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8章:你来帮我吧

    “有是有,但要等个一年半载的……”被堵在何盼娣身后的螳螂距离何盼娣只有几寸之遥,所以,嗅到一股子女人特有的气息,让他更加心猿意马起来……

    “还等啥呢?”何盼娣假装自己浑然不知螳螂的反应,这样问道。

    “等攒够了首付就买呗……”螳螂好像就快把持不住了,因为今天的何盼娣看上去特别的美艳,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女人的芳香魅力,弄得他神魂颠倒就快撑不住了……

    “首付还差多少?用不用我帮你一把?”何盼娣还像什么都没察觉一样,继续说这个话题……

    “不用了,是我娶媳妇儿,哪能让媳妇儿出钱买房子呢!”螳螂心动过速,呼吸急促,勉强把这话给说了出来……

    “跟我这么客气干嘛……”何盼娣只是客气地这样说了一句……

    “那我真就不客气了……”螳螂居然偷换概念地借用这句话,一下子将走进房间的何盼娣给拦腰抱住了……

    “你这是干嘛呀!”何盼娣使劲儿挣扎着问。

    “想你都快想疯了,今天我一定要跟你好一把……”螳螂终于说出了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急切恳求……

    “你看,现出原形了吧,骗我来的时候,还发各种毒誓说保证对我不这样呢,现在这是咋了呢?咋说变就变了呢,将来你再说什么话我还会再相信你呢?”何盼娣居然能从容镇定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螳螂一听何盼娣说出了这样的话,立即将她松开了,然后,居然狂抽自己的嘴巴,还说自己不是人,真该死什么的……

    看见螳螂这样的表现,何盼娣居然一下子来了同情心,过来边阻止他的自罚行为,边对他说:“既然咱俩将来肯定是要结婚的,那我今天就跟你好一把……”

    “真的呀!”螳螂一下子把鼻涕泡儿都美出来了……

    “不过,有言在先,只许我碰你,不许你碰我……”何盼娣却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那叫什么好啊!”螳螂难以想象何盼娣说的这样情况,会是怎么个好法。

    “你要不要吧,不要就算了,我这就回家给大姐回话去了……”何盼娣立即做出了要离开的样子给对方看。

    “好好好,我要我要还不行吗,那你想咋碰我呢?”螳螂还想知道细节。

    “你从来没被女人碰过?”何盼娣这样好奇地问。

    “对呀,你是我第一个女朋友啊……”螳螂还真是没骗人,从小到大家里管教太严,加上他一直也都很保守很内向,所以,何盼娣绝对算是他第一个女朋友了……

    “那你就别管了,只管躺好了,让我碰碰你,你就知道我咋碰你了……”一听螳螂从未有过这一方面的经历和经验,何盼娣也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那好,那我就把我全都交给你了……”螳螂忽然觉得,或许这样让对方随便摆弄和触碰自己,是与何盼娣最好的亲密接触吧,也就欣然同意,并且一下子就躺在了沙发上,等待何盼娣主动来触碰他……

    何盼娣心里此刻想的是,这个螳螂将来势必要成为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的,可是婚前也得了解他的具体情况吧,除了家庭,人品,性格,还有身体吧,而身体最关键的除了没什么大毛病,是不是动过大手术,还要看看他作为男人到底是个什么尺寸什么能力吧,幸好有牛先生在先,也好有个比较,知道这个螳螂是个什么货色了……

    跟螳螂比起来,何盼娣算是过来人了,对男人的了解也比较通透了,所以,随便动动手动动口,就让螳螂禁受不住那种快慰,三下五去二就把那点儿能耐给释放出来了……

    看着螳螂兴奋不已意犹未尽的样子,何盼娣却有了老大的失落感——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螳螂的身材也算是个男人吧,咋跟二公子比起来,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这若是真的跟他成了夫妻,还能有那种满满当当每一下都像碰到心口窝的感觉吗?

    唉,大概再也找不到像二公子那样的极品男人了吧,何盼娣的心里就更向往着能多跟二公子在一起的情景了……

    而此刻,收拾完碗筷,安排好弟弟妹妹们跟胖妞学习,何招娣马上对二公子说:“跟我到隔壁去看看何来娣吧……”

    “对了,她现在咋样了?”马到成还真是关心这个成了植物人的三妹呢。

    “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何招娣却不直接回答……

    可是刚刚到了隔壁,关上房门,何招娣一转身,就跟马到成抱了个满怀,然后热切地说:“都快想死我了……”

    再次被何招娣那种特殊的香气给迷惑,马到成情不自禁就被她的热切给感染,免不了就要**一番,只是感觉二公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何招娣却一下子撑住了他,柔声地说道:“节省你的子弹留给二妹吧……她比我更需要……”

    “这个你放心吧,我会坚持不懈的……”马到成在提醒对方,自己已经练成了那种可以一直坚持的功夫……

    何招娣这才放心大胆地让自己获得了极大的饱足,歇了一阵才起身说:“走吧,我带你看看三妹去……”

    于是,马到成跟着何招娣到了何来娣的房间,进了屋马到成才发现,这里除了何来娣均匀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一点儿生命的迹象了,假如没有人进来,这里注定是要一直都这样死气沉沉的……

    一进来,何招娣就先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然后,开始用温水投毛巾给何来娣擦手擦脸,之后,将窗户都关上,然后才开始用温热的毛巾给何来娣翻身擦身体……

    “你来帮我吧……”看见二公子要回避的样子,何招娣就这样说了一句。

    “我总觉得,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就触碰了她是身体,有点不好吧,万一她醒了,跟我急眼我可是没话说了……”马到成连这样的细节都很在乎,说明他还真是个正人君子。

    “才不会呢,她巴不得二公子跟她好呢……”何招娣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她都这样了,咋会表达出巴不得跟我好的意图呢?”马到成这样质疑说。

    “我原本也不知道,可是何盼娣从她的背包里发现了一个小日记本,虽然用的都是歪歪扭扭的字迹,但还是记录了她每天都盼着跟二公子见面,每次见面都心慌意乱,脸红心跳得说不出话来,事后总是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能表现得好一些,让二公子能多跟自己待会一会儿,多说几句话——她还在日记里写了她做的几个梦,每次都是做了二公子的新媳妇儿,第二天醒来,就一直想着梦里的情景……”何招娣却说出了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情况。

    “我说她一见到我就脸红说不出话呢,原来她是头天夜里做了那样的美梦呀!”马到成这才找到了之前何来娣一见到他就脸红心跳的根源在哪里,原来是每天都做那样的黄粱美梦啊!

    “所以,即便是何来娣成了植物人,只要她还有生命迹象,我就敢打赌,她的心里一定在渴望二公子来看她,来与她亲密接触……”何招娣马上这样扣题地说道。

    “假如真的是这样,那我今后一有时间就过来看她,然后,帮你给她一起翻身按摩什么的……”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这样当然是好,不过我前些天去医院问过黄副院长,像何来娣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黄副院长回答说,假如没有特殊的唤醒方案的话,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的植物状态了……”何招娣将这个话题向纵深展开了……

    “特殊的唤醒方案?具体指的是什么?”

    “我也这样问黄副院长啊……”

    “他咋回答的呀?”

    “他就说,根据他了解的类似何来娣这样的病例,想要唤醒必须从几个方面都做努力,指不定那种方法就对她起作用了,就将她给唤醒了……”何招娣这样回答说。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咱们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呀!”马到成知道何来娣是在牛得宝家里被牛欢给打伤的,心里一直很愧疚,所以,现在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对呀,我就问黄副院长到底都有哪些方法……”

    “是啊,都有哪些方法呢?”

    “首先就是用声音唤醒方案——比如她之前最喜欢的音乐或者最喜欢的人的声音——比如二公子的声音,直接对她说或者录下来反复播放给她听,兴许就能唤醒她的某根神经,让她渐渐醒来的……”何招娣说出了具体办法。

    “这很简单吧,找个录音机,把她爱听的声音录下来,播放给她听不就行了吗?”马到成想当然地这样说道。

    “是简单呀,但她最想听的就是二公子的声音,可是二公子难得到这里来一次,也就一直没这个机会……”何招娣却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现在就做这个吧……”马到成想立即行动,按照黄幼祥说的做。

    “这个固然好,但黄副院长说,还有比这个更有可能唤醒何来娣的办法呢……”何招娣却没急于让二公子做这个最简单的唤醒方法……因为她今天把二公子叫到这里来,就是要将一个极其特殊又特别刺激的唤醒何来娣的办法告诉二公子,看看他愿不愿意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