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4章:你到底是谁

    自从牛畅强行把小馒头带到了黄幼祥的公寓,并且强迫他必须收留救治还要负责隐藏她保证她的安全之后,黄幼祥开始很无奈,可是在无微不至的救治和护理中,越来越喜欢上了这个小馒头……

    当然,除了对这个被人践踏到奄奄一息的小姑娘惨不忍睹的遭遇的“医者父母心”的同情和救治,还有就是被牛畅反复暗示的,小馒头身体的某些特殊的部位,也着实令他着迷……

    算上瞿凤霞,牛畅还有他老婆,还有一些记不住名字的女人,黄幼祥也算是经历过不少女人了,可是唯独这个小馒头给他的印象最深刻,差不多是想起来就有些沉醉,时常自己笑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咋还像初恋的时候那样,喜欢上这个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小馒头了呢?

    正是这样一些心理的驱使,才让他一有时间就往公寓里跑,跑回来就嘘寒问暖地问小馒头是不是难受,是不是想吃什么,是不是需要他照顾……

    小馒头极其虚弱,连句感激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和眼泪表达她对这个很陌生但也很慈祥的高级医生的感激之情……

    而越是这样,黄幼祥也就越觉得自己应该全力以赴地救治好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姑娘,至于她的病好了,俩人能发展成什么关系,看目前的情况,黄幼祥似乎已经想到了这个小馒头的一切基本上已经非他莫属了……

    昨天夜里一直守候在小馒头的身边,观察她的并且,护理她的伤口,还侍候她吃喝拉撒,一直忙活到了过半夜一两点钟才躺在一边和衣而卧地睡着了……

    可是到了凌晨三四点钟,忽然听到了小馒头痛苦的呻吟声,黄幼祥一下子被惊醒了,一检查,不好,小馒头又开始发高烧了,这才想起来,家里没有退烧药了,别的也需要补充,就赶紧对烧得差不多不省人事的小馒头说:“等等我,这就到十八楼去给你拿退烧药!”

    说完,立即从十七层的公寓里出来,一共就一层电梯,夜里这幢大楼也进入了休眠期,只留了一部电梯,所以,等电梯太慢了,黄幼祥直接从步行的安全楼梯往十八楼上爬……

    可是刚进楼梯间,就感觉眼前有个黑影一闪即逝,吓了他一跳——这个时间除非是昼伏夜出的动物,人类大概都在深度睡眠中,谁会这个时候呆在楼梯间里呢?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由于一闪即逝,缓了一小会儿,觉得没事儿了,就继续往十八楼上爬,奇怪了,一直到了十八楼的楼梯口,却完全不见了那个黑影,黄幼祥摇了摇头,以为自己这两天救治和守护小馒头有点过于疲惫,出现了幻觉也说不一定,也就不再去担心黑影一闪即逝的事儿……

    赶紧到了十八层的牛家医院,直接去了夜间药房,跟值班的药剂师要了退烧药,止疼针,外加葡萄糖点滴还有一次性针头之类的,在单子上签了字,拿着这些东西离开医院,这次本想坐电梯不走楼梯了,因为对刚才遇见那个黑影心有余悸……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电梯在一楼一直停靠,按了半天按钮就是不往上升,想起小馒头现在的病情,黄幼祥心急如焚,再也不想等这比老牛还慢的电梯了,还是爬楼梯吧!

    哪成想,刚刚进入楼梯间,又看见了那个黑影一闪即逝!

    真是见鬼了!

    这次黄幼祥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一定是有个人成心呆在这楼梯间里,发现有人就立即闪开!

    能是谁呢?难道是牛畅特地回来监视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呵护和救治小馒头?

    她那样性格的女孩子,哪里用这样躲躲闪闪的呢,一旦她回来了,一定直截了当地来检查自己是否对小馒头好了,还用得着搞这样的捉迷藏?

    可是,不是牛畅又会是谁呢?

    黄幼祥的好奇心就上来了,边喊:“谁?”边加快爬楼梯的脚步,试图追上对方,弄清楚对方在这凌晨三四点钟猫在这楼梯间里意欲何为!

    可是他急于追赶,那个黑影也就急于逃脱,从十八楼一直向上追到了二十几层愣是没追上,黄幼祥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来喊:“你快点现出原形吧,你到底是谁!”

    那个黑影似乎也累得不行,见后边追赶的人停了下来,也停下来喘息,但听到对方这样问,却哑口无言默不作声……

    黄幼祥是心里一下子有了个不祥的预感——这个人应该我认识吧,来这里一定是来找我的吧,可是为啥要如此鬼鬼祟祟的呢?

    趁对方喘息的机会,黄幼祥突然发力,紧追了几步,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将其胳膊抓住,还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但却将风帽中藏匿的脸转了过来,顿时,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狰狞面容就展现在了黄幼祥的眼前,吓得黄幼祥妈呀一声松开了对方,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气喘吁吁地问:“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此时此刻,马到成正躺在海龙花园东边的那套专门用来跟唐小鸥约会的样板间里,也在琢磨在路上遇到的那个黑影到底会是谁,为什么如此狰狞的面貌要出来夜里吓人!

    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变成了那样,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为了抹掉在脑子不断出现的那个黑影惨不忍睹的面容,马到成只好强迫自己回想别的画面来冲淡那种恶性刺激……

    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与牛畅的那些带有生离死别意味的情景……

    做梦都想不到,末了会跟牛畅有了这样一种“牢不可破”的关系,至于将来究竟能与她发展到什么程度,老天爷都未必能猜得到吧!

    特别想起最后离别的时候,牛畅还特地从她那一百万美元里,拿出一万来递给他说:“还是把二叔那些钱凑个整吧……”

    “还是你能多带一万是一万吧……”马到成知道牛畅说的这一万,是为了摆平与那俩大卡车司机的恩怨用掉的,当时还是他没征得牛畅的同意就擅自做的决定——这样的话,留下的钱就剩下了一百九十九万——但还是这样说了一句。

    “不,我喜欢九十九这个数字,或许会象征着我与二叔的关系地老天荒长长久久吧……”牛畅却一往情深地这样回应说……

    想起牛畅说话的声音和当时的表情,马到成的心里有无限怅惘,这么好的一个妙龄少女,居然让她的亲爹牛得才给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而且还被迫干过那么多伤天害理的勾当,假如不是老子宅心仁厚地包容她救赎她,她哪里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下了最后的决心要去到异国他乡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呢?

    想到这些,马到成多少有了成就感,被那个狰狞的面孔给惊悚的心也好了一些,可是那种与牛畅离别的怅惘却又让他陷入到了另一只煎熬之中——也不知道牛畅现在咋样了,是不是已经开始办理出国签证手续了,不知道哪一天才会真的离开这个国家,离开她父兄对她的挟持和控制——越是这样想,就越是闹心起来……

    唉,没办法,只好再次强迫自己,想想别的开心的事情来把这些惆怅的心情给冲淡一些……

    立即,就想起了告别牛畅之后,去省护校接罗曼罗兰来林海市牛家医院报到的经过,路上发生的那些出人意料又蚀骨铭心的情景,一下子让马到成忍俊不禁起来——这俩丫头片子,居然用如此简单直白的办法就把老子给骗得一个楞一个楞的,愣是没识破她们俩的小把戏,直到坐怀学车被发现了哈尔滨红肠,事情才一下子急转直下,差点儿害得老子得了抑郁症!

    接下来发生的那一幕戏剧性的剧情反转,更是让马到成脑洞大开有那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原来她们俩是用天真无邪的套路让老子一步一步落入了他们设计好的圈套,末了只能听凭她们俩的摆布,还好,老子并不吃亏,不但在之前大饱了眼福,在她们俩“云天漫步”的时候,饱览了她们俩乍泄的春光,而且后来“被逼无奈”去验证她们俩是否还是黄花闺女的过程中,更是让老子近距离目睹了什么叫含苞待放,什么叫完美无瑕……

    但愿这样被美人儿算计的次数越多越好哈!

    还好老子练就了那套锁阳功,才没在她们俩要品鉴老子哈尔滨红肠的时候,轻易现出原形,用定力向她们俩证明了老子还算个正人君子,还算得上坐怀不乱的好男人,也让老子没一时冲动,拿下这对姐妹花,从而彻底掉到她们的手里将来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正当马到成想起这些心情大好且困意袭来,打算天亮之前睡上一觉的时候,忽然发现在阳台上有人影一闪,呼啦一下子又将他拉回到了那种惊悚的氛围之中——难道那个黑影一直跟随老子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