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92章:你要靠近她

    只是这样的悄悄话也不能总是像祥林嫂一样反反复复地重复说吧,而且渐渐发现,听到二公子的声音,何来娣的反应也仅限于眼皮子动动,食指动动,还有偶尔流出的眼泪,其他的,就再也没有进展了……

    “要不,咱们进行第二步吧……”何招娣马上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你是说用各种气味儿来刺激她试试?”马到成这样确认说。

    “对呀,不过我觉得吧,别的气味儿都不会让她有什么特殊感觉,还是你的气味儿最直接,假如她像刚才一样,能听到你对她说什么的话,一旦嗅到了你的气味儿,应该会有更多的反应吧……”何招娣急于求成地想看效果。

    “可是,你觉得我身上哪里的气味儿最明显,最能刺激到她呢?”说到这个方法,马到成自己都有些含糊了,当时只是理论上的推测,现在轮到就要实践了,却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气味能刺激何来娣的嗅觉了……

    “这个我也说不好,反正我见到你的时候,都不用闻你的气味儿就已经脚软筋麻,你让我干啥我肯定干啥了……”何招娣只谈自己的体会。

    “那到底用我哪里的气味儿来刺激她呢?我自己也说不准呀!”马到成越发含糊了。

    “这样吧,你就凑近她,让她感觉到你的气息就行了应该……”何招娣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能管用?”

    “试试呗,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呢,不试咋会知道呢!”何招娣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这样说的。

    “那好,那我试试吧……”马到成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哪里的气味儿比较“浓重”可以被女孩子嗅到就收到强烈的刺激,所以,只好先凑近了何来娣的鼻息,差不多距离她有三五公分的样子,能让她闻到自己的呼吸气味了……

    可是这样持续了一阵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马到成就立即放弃了说:“我觉得这个办法应该不很奏效,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可能是持续的时间比较短吧,这样吧,你就躺在何来娣的身边,尽可能地靠近她,让她能感觉到你就在她身边,我趁这工夫去做中午饭,等饭好了,咱们就进行第三步,给她吃刺激的食物试试吧……”何招娣又这样对二公子说。

    “也好,你去吧,就把她交给我好了……”马到成觉得这样会好些,自己也可以得空休息一下了……就答应了何招娣的提议。

    何招娣把何来娣交给二公子来看护特别的放心,因为无论他对何来娣做什么,都在被允许的范围之内,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也就赶紧回到隔壁的三室那边去做午饭去了……

    剩下马到成一个人单独面对悄无声息的何来娣的时候,居然有点不适应,这样一个大活人,变成了这样一个悄无声息地深度昏迷状态着实令人不可思议,她的灵魂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是不是就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自己如何对待她呢?

    意识感知和灵魂到底是不是一回事儿呢?假如是一回事儿,那么她的意识和灵魂应该就在她的身体里,只不过被某种东西给屏蔽了,就像一层看不见的窗户纸,只要找到捅破的途径,一下子就能让她的意识她的灵魂释放出来,也就是瞬间将她给唤醒了……

    理论上是这样的,可是具体实施起来,谈何容易!

    刚才对她说了那些悄悄话,让她有了一些小反应,但却不足以唤醒她,至于用男人的气味是否能刺激到她,还真是个未知数,或许让她嗅到男人那个地方的气味儿,才会真正刺激到她?何招娣这样急于离开,是不是在暗示自己,可以趁谁都不在的时候,让她闻一闻她大概从来都没见过的男人的地方,就真的刺激到她了呢?

    可是这个想法一下子被马到成的另一个想法给压下去了——一旦让她嗅到了真正男人的气味儿,猛地一下子醒了过来,眼前的情景还不一下子吓坏她呀!以为是某个坏男人趁她昏迷要对她非礼呢!不行,这样下三滥的办法不用也罢了,万一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回头还哪有脸面再跟她见面呀,算了算了,就算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才好!

    就这样一直躺在一动不动的何来娣身边,感受她身上的气息的时候,也让她感受自己的气息,时间飞快,转眼居然过去了个把小时,突然听到了何来娣的一声咳嗽,吓得马到成一下子坐了起来,天哪,难道这就是让何来娣感受了老子个把小时气息之后起到的效果?

    正好这时候何招娣端着做好的午饭过来了,马到成立即说了刚才的情况,何招娣再次惊喜地说:“之前从来没咳嗽过呢,这是头一次,太好了,第二步应该也见效了呢!”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就一直这样躺在她身边的……”马到成说的还真是实话,虽然有过一些别的想法,但那都只是想法而已,并未付诸行动——幸亏没那么做,不然的话,何来娣有了某种反应,咋跟何招娣说呀,说自己是用裤裆的味道促使何来娣有了咳嗽的反应,那也太掉老子的价了吧——唉,有些时候有些事儿你就是不能冒进不然的话,一旦做了,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不用二公子做什么,只要多点时间陪在她身边,她兴许就能在某个时候,忽然醒过来呢……”何招娣边收拾饭桌摆上饭菜,边这样说道。

    “我还真害怕她一下子就醒过来……”马到成却这样回应说。

    “为啥呀?”何招娣还真不理解二公子为啥这样说。

    “我怕她被眼前的我给吓到了……”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担心的是啥。

    “才不会呢,我总有预感,别看何来娣现在像个活死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极有可能我们做的一切她都心知肚明就是表达不出来呢……”何招娣立即这样安慰道。

    “哎呀,那我还真有点心里负担了……”可是马到成似乎更加担心了好像。

    “有啥心理负担呀?”

    “听你这样说,她心里明镜似的,只不过什么都不表达什么都不说,那万一咱们现在做的这些都是她不想要的,将来她醒了,可咋跟她解释呢?”马到成连这个都想到了。

    “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更完全不用解释,我们这样做,都是为她好,都为了唤醒她,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唤醒她,她都将感激涕零用一辈子来报答唤醒她的人的,这一点我保证没有任何问题……”何招娣却再次这样安慰对方说。

    “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还踏实一些……”

    “好了,别想那么多,我们何家的姐妹没那么矫情,更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只要二公子是诚心诚意地想唤醒她,哪里还会有她挑理说不是的道理呢——来吧,我们往下进行吧,就像之前说的,二公子把这些饭菜还有汤汁都嚼碎了,然后喂给何来娣吃,看看她能不能有更多的反应吧……”何招娣边说,边将一些特制的饭菜端到了马到成的眼前……

    马到成也不好推辞,这都是自己想出的办法,也就一口饭,一口菜,再加半口汤,然后,放在嘴里,努力地咀嚼成碎末……可是完成了这步马到成才想起一个问题,咋送到何来娣的嘴里去呢?

    正这样想呢,竟听见何招娣说:“你就直接嘴对嘴地喂给她吃吧,这样可能给她的刺激最大……”

    马到成嘴里含着嚼碎的食物,也没法说明此刻自己的想法,只能硬着头皮凑到了何来娣的嘴边,可是无论如何都觉得这样的做法自己来不了,因为从技术层面上说,之前从来没操作过,所以,没有任何的把握,居然一着急,把嚼碎的食物咕咚一声都给咽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了……

    “对不起,我从来没这样喂过女人吃东西,所以……”马到成很是窘迫,这样解释说。

    “我理解你,这样吧,你再嚼吃一口,然后,你先喂我,这样积累经验,等到熟练了,在喂给她吃吧……”何招娣善解人意地马上想出了这样的办法……

    “这样就能行?”

    “咋了,你还嫌弃我呀!”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嫌弃我!”马到成直接这样解释说。

    “才不会呢,只要是二公子身上的一切,我都视为宝贝,任何一样我都求之不得恨不能都给吞到肚子里去,哪里还会嫌弃呢!来吧,就按我说的先试试,看看有什么具体问题,咱俩也好进一步调整……”何招娣这样催促说。

    马到成没了办法,只能按照何招娣的提议,嚼吃了一口饭菜,然后,嘴对嘴地喂给何招娣吃……

    说也奇怪,这跟接吻还真不是一回事儿,通常接吻的时候,女人把眼睛一闭,你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只管尽情地亲吻就是了,可是把嚼碎的饭菜吐送到对方的嘴里,对方的眼睛大睁着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你还真是有点心惊肉跳,生怕途中出现什么问题,出个丑让自己陷入到窘境之中无法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