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98章:挠一下手心

    可是没有回答,没有响应,马到成急忙几步回到何来娣身边,试图从她睁开的眼睛里找到答案——或许她睁开眼睛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惊呆了,所以,什么反应都没有?

    但马到成与何来娣睁开的眼睛对视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眼神十分空洞,仿佛是在望着远方,又仿佛是一片迷茫,反正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你想看到的东西——难道,睁开眼睛只是某种特殊的条件反射而已?

    正当马到成还想多问她几句,试图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的时候,却发现,何来娣的眼睛一下子又闭上了……

    然后,忽然听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鼾声!

    尼玛,什么情况,难道之前的何来娣都算是“醒着”的,就是从刚才闭眼的一瞬间,她才算是“睡着”了?

    或者说,自从她成了植物人的一刻起,就一直都没睡着过,都在一直等待与人沟通,可是,谁都不懂她的心里到底想表达什么,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样的待遇和食物,直到今天,她突然获得了最心仪的二公子的亲密接触——先是听了他的“甜言蜜语”然后又吃了他嚼过的饭菜,后来又与她亲密无间推心置腹地“促膝谈心”

    直到完全可以通过食指的动弹次数来了解她的需求和期待,并且真的得到了最满意的结果,所以,在她被吻住的一瞬间,心满意足了,放松心情了,觉得自己可以放心地睡一会儿了,这才闭上了眼睛,真真正正地第一次睡着了?

    马到成调动自己的全部智商来评断这样的发现,但得出的结论连自己都不信——所谓的植物人就是深度昏迷,也就应该算作是在深度睡眠吧,所以,刚才自己想的这些,或许都是主观臆断胡乱猜测出来的吧……

    然而,在何来娣“酣然睡去”之后,马到成再在她耳边说什么,都毫无反应了,这让马到成又觉得自己刚才想的或许真的有一定科学道理吧——谁知道这方面有没有过临床记录呢,或许这样的情况对于其他植物人的护理和唤醒会有突破性的新认知也说不定呢——有时间,一定到网上去问问,到底自己猜想的何来娣的这个变化是不是这样的道理……

    既然何来娣真的“睡着了”那老子也趁机睡一觉吧,或许等她“睡醒了”就想立即跟老子沟通呢——马到成这样想着,就给何来娣翻了个身,让她躺得舒服了,盖好被子,然后,就和衣而卧地躺在了何来娣的身旁……居然很快,也忽悠一下子睡过去了……

    大概是到了后半夜吧,马到成居然是被几声咳嗽给惊醒了,赶紧起来仔细观察,发现何来娣的鼾声停止了,按照之前的那个理论,她现在应该是“醒过来”了,就赶紧问她:“你睡醒了?”

    马到成问完就立即到何来娣的右手食指上去找答案,果然发现她勾动了一下,马到成心里高兴极了,还真让老子给猜对了!哈哈,原来人与人之间不用太多的语言沟通,仅仅是一根手指,居然就能与何来娣进行这样“恍如隔世”的交流,简直令人兴奋不已!

    “那你现在想什么呢?是想喝水了?”马到成看见何来娣的嘴唇有点发干,就这样问道。

    可是何来娣的食指却勾动了两下,也就是说她不想喝水——马到成赶紧再问:“那你是饿了吗?”可是何来娣用食指的回答还是两下,还是不需要的意思。

    “那你需要什么呢?难不成你是要方便了?”马到成这样试着说完了,立即得到了何来娣那根儿食指的肯定回答,马到成立即觉得自己越来越会猜对方心里想的是啥了,立即将何来娣给抱起来,然后,将她给抱到了坐便凳上,扶住她,然后对她说:“好了,可以方便了……”

    很快,真的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方便声响,这让马到成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因为之前看见何招娣时常给何来娣换尿布的时候那种辛苦,就知道之前何来娣这方面都是无意识的,可是现在她居然能通过一根食指,传递出她想要干什么了,太好了,这简直又是一大发现呀!

    哗啦声终于结束了,马到成还问了一句:“好了吗?”看见何来娣右手的食指动了一下,那就是好了的意思,就将她抱回到了病床上,然后又问她:“现在可以给你水喝了吧……”

    何来娣的手指又是肯定的勾动。马到成立即拿来了水,就用试图用勺子喂她,可是勺子到了嘴边,马到成却发现何来娣的手指动了两下,这分明是不想用勺子喂她呀,就问:“你是想让我喝在嘴里然后喂你喝?”

    何来娣立即给出了肯定的食指回答!

    马到成一听就乐了——行啊何来娣,还没醒过来,就知道享用老子的福利了,不用嘴含水吻住你给你水喝还不同意了,那老子有事儿离开的时候,你咋喝水呢——先别想这些了,还是先满足她这样一个只能用一根食指表达自己心愿的女孩子的这个美妙要求吧……

    于是,马到成将水含在嘴里,然后,轻轻地吻住了何来娣的嘴唇,她的脸一下子就红润了,然后喝到水的时候,舌头也在动弹,更奇妙的是,水刚刚喝下去,眼泪就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马到成知道,这个丫头是感动得落下了眼泪,就急忙帮她擦拭,还在她的耳边说:“别哭嘛,根据你现在的表现,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咱们一起加油,尽快让你苏醒过来,成为一个可以说、可以笑、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的正常人吧……”

    听到马到成这样说,何来娣眼角的泪水,居然从一颗一颗变成了一个长串儿……

    马到成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感激涕零吧……

    马到成也受了从未有过的感动,在唤醒何来娣的过程中,每一次进步都令人兴奋不已,而得到了被唤醒人的认可甚至是“感激”那就更有了成就感……

    这样的成就感好像比以往任何成就感都令马到成感到欣慰和兴奋——之前总觉得孟姜楠与猫狗沟通懂得了猫言狗语很不可思议,但经过这次唤醒何来娣的行动,马到成突然发现,只要你用心去做一件事儿,老天爷就会给你一个灵感,让你开窍顿悟,让你心想事成!

    一连用亲吻的办法给何来娣喝了半缸子的温水,她才勾动了两下手指意思是喝够了,可以暂停了……马到成这才结束了这次特殊的喂水行动……

    “好了,现在呢,水也喝好了,尿也撒完了,是不是也该睡觉了呢?”马到成其实是自己困了,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这样问何来娣,看她如何反应……

    结果,何来娣的食指动了两下,表示不想睡觉……

    “那——接下来,你想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呢——比如,继续陪你聊天?”

    何来娣的手指马上勾动了一下表示愿意……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故事好听哪,你就用手直接在我手心儿里勾动一下,不好听哪,你就勾动两下我马上就停止——行不?”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将何来娣的后手直接拉在了手里,这样的话,可以不用去看就知道她要还是不要,想还是不想,是还是不是,好还是不好,行还是不行了……

    何来娣一定是欣然接受了二公子要在她耳边讲故事,其实讲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他能在她身边陪伴,随便说点什么都是她求之不得的吧,所以,马上就在马到成的手心里“挠”了一下,表示愿意听……

    可是马到成的心里并没有什么现成的故事可以讲给对方听,所以,囫囵着就编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靠狩猎为生的猎人,他狩猎的手段很高超,所以,附近山里差不多所有的野兽都被他给捕猎光了,没办法,只好开始捕猎狡猾的狐狸了……可是一连多天都没捕猎到一只狐狸,猎人就想了个狠招,在狐狸经常路过的路段,挖了一个深坑,里边放上香诱饵,再在里边插上竹签子,狐狸一旦落入深坑势必受伤出不去,猎人就可以瓮中捉鳖一般地将狐狸捕获了……”

    马到成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在何来娣的耳边问:“这个故事开头好不?你愿意听不?”感觉何来娣再次挠了他手心一下,马到成才继续讲了下去……

    “可是一连多天每次去看坑里都没有狐狸掉进陷阱,猎人几乎绝望了,打算明天早上若是再捕猎不到狐狸的话,就离开这里,别处去谋生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到狐狸陷阱里去一看,虽然没发现狐狸的身影,却看见坑里有个受了伤的女人!猎人当时心慌意乱,虽然立即将这个漂亮的姑娘给救了出来,还背回家里去疗伤,但心里一直在琢磨,会不会是一只千年的狐狸落入了他的狐狸陷阱,为了掩人耳目才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来迷惑他呢?”

    到这里,马到成又停住了,但还没问何来娣是否愿意继续听这个故事,何来娣已经直接挠他的手心儿了……马到成只好继续往下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