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9章:卤水点豆腐

    还好马到成反应快,急中生智地说道:“我这个人吧,有个习惯,为了防止路上饿了没吃的,总是买一根儿香肠放在裤兜里揣着……”

    “什么牌子的香肠?”罗曼特别感兴趣地问道。

    “就是……哈尔滨红肠……”马到成胡乱回答说。

    “哎呀,那是我们最爱吃的香肠了——牛老师快点拿出来给我们吃了吧……”罗曼高兴得都快跳起来了!

    “这个——恐怕不行……”马到成心里呐喊着——这根香肠不是用来吃的好吗!

    “咋不行啊?”罗曼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这个是我常年带在身上以防万一的时候用的……”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说。

    “牛老师真小气,我和罗兰可是有什么都拿出来跟牛老师分享的,一根哈尔滨红肠没那么金贵吧,回头到了林海市,我们俩再多买几根儿还给牛老师还不行吗?”罗曼马上这样央求说。

    “这个,还真的不行……”马到成真的有点手足无措,真不知道怎样应对对方才合适,所以,仓促中,只能这样回答了……

    “到底为啥不行啊……”罗曼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个……没法跟你们解释……”马到成陷入到了十分窘迫的境地……

    “还解释啥,总放在兜里还不捂发霉了呀,我倒要掏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哈尔滨红肠让牛老师这么舍不得……”罗曼居然真的回手就掏了下去……

    马到成万万想不到,罗曼居然如此较真儿,猝不及防,还真就让她给摸到了,甚至在摸到之后,还上下捏了捏——可能是确认到底是不是老子说的哈尔滨红肠吧!

    然而,下一秒,就更让马到成瞠目结舌了,罗曼似乎发现了真相,立即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松开了不说,还一下子从马到成的怀里撤了出来,边撤还边说:“哎呀,我有点不舒服,今天我不学开车了……”

    瞬间就将马到成给丢到了茄子地里,那种尴尬简直无与伦比!

    什么情况!罗曼的突然撤离究竟意味着什么?

    是突然发觉老子欺骗了她?明明不是什么哈尔滨红肠却硬要那么糊弄她,所以发现了真相才一下子伤心了,绝望了,才突然放弃坐怀学车的?

    马到成正不知所措呆若木鸡的时候,却听到罗兰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姐姐不学了,我跟牛老师学……”

    又是没等马到成反应过来,罗兰居然闪电般地坐在了他的怀里!

    尼玛,难道她们俩不是双胞胎,没有心灵相通?罗曼发现的真相没在回到后座的时候告诉罗兰所以她才前仆后继还要重蹈罗曼的覆辙?

    正当马到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场面的时候,罗兰也开始说话了:“牛老师啊,我姐说的没错,您兜里揣了这么老粗这么老长的一根香肠,的确硌得慌,难怪我姐生气不跟牛老师学开车了呢……”

    “其实吧,我这根儿香肠它是……”马到成还试图编造一个谎言来掩盖真相事实。

    “牛老师有什么舍不得的,掏出来给我姐,让她在后座上吃,这样牛老师就可以一心一意教我开车了……”罗兰居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个真的不能掏出来……”马到成的汗都下来了——假如真的让你给掏出来了,老子的小命都交代了呀!

    “到底为什么呀,牛老师不舍得,我帮牛老师掏!”罗兰说完跟她姐姐罗曼几乎一样的动作掏了下去……

    太出人意料了,刚才的那一幕又一次重演了!

    罗兰摸到之后,也跟罗曼几乎一样,先是一愣,然后还用手捏了捏,为的一定是确认到底是不是哈尔滨红肠,而且很快就跟罗曼的反应几乎一样:“哎呀,我也有点不舒服了,我也不跟牛老师学开车了……”说完,也闪离回到了后座上,跟罗曼一样,啥也不说,埋头去摆弄她们的手机去了……

    天哪,马到成大概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尴尬局面,这算什么呢?

    好好的欢快气氛,就这样戛然而止,将他一个人丢在了空空荡荡的座位上,就好像被遗弃的一堆垃圾一样!

    马到成实在是搞不懂,这俩姐妹到底是为啥有了这样的反应——是因为突然发现老子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兜里揣的不是哈尔滨红肠?就觉得牛老师也是个俗人甚至是个不正经的男人?让老子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才立即失去了跟老子学车的兴趣?

    还是突然发现她们俩一下子被骗了,落到了一个心存歹意的坏男人的手里,立即筑起了高高的警戒线,从此再也不会跟老子那样天真无邪地嬉笑欢闹,再也不会相信老子对她们俩说的任何话了?

    这样的尴尬换了谁都比兜头泼一盆凉水还要从头冷到脚,边打哆嗦边没法摆脱那种窘境!

    “既然你们俩都不学开车了,那——咱们这就回市里吧……”空场空得令人窒息,马到成万般无奈,还是这样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回吧……”罗曼罗兰几乎是不带任何感**彩地异口同声回答说。

    “这么说——你们俩,对我有看法了?”马到成还试图试探这俩突然从阳光灿烂变成阴雨雾霾的双胞胎姐妹,此刻到底心里在想啥……

    “没有……”还是不带任何表情的回答。

    “真的没有?”马到成越发心虚虚了。

    “真的没有……”还是一种应付的回应。

    “那——为什么突然不跟我学开车了?”马到成还不死心,一定要问出个问什么才肯罢休。

    “我们突然有点不舒服……”罗曼罗兰异口同声这样回答说。

    “就是因为我没给你们吃我兜里揣的哈尔滨红肠?”马到成豁出去了,干脆把话挑明了说,省得闷在葫芦里就快令人窒息了!

    “不是……”罗曼罗兰居然否认。

    “那是因为什么?”马到成真差不多彻底绝望了……

    “因为我们突然有点不舒服……”罗曼罗兰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异口同声地这样回答!

    面对这样的回答,马到成立马没电了!

    因为你完全摸不透这俩双胞胎姐妹为啥突然从热情似火变成了冷若冰霜!你不知道她们俩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用这样的态度来应付你、抵触你了!

    情况一下子遭到了从未有过的程度,那么多的大风大浪老子都闯过来了,咋会在这俩小丫头面前落得如此狼狈如此不堪如此悬在半空中,连个下来的台阶都没有呢!

    到底是什么让她们俩突然关闭了天真烂漫热情洋溢的大门?

    到底是触碰了什么按钮,让她们俩瞬间变成了如此陌生的人?

    难道是卤水点豆腐,一旦触碰到了老子的那根哈尔滨红肠,她们俩就一下子起了化学反应,从液体的豆浆一下子变成了固体的豆腐?

    还是老子的这根被她们俩无意间发现的哈尔滨红肠一下子被她们俩认定老子是存心设计她们俩入了老子的圈套上了老子的当,从此与老子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势,再也不会有之前的那些天真无邪的热情奔放和毫无忌惮的展现哪怕走光都无所谓的情景发生了?

    差不多把什么话都问过了,但还是哪一种不卑不亢不温不火不咸不淡不知所云的回答啊!

    马到成立即调动记忆在之前经历过的所有女人中,寻找类似的情况试图找到参考答案……

    可是从徐美奂开始,一个一个地快速搜索闪回,即便是遇到了杨水花那样矫情的女人,老子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啊!

    就连孟姜楠那样一个野性十足的女孩子,也没让老子尴尬无奈到这个地步啊!

    还要像蓝梅那样刁蛮任性的女人也没让老子提心吊胆到了如此程度啊!

    马到成再次反思是不是他在某些环节上犯了严重的低级错误!

    比如是不是不该看她们俩的“云天漫步”?是不是老子偷窥她们俩乍泄出的春光被她们俩发现了,已经开始戒备老子了?

    抑或当她们俩给老子香蕉吃的时候,直接接受或者拿过来先放在一边说待会儿再吃,而不是以谁吃了香蕉就教谁开车为条件,给了她们俩坐怀学车的机会,同时,也给了她们俩发现老子哈尔滨红肠的机会,从而一下子彻底翻盘,将老子一下子抛弃在茄子地里,如此孤独无助地冥思苦想到底错在了哪里?!

    马到成真是无奈到家了,只能默不作声地朝前开车,那种失落和孤独感,还真是从未体验过,那种尴尬和窘迫,差不多是这辈子头回遇到啊!

    大概把车子开出了十几二十公里,才听见罗曼罗兰开始在后座上小声议论什么……

    声音差不多都是俯首帖耳的那种私房话,所以,完全听不到一点儿具体内容……

    从后视镜看到她们俩神神秘秘的样子,马到成的心里一阵毛骨悚然——该不会事情开始发酵,她们俩在酝酿一场对老子的特殊行动吧!

    比如让老子停车,然后下车之后,找一辆车子直接回省城!

    抑或,舍弃老子的车,随便找一辆车子直接去林海市的牛家医院去报到!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真快把老子给憋死了!

    终于,在临近林海市还有十几公里的时候,罗曼代表罗兰对牛老师说:“牛老师请停车……”

    马到成的心忽悠一下子好像停跳了——难道真的被老子给猜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