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2章:披露了真相

    马到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再次有了想推都推不开,想躲都躲不掉的眼福,之前虽然在她们俩做“云天漫步”的时候见过她们俩走光的样子,但跟此刻比起来,那工夫见到的都是“皮毛”现在见到的才是货真价实的鲜活本色……

    值得庆幸的是,马到成居然没流鼻血,更是没像他恫吓对方的时候说的兽性大发,做出什么不是人的苟且之事,而是内心波涛汹涌,表面风平浪静地完成了这次特殊的查验……

    当然,作为平等交换的礼尚往来,他也在对方强烈要求和缠磨下,不得不亮出了他常年揣在裤兜里的哈尔滨红肠让她们俩详细品鉴,这才算彻底摆平了两个奇葩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双胞胎姐妹,才得以开车上路,平安顺利地回到了林海市的家里……

    美仑见了罗曼罗兰居然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们俩了,感觉像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一样,这一定是因为罗曼罗兰在进到牛得宝家的那一刻,立即将她们的性情调回到了那种天真无邪又热情单纯的频道,才让美仑误以为,这俩小姑娘还是两张纯洁的白纸,不曾被任何人世间的世俗给污染,清清纯纯,亭亭玉立的煞是可爱,才会那样喜欢她们俩的……

    由于罗曼罗兰的到来,一个贴身护理怀了孕的美奂,一个专门看护不到半岁的牛牛,一下子把美仑解放出来,也才得以有充足的时间与马到成像夫妻一样地呆在一起……

    当然,美仑还是去了牛得宝的书房与他共度良宵……

    心情放松,精神良好,俩人的夫妻生活过的也就有滋有味**荡魄……

    欢愉之后,马到成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就对美仑说:“从明天起,我要隐身十天半个月的才行……”

    “为什么呀?”美仑依偎在马到成的怀里,一听她这样说,立即惊异地问道。

    “你看这个……”马到成把一个纸包放在了美仑的眼前……

    “这是什么?”美仑顿时警觉起来。

    “毒药!”

    “毒药?”

    “对呀,无色无味,一旦服用,三天之后肚肠子就会溃烂融化,没有任何可能被救活!”马到成还说出了这种毒药有多么邪乎!

    “哪里来的毒药?”美仑不寒而栗地这样问。

    “当然是想害死我的人!”

    “那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因为我逮住了想要投毒的人!”马到成是成心要把全部真相都告诉给徐美仑了。

    “谁呀,你把逮住的人送到公安机关去了?”美仑知道马到成有逮住任何敌人的能力,所以,马上这样猜测说。

    “换个人我就送她去了,可是偏偏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那么做……”马到成还在为自己即将披露的真相做铺垫。

    “为什么呀,对方都要毒死你了,你也抓住了对方,咋还能放了他呢?”美仑对马到成的行为当然不可思议。

    “因为她不是别人,就是牛得宝的亲侄女牛畅……”马到成终于说出了到底是谁拿了这包毒药要毒死他。

    “天哪,这到底是乍回事儿呀?”美仑更加难以置信了!

    “我从头到尾都告诉你吧……”

    于是,马到成从唐小鸥打来电话说,牛得才指使牛欢牛畅他们搞到牛旺天和牛得宝的血液样本偷偷做亲子鉴定开始,到他们为了应对,直接到牛得宝的遗体上采集了血痕,并且将棉签交给了唐小鸥,而牛畅带着牛旺天和牛得宝的血痕样本到省里去做了亲子鉴定之后,除了鉴定结果证实带去的血痕样本是生物学上的父子之外,还意外发现了那两个棉签上的血痕来自一个被毒死的遗体上!

    因此牛畅想趁机找到绝对证据证明马到成是假二叔,所以,在没经过牛得才和牛欢指使的情况下,私自行动,偷了唐小鸥未婚夫的手机,发短信给唐小鸥,将她骗到了医院,然后,将其迷倒并且弄到了那座烂尾楼,打算从唐小鸥的嘴里逼问出牛得宝的遗体到底藏匿在哪里……

    结果,马到成从那只叫丫蛋儿的博美拉猫咪身上发现了异常,聘请懂得猫言狗语的孟姜楠带着一只叫“二愣子”的同种猫咪一同沿着线索很快找到了唐小鸥被绑架的地点,成功营救之后,马到成却锁定了绑匪的目标,将她逼到了楼顶……

    “之前你说绑匪逃脱了呀……”美仑居然还记得当初马到成说过的,遇到了绑匪,但给他逃脱了呀!

    “对呀,那个时候还不能向任何人披露真相……”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那后来你咋把牛畅给放掉了呢?每次他们干坏事儿都让他们给逃脱了,这次好不容易给逮住了,咋还放了她呢?”美仑还是不可思议地问。

    “很简单,就是在我与牛畅烂尾楼上对决的时候,她说出了真相……”马到成哈真是下定了决心,把真相都告诉美仑——当然,除了与牛畅感情纠葛的部分——其他大可都告诉美仑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什么真相?”美仑一直觉得这件事是个谜,所以,也想知道真相。

    “第一,她早已发现我不是牛得宝,并且有了充分的证据;第二,她本人也不像之前大家认为的那样,不是牛得才亲生的女儿,经过那次与牛得才的亲子鉴定,已经证明了牛畅是牛得才的亲生女儿,是牛旺天的亲生孙女——只不过,鉴定结果出来后,被先知道真相牛欢给刻意隐瞒了……”马到成将情况进行了整合,并没有原原本本地都按照原本的真相告诉美仑,那样的话,怕需要更多没必要的解释……

    “为啥隐瞒了呢?”美仑也对这件事儿是头回听说,所以,充满了各种的疑惑,就这样问。

    “因为鉴定结果上说,牛欢不是牛得才的种,而牛畅却是,一旦这个消息让牛畅知道了,势必再也不会听从他的指使去干各种伤天害理的勾当了,所以,一直隐瞒这个真相直到牛畅自己发现了那个亲子鉴定的真实结果,也才开始暗中为自己寻找摆脱她父兄的路径……”马到成说出了牛畅转变的深层原因。

    “可是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为啥还要绑架唐小鸥呢?”美仑又对这个不可思议了。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找到牛得宝的遗体,然后,以此做威胁,向我这个假二叔敲诈一笔钱,然后,跟她在省城结识的一个外号胡子大叔的男人,远走高飞到异国他乡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马到成说出了牛畅的出路。

    “你就是因为这个放了她?”美仑好像有点懂为什么马到成要放过牛畅了。

    “差不多吧,是在我把这些情况汇报给了牛旺天之后,得知牛畅是他亲生的孙女,立即做出了决定,给牛畅足够的钱,让她摆脱牛得才和牛欢的控制,远走高飞,重新做人的……”马到成又趁机将牛旺天给扯进来,这样的话,自己说的这些话似乎就更站得住脚了……

    “你是在执行牛旺天的指令?”美仑当然要这样问,因为这关乎到这件事儿的“级别”有多高!

    “差不多吧,我带着牛旺天给牛畅的三百万美元到指定地点接头,结果,牛畅受了感动,才拿出了这包毒药告诉我,说牛得才和牛欢逼她务必尽快毒死我这个假二叔……”马到成将他与牛畅之间的感情纠葛全部都屏蔽掉,只说事情的前因后果……

    “看来牛畅还没把事情都做绝……”美仑似乎也理解了马到成为何放过了牛畅,因为对方也没真正下手要毒死他。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放了她,并且帮助她摆脱牛得才和牛欢的主要原因吧,而且,利用牛畅的身份真相,我还得到了牛旺天的进一步信赖——对了,牛旺天给牛畅的那三百万美元她只带走了一百万,剩下的都交给我替她保留……”马到成不想对美仑隐瞒美元这一块,所以,都如实说了出来……

    “天哪,那么大一笔钱,你放在那里帮她帮她保管呀!”美仑很是惊讶地问。

    “这些钱是牛旺天让我从银行的保险箱里取出来的,我带回来的那两百万美元现钞又给放了回去……这事儿我连牛旺天都没告诉呢……”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刚才为啥说,还要消失个十天半个月的呢?”美仑又提到了开始俩人提到的话题。

    “就是给牛畅远走高飞争取时间呀——因为她没毒死我,势必被牛得才和牛欢发现真相,那样的话,牛畅怕是就走不成了,所以,牛旺天的意思是,我应该假装消失一阵子,让牛得才和牛欢以为我已经被毒死了呢,这样就不会去找牛畅的麻烦,这样的话,等到她出国的签证办下来,真正离开了本土,远走高飞去了其他国度之后,我再现身,那个时候,牛得才和牛欢也就无计可施了……”马到成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这十天半个月的,你要躲到哪里去呀,那得让我担惊受怕到什么程度啊……”美仑又开始为马到成担心了,因为现在的马到成,已经完全担当起来了她的丈夫和男人的名分和职责,所以,她也像真正的妻子一样担心他的一举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