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0章:不必多想了

    “这倒是行,不过你这么放心把钱放在我手里,就不怕我中途被发现了真实身份,打回原形的时候,无路可走,把你这些钱给花掉了?”马到成趁机说出了极端情况下可能发生的情况……

    “既然放在二叔的手里,就没怕二叔花掉这些钱,我本想直接把这些钱奖励给二叔,但感觉二叔不会要,才会用这样的说辞来让二叔收下的……”牛畅也说出了自己的本意。 ()

    “那好吧,我觉得咱俩现在已经达到了相互信赖的程度,所以,也就都不用客气了,就按你说的办吧,将来你需要钱的时候,尽管来找我,假如那个时候我还是你名义上的二叔的话,那我头拱地也会帮你把这些钱,甚至更多的钱打给你,但如果我的身份被发现,那我可真的不敢保证到那个时候还能帮上你这个忙了……”马到成再次表明了自己的诚意和态度。

    “二叔放心吧,我总觉得,即便是我爷爷发现了二叔的真实身份,也不会将二叔赶出牛家的……”牛畅却忽然这样说。

    “为什么这么说?”马到成感觉很吃惊,因为从来没谁提及过这样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对于马到成来说,绝对是敏感到致命的问题……

    “因为您比我那个亲二叔能力强一百套,既然我爷爷的亲儿子没了,也不能起死回生了,还不如认下你就当他的二儿子,将来执掌牛家的大业,能将他的亲孙子牛牛抚养成人,将来把牛家的产业传给牛牛,岂不是跟他亲儿子在世一样的结果吗!”牛畅居然是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呀……”马到成只能重新定位牛畅这个本以为没头脑的小魔女了!

    “对呀,难道二叔没这么想过?”牛畅以为这个二叔能想到这些呢。

    “不瞒你说,我不止一次想过我的真实身份一旦败露会是个什么下场,但还从未从你想的这个角度想过,但愿永远不会有那一天,同时,也但愿一旦有那么一天,也能像你说的那样,我还能继续作为你二叔的替身,继续为保护牛家的百亿家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马到成很实在地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我觉得二叔吉人自有天相,很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他们发现并且被揭穿的——好了二叔,快点按我说的把钱打给我吧……”牛畅听了这个假二叔掏心窝的话,也听感动的,似乎对他更加信赖了……

    “好吧,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马到成利用手机银行,一下子从牛旺天给他的那张可以无限透支的卡里,一下子转账给了牛畅4500万……

    牛畅很快就收到了,立即做了两个业务,一个是给假二叔的银行账户上,打入1500万的现金,再就是,直接给黄幼祥的银行卡里打了一百万的现金……操作完毕,牛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但刚放下手机,就对假二叔说:“走吧二叔,跟我到大酒店的房间去一趟吧……”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吗?”马到成的意思是,咱们之间最重要的事儿都办差不多了吧,还有必要去那个“偷来的”客房吗?

    “我有一样重要东西要给二叔看……”牛畅这样回答说。

    “啥东西呀,在车里不能看?”马到成立即警觉地这样问。

    “对呀,必须到了酒店的房间才能看……”牛畅却这样坚持说。

    “你不是又有那种想法了吧!”马到成一下子狐疑起来——这个小魔女是不是觉得老子帮她办成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是想与自己建立那种特殊的关系,才要让自己跟她去酒店的房间呀!

    “哪种想法呀?”牛畅还假装没懂对方是什么意思。

    “就是……”马到成忽然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多了,看牛畅现在变成了正常女孩子的状态,不像是会做出极端行为来的样子了,所以,马上改口说:“好了,我跟你上去,那这些钱咋办?”

    “我拎一箱,二叔拎两箱,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牛畅的言外之意,咱俩都是那种一般人都不敢近身的人物,你不会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了吧!

    “我总觉得吧,这种箱子是某些影视剧里,黑帮之间交易的时候才用得着的,咱们应该避开这样的印象给别人看……”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担心。

    “二叔的意思是?”牛畅没太懂对方的意思。

    “你等我一下,我看见酒店一楼临街的门市有一家箱包店,我买两个双肩背的旅行包来,把钱装进去背在肩上,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定最安全!”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那好吧,我同意!”牛畅马上就懂了对方的意图……

    马到成下车跑到了那家临街的箱包店,也没有怎么挑选,就要了两个名牌的双肩背包,付钱带回车里,就与牛畅配合,将一个箱子打开,将里边的美钞拿出来,一捆子一捆子地往背包里填塞,在牛畅的背包里,居然真的塞下了二十捆!就是用手一提觉得有点沉,但还能背得动的感觉。

    另一箱子钱,则装进了马到成的那个背包里,俩人下车,牛畅非要背那个二十捆的不可,说是现在要感受一下到了省城自己能不能背得动,马到成也就同意了……

    背在肩上,牛畅显得有点吃力,但还坚持背着,马到成背的是十捆的背包,显得很轻松……俩人就这样进入了酒店,一路大摇大摆地就到了那个535房间……

    俩人将背包都放下,在沙发前坐稳了,马到成才说:“说吧,有什么要给我看的?”

    牛畅也不吭声,从身上的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来,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什么?”马到成莫名其妙地问。

    “毒药!”牛畅言简意赅。

    “毒药?”马到成心里一个激灵——什么情况,一直都好好的呀,咋风云突变了呢?这个小魔女要干嘛呢!

    “对,无色无味,服用三天后,肝肠熔断,无药可救,必死无疑!”牛畅的态度一下子严肃到可怕的程度。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马到成的心真的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突变。

    “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牛得才指使我哥哥毒杀二叔下的死命令,我哥哥牛欢又指派给了我,让我尽快找个机会,将这种毒药给二叔喝下,才算完成了任务……”牛畅这样解释说。

    “可是,现在咱俩是这样的关系了,你还需要完成这个任务吗?”马到成这样试探着问。

    “当然需要啊,不然的话,我跑到天边牛得才和牛欢都不会饶过我的……”牛畅这样回答说。

    “可是,你不觉得咱俩的关系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你再这样干,就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吗?”马到成不是因为惧怕才说的这句话,而是想知道,牛畅为何如此执着地非要完成这个可以不完成的任务不可!

    “这是你死我活的问题,不是近不近人情的问题,其实残酷的现实就摆在眼前,要么二叔喝下去,算是我完成了任务;要么我自己喝下去,我一死,我爹哋和哥哥也就不会再把我怎么样了……”牛畅说出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的原因和结果!

    “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马到成的心突然疼了一下——该死的牛得才和牛欢,把牛畅给逼到这个份儿上了,真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啊,但马上这样问了一句。

    “有,但就是不知道二叔肯不肯……”牛畅居然还有第三种选择!

    “你说,只要咱俩都不用死,怎么都行……”马到成就这一个要求。

    “很简单,就是二叔马上跟我发生关系,这样的话,我们俩就可以一致对外,不再受这个致命任务的约束了……”牛畅居然又提及了这样一个早就被否定的一个话题。

    “你咋又进入这个套路了呢?上次不是说好了,这个雷池咱俩不能跨越吗!”马到成一听牛畅又提这茬,马上就这样强调说。

    “上次和这次的情况不一样了,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上次咱俩算是不打不相识,所以,到了那样一个结果也算是令人满意了,可是现在不同了……”牛畅却这样强调说。

    “有什么不同了?”

    “现在我是带着任务来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除非不接受任务,一旦接受,就必须完成,不然的话,自己的心理都过不去这个劲儿,但恰恰我这个任务的对象是我最爱的二叔,而且实践证明,你这个二叔比我亲二叔还理解我,支持我,成了改变我命运不可或缺的人物……”牛畅试图做详细解释。

    “既然这样,你应该放弃任务,趁你现在已经有足够的钱在手里,可以直接远走高飞,实现你的那个梦想啊……”马到成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当然可以一走了之,可是这包毒药没派上用场,我哪能走得那么轻松呢!”牛畅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可是刚才都说过了,我喝了这毒药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你喝了这毒药我也绝不会同意,咱俩都不喝,难道就没法破解你这个任务的魔咒了吗?”马到成还在寻求别的出路。

    “当然能破解呀……”牛畅一脸轻松地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