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3章:真是活见鬼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差不多也许夜里还会偷偷潜回家里来跟你在一起,但天还没亮我就必须离开家里,到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去躲起来……”马到成心里有了一个“潜伏”计划,但也只能跟美仑说个大概齐。

    “想好具体地点了吗?”美仑这样问。

    “还没呢,等我找到了,马上就告诉你……”马到成自己也没太想好,所以,只能这样回答说。

    “你把长宽高和真善美都带上吧,这样谁都不敢碰你了……”为了表达对马到成的担心和厚爱,美仑这样建议说。

    “不行,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一个都不能带,只身一人加上化装目标才小,才不容易被发现……”马到成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你可一定要当心呀,他们都是豺狼虎豹,什么野蛮的勾当都干得出来,你可千万别被他们算计了,我和美奂还有这个家,甚至包括整个牛家的庞大基业和未来都需要你来支撑和把控呢,所以,你不能出一点儿闪失呀!”美仑一往情深地这样恳请说。

    “你放心吧,俗话说,吉人自有天相,之前咱们经历了那么的艰难险阻,不都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了嘛,这次我也保证没问题,保证安安全全地回到你和美奂身边来……”马到成完全感受到了来自美仑的真切担忧和希冀,所以立即这样安抚说。

    “听你这么说,我的心还安了一些——再跟我好一次吧,现在一天不跟你好,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美仑十分妩媚地这样恳请说。

    “是不是有了蜜月的感觉?”一看到美仑那美艳绝伦的神情,马到成就这样问了一句。

    “比蜜月还觉得甜蜜,比新婚还觉得幸福呢……”美仑娇羞地这样回答说……

    于是,俩人再次缠绵在了一起……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牛得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最后还是一骨碌爬起来,直接从一楼他的卧室去到了二楼去敲牛欢的房门。

    “都睡了,干嘛还像催命鬼一样叫我起来呀!”梦中被惊醒的牛欢老大的不满意,起来给牛得才开门。

    “牛畅还没回信儿吗?”牛得才开门见山,直接问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若是有信儿了,我能不告诉你吗,睡觉睡觉,我这工夫睡不着,这一宿都睡不着了,到时候别怪我给这次任务再加钱!”牛欢困得直打哈欠,就这样没好气外加不耐烦地驱赶牛得才。

    “我再问一句话,牛畅现在在哪里,开始行动了吗?”牛得才还是想知道更多的信息,不然的话,整天这样无边无际地等待,都快把人给憋闷死了……

    “你以为毒死一个人那么容易吗?特别是二叔那么狡猾的人,多给牛畅一点时间吧,她既然接手了这个任务,就肯定会尽心尽力完成的,何况,她这次跟之前不一样,还特地跟我要了钱……”牛欢耐着性子这样解释说。

    “她要钱干嘛呢?”

    “便于她独往独来各种费用啊——难道你让她盯梢的时候,就呆在露天地里,一天二十小时不吃不喝的呀!”牛欢这样呵斥道。

    “我就是总闹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果……”牛得才拿出一副可怜相。

    “说快就快,兴许明天就有信儿,说慢就慢也许十天半月都是他……”牛欢却阴阳怪气地这样回答说。

    “我可等不了十天半月的……”牛得才立即这样表示自己如何急迫。

    “那你也不能指望明天就传来好消息吧!”牛欢才不管对方是否急不可耐呢,马上这样回应说。

    “反正是越快越好!”

    “我看是你从我这里滚回一楼睡觉去越快越好……”

    “我是想说……”牛得才还想多说点什么……

    “你是想说打扰了我睡眠可以加钱?”牛欢一下子扔出了自己的撒手锏。

    “不是不是,我这就走,我这就走……”牛得才知道牛欢这个小兔崽子对他从来都是这个德行,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谁叫他不是自己亲生的孽种呢,牛得才只好忍气吞声地离开了牛欢的房间,从二楼狭窄的楼梯回到了一楼那间又潮又湿的卧房里,正想回到床上去躺下,却忽然发现有个影子在窗外晃悠了一下,定睛一看,却又一闪即逝!

    能是谁呢?这深更半夜的,蹽到我的窗外干嘛呢?

    牛得才做贼心虚,生怕谁来算计他,立即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杀猪刀还有手电筒来,蹑手蹑脚地从小二楼的大门出去,倒要看看窗外的这个人影是谁!

    可是在窗外转悠了一圈儿,也没见到什么人影,正要放弃往回走,一转身,那个黑影却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正好手电是从下边往上照的,加上那个人面目狰狞,简直就像鬼一样,顿时将牛得才手里的杀猪刀和手电筒都吓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也一下子就被下了个半死……

    可是等他醒来,却发现,到处都空空荡荡的,别说人影,就是刚才看见的那个鬼影都不见了,才不可思议地爬起来,拾起杀猪刀和手电筒,心惊肉跳地回到楼里,将大门反锁好,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了床上,但这一宿都没再合眼,反复琢磨着,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见鬼了……

    凌晨三点多,马到成一觉醒来,感觉自己应该出发了,想趁这个一天中大家都人困马乏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家,然后躲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让牛得才和牛欢找不到他的身影,也就不知道他的死活,这样也好给牛畅出国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么早就你要离开了?”美仑被惊醒之后,看着马到成在穿衣服和做各种化装,就这样问了一句。

    “越早越安全……”因为该说的昨天夜里都说过了,所以,马到成只给了这样简短的回答……

    “你可一定要多加小心呀……”美仑起身从身后一把抱住马到成说。

    “放心吧,我会把握好一切,安全回到你和美奂身边的……”马到成说完,已经准备完毕,并没有从楼梯下去,而是从二楼书房的窗户出去,悄无声息地下到一楼,本想谁都不惊动就悄然离开,却被正在值岗的常长给发现了……

    “牛哥这是要去哪里?”常长这样小声地问道。

    “我老爸突然找我有事,我务必这就赶到!”马到成早就想好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如何回答。

    “我陪您一起去吧……”常长以为是突发事件,就这样申请说。

    “不用不用,你只管在我不在的时候,把这里的保卫工作做好就行了……”马到成却这样安排他说。

    “那牛哥连车都不开吗?”常长一看牛哥根本就不是去车库开车的样子,就这样问。

    “一共就一站地的路程,这这么早发动汽车会吵醒邻居,所以,我小步快跑很快就到了……”马到成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牛哥还有什么吩咐就只管告诉我……”

    “没别的吩咐,只管瞪大眼睛把我的家给看好,万无一失就好了!”

    “牛哥一百个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常长信誓旦旦地这样表示说。

    “那好,我走了!”

    “再见牛哥!”

    马到成从家里出来,翻越了小区的一段矮墙很快就到了街上,本想真的小步快跑,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呢,却总觉得有个影子在跟随自己,可是停下来回头观看,却又不见了,开始以为是常长不放心他,就一直不远不近地跟随他呢,但越来越发现,那个影子有点诡异,飘飘忽忽的,似乎不像人类在行动一样!

    马到成的心有点紧张了,立即琢磨着到底是谁在跟踪他——牛畅是不可能了,因为她再也没必要跟踪和做掉他这个假二叔了,最有可能的,应该是牛欢了,可是牛欢那样的浪荡公子,肯吃这样的辛苦,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跟踪老子出来?

    假如不是牛欢的话,那又会是谁呢?

    之前接触过的几乎所有男人女人,都想了一遍,就是想不出,谁会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时段来跟踪他……

    不行,一定要搞明白才行!

    于是,马到成耍了个小心眼儿,故意找了一段比较直的街道行走,这样的话,只要后边的那个影子一出现,他就会发现,而且,知道了大概的方位,也就好利用他的跑功追上去问个究竟了……

    果然奏效,没走出百八十米,就有了机会,马到成一个折返立即拔腿就回追,没出三五十米就追上了那个黑影,然而,就在马到成即将追上对方的时候,在一盏路灯下,那个黑影居然正面朝向了马到成,在黑色的风帽下,一下子露出了一个狰狞到令人惊魂动魄的面孔!

    马到成还真是头回遇到这么吓人的面孔,顿时被吓得脚都软了,一个马失前蹄居然一下子扑倒在地摔了个跟头……

    等他爬起来,再看那个吓人的黑影,早已无影无踪地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再也找不到它的踪迹了……

    尼玛,还真是活见鬼了!马到成这样骂着,拍了拍两手的灰尘,才朝自己既定的目标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