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3章:私了怎么了

    而现在牛畅借着提及唐小鸥曾经坐怀学车的缘由,一定也要这样做,而且一旦坐进了怀里,不是以学车为主,而是以试验到底能不能边学车边身心吻合在一起为目的,这就让坐怀学车性质完全与唐小鸥的那次不同了……

    马到成没别的选择,只能积极配合牛畅,按照她的肢体暗示也语言提醒,很快达到了她想要的那个程度……

    “我就说唐小鸥坐在二叔怀里一定会这样嘛,现在承认了吧……”牛畅居然还要较这个真!

    “谁说坐在怀里学车就一定会这样了?”马到成虽然正在超级**中,但嘴上还是要这样争辩说……

    “不这样女人干嘛要坐在男人的怀里学车呢?”牛畅使出内力竭力让吻合更加充分……

    “其实吧,我和唐小鸥……”马到成很不情愿承认这一点,因为他不想让牛畅知道他真的跟唐小鸥有过这样的接触,那应该是他跟唐小鸥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就这样吞吞吐吐地这样回应……

    可是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牛畅正要用犀利的语言来直接揭穿他和唐小鸥的真相的时候,忽然前方呼啸而来一辆六轴的大卡车,牛畅不但不再接他的话茬,而且还猛地将头低了下去……

    “你咋了?”马到成感觉牛畅的表情神态有点不对头……

    “刚才过去的那辆大卡车,可能就是刚才说过的,我劫持过的那辆,我怕他们看见我,才竭力回避的……”牛畅有点慌乱和紧张地解释说……

    “这么快地错车过去,对方看不清你的面容吧……”马到成还心存侥幸地这样劝慰牛畅说。 ()

    “我若是坐在副驾驶席上,也许看不清我,可是我坐在二叔的怀里,高了许多不说,还贴近了挡风玻璃,兴许就能被他们认出来吧……”牛畅却这样担心地分析说。

    “哎呀,假如认出来,会不会他们掉头回来追咱们呀……”马到成也觉得问题有点严重,就这样担心地说。

    “也许吧,上次不但劫持了他们的车子,还顺走了他们的三五万块钱,外加他们的手机什么的,一旦发现是我,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牛畅也说出了更多当初劫持那辆大卡车的时候,得罪对方到了什么程度……

    “那咱们先拐下便道,到小树林里去躲一躲吧,等他们走远了,或者回来找不到咱们,离开了,咱们再上路也不迟……”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好吧,我觉得这样最好……”牛畅再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与自己有了真正牢不可破关系的假二叔的真情呵护,就立即答应了……

    于是,马到成将车子找了个路口就拐下了便道,正好前边就是当初马到成和唐小鸥约会的时候来过的那个小树林……

    这里的一草一木马到成似乎都很熟悉了,目睹这些心里却发出了各种感慨——唐小鸥马上就要嫁人了,当初的男欢女爱欢声笑语都将成为珍贵的记忆,封存在记忆深处,留作一辈子的回忆和感叹吧!

    而此时此刻,物是人非,女主角居然换成了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牛畅,真是令马到成不由得感慨万千!

    车子到了小树林里深处,马到成将车子停下来,本以为牛畅会继续跟他吻合在一起,把这次好事做到底呢,却听她说:“我还是觉得他们发现了我,也许一会儿会找到这里来吧……”看来牛畅还真是对那次劫持大卡车留下的后遗症很在乎……

    “这样吧,你呆在车里别动,我出去瞅瞅,看看有没有谁靠近咱们,一旦有,咱们立即把车子开走都来得及……”马到成很理解牛畅,虽然她有手段完成任何任务,但她却生怕事后暴露自己的身份,一旦被抓,将前功尽弃,一败涂地,所以,这次遇到了之前被她打过一劫却一直耿耿于怀的两个大卡车司机,肯定心有余悸,不想与他们遭遇,发生正面冲突……

    “多谢二叔了,我就在车里猫着……”牛畅一听这个二叔这样呵护她理解她,很是感动和高兴,赶紧从他怀里出来,回到了副驾驶席上,将座椅放平,躺在了上面,这样的话,外边的人,不是贴近了,根本就看不到车里有她……

    马到成则从车上下来,四处瞭望,还真是什么蛛丝马迹都没发现,只有小树林中的宁静和大自然中的各种景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刚才与牛畅吻合在一起的那种感觉,虽然没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但还是觉得有点心荡神摇……

    再朝周边走了几步,一下子发现了当初与唐小鸥来这里的时候,踏平过的那块草坪,想起跟她在这里的那些**场面,唉,真是怅惘得不要不要的……

    情不自禁地走到了那块草坪上,甚至一下子躺在了上面,顿时脑海中居然是唐小鸥直接扑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当他一骨碌把身反过来,身下仿佛压的却是牛畅……这样叠加的情景反复切换,让马到成心旌荡漾眼花缭乱——那些美妙的经历魂牵梦绕在他的记忆深处,随时随地给他那种**的幸福回味……

    忽然,觉得自己的小腹有点发胀,憋尿的感觉让他不得不停止了在草坪上的那些胡思乱想,赶紧起身,想找一棵树把这点儿个人问题给解决了,可是距离草坪足足十几米外才有树木,马到成还有个怪癖——没一棵树作为屏障,还就撒不出尿来,所以,小步快跑就到了最近的一棵树后,然后,逃出来开始预备排泄……

    可能是憋得太久了,居然没能一下子就尿出来,缓了一阵才像开闸放水一样,奔涌而出……

    然而,正尿得痛快淋漓畅爽无比呢,却忽然听到了来自车子那边的一声尖叫!

    立即让马到成打了一个尿激灵,将没尿完的尿给憋了回去!

    什么情况!难道自己离开这几十米和几分钟,就有人到了车子跟前,发现了牛畅,并且将她扥出来,才让她发出了尖叫声?

    马到成立即收起没尿完的家伙,把腿就朝车子这边狂奔过来……

    然而,到了车前十几米的地方马到成一下子就傻眼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一人一只胳膊将牛畅给制服在中间,看表情就知道,他们可算是逮住这个曾经“坑害”过他们俩的罪犯了!

    “这是咋了?”马到成想从牛畅嘴里获悉情况。

    “我憋不住下车撒尿,刚下车,就被他们给逮住了……”牛畅这样解释说。

    “他们是谁?”马到成继续问。

    “他们就是我说的那俩大卡车司机……”牛畅只好如实回答。

    “哦,是这样啊,两位师傅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别跟一个小姑娘较劲!”马到成听牛畅这样说,就知道这是这俩家伙真的在路上发现了坐在他怀里开车的牛畅,将大货车掉头追了回来,趁他到草坪那边去撒尿的工夫,到了车子跟前,又趁牛畅下车撒尿的工夫,将她给逮住了……

    遇到这样的情况,马到成其实心里也没底,因为近体格斗的话不是他的强项,看这俩家伙的架势,一定都是打架高手,直接跟他们俩冲突的话,自己肯定吃大亏,但面对这样的场面,又不能不这样硬着头皮说这样的话!

    “你是她什么人,敢跟我们这么说话!”年纪大的老司机这样质问道。

    “我是她二叔,是她法定的监护人,有什么话,只管跟我说,快点把她放开!”马到成立即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放了她可以,但要满足我们的条件才行……”年纪大的老司机立即开始讨价还价了……

    “她到底把你们怎么了?”马到成倒要听听这俩家伙怎么说。

    “上次她放了我们鸽子,还抢了我们的卡车,还劫走了我们五万块货款,外加手机等贵重东西,害得我们差点儿被老板炒了鱿鱼,丢了饭碗,上次报警抓都没抓住她,今天该着我们哥俩走运,终于逮住了她,既然你是她二叔,还是法定的监护人,那你给个痛快话,是想公了还是私了?”年纪大的老司机这样叫板说。

    “公了怎么了,私了怎么了?”马到成耐着性子这样问。

    “公了当然是把她交给公安部门,该判刑就判刑,该罚款就罚款,该劳教就劳教呗!”年纪大的老司机这样回答说。

    “那私了呢?”马到成立即这样问。

    “私了就是赔我们的东西和钱,外加这个小丫头陪我们哥俩爽一把,就算私了了!”年纪大的老司机一脸猥琐地这样说。

    “钱和东西可以赔给你们,但这个小丫头你们一根汗毛都不能碰!”马到成也说出了自己的底线。

    “不碰也行,赔偿要翻倍!”年纪大的老司机这样回应说……

    “说个具体数吧!”马到成就想来个干脆的。

    “上次这个小丫头骗走我们五万来块钱,外加手机首饰什么的,咋地也够六万块了吧,若是翻倍的话,那就是十二万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同意舍出这个小丫头陪我们哥俩爽一把,一下子能省下五六万呢!”那个老司机似乎还惦记着这个小丫头的美色呢,居然这样猥琐邪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