刺激,居然出现了短暂的视觉障碍,居然什么都看不清了,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空白……

    马到成赶紧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来让眼睛适应这样光线的变化,适应了十来秒钟才算看清了室内的一切——居然是一切如旧没有任何异常现象!

    再看仰躺着的何来娣,两只眼睛居然已经闭上了!

    尼玛,什么情况,是刚才老子开灯一下子刺激到了她让她闭上了眼睛,还是一开灯将潜入在她体内的那个发出奇怪声音的家伙给驱离了她的身体才让她闭上了眼睛?

    虽然开灯之后什么都没发现,但马到成的心里还是有了这么多的想法,所以,还是没敢贸然靠近眼睛闭上眼睛的何来娣——那种心有余悸的恐惧还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就那么靠在墙上持续了三五分钟,不住地强迫就去想一些别的影像来替换脑海中的恐惧画面——比如强迫自己想起了第一次在凯撒庄园88号别墅,遇到了徐美奂的时候,那种复杂的心情和与徐美奂那么快就好在一起的情景……

    可是不行,那样的情景可能不够刺激,还是压不过现在的恐惧心情……

    那好,那就再想点刺激的,那就想想杨水花吧——每次被她胁迫着雁过拔毛都是一种“恶性刺激”吧,可是闪回了几次跟她在一起的情景,居然还是盖不过此刻的恐惧心理……

    接下来,又想了跟蓝梅在一起的每次情景,居然也没压住,就连那个野丫头孟姜楠的蚀骨铭心的经历也没能奏效,后来索性将他经历过的女人统统都在眼前过了一遍电影,总算在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渐渐明朗渐渐清晰,可是一旦看清她的样貌的时候,马到成连自己都被震惊了,居然是那个曾经因贪吃被“撑死”的胖妞!

    尼玛,什么情况,难道老子潜意识里是对那个胖妞“情有独钟”?这么多漂亮可爱各种风情的女人居然没一个能让老子平复恐惧的,偏偏是这个平时最讨厌的胖妞完成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角色?

    呵呵,原来老子还好这口啊!不是通过这样的测试居然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口味呢!

    费了这么多的周折,才算是缓了过来,可是,正当马到成要放松自己,然后靠近何来娣,看看她是不是“醒了”然后试着跟她沟通交流,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刚才控制了她的时候,那个可怕的声音居然再次发出了,而且就在马到成心惊肉跳的时候,确定了那个声音的发源地——居然是从何来娣的腹部发出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腹语?

    那到底是何来娣自己发出的,还是那个假想的家伙潜伏在了何来娣的身体里发出的?

    新的问题再次将马到成刚刚放松的神经给绷紧了,再次让他的后背紧紧地靠在了墙上,这样才会支撑住他,不至于被吓得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