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7章:恶魔变天使

    “我是牛旺天唯一的孙女呀!所以,一百万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你兜里的一百块钱而已,所以,给您一百万是小菜一碟……”牛畅当即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那好吧,我先救治小馒头,然后让她在我家里做保姆,不过我可事先声明,我可不是冲着你那一百万……”一听牛畅这么说,黄幼祥当即没电了,是啊,牛畅是谁呀,她是牛旺天的亲孙女呀,她说有一百万,还真兴许有一百万吧,但他却这样强调了一句。

    “那是冲着什么?哦,我懂了,就是冲着小馒头身上的‘小馒头’,对不对!”牛畅趁机再次开了这样的玩笑……

    “又开这样的玩笑!告诉你吧,我冲的就是你现在惊人的改变,过去见到你,没有任何同情心,更是没有人情味儿,可是现在你忽然变得我都快不认识了,就冲你的这种脱胎换骨般的表现,我也要帮你这个忙,救治小馒头,让你放心地远走高飞……”黄幼祥却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自己对牛畅突然发生剧变的感受……

    “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嘛,太好了,不出意外的话,几个小时后,钱就会打进您的账户里,告诉我一个银行账号吧,也好给您打钱……”牛畅一听黄幼祥还真的理解了自己,也接受了自己的最要好的朋友小馒头,就这样高兴地承诺说……

    “那好吧……”黄幼祥说完,还真给了牛畅一个银行卡号,但心里却在说——没指望你真打钱过来,即便是你骗了我,我也不会见死不救,把这个小馒头从这里撵出去的……

    牛畅记好了黄幼祥的银行卡号,就来跟小馒头道别:“我有急事儿必须离开了,记住我的话,跟黄叔叔好好相处,这里就是你最好的归宿,记住了吗?”

    “我有点怕……”小馒头拉住牛畅的手,怯生生地这样说。

    “你怕啥呀,他又不是大灰狼——他的性格可随和了,你跟他相处就知道了!”牛畅这样劝慰小馒头说。

    “我不是怕他……”小馒头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怕啥呀?”牛畅有点惊异了,以为她是害怕与黄幼祥单独相处呢!

    “我怕刘三炮他们来找我麻烦!”原来小馒头还是对这个心有余悸。

    “放心吧,这里很你隐蔽很安全,不会有谁知道你在这里的,即便是有,你也是受害者,让黄叔叔直接报警,警察也会帮你不帮那个该死的畜生的!”牛畅这样给小馒头打气撑腰说。

    “那你走了,还会来看我吗?”小馒头显然是依依不舍牛畅这就要离开她,到很远的地方去……

    “我可能要走的很远很远,去的很久很久,不过迟早有一天,我会回来看你的……”牛畅也不确定自己到底能走多远,去多久,但还是给了小馒头这样的安慰……

    “你可千万别忘了我呀……”小馒头眼泪含眼圈地这样抓住牛畅的手说。

    “不会的,忘了什么也忘不掉你那迷死人的小馒头呀!”牛畅还不忘这个时候开点小玩笑来活跃气氛!

    “那你快走吧,不然我就快要哭了……”小馒头可怜兮兮有气无力地这样说道。

    “好啦,我走了,记住我的话,好好跟黄叔叔相处!”牛畅算是给了小馒头最后的叮嘱。

    “记住了,你快走吧……”小馒头这样说完,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看着牛畅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匆匆离开的背影,黄幼祥还真是打心里往外地感叹——想不到啊,就连牛畅这样一个小魔女都会神奇地发生改变,看来是得对她刮目相看了!

    黄幼祥送走牛畅,回身就到了小馒头的跟前,在给她治疗之前,还试图与她沟通,就说道:“在我给你救治之前,我要好好跟你谈一谈……”黄幼祥拿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医者派头和口吻,这样跟病痛中的小馒头这样说话。

    “不用谈了,我什么都听您的,你想咋样我都同意……”小馒头却突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的意思是……”黄幼祥还想解释他对她身体的接触都是为了给她疗伤治病,绝对没有别的意图和想法……

    “您什么都不用顾虑,从现在起,我的一切都交给您了,包括我的身体和我的小命,您不用再征求我的意见,您想咋样我我都没意见……”小馒头索性将自己的全部都彻底交给这个刚刚认识的黄叔叔了——大概她也只能这样选择吧……

    “那好吧,那我们开始吧……”黄幼祥明显感觉到这个被糟蹋得奄奄一息的女孩子没有任何的个人意愿是人之常情——她几乎丧失了任何可以讨价还价的和挣扎的能力,只能听天由命地任由他人宰割她的命运了——幸亏是遇到了我这样的男人,不然的话,这个女孩子岂不是再次羊入了虎口?

    只是黄幼祥给小馒头真正救治接触到她身体的时候,之前被牛畅反复提及和暗示的关于她身上那个小馒头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现在单独接触的时候,居然就情不自禁地格外关注,并且有了心动过速的感觉——还好,他的职业操守让他还有相当的定力,这才没耽搁救治……

    初步的伤口处置和必要的用药之后,小馒头的伤势得到了控制,人也安静地睡着了,黄幼祥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客厅坐下来,打算喝一杯咖啡提提神,解解乏,却忽然接到了一个银行发来的短信,顿时瞳孔都有点放大——不是吧,牛畅真的给自己的账户上打了一百万呀!

    反复确认真的是一百万入账,黄幼祥的心差点儿都没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看来那句老话说的是真对呀,只要你肯付出,终将获得回报——之前被牛畅“敲诈勒索”去的那几十万现在看来算个屁呢,人家一下子就给你打回来一百万!

    而且黄幼祥此刻对这个牛畅送来的小馒头印象好极了,完全能想象得出,她痊愈之后会是个多么有魅力的女孩子,特别是她那迷人的小馒头,让黄幼祥免不了想入非非地对未来充满了奇异的期待与幻想……

    唉,万万想不到啊,我黄幼祥居然因祸得福,天上掉馅饼一般地突然来了个“财色双收”看来这个小魔女忽然之前就变成了一个小天使啊!

    黄幼祥兴奋得差点儿掉下了眼泪!

    牛畅接到了假二叔的短信知道自己要的“巨款”已经搞到了,心情异常兴奋,告别了小馒头和黄幼祥,从旺天大厦出来,回头望了一眼,心里也有些畅然——这是爷爷的巨大财富,但现在自己却要远走高飞地离开这里,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去跟胡子大叔过完全陌生的生活去了,再见了爷爷,再见了小馒头……

    牛畅到了街边,打了一辆三轮车,特地说了一个可以路过兴旺便利店的地方,就是想顺路打听一下刘三炮现在咋样了……

    到了那个便利店门前的路上发现,已经被警方拉上了警戒线,牛畅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问三轮车司机:“这里发生什么?”

    “林海市都传开了,这家男人跟别的女人搞破鞋,居然还给老婆打电话让她上楼去当面气她,结果,他老婆直接带着剪刀上楼,一剪子下去就给他男人咔嚓了……”三轮车司机的小道消息就是灵通。

    “哎呀,那还不出人命啊!”牛畅故意惊恐地这样问道。

    “幸亏我们同行的一个兄弟发现及时,报了警,那个男人送到医院,命是保住了,可是命根子却没了……”三轮车司机还真知道很多情况。

    “剪掉了,不是可以接上吗?”牛畅却很在意这个细节……

    “本来可以的,可是那个老婆疯掉了,一会哭一会儿笑的,用剪刀把她男人的命根子给剪得稀巴烂不说,还丢到街上被野狗给叼走吃掉了!”三轮车司机连这个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天哪,这么惨——那跟那个男人搞破鞋的女人呢?”牛畅还想从侧面打探关于小馒头也包括自己是否暴露了……

    “听说警方也在寻找,还听说这个家伙搞的不止一个女人呢——再者说了,跟他搞破鞋的女人也就是图点钱物什么的,发生这样的事儿,还不赶紧消失得无影无踪?傻子才会留下来给警方作证呢……”三轮车司机居然这样回答说。

    “这个老婆不会被判刑吧!”牛畅索性把自己关心的都问了出来……

    “这个说不好,假如真的疯掉了,也许直接送疯人院,也就不用判刑了,假如恢复正常了,兴许判个重伤害,蹲个十年八年的也不一定吧……”三轮车司机似乎还懂点法律,就这样估摸说。

    “唉,都什么年月了,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登报曝光之后,真给咱们林海市丢人现眼!”牛畅居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说的是呢,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干嘛要用剪子给咔嚓了呀,这下好,两败俱伤,谁都没得好吧!”三轮车司机也这样附和说……

    “好了,快带我去雪原大酒店吧……”牛畅打听到了这么多消息之后,心里基本上踏实了,这才说出了自己真正想去的目的地……

    “好嘞……”三轮车司机稍微调整了方向,就直奔牛畅说的马上要与假二叔约会的雪原大酒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