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99章:眼瞅不行了

    “但猎人却不说破,而是用心给这个落入狐狸陷阱的漂亮女人疗伤,日久生情,俩人居然结成了夫妇……甚至生儿育女一过就是一辈子,直到有一天,那个变成了老奶奶的漂亮女人病倒了,弥留之际的时候,这个老迈年高的猎人才头一回开口说——眼瞅不行了,你就现出狐狸的原形吧……”

    “可是那个老奶奶却说,我真想一辈子在你心目中都是一只千年的狐狸精啊,可惜我不是……那个老猎人就说,你不是狐狸精,为什么会在当年掉进我的狐狸陷阱?老奶奶就说,还不是看上了你,却又没法接近你、嫁给你,所以,才奋不顾身跳下了你的狐狸陷阱……”

    “那个老猎人听了却很失望,说,可我一直把你当成一只狐狸精了呀!那个老奶奶却笑眯眯地回答说,我就喜欢你这样想!老猎人就问为什么。老奶奶就说,因为那样你就觉得我神秘,就会宠爱我,听从我,让我一辈子都在你的敬畏中,舒舒服服地享受生活……”

    讲到这里,马到成停顿了一下,却感觉何来娣在连续挠他的手心,就问:“你是想知道故事的结局吧……”马上得到了何来娣的回应,马到成就说:“故事的结局就是这样了,不过,后来有人看见,在那个老奶奶的坟地里,突然幻化出一只红毛狐狸,一转眼,就跑进深山老林,再也不见踪影了……”

    马到成感觉何来娣又在连续挠他的手心,就问:“你是想问在到底是真是假,那个老太太到底是人还是真的狐狸精吧……”何来娣马上挠了一下马到成的手心,马到成就说:“至于这个成心落入猎人狐狸陷阱的你女人到底是不是千年狐狸精,就连写这个寓言故事的作者都说不清吧,所以,我也没有定论的……”

    何来娣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好像很不满意,连续都是用两下来挠马到成的手心,表示这样的回答她不满意……

    “好啦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该睡一觉了……”可是何来娣却还是不依不饶地直挠马到成的手心,好像不给她讲个有个明确结为的故事,她就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马到成只好这样回应说:“那这样吧,我用手机到网上搜一搜,看看能不能给你搜到一个好故事讲给你听,行不?”

    得到了何来娣手指肯定,马到成还真就打开手机在网上搜寻,很快,就被凤凰书城上的一部名叫《一步登天》的简介给吸引了,见上边写道:“他到别墅还钥匙,被错认成姐夫暗喜:办了这萝莉小姨子,让她真姐夫负责去吧!然而正办好事,姐姐却前来捉双……一场咸鱼翻身的好戏瞬间爆发,一段**丝逆袭的传奇惊艳开挂……”

    咦,什么情况,这个故事咋跟老子的经历差不多呢?居然被人写成发表在凤凰书城上了?马到成立即充值,乖乖,这个叫天赐鱼的家伙好像老子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咋什么都知道,什么了解,什么都给记录在案,成了一部颇受读者欢迎的网络爽文了呢!

    正想一口气读下去呢,却再次被何来娣连续挠了手心儿,知道又在催自己给她讲故事了,得,还讲什么别人的故事呀,索性,就将这部天赐鱼写的《一步登天》讲给她听得了,现成的,连草稿都不用打,直接按照搜来的大概意思讲给她听就ok了吧……

    一旦讲起了自己的故事,马到成可就不用绞尽脑汁编造什么有趣的情节了,而且有这本受欢迎的网络做范本,讲起来就顺畅多了……

    一直讲到这个男主角,为了唤醒一个姑娘跟她有了特殊的沟通方式,并且开始给她没完没了讲故事听的时候,何来娣突然挠了两下马到成的手心,马到成才停顿下来问:“这段不好听吗?”何来娣挠了两下,意思是,不是不好听。

    “那你为啥让我停止呢?难道是你心疼我了,知道我的辛苦了,想让我停下来赶紧休息了,是吗?”何来娣听了,马上挠了一下表示赞同……

    “哎呀,太感谢你了,我真是困得不行了,估计脑袋挨上枕头就能睡着了,那咱俩都睡一会儿吧……”何来娣听了,又给出了肯定的回应……

    马到成心里很高兴,也很感激这个还没被唤醒,但已经知道心疼人的何来娣了,于是,又给她翻了个身,摆好了舒服的姿势,然后,躺在了何来娣的身边,却没马上睡着,而是想起了什么,就小声对何来娣说:“今天咱俩在一起的这些事儿,都算是咱俩的秘密了,答应我,即便是你真的醒来了,也别告诉被人好吗?包括你的姐弟们……”

    何来娣听了,马上给出了肯定的一挠,这才让马到成彻底踏实下来,真是脑袋一粘枕头,就呼呼睡着了……

    可能是听到了二公子的鼾声,何来娣觉得也踏实了,很快,也传来了她的轻微鼾声……

    第二天早上,何招娣早早就过来给二公子送靓汤,看见俩人都睡得很死,就没打扰他们,悄无声息地开始收拾室内的卫生,心里还在想,这一宿,他们俩究竟是咋过的呢?是不是一直到快天亮了才睡的呀,不会是二公子趁谁都不在跟前,跟三妹好上了吧……

    可是在室内到处寻找可能擦拭血痕的纸张毛巾什么的,却没任何蛛丝马迹的发现,还不甘心,就悄悄掀开何来娣的被子,打开她的腿往里看,居然还是“老样子”何招娣才知道,给了二公子这样好的机会,他居然没好好利用,白白地给错过了——看来,这个二公子还真是个好男人,不是一般男人都有这样定力的吧……

    可能是何招娣翻动何来娣被子的声音弄醒了马到成,睁开眼睛一看,何招娣来了,就赶紧起身说:“是不是已经很晚了呀!”

    “不是很晚,不过他们几个已经都吃过早饭上学去了,我本想多让你们俩睡一会儿才这工夫过来的,来吧,先把这碗靓汤渴了吧……”何招娣一点儿埋怨的口吻都没有,还热情地将那碗靓汤递了过来……

    “谢谢你总是第一个想着我……”马到成边喝那碗冷热正好,口感极佳的靓汤边这样回应说……

    “还不是因为二公子什么事儿都想着我们何家姐妹,我才会这样对二公子的嘛……”何招娣边说边要给何来娣翻身……

    “等等,先别动她……”马到成急忙阻止了何招娣惯常的习惯动作。

    “为什么呀,你刚给她翻身不久?”何招娣对二公子的这个行为有点惊异,马上这样猜道……

    “不是……”马到成还真是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通。

    “那你为啥不让我给她翻身呢?”何招娣立即提出了疑问。

    “你让她再多睡一会儿吧……”马到成只好直接这样说。

    “玩笑吧,她哪里还有醒着和睡了的区别呢?”何招娣一头雾水,觉得二公子说话有点不靠谱了好像,就这样问了一句。

    “这就是我经过昨天一夜有的一个重大发现呀!”马到成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这样回应说。

    “什么发现?”何招娣一听二公子这样说,心里在不停地嘀咕——他昨天跟何来娣之间究竟都发生过什么呀,究竟有了什么发现,连我给她翻身都阻止了呢?

    “就是——何来娣其实之前一直都是醒着的,但由于是处在深度昏迷状态,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在睡觉呢,结果昨天晚上我才发现,她其实根本就没睡着,心里干着急,可是谁都不理解她……”马到成竭力将自己的发现解释给对方听。

    “我还是有点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但何招娣却还是云里雾里地没懂二公子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概念——人都植物了,咋还能分得出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呢?

    “这样吧,你现在听听她的呼吸声,跟之前有没有区别?”马到成实在是没法用语言来解释了,就只好用事实说话了……

    “嗯,还真是,现在有轻微的鼾声了,之前是没有——你对她做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吗?”何招娣的意思是,刚才都检查过了,也没发现你们俩做过那个好事的痕迹呀,那你是如何了解到,何来娣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呢?

    “不瞒你说,昨天一个晚上,我能比较自由地跟何来娣沟通了……”马到成只好透露一些昨天夜里与何来娣的那些细节了。

    “真的呀,你俩咋沟通的呀?”一听说何来娣可以跟二公子沟通了,何招娣的心里一阵亢奋!

    “就是我找到了一个问话的方式,然后,让何来娣用右手的食指回答我,一下就是对,两下就是错,以此类推,一下两下就是要不要,行不行,好不好,是不是的回应,而我每次都提出一个问题让她用一下和两下来做出选择和判断,我也就能从她的选择里,知道她到底要什么,或者她到底想知道什么了”马到成这才给出了详细的解释。

    “真的呀,我真想现在就试试你说的是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何招娣边说边要去把何来娣给“扒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