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3章:惊悚的夜晚

    只剩下马到成和何来娣俩人在这套双室的样板房里了,马到成就过来拉住了何来娣的右手,然后问她此刻想要什么……说了一些选项让她选,比如翻身,方便,讲故事,喝水等等,可是她给出的回应却都是挠手心两下,也就是都不想要……

    奇怪了,今天晚上何来娣咋跟昨天不一样了呢?昨天夜里一说要给她讲故事她就“高兴”地挠手心表示同意,并且听起来就没完没了,可是今天咋说啥她都回绝呢?

    “那你是困了吧,咱们这就可以休息了……”马到成以为何来娣这是要“睡觉了”才什么提议都不要了呢,就这样对她说。

    可是何来娣给出的回应还是否决。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不会是还想让我像昨天晚上那样亲吻你吧?”马到成心想,你这也不用那也不想的,难道一心把火的还想过昨天那种亲吻的瘾吧?

    何来娣立即在马到成的手心里儿连续挠了三下——表示“特别愿意”的意思……

    马到成直接就笑了——好你个丫头片子,原来还是在打老子的主意,还是想趁只有俩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跟老子像情人一样地约会,然后拥吻,到了一定程度,还要再往深入发展吧……

    可是既然是决定今夜来陪伴她,也许下了诺言只要她想她需要的就满足她,马到成也就没法回绝何来娣的这个热切请求了,拉着她的手,俯身就吻住了她的嘴唇……

    马到成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趁今夜与何来娣热烈亲吻之际,看看她是不是还能把眼睛睁开,因为昨天的记忆有点模糊,也是因为她昨天眼睛睁开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是出现了幻觉!

    那今天就趁她提出拥吻的要求,就再吻她一次,看看能不能再出现她睁眼的情况发生吧——这次一定抓住机会,将她睁眼的样子给拍下来,省得自己说她睁眼了,谁都不信,有图有真相,谁也就不会怀疑是真是假了……

    带着这样的心理再与何来娣亲吻,也就觉得有目的有价值了,也就很投入很深入很热切了……

    何来娣好像明显感觉到了来自二公子对她的热情,原本的那些回应的反应更加积极主动了,舌头活动的幅度更大更灵活了,有一瞬间,马到成感觉就是在跟正常人接吻一样了,只是吻了三五分钟,一直睁大眼睛注视她是否在某一刻猛地睁开眼睛,却一直没什么动静……

    马到成就暗想,是不是要再加点儿码,多谢刺激她神经的举动,就会让她再次睁开眼睛给老子看呢!

    马到成就尝试腾出一只手,去爱抚她的一些特殊部位……可是差不多都摸到了,却还是不见成效——难不成,不真正跟她做那件好事,她的眼睛就不会睁开了?

    一瞬间马到成还真有了那种直接跟她办了那件事儿的冲动,似乎觉得,办了她是迟早的事儿,无论是她大姐何招娣反复暗示和明示,还是她自己用食指表达出的热切愿望,都在表明老子可以随时随地跟她把好事儿给办了……

    那种冲动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好像一发而不可收的感觉了……但也是在那一瞬间,小肚子猛地有了鼓胀的感觉——尼玛,偏偏这个时候,有了方便的感觉,也就将那种冲动一下子给撂倒一边去了……

    可是,马到成松开何来娣的吻,然后轻轻对她说:“对不起,我突然有尿,需要去趟卫生间……”可是马上得到的回应居然是何来娣挠了两下他的手心,他很奇怪,就立即问:“我不是要离开你,我是要去卫生间撒尿去……”可是何来娣给出的还是挠两下的回应,马到成就有些无法理解了,直接说:“难道你不想让我到卫生间去撒尿?”

    这回何来娣才挠了一下他的手心,马到成立即问:“我不去卫生间撒尿在哪里撒,难道也像你一样,就在这个马桶凳上解决问题?”令马到成吃惊的是,何来娣给出的回应居然是!

    “你是不是想听我撒尿的声音呀?”马到成说出这话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了,但说出口了也就收不回来来了……

    立即得到了何来娣肯定的回应!

    马到成一下子就乐了——尼玛,这是一报还一报的心理?老子听过你在马桶凳上撒尿的声音,你有了机会就也想听?那好啊,老子是个大老爷们,难道还怕你听到老子的撒尿声不成吗?

    于是,立即对何来娣说:“那好,那我不去卫生间方便了,我就直接在这个马桶凳上方便吧……”得到了何来娣的“允许”马到成才松开了何来娣的手,就在床边不远,将马桶凳下边的搪瓷便盆给拉出来,然后,站着就开始小解,哗啦哗啦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马到成得到了释放,立即小肚子舒坦起来,本想一口气就那么痛快淋漓地排泄完毕呢,却在心里产生一个念头——听到老子的撒尿声,你丫会有啥反应呢?

    这个念头一旦袭来,马到成立即扭头去看躺在病床上的何来娣——不看还好,这一看,立即将马到成撒了半截的尿猛地给吓回去了——尼玛,什么情况,何来娣居然把眼睛大大地睁开了!

    想不到,老子撒尿的声音如此具有震撼力!比与她亲吻还管用,竟然让她受到了强烈刺激,再次睁开了眼睛!?

    马到成顾不得再撒尿了,立即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转身回来看个究竟……

    今天何来娣睁开的眼睛比昨天还大,但当马到成到了近前,仔细看她的眼神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比昨天还“恐怖”她的眼皮是睁开了,可是眼睛里的眼眸为啥一点儿内容都看不到?!

    即便是瞳孔放大也总该让人从里边看到一点东西吧,可是第一感觉绝对是“睁眼瞎”抑或是“有眼无珠”的感觉!

    再仔细看,居然不敢看下去了,因为那是一种传说中的“死不瞑目”的感觉,吓得马到成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眼睛还是不睁开的好……

    因为看着这样的眼神一定会让老子做噩梦的——马到成立即放弃了想用手机拍下何来娣睁眼模样的想法,转而上去就想用手将她那恐怖睁开的眼皮给合上……

    然后,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马到成试了几次,居然完全没用,何来娣的眼皮好像被什么给固定了一样,睁开就无法闭合了!

    天哪,如过总这样睁开的话,那可太吓人了,这样的夜晚与这样一个大大睁开无神双眼的她共处一室,还真是令人心惊肉跳无法入眠了呢!

    马到成连续尝试了各种办法试图让何来娣的眼睛闭合上,却都不奏效!

    马到成一度居然想给何招娣打电话,让她过来帮忙,抑或是陪伴他,可是转念一想——老子都吓成这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何招娣来了,看到何来娣这个“死样子”还不吓晕死过去呀!

    越是这样的时候,老子越是要镇定自若,波澜不惊才对呀!不就是植物人突然睁开了空洞吓人的两只大眼睛嘛,她又不是睁眼的僵尸之类的,会跳起来奔向老子,对老子怎么样,有什么可怕的呢!

    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这才靠近了何来娣,然后,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我想问你,你知道你的眼睛已经睁开了吗?”马到成说完,立即去看何来娣的右手食指,给出的回应竟是动了两下——什么情况,你的眼睛睁开了,你自己居然不知道!

    一旦确定了这一点,马到成的后背又发凉了——难道她睁开眼睛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又是什么力量让她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呢?

    不行,不能再往下想了,越想就越可怕了……

    之前马到成曾经在一本叫《鬼姐夫》的里看到过这样的情节,说是灵魂出窍的鬼姐夫,可以趁谁成了植物人,就借用他的身体寄宿灵魂,甚至可以操控这个身体突然醒来,但完全变成了鬼姐夫本人——难道是某个“在天之灵”趁何来娣成了植物人,就偷偷潜入到了她的身体中,然后,为了吓唬老子的“打扰”就将何来娣的眼睛给大大地睁开了?

    想到这里,马到成更加毛骨悚然了,恨不能用个什么东西赶紧把何来娣恐怖大睁的眼睛给遮盖上……

    可是刚要这样做,又觉得这有点不符合他的形象——咋了,一个植物人睁开了眼睛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何来娣一旦知道了,还不嘲笑你胆小如鼠?

    所以,镇定了一下,还是凑近了何来娣的耳边,轻声问她:“你的眼睛真的睁开了,但你自己又说不知道已经睁开了,那你感没感觉到,身体里正有个别人的灵魂在左右你?”

    马到成这样问完之后,立即屏住了呼吸,就等何来娣来回答这个问题,假如是勾动一下食指的话,那就是肯定的回答,假如是勾动两下的话,那就是否定的回答……

    马到成的心情紧张极了,生怕自己猜测的那种状态是真的,所以,感觉此刻连空气都凝结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