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6章:爱上小馒头

    “我说你还有没有脑子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命都危在旦夕了,还在乎这些,再说了,他是有职业操守的高级医生,哪里会趁机占你什么便宜呢!而且,我就在你身边,你怕啥呢!”牛畅这样奚落小馒头说。

    “那你一直陪着我……”小馒头一把抓住牛畅的手,这样央求说。

    “好好好,我一直陪着你……”牛畅终于说服了小馒头,扶她到了里屋的床上,让她躺平了,然后,接受黄幼祥的专业检查……

    一旦开始给小馒头检查病情,黄幼祥立即调整回到了高级大夫的神情,仔仔细细地做了各种检查……

    “咋样啊,她没生命危险吧……”一直看完黄幼祥给小馒头检查完毕,牛畅才这样问。

    “跟我到外边说话吧……”黄幼祥摘下口罩,脱下手套,却不想当着小馒头直接说检查结果……

    “咋了,很严重吗?”到了外边的客厅不说,黄幼祥还把牛畅叫到了阳台上,牛畅觉得问题很严重,到了阳台就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很严重,像她这样小产之后没有加以保护,再次受到侵害,已经引发了大出血的前兆,如果不立即救治,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性命危险……”黄幼祥这样回答说。

    “哎呀,那我求求你,快点想办法救救她吧,你看她有多可怜呀!”牛畅再次抓住了黄幼祥的胳膊这样恳求说……

    “奇怪了,你居然也有同情心?”黄幼祥没说答应不答应的事儿,反倒提出了这样的质疑——这个冷血的小姑奶奶,今天咋突然为别人的性命安危担心同情了呢?

    “当然有了,她是我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唯一的一个好朋友了,我哪里会见死不救呢!求你了,快点救救她吧……”牛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救她可以,但我有几个要求……”黄幼祥一看不救肯定是不行了,但也开始提条件了……

    “快说吧,一百个要求我都答应你!”牛畅一听黄幼祥答应救小馒头了,就立即答应说。

    “第一,假如这个患者触及法律招惹是非你必须为我作证,并非我擅自在家里救治她,完全是出于你的逼迫无奈而为之!”黄幼祥就怕惹祸上身,所以,先说了这一条。

    “这个我能做到!”牛畅马上保证说。

    “第二,所有因此产生的费用不能再由我负担了,因为我现在差不多身无分文了!”黄幼祥的意思是,我在家里救治她,一定会产生相关费用,可是你这个小姑奶奶,刚刚将我的五万块钱也拿走了,所以,我必须丑话说在前头!

    “看,这是你上次给我的那五万块钱,我直接留给你,这些不够的话,我再给你补!这总行了吧……”牛畅边说,边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五万块钱来,好直接递到了黄幼祥的手里……

    “奇怪了,你咋跟以前不一样了呢?”黄幼祥接过钱,有些愕然,之前这个牛家的千金小姐来他这里都是来索要钱物的,可是今天居然能拿钱给他,还真是让他有点不可思议了……

    “咋不一样了?”牛畅自己却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觉得你变了……”黄幼祥手里拿着那些钱,真觉得眼前的这个小魔女完全变成另外一个女孩子了……

    “变成啥样了?”牛畅还是第一次这样与黄幼祥的眼神真正对视!

    “变得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了……”黄幼祥受不了牛畅那种直勾勾的眼神,所以,马上离开,这样来了一句。

    “真的呀,那——黄叔叔是不是一下子爱上我了呢?”牛畅这样说的时候,一下子抱住了黄幼祥,差不多就是在他耳边说了这样的话!

    “其实我……”黄幼祥被牛畅这样一弄,顿时心猿意马神情紧张起来……

    “其实你……”牛畅刚要借题发挥一举将黄幼祥给彻底拿下,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手机来短信了……本来不想看是谁来的,但忽然预感到,也许是那个假二叔来的呢,就立即松开几乎拿下的黄幼祥,掏出手机看……

    假二叔来的短信只有两个字:“妥了!”

    牛畅顿时怦然心动——妥了就是那一千万美元到手了呀!一阵兴奋差点儿尖叫起来,立即回短信:“好,哪儿见?”

    很快得到假二叔的回复:“你定!”

    牛畅当即快速回应:“老地方吧!”

    假二叔再次回复:“不见不散”

    牛畅在这样的时候接到了假二叔这样的短信,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将来个脱胎换骨般的华丽转身,将过去以往的所有罪孽一笔勾销,让一个全新的未来扑面而来,那种幸福的感觉如沐春风般地让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从未有过的妩媚笑容……

    “谁来的短信?”黄幼祥身后的一句话,瞬间将牛畅从飘飘然的兴奋中回到了现实!

    “啊,我哥哥约我去吃中饭……”牛畅这样回应说。

    “那你这就走?”黄幼祥有点失落感,刚才刚刚找到一点儿对这个小丫头的感觉,可是偏偏被一个短信给打断了,又听她要走,就这样问。

    “其实吧,我哥哥是给我饯行定的饭……”牛畅虽然是在撒谎约她见面的人,但她要离开林海市却是事实。

    “饯行?你要出远门儿?”黄幼祥更有失落感了!

    “对呀,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很久不再回来了……”牛畅这样回答说说。

    “不是吧,你走了,把这个小姑娘丢给我一个人管?”黄幼祥也一下子从刚才那些非分之想中跌回了现实,立即这样强调说。

    “对呀,这个世界上,也就把小馒头交给你我才最放心了……”牛畅却这样来了一句。

    “什么——小馒头?”黄幼祥有点没懂牛畅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到这工夫,还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呢!

    “对呀,她就叫小馒头啊……”牛畅吗马上这样回答说。

    “为啥叫——小馒头呢?”黄幼祥有点不解其意。

    “你——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嘛!”牛畅的脸上流露出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情来回应对方的问题!

    “看到什么了?”黄幼祥咯噔一下子心里,忽然发觉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比之前的那个瞿凤霞还要邪乎,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外号,居然就能整出这么多的内容来!

    “看到她的小馒头了呀!而且里里外外的都看见了呀!”牛畅才不管黄幼祥对这个话题有多尴尬多难为情呢,索性进一步这样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那是为救她命必须做的例行检查!绝对没有别的想法!”黄幼祥立即急眼巴登地这样争辩说……

    “谁说你有想法了,那么过敏干嘛呀!又没让你娶她当小老婆,看把你吓成这个样!”一看黄幼祥当真了,牛畅噗嗤一笑笑了起来……

    “不是开玩笑就好,可是,你走了,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了……”黄幼祥立即正经起来……

    “我都跟她商量好了,您治好了她的病,她就留下来给你当保姆,洗衣做饭收拾卫生她都做得来,假如你那方面实在饿得慌了,也可以拿她的小馒头解饿……”牛畅再次把话题扯到了“小馒头”上……

    “你咋说着说着就下道呢,你若是再这样说话,我这就让你带她离开!”黄幼祥这下还真像是急眼了——虽然刚才检查小馒头的小馒头的时候,也是一愣——从业这么多年,还是头回见到这样的一个小馒头,若不是职业医生的理性,还真就被那个小馒头给吸引,检查中就会想入非非了也许,但那都是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活思想,一旦被人揭穿,也就会恼羞成怒了!

    “好好好,就算我没说,但我必须明确地告诉您,她无家可归无处可去,而且我也即将远行,所以,必须由您来全权照看她,假如有一天我回来发现她少了一根儿头发丝儿,可就别怪我用我的手段来让您遭罪了……”牛畅也忽然正经起来,提出了这样的严正警告!

    “你别威胁我,就你给我这五万块钱,可能连给她看病都不够,难道还让我养活她一辈子?”黄幼祥也开始用现实情况说话。

    “你若是有小馒头陪伴一辈子,那该是多大的福分呀……”牛畅还是忍不住这样来了一句。

    “你咋还开这样的玩笑呢?”黄幼祥又要急眼了!

    “听我把话说完呀——我的意思是,我离开之前,直接给您一百万,算作给小馒头的生活费,也算给您的一次性补偿,这样的话,您还有什么话说!”牛畅心想,假如二叔真的给她弄到了一千万美元的话,那将是多少个一百万人民币呀,所以,拿出一百万来给这个黄幼祥照看好小馒头,不算个事儿吧,就这样承诺说。

    “不可能吧,你哪里来的一百万给我?”黄幼祥一听从牛畅的嘴里说出了这么大一个钱数,与之前她从这里索要的那些钱比不能相提并论呀,就这样问了一句。

    “您咋咋忘了我是谁!”牛畅却趾高气扬地这样问了一句。

    “你是谁呀?”牛畅的话一下子给黄幼祥整蒙了,一时真的没反应过来站在眼前的这个小姑奶奶到底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