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5章:害怕男医生

    挂断黄幼祥的电话,等黄幼祥从十八楼回到公寓这工夫,牛畅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就好奇地问:“你为啥叫小馒头呢?”

    “还不是因为别的女孩子到了我这个年龄都发育了,可是我这里还是两个小馒头大小……”

    “就因为这个?”

    “还有,我这里长得也像个馒头,所以,才被他们这样叫的……”

    “谁能看到你这里长得像个馒头啊!”

    “上初中的时候,被几个女生欺负,按倒扒掉裤子,就发现了,结果,小馒头的外号也就传开了……”

    “真的呀,那你要让我看看你的小馒头到底长成什么样……”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呀!”

    “咋了,你都认可被那个刘三炮随便糟蹋,却不肯让我这个救命恩人看上一眼?”

    “就看一眼!”

    “咋了,多看一眼你还少块肉啊!”

    “人家不是不好意思嘛……”

    “我又不是臭男人,看了又不会把你咋样……”

    “那好,那你看吧……”

    “还真像个白面馒头呢,你是咋长成这样的呢?”

    “那谁知道啊,可能就是这个品种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吧……”

    “啥叫白虎啊?”

    “就是白白净净的一根儿毛儿都没有,就像你这样的!”

    “难道你的不这样?”

    “当然不这样啊,不然我何必好奇看你的呢?”

    “那你的长啥样?能不能给我也看看!”

    “我的很普通,没啥好看的……”

    “可是,对于我来说,跟我不一样的就都是新奇的,你就让我看看吧,求你了,再说你都看我的了,你不让我看你的,这不公平啊……”

    “我救了你的命,那里还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你若是不让我看,我就不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呀!”

    “你不让我看你,我就不告诉你!”

    “好啊,你看吧……”

    “哎呀,我咋觉得你的比我的好看呢?”

    “有啥好看的……”

    “显得很神秘,不像我的,这么一目了然……”

    “才不是呢,你这样的品种特殊,叫个男人就会着迷的,难怪你被那个刘三炮给迷住了,在你小产的时候都不放过你!”

    “还说哪,也许这就是我苦命的原因吧……”

    “现在好了,你将来会长期住在这里,过上你的幸福生活了……”

    “可是,你刚才说的那个黄叔叔,就不是那种男人?”

    “当然不是,他是那种正人君子的医学专家,轻易不会对女孩子感兴趣的,除非是你主动要跟他发生点什么,然后拿住他,不然的话,他是不会主动欺负你的……”

    “可是,我住在这里,他老婆孩子不会起疑心吗?”

    “当然会呀!”

    “那咋办呀!”

    “没办法,只好忍受呗……”

    “我能忍受他们,可是,他们能忍受我吗?”

    “开玩笑呢,看把你给吓的,这个黄叔叔的老婆孩子都在国外生活呢,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一回面,所以,这里只有黄叔叔一个人住,假如他答应收留你,你愿不愿意在这里当他的保姆,搞搞卫生做做饭的那种……”

    “我干活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我!”

    “那是他不知道你的身上长了三个小馒头,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着迷你的,哪里还会嫌弃呢!”

    “哎呀,闹了半天他也是那种男人呀,你还是趁他还没回来,赶紧带我走吧……”

    “跟你开玩笑呢,看把你吓的,他是那种你不逼他到无路可走,是绝对不会跟你有任何关系的男人,所以,如何相处都在于你自己把控,完全不用担心他会主动对你咋样……”

    “你能保证?”

    “我敢打赌,最后一定是你看上了这个有学问又儒雅的高级知识分子,然后主动把自己的三个小馒头送给他吃的结果……”

    “才不会呢,你再说,我现在就自己离开了……”

    “有本事你自己走啊……”

    “那也绝对不会发生你说的那种情况……”

    “吹牛吧你,连刘三炮那样粗鄙的男人你都忍受了,遇到了黄叔叔这样的极品男人,你会不动心?”

    “你再说,我可真生气了!”

    “对救命恩人生气那就是以怨报德,是要遭天谴的!”

    “算了,不跟你争了,我就知道永远都说不过你……”

    “看你那个小样吧,我能给你找到这样一个归宿,你不偷偷感激我,还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小馒头!”

    “好了啦,我现在什么都不说了,等我见到你的那个黄叔叔,只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男人了……”

    “你还有这样的眼力?”

    “当然了,假如这个黄叔叔是个好男人的话,眼神一定是和善和坦然的,假如他是那种流里流气的男人,看见女人立马就会流露出不正经的眼神来,不信一会儿我就试试看……”

    “那好啊,估计他马上就到了……”牛畅的话语刚落,就听到了门铃声,小馒头立即紧张起来,牛畅则赶紧起身,去给黄幼祥开门……

    连医生的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下,黄幼祥就匆匆忙忙地跟同事说家里有点儿急事儿务必回去一趟,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回到了位于十七楼的公寓。

    一进门,发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目的就问牛畅说:“她是谁?”那口吻明显在埋怨牛畅,你咋把“外人”带到了这里,这也太任性了吧!

    “她是我最要好的姐妹,被老板娘的男人给祸害怀孕了,又被老板娘用靴子给踹掉了,刚才我去看她,结果,小月子还没做完呢,就又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给糟蹋了,我一看她奄奄一息快不行了,就把她给送到这里来了……”牛畅这样解释说。

    “有病可以直接送医院呀!”出于医生的本能,黄幼祥马上这样回答说。

    “可是她没钱去医院看病啊……”牛畅居然用这样的理由回应道……

    “没钱你也不能把她送我这里来呀,你该直接送你家医院去急救啊!”黄幼祥心说,我的小姑奶奶,你还跟我说这样的话,你是谁呀,你是牛旺天的孙女呀,你居然用没钱住院这样的理由来搪塞我,愚弄我,你觉得这有意思吗!

    “我才不想让我爷爷我爹哋还有我哥哥知道我有这么个朋友呢……”牛畅又拿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这样争辩说。

    “可是我这是公寓,不是医院,你把这么危重的病人送到我这里,你让我咋办?还是快送楼上去抢救吧……”黄幼祥还是怕在他的公寓里私下里救治这样一个病人,将来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行,绝对不行……”牛畅一听黄幼祥这样说,一下子过来抓住他的胳膊这样说道。

    “为啥不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黄幼祥越发觉得这其中有特殊情况了。

    “不是见不得人,而是怕惹上麻烦……”

    “什么麻烦?”黄幼祥被牛畅抓住的手臂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天哪,可别再给我惹什么麻烦了,我的麻烦够多了,我的小姑奶奶呀!

    “其实我是刚刚带她逃出来的……”牛畅没办法,只好披露实情了。

    “逃出来的?从哪里呀,你赶紧跟我说清楚!”一听牛畅说了“逃出来”三个字,黄幼祥差点心脏停跳,不会是这个小姑奶奶带着这个小姑娘被警方逮住了,然后,趁人不备逃出来,没地方去,就躲到我这里来了吧!

    “是这样的……”牛畅一看不说实情黄幼祥不会接受这个现实,就把刚刚发生的那个惨烈的场面说出来给黄幼祥听……

    “天哪,那个男人抢救不及时怕是有性命危险呀!”黄幼祥居然担心起那个叫刘三炮的被剪刀齐根儿剪下命根子的男人的性命了——看来还真是职业医生,本能反应居然是这个!

    “我们从那里逃出来的时候,故意让一个三轮车司机上去给我们搬行李,结果他发现了现场,就报了警,我们俩才悄悄到了另一条街,打车到了这里的——你看,我能把她送医院吗?”牛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在我这里,咋救治她呢?”黄幼祥开始松口了,也觉得像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孩子,遇到了这样一场暴力事件,的确不易到公开场合去治疗,但还是觉得,在自己家里救治她,不是那么回事儿!

    “您医术高超,肯定能救活她吧……”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差不多将身体都贴在了黄幼祥的身上,那种神情令对方不能不想起之前他们之间都曾经发生过什么……

    “那让我先检查检查,假如情况不是特别严重,或许可以在我这里输液救治……”黄幼祥通过牛畅的肢体语言明确知道,不答应她救治这个可怜的危在旦夕的小姑娘,怕是躲不过她的纠缠了,所以,这样答应说……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嘛——那好,那你快点给她做检查吧……”牛畅边说,边要扶起小馒头到黄幼祥说的里屋铺了一块白色床单的床上去做检查,想不到,小馒头却怯生生地说:“我不……”

    “为什么呀!”牛畅很惊异地问小馒头。

    “他是男大夫,咋检查我这里呀!”原来小馒头还惧怕这个。

    “他是高级大夫,遇到患者从来不分男女的!”牛畅这样即使说。

    “可是,我从来没让男大夫看过病啊!”小馒头还这样争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