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2章:试了又怎样

    送牛畅去省城的路上,坐在副驾驶席上的牛畅一直抓着马到成的右手,在不换挡的时候,差不多都在十指相扣,且用力地扭结纠缠在一起……

    “我都不想远走高飞了二叔……”牛畅柔柔地这样说。

    “那可不行,你留下来,你父兄不会饶过你的!”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牛畅说。

    “可是,留二叔一个人在这里,也会被他们算计的呀!”牛畅有担心这个。

    “我没事儿,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毕竟他们是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一身正气总是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你就放心吧……”马到成这样安慰牛畅说。

    “真能这样就好了……”牛畅听马到成这样说,打心里往外这样祈祷说。

    “我倒是担心你到了省城,办签证等出国这个阶段,你父兄回去找你的麻烦……”马到成却反过来担心牛畅可能面临的危险境地。

    “所以呀,我有两个提议希望二叔接受……”牛畅马上就有了新的想法。

    “有话只管说,我都能接受……”马到成此刻对牛畅完全达到了充分信赖的程度,所以,立即这样表态说。

    “头一个就是二叔这期间最好深居简出,不给我父兄谋害你的机会,最好像消失了一样,让他们不知道二叔是死是活,这样持续一个阶段,可能他们就消气儿了……”牛畅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这个假二叔的安危。

    “好,这个我接受你的建议,尽可能不出门,尽可能让他们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些什么,甚至让他们觉得,我已经喝了你的毒药,死在什么地方了……”马到成一听牛畅对他的安危如此关心,立即答应了她的请求。

    “第二个,就是我身上不能带这么多钱,刚才我背那个两百万的背包显得很吃力,这还都是小事儿,假如被我父兄逮住我,估计这些钱也就都落在了他们的手里,追问起来,我还真是不好回答,所以,我想只带一百万走,剩下的两百万由二叔保管,这样似乎更保险一些……”牛畅又说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和建议。

    “也好,你想的还真是周到……”马到成马上同意了牛畅的第二个请求……

    “还有,我建议二叔用我留下来的钱,在林海市的某个小区买一处不显山不露水的房子,地址只有我和二叔知道,这样的话,万一我们需要一个避难的地方,也好直接进入而不被谁发现……”牛畅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个建议好,我回去第一时间就把这事儿给办了,然后,把门钥匙寄到你的指定地点,这样的话,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潜回林海市,在那个可以避难的房子里躲避起来了,当然,我会在那个房子里备足各种可以较长时期保存的食物,比如泡面罐头饼干之类的,估计进入个把月都不用出屋的数量……”马到成不但同意了牛畅的建议,还借题发挥地想到了这么多的细节……

    “太好了,我就知道二叔会按我的意思做嘛……”一听对方这么上心地安排自己的提议,牛畅十分高兴。

    “现在咱俩不是从前的关系了,所以,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的事儿,也就是你的事儿了……”马到成赶紧说明,自己为啥这样上心。

    “二叔咋不说,咱俩现在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了呢?”牛畅趁机含情脉脉地问道。

    “那样说——觉得肉麻……”马到成自己都有点脸红了……

    “做都做了,咋还会觉得肉麻呢?”牛畅却这样来了一句。

    “总还是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马到成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对了二叔,我刚才的表现还行吧……”牛畅是想知道,刚才跟二叔在酒店的房间里好的时候,对方到底是个啥感受,因为听到动静以为房主回来了,就快速离开了,连多说几句情话的机会都没,现在车里就俩人,所以,牛畅后反劲儿,突然这样问道。

    “真想不到,你这个年龄的妙龄少女,居然这么懂男人……”马到成想起刚才牛畅的那些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风情万种的表现,立即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二叔也比我想象的更懂女人……”牛畅也马上这样夸赞了对方一句。

    “你能告诉我,你经历过多少男人吗?”马到成一看气氛很好,索性把心里的一个疑问问了出来。

    “这个我可真的数不清了——当时被他们进行非人训练的时候,完全丧失了羞耻感,对这样的事儿完全没了任何感觉,十分随意地就被他们的成员拉去轮流上下,我只管玩儿手中的手机或者游戏,后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只把自己的身体当做一个可以诱敌深入的工具,从来都没在乎过这样的事儿在我的身上多一次少一次……

    “直到二叔从冰柜里起死回生,在那次家庭会议上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二叔,我这颗早已死掉的少女之心,才突然有了砰然的感觉,当时还很厌恶自己的这种感觉,因为那个时候还觉得一个侄女儿爱上了自己的二叔是一件多么可耻甚至罪孽的事情,可是后来越来越发现,你这个二叔应该不是我的那个真二叔了,各种别人发现不了的细节在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你这个二叔绝对是个假二叔,不然的话,不会让我怦然心动地爱上你……

    “但这样的感情一直压抑到我遇到了胡子大叔,被他当成人看待,当成一个宝贝来宠爱,给了我从未有过的人格尊重,和珍惜呵护,我才觉得我的心活了过来,才开始比较,我究竟是爱胡子大叔多一些,还是爱你这个假二叔多一些……

    “结果,越是比较我就越是懊恼,觉得是你这个假二叔妨碍了我对胡子大叔的恋爱热度,我必须回到林海市,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这个激活了我的爱但却一辈子都无法得到你的爱的假二叔,也才有了一次又一次的谋杀……虽然都以未遂和失败告终,但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要除掉二叔,扫清心中的那个无法逾越的障碍……

    “当然,我的这种心里正好被我父兄给利用,也才让我一次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谋杀二叔的行动中去……”牛畅居然一口气讲述了自己曾经的遭遇,以此来解释,自己到底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

    “可是你说过,这次绑架唐小鸥,并非你父兄的指使,是你自己的擅自行动……”马到成又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从我到省里去帮他们完成二叔与我爷爷的亲子鉴定,获悉那两个棉签的血痕来自一个被毒死的死者身上的时候,我就彻底认定您一定是有所察觉,为了掩人耳目才从我真二叔的遗体上,擦拭了血痕蒙骗唐小鸥给了黄幼祥,然后交到我手里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当然是亲生父子啊!

    “但现在的DNA检查已经到了可以检测出血痕来自什么样的地方,所以,才一下子露出了破绽,让我确定了您绝对不是我亲二叔这样一个事实!但这样致命的消息我突然不想告诉我父兄了,因为我此刻,已经跟胡子大叔制定了一个远走高飞的计划,虽然他说他有足够的钱保证送我出国留学或者移民,但我觉得,我自己没钱的话,将来只能受制于胡子大叔的摆布,完全失去了自由……

    “所以,才想回到林海市,绑架提供那两个棉签的唐小鸥,问出来源何处,一旦找到我真二叔的遗体,那我就可以狠狠地敲您一笔,然后,带着钱,与胡子大叔远走高飞了……

    “想不到,您用了那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我精心谋划的绑架唐小鸥的地方,由于我是单打独斗没有接应的关系吧,只能放弃行动,立即逃离,却被您给堵在了烂尾楼的楼顶,我当时真的绝望了,真觉得功亏一篑彻底失败了,假如当时您没喊我的名字,没叫我别跳,我还真兴许大脑空白,一跃而下了……”牛畅将整个过程这样描述了一遍。

    “可是,你止住跳楼的脚步,回过头来,说的却是——谁说我想跳楼了!”马到成又想起了这个细节。

    “对呀,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突然发现,你这个假二叔一定对我有了怜爱之心,一下子将我内心里,对您的那种热爱轰地一声给点燃了!不然的话,结果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牛畅讲出了当时的心境。

    “嗯,我刚才在酒店里,充分感觉到了你说的被点燃的爱火又多么炙热呢!”马到成立即承认,牛畅对他的热情比炽烈的火焰还要强烈呢!

    “我也充分感受到了来自二叔的那种熊熊燃烧的热情……”牛畅也这样赞美对方说。

    “我想知道,你自己说经历过无数男人,可我只感受到了你驾驭男人的技巧,却没在你身上看到被男人糟蹋过的痕迹呢?你是如何做到的?”马到成对这一点也是大惑不解,按说饱经沧桑的牛畅应该身心都像个老妇人了,可是她依旧保持着妙龄少女的身材和肌肤,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