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8章:牛畅坐进来

    马到成从唐小鸥的护士长办公室里出来,给牛畅发了短信确定了约会的地点,还是那个雪原大酒店的535房间,立即驱车到了市里最大的一家银行,亮出了身份证还有钥匙,由银行的一名职员陪同,到了壁垒森严的地下室,打开了排列整齐的各种保险箱的大门,到了钥匙上写的那个号码的保险箱跟前,俩人的钥匙一边一个,同时扭动,才打开了保险箱的门的“外门”,那个银行职员这才退后几步到门口去等候了……

    马到成则在保险箱的“内门”上,按了牛旺天告诉他的那个密码,内门,立即开了——拉开抽屉牛得才才发现,里边是三个精致的铝皮提包,打开一个看,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整捆的百元美钞,大概数了一下,一箱正好是一百万,于是,将三个箱子都拎出来,关好保险箱的内门,然后叫来那个在门口守候的银行职员,俩人再次同时将保险箱锁上,然后马到成对他说:“能不能帮我找俩保安,护送我到车里去?”

    “愿意为您服务!”银行职员马上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在银行的两名穿防弹衣的保安护送下,马到成将三个铝皮提包拎到了自己的车子里,然后谢过两个保安,就上车开出了银行的停车场……

    很快就到了雪原大酒店楼下的停车场,马到成没敢贸然带着三百万美钞进去,而是直接给牛畅发了短信:“我在楼下,你到了吗?”

    “我在路上,马上就到……”牛畅立即回短信说。

    “我在停车场等你,来我车里说话……”马到成心想,那就现在车里会面说明情况吧。

    “好的……”牛畅马上同意了……

    等待牛畅到来的这个空闲里,马到成将车门锁好,放倒座椅,躺平自己,双手枕在脑后,开始想关于牛畅的一切,还真是感慨万千——早就发现这个小丫头非同一般了,多次差点儿没死在她的手里,却一次又一次侥幸逃脱,但碍于各种因素,一直没有揭发她,更是没能逮住她,现在呢,经过唐小鸥绑架事件,一下子与她有了正面接触,才发现,原来她并非发自内心要干掉我这个假二叔,而是受了父兄居心叵测的驱使,才让她铤而走险,一次次地加害与他……

    这些还都不令马到成很吃惊,令他感到意外的竟是,牛畅每次要干掉他的理由中还有一个就是——我爱上了却得不到的男人就一定要毁灭他不让别的女人拥有他!

    难道这个小魔女真的爱上了我这个假二叔?

    也正是因为绝对得不到这种爱,才要将我这个假二叔给赶尽杀绝?

    想到这里,马到成自己都笑了——呵呵,原来“因爱相杀”是这个意思呀,这比因仇相杀还邪乎呢,后者相杀是人类的本性,但前者又做和解释呢?

    原来爱这个东西也是双刃剑,一旦剑走偏锋,也是要伤人,甚至是致命的呀!

    还好,老子命大,在那么多次的谋害中,都逃过了劫难,末了,还征服了这个妙龄少女的冷血杀手,更让马到成欣慰的是,还能帮助她改邪归正,远走高飞到异国他乡去重新做人,这也算是一种更高层面上的积德行善吧……

    能让牛畅这样一个双手沾满了罪孽鲜血的冷血杀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马到成还真的有了老大的成就感……

    再看身边的这三百万美元,还有牛旺天答应的可以从他那张可以无限透支的银行卡里支付给牛畅其余的款额,马到成也对“血浓于水”的说法有了全新的认知——牛旺天一旦确认牛畅是他的亲孙女,立即如此慷慨解囊地认可了二儿子的提议,答应给牛畅一千万美元等值的钱,让她实现那个梦想,让她真正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

    看来这步棋是一箭多雕,既掩盖住了自己这个假二叔的身份,又拯救了牛畅这样一个妙龄少女,同时,也让牛旺天得知了一个重要的秘密,就是牛畅牛欢的血脉问题,也好让他老人家在将来决策重大问题的时候,有了一个依据和准绳吧!

    想到这里,马到成心里满满的成就感,越发期待尽快见到牛畅,将钱给到她手里,然后,亲自将她送到省城的那个胡子大叔手里,才算是功德圆满地完成了这件好事吧……

    这个时候,有人轻轻地敲打车窗,马到成起身一看,是牛畅到了,立即用遥控钥匙打开车门,让牛畅坐了进来……

    “钱——真的筹集到了?”牛畅开门见山,直接这样问道。

    “筹集到了,只不过,一千万美元现钞实在是太难搞了,我只为你筹集到了三百万美元现钞,都在这三个提包里呢——其余的,只能按照汇比将等值的人民币打进你的账户了……”马到成略显歉意地这样解释说。

    “这样挺好的,我还愁一下子给我那么美钞我没办法安置呢,这三个提包我能拎动吧……”牛畅居然觉得这样更好!

    “刚才就是我从银行拎出来的,不是很沉,绝对能拎得动,但我劝你千万别这样拎着它们招摇过市,那太危险了,刚才我在银行取这些钱的时候,心里都胆突突的,生怕谁一把抢了去,我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马到成这样说,目的就是说提出这些现金刚刚好,再多谁都难以驾驭……

    “二叔不是会功夫嘛,几步就应该追上了吧……”牛畅却这样来了一句。

    “谁说的,虽然我会点功夫,但有时候遇到高手也是无济于事,比如那天,假如是在平地上,怕是真的追不上你了吧……”马到成一听牛畅提到了他的功夫,马上这样举出了具体的例子给对方听。

    “幸亏是在楼顶,也幸亏是被二叔逮住了,不然的话,哪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呢?”牛畅居然是一副因祸得福的感觉!

    “你真的下决心带着这些钱到异国他乡去了?”听牛畅这样说,马到成心里有发了感慨,这个牛畅还真是被他点石成金,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就再次这样确认说。

    “我已经没了别的选择,这是唯一改邪归正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途径了,当然了,没有二叔这样的鼎力支持,我的所有梦想都将化作泡影,多谢二叔了!”牛畅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既然你叫我一声二叔,也就不用说这些谢谢的话了,快告诉我你的银行账户,我这就用手机银行把钱打给你……”马到成听牛畅由衷地谢谢他,心里很感动,马上提及了余下的款项问题。

    “还有多少呢?”牛畅以为一共就这三百万美元呢,没想到还有,就这样问。

    “按现在的汇率价格,剩下的700万美元应该在4500万人民币左右,我就直接给你打4500万吧,行不?”马到成这样商量地问。

    “不用那么多,再给我打三千万,其余的,留给二叔吧!”牛畅居然不贪心了!

    “给你的就是给你的,我不能从中截留……”马到成却这样来了一句。

    “听二叔的意思,这钱不是二叔的?”牛畅从中听出了端倪。

    “说实话吧,这钱都是你爷爷的,不然的话,我哪里能筹集到这么多钱呢?”马到成只好实话实说了。

    “我爷爷知道我是他亲孙女儿了?”牛畅第一个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当然知道了,不然的话,哪里会这么痛痛快快地一下子给了这么多钱给你呢!”马到成说出了其中的道理!

    “那就是说,我爷爷也同意我到国外去发展了?”牛畅又问道了她关心的问题。

    “当然同意了,他也觉得,你在现在的家庭环境中,只能被带坏,还不如尽早离开他们,到一个陌生的过度去重新开始,过一种全新的生活……”马到成说出了牛旺天的大概意图。

    “那,二叔也将我哥哥牛欢的真实身份告诉我爷爷了?”牛畅又问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是啊,我把那份儿亲子鉴定给你爷爷看了,他看过之后,很是高兴,原本以为你们俩都不是牛家的后人呢,想不到,他终于有了你这样一个可爱的孙女,这才一下子慷慨解囊,我说你需要多少钱,他就给了多少钱!”马到成索性将全部过程细节都告诉牛畅了。

    “我爷爷还真是不糊涂,但这一切全都是二叔的功劳,让我如何感谢二叔才能表达我最真切的谢意呢?”牛畅越来越觉得,改变自己命运的不是爷爷,而是眼前这个假二叔!

    “我都说了,你能现在还叫我二叔,没揭穿我的身份,我对你也是感激不尽,所以,借花献佛帮了你这个忙,也是理所应当的……”马到成有自知之明,马上这样回答说。

    “那这样吧,就按照我说的,爷爷不是给了我300万的美元和4500万的人民币嘛,我一下子带走这么多钱也不是那么安全,我这次只拎走两箱钱,留下一箱暂时放在二叔手里保存,万一我遇到什么麻烦,需要钱的时候,再跟二叔要;还有,刚才说的那4500万,二叔先打到我的银行卡里,我再往二叔的银行卡里打回1500万,也像刚才说的那样,作为我将来急需钱的时候,找二叔要,二叔也好立即帮我汇钱过去……”牛畅立即对这些钱做了重新分配……

    听牛畅这样说,马到成还真对她刮目相看了,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表面上变得很正常的牛畅,接下来会做出一个惊天“不正常”的行为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