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7章:新娘子一样

    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解决战斗,俩人回到西边的三室样板房的时候,胖妞居然迎上来问:“你们咋去了这么久啊——二姐的脸咋红了呢?”

    “滚一边去,你脸才红了呢!”何盼娣生怕被胖妞和其他姐弟看出更多破绽来,就赶紧跑厨房去帮大姐做早餐去了……

    “咋样啊?成了没?”何招娣边忙活手里的活儿,边这样感兴趣地问。

    “成了……”何盼娣一脸的娇羞这样回答说。

    “我就说这是个机会吧!”何招娣一听立即为二妹高兴起来,还这样来了一句。

    “开始的时候……他还假装不懂我的意思……”何盼娣开始说当时的情况了。

    “那是他成心逗弄你呢……”何招娣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对方的意图,看来还真是过来人,抑或是对二公子很是了解,所以,才一下子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大姐呀,那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该咋办呢?今天差点儿就被他假装不懂我的意思给激怒,还好在我跟他急眼、说要回来帮大姐做早饭、转身真的要走的时候,他拉住了我,说都是跟我开玩笑呢……”何盼娣趁机讨教说。

    “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一定要耐住性子,男人跟女人好之前,一定要多体味一下做女人的各种反应和态度,这样才会增加他的兴趣……”何招娣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和想法。

    “还真像大姐说的那样,今天他对我特别的好,别看只有十几分钟,可是今天好受得都快晕过去了,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我都快喘不上来气儿了,这还是头一回呢……”何盼娣十分兴奋地这样告诉大姐今天都享受到了什么过程。

    “这叫丢了你知道吗?”何招娣又像是什么都懂地直接教诲她说。

    “啥叫丢了呀?”何盼娣果然一脸的懵懂。

    “就是到了最高境界的时候,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自己把自己弄丢了呗——我觉得是这个意思……”何招娣只是从字面上这样解释给二妹听。

    “还真是把自己弄丢了的感觉,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哪里了,哎呀,好想再多丢几把呢,可惜,大姐只给了我们十分钟……”何盼娣也顺杆爬地这样理解道。

    “你也别太贪恋了,男人做完一把是要好好休息的,不然的话,把他累垮了,你就再也体验不到这样丢的感觉了……”何招娣马上这样劝慰二妹说。

    “嗯,我知足了大姐……”一听大姐这样说,何盼娣马上就说出了心里话……

    吃早饭的时候马到成才发现,何家的老爸没上桌,就问哪里去了。何招娣回答说:“王大疤瘌他们给何家翻盖楼房我爹不放心,非要现场监督不可,我就跟王大疤瘌联系,他竟然答应了,还把我爹给接过去了……”

    “那你爹的吃住问题能解决吗?”马到成这样关心地问道。

    “王大疤瘌说他弄了个什么集装箱公寓放在了我家宅基地旁边,都是给施工人员住的,顺便给我爹弄了一间,至于吃的,我爹就跟他们施工的人吃一样的东西了——我爹现在生活基本能自理了,躺在这里着急上火的就是不放心家里的房子能盖成什么样,整天叨咕,我也就同意让他去了……”何招娣这样解释说。

    “需要我帮什么忙,只管说好了——对了,那个门市脸儿现在装修的咋样了?”马到成又问到了这个问题。

    “昨天我还抽时间去看了,差不多再有个把月就可以试营业了,我打算下一周就开始贴出招聘启事,为试营业做准备了……”何招娣这样回应说。

    “哦,需要我做什么,就只管说一声好了……”

    “现在什么都挺好的,托二公子的福,我们何家从地狱一步登天就到了天堂,什么走知足了,不用二公子再多费心了……”何招娣似乎在诸多方面都满足了,所以,才这样回答说。

    吃过早饭,何盼娣就收拾打扮一番出发去跟螳螂汇合,到松花小学去谈何八全还有13岁的五妹何唤娣,11岁的六妹何梦娣,9岁的七妹何见娣他们四个如何插班如何上学的事宜去了……

    在松花小学的大门口,螳螂一看见何盼娣就笑嘻嘻地凑过来说:“你今天的脸色特好看,就好像新娘子一样!”

    “少溜须拍马,快跟我进去办正事儿!”一听螳螂这样说,何盼娣的心里越发飘荡了,知道自己的神情都是早上被牛先生给雨露滋润的结果,但却立即板起脸来训斥螳螂说。

    “好好好……”螳螂就喜欢何盼娣用这样的态度来虐他,屁颠屁颠地跟在何盼娣地后边,去到了校长办公室……

    风韵犹存的李校长一听说是牛家二公子说好的何家姐弟要来谈上学的具体事宜了,很是热情地招呼何盼娣和螳螂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直接说出了安排结果:“经过对何家几个孩子的摸底考试,加上年龄上的考虑,打算让何八全从小学一年级读起,何见娣从小学二年级读起,何梦娣从小学四年级读起,何唤娣从小学六年级读起——说句实话,假如没有牛家每年给学校赞助十万元的助学金的话,想一下子来我们松花小学四个插班生,怕是副市长写条子来我们都未必能安排得了……”

    “多谢李校长,我们知道何家的姐弟很幸运,今后也请您多多关照,他们从来没上过学,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毛病,李校长和班主任发现了,只管批评教育,还不行的话,就跟我们直接沟通,我们会配合学校来逐渐矫正他们很多不良习惯的……”何盼娣出门在外办事的时候,从来都怯场,说出话来句句都在理。

    “那是当然了,不过也请何家放心,我们学校什么样的学生都有,但只要是从我们松花小学毕业的学生,到了初中高中那都是出类拔萃的好学苗,口碑和社会舆论都是一流的,所以,何家的孩子经过几年的学习,也应该都是这样的好学生吧……”李校长也马上这样说。

    “那就让李校长和各位班主任多费心了……”

    这么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从松花小学之后,螳螂一看何盼娣的心情特殊地好,就有了某种冲动,拉住她的胳膊说:“我家就在附近,今天我父母都不在家,我又休班,到我家看看咱俩未来的新房行不?”

    “八竿子还没一撇呢,什么新房不新房的呀!”何盼娣预感到螳螂约她到家里去准没好事儿,就这样回绝说。

    “咱俩的关系不是已经订下来了吗,让你熟悉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总应该吧……”螳螂还在争取。

    “那你答应别趁机对我有别的想法……”何盼娣倒是也想去螳螂家看看,将来要嫁的婆家是个什么样子,但答应是有前提的,就这样说了一句。

    “放心吧,你觉得我是你说的那种没正经的人品吗?”螳螂还趁机自我标榜。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是咋想的呀,万一到了你家,你把房门反锁上,然后,对我来硬的,那哪里能反抗过你,被你给那个了可咋办呀!”何盼娣连这样的细节都假想出来了……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对你那样了,我这辈子都找不到媳妇儿!”螳螂立即信誓旦旦地发誓说。

    “这算什么毒誓呀,发了没发没什么约束力!”何盼娣一听螳螂发的所谓毒誓太轻描淡写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你还让我发什么毒誓?”螳螂马上这样问。

    “算了,什么毒誓都不用发了,我就信你一把,看看你到了就剩咱俩的时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何盼娣心想,就凭自己对你螳螂的了解,你也不能把我咋样,万一咋样了,我就跟你直接翻脸,看你还敢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有别的企图!

    第一次来螳螂家,何盼娣才发现,原来是那种中等偏上的工薪家庭,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硬是间壁出三个房间来,家里的装修摆设都有点老旧,但还都是窗明几净说得过去的那种……

    何盼娣心说,假如按照原先她家的条件,能嫁到这样一个城市家庭也算是攀高枝儿了,只是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已经是二公子的人了,嫁给螳螂只不过是想从他这里要一个结婚生子的名分而已,所以,这样的条件也可以接受了……

    一旦到了自己的家,螳螂就欢实起来,又是拿各种好吃的给何盼娣吃,又是拿出他的相册给何盼娣看他不同阶段拍的照片,其中一个是一百天的百日照,胖乎乎的肉身不说,还露出了小丁丁,翻到那页的时候,急忙给遮掩过去,何盼娣却急忙翻了回来,倒要看看螳螂小时候,光屁股的时候什么样!看得螳螂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特别不好意思……

    看完了这些,螳螂又领她去看家里最大的一个房间说:“家里就打算把这间当咱俩结婚的新房了……进去看看吧……”

    “你家没有给咱俩结婚买套新房子的打算?”站在门口,何盼娣明显感觉到螳螂的呼吸有些急促,预感到他可能要对自己“下手”的样子,就手撑住门框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