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1章:这个不能听

    早饭之后,何招娣对二公子传达了何来娣的意思,马到成却这样回答说:“看现在何来娣被唤醒的进展,估计用不到那样的刺激就行吧……”

    “你这个人可真是的,黄花闺女就放在你眼前了,咋白给你都不要呢?”何招娣却这样轻嗔道。

    “这不是白要不白要的事儿,我总觉得吧,还是先用别的办法唤醒她为好,实在不行了,才会采取那种极端的办法呢……”马到成的心里想,老子现在实在是不缺女人了,不会像开始那样,见到一个女人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只要是稍微逼迫老子一点儿就给办了,现在老子已经超越了许多,不是轻易就去办谁,回头积累太多总是要还的,这个道理越来越明显了,但表面上,还是要说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才好……

    “想不到,你这个人还真不是那种好涩的男人呢……”何招娣似乎更加看中二公子的人品了。

    “也不是不好涩,比如我见了你,就总是没有抵抗力,一旦嗅到你的香气,整个人,立马就缴枪不杀举手投降,让干啥保证不会说个不字了……”马到成却情不自禁地这样对何招娣表白说。

    “真的吗?”何招娣一听对方这样说,立即身子一软,整个人都好像一下子被醉倒了一样……

    “这个哪里敢说谎呢……”一看何招娣这样的反应,更醉的却是马到成……

    “那我现在命令你,今天就跟我三妹把好事儿办了,你会听我的话吗?”想不到,何招娣立即就要行使她的权利了……

    “这个不能听……”马到成却没丧失理智,这样明确地回答说。

    “你看,你刚刚说的保证不说个不字的!”何招娣似乎一下子抓到了把柄……

    “我说的是对于你本人,我保证一个不字不说,可是你现在让我上你以外的女人,我肯定不能直接听从的……”马到成立即厘清了其中的道理,你别偷换概念好不好,老子刚才说的仅限于你本人好不好!

    “那好,那你现在就跟我好吧,我有点熬不住了……”何招娣也真是反应快,立马就这样请求说。

    “你这是成心要堵我嘴是吧……”马到成当然很敏感地这样问。

    “不是想堵你的嘴,我是真的真的太想跟你好了……”何招娣这样说的时候,人已经软得直接贴在了马到成的身上……

    “那好啊,我也真的真的太想跟你好了……”马到成哪里受得了何招娣这样,即便是她的身子不软,他都难以抵挡她的香气的,何况,她真的进入那种情况了……

    还是俩人好到难解难分,就快抵达巅峰状态的时候,何招娣忽然用无力的双手撑住了二公子,柔媚地说道:“好了,我够了,还是把子弹留给二妹三妹吧……”

    马到成哪里还把持得住,早已没法勒住悬崖上的奔马,一个跳跃纵身而下……

    转瞬,就仿佛听到了山谷中荡漾起了此起彼伏的回响声,**荡魄,经久不息……

    最终还是听从了二公子的方案,对何来娣的唤醒还是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切不可以急于求成,遇到该喝水的时候,马到成尽可能用口含住了亲口喂给她,吃饭的时候,也是他先嚼碎了,再吐送给她……

    每当她咳嗽的时候,马到成和何招娣都立即去询问她,是不是要大小解,这样一来,何来娣就再也没有便溺在床上的现象了,还有,到了一定时间,还要让何来娣有充足的“睡眠时间”轻易不去打扰她,让她尽可能地“自然醒”这样一来,何来娣好像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越来越接近被唤醒了好像……

    只是有一件事儿比较奇怪,之后马到成再与她用对吻的方式给水喂饭的时候,甚至包括直接亲吻她的时候,都没再见过她睁开眼睛……

    马到成居然有些恍惚,昨天夜里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明明何来娣并没有睁开眼睛,但自己却认定她睁开了,可是那种空洞无物的眼神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反复回忆,还是睁开过,只不过,这大白天的也许她不好意思再睁开?这符合她还没成为植物人之前,见了二公子就脸红害羞的性格吧……

    当然晚上何招娣再次央求二公子单独与何来娣“同床过夜”马到成似乎也没理由回绝,而且心里还有些未解之谜需要尝试着解开,也就欣然答应了……

    只是例行公事,马到成先给美仑打了电话,报了平安,再问家里有什么情况没有。

    “家里一切都好,你新接回家的罗曼罗兰表现可好了,不但有眼力见,还知道用专业的护理知识提醒大家这个行那个不行的,特别是给美奂的一些臭毛病都给改过来了……”美仑马上说出了家里最近发生的情况。

    “美奂——有什么臭毛病吗?”马到成故意这样问,想从美仑嘴里听听美奂的身上到底有什么臭毛病。

    “当然了,作息时间不稳定,暴饮暴食的还不愿意运动,这些都被罗曼罗兰给扳过来了,虽然她有点小意见,可是一闹到我这里,我就站在了罗曼罗兰一边,美奂也只好乖乖地听从了……”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嗯,妊娠期的女人是该生活起居有规律,这样对母子都好,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吧……”马到成也附和着说。

    “所以呀,我才站在罗曼罗兰一边让美奂改掉那些臭美病的……”美仑自圆其说地这样回应说。

    “也别太难为她……”马到成忽然想起了美奂那副娇生惯养的样子,就觉得对她要求太过严格了,怕她受不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知道心疼她了?”美仑一听马到成这样说,心里一阵暗喜,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毕竟——我是她姐夫嘛……”马到成还冠冕堂皇地这样应付说……

    “不是吧,姐夫没有这么心疼小姨子的吧……”美仑也是故意跟马到成斗嘴说。

    “毕竟——她肚子里怀上我的孩子了嘛……”马到成也只好承认这一点了。

    “这就对了嘛,听了你这句话,我都替美奂高兴呢!”美仑马上这样表扬马到成说。

    “对了,我想起来了,答应把凯撒庄园88号过户给美奂的事儿,等我这次能回家了第一件事儿就办这个……”马到成似乎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儿,就马上这样转移话题说。

    “只要你心里还想着就好,不过不急,美奂怀胎十月,期间哪一天都不算晚吧……”美仑还真是宽容……

    “绝对不会等到分娩哪一天的,这个你和美奂就放心吧……”一听美仑给了这么久的宽限,马到成颇为感动,立即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对了,今天唐小鸥来过电话,说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我问他找你什么事儿,她又不说,你有时间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美仑又说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那好,家里没别的什么事儿了,我就挂了,然后就给唐小鸥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假如没什么重要的,我就不再给你回电话了,行不?”马到成这样征求美仑的意见说。

    “行,你挂吧,除非非常紧急特别的事儿,一般情况下,就不用给我回电话了……”美仑还是那么宽大为怀……

    挂断美仑的手机,马到成真是第一时间给唐小鸥发了短信:“有事儿现在可以给我打电话……”

    几秒钟之后,唐小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宝哥哥在哪里?我打电话总说关机了,还以为宝哥哥出了什么事儿呢,就给美仑姐打电话问,可是美仑姐也不说宝哥哥去了哪里,我都急死了……”

    “我没事儿,就是这几天要躲避一些人,所以,才不在家也没开机——你不用担心我,我挺好的……”听到唐小鸥焦急的关切声音,马到成的心一下子就暖了一下。

    “挺好就好,对了宝哥哥,我找你就是因为这两天黄副院长行为有些古怪,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就想告诉宝哥哥一声,也许,他又出什么状况了吧……”唐小鸥说出了这样一个新情况。

    “他咋行为古怪了?”马到成心里又是一惊,之前听牛畅说过,曾经几次都是去胁迫黄幼祥帮她干成的坏事儿,现在牛畅已经离开了,又是谁在胁迫黄幼祥,然后干出什么对老子不利的勾当来呢?所以,马到成立即警觉起来。

    “他这几天经常偷偷开一些跌打损伤的药,还包括一些消炎止痛的药,然后就偷偷带回他的公寓去,问他干嘛用,他支支吾吾的只说是家里备用,可是那个用量根本就不是备用的呀,我就怀疑他家里有什么受了皮外伤的病人……”唐小鸥说出了这些她观察到的情况。

    “能是谁呢?”马到成也越发觉得这里边一定有问题了……

    “我也不知道啊,又不敢太深问,也不敢去她家里去查询,只能这样胡乱猜疑他为什么会把病人带到家里,还这样偷偷摸摸地开药回家去治疗,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呀,我可为宝哥哥担心了……”唐小鸥这样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