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3章:人家还要嘛

    “太不像话了,这样吧,我想问你,你想不想继续在这里被糟蹋了……”牛畅想知道此刻小馒头的想法……

    “当然不想啊,可是想离开,我现在连动弹都动弹不得了……”小馒头有气无力地这样说道。

    “那好,那我这就带你走……”牛畅这样提议说。

    “你要带我去哪里呀?”小馒头茫然地问道。

    “不管去哪里,也不能再呆在这个畜生窝里了……”牛畅似乎突然有了某种要拯救这个她唯一的同性朋友的冲动……

    “可是,他在隔壁醒来发现我不见了,发疯地找我可咋办!”小馒头竟还担心这个……

    “他都不管你死活地糟蹋你,你还在乎他的感受!走,这就带你走……”牛畅直接这样批评小馒头说!

    可是令牛畅想不到的是,她刚刚帮小馒头擦干血迹,穿上衣服,要搀扶她离开,却一把被闯进来的一个彪形大汉给抓住了:“小丫头,你这是干啥,要拐跑我的女人?”

    小馒头一听是老板娘男人的粗野声音,顿时吓得瘫倒在地……

    牛畅则挺起腰来,看着高她一头的粗野男人,却突然将满腔的仇视收敛起来,转而笑吟吟地对他说:“看大哥说的,小妹哪有那个胆子呢……”

    “不想拐跑我的女人,为什么要搀扶她出去?”粗野男人却一把拉住了牛畅的胳膊,这样质疑说。

    “我不是她好姐妹吗,看她这样难受,就想带她一起出去看看大夫,然后,再一起吃点好东西补补身体……”牛畅还是笑眯眯地这样解释,但心里却在琢磨着如何为小馒头报仇雪恨……

    “我的女人不用你管,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不然的话,信不信我连你一起给祸祸了!”粗野男人这样说的时候,还用手指来钩了一下牛畅的下巴,那动作,极其下流猥琐!

    “大哥说话可要留神,我可不是谁想祸祸就能祸祸的……”牛畅却不急不恼,不动声色地这样撩拨对方上自己的钩儿……

    “你谁呀,敢跟我刘三炮这么说话,信不信你再敢说一句,我当着小馒头就把你给办了!”粗野男人一看这个小丫头完全不惧怕他,再看她的长相打扮比小馒头可是迷人百倍千倍,立即这样大声豪气地威胁道!

    “大哥说这话也不怕被老板娘给听见,回头把你裆下那四两肉给咔嚓了!”牛畅一听对方差不多上道了,就进一步这样刺激对方说。

    “她敢!老子办谁从来不用请示她,我把小馒头办成这样了,她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什么都没发过?”刘三炮这样炫耀地吹牛皮说。

    “那好啊,我现在可以让大哥办我,但敢不敢边办我,边让小馒头给老板娘打电话,说大哥又在办别的小姑娘呢,看她什么反应——大哥有没有这个胆儿!”牛畅立马将了对方一军!

    “跟我较劲是吧,好啊,我现在就办你,边办边让小馒头给我那个不下蛋的老婆打电话,看她敢不敢上来多问我一句废话!”刘三炮哪里会让这个无名小丫头占了上风说了上句,立即被杠在了气氛上,虽然有骑虎难下的感觉,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说了。

    “那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牛畅则让对方说的话无法反悔无法收回了……

    “老子长这么大,怕过谁呀——再说了,办了你这样的小丫头,死了都值了——来吧,我现在就办了你!”刘三炮边说边扑上来就将牛畅给抓住了……

    “小馒头,快给老板娘打电话……”牛畅边尽可能地抵抗刘三炮,边这样喊瘫在地上的小馒头……

    “我……我……我不敢呀!”小馒头哆哆嗦嗦地这样回应说。

    “有什么不敢的,是他同意打的……”牛畅却这样鼓励小馒头说。

    “可是,万一老板娘来了,再打我一顿咋办呀!”原来小馒头更害怕那个母老虎的女老板!

    “你给她打电话是帮她捉男人的奸,她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咋会打你呢,快点打呀!”牛畅却一下子说出了问题的关键要害!

    “可是……”小馒头还在迟疑……

    “你想让我也被他糟蹋成你那个样子呀!”牛畅这个时候已经被刘三炮给按倒开始扒衣扯裤了,就这样声嘶力竭地对小馒头喊!

    “那——山炮哥,我打不打这个电话呀!”这种情况下,小馒头居然还要请示这个祸害死她不偿命的家伙!

    “打呀,为什么不打,我刘三炮怕过谁呀,我倒要看看今天我办了你的这个不知死活送上门儿闺蜜我老婆能把我怎么样!”刘三炮越来越发现这个往他枪口上撞的小丫头正点,早已没法停止办她的那种兽性冲动,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哪能掉价不硬气呢,就这样回答小馒头说……

    “那我可真打了……”小馒头再次弱弱地确认……

    “打呀,不打我都跟你急!”刘三炮真的被这个差不多剥光的小丫头给迷住了,哪里还会停止呢!

    小馒头这才哆哆嗦嗦地给老板娘打电话,一旦接通,却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害得牛畅只好大声叫唤着狂喊:“三炮哥,快点嘛,人家还要嘛……”

    那个老板娘一听是小馒头打过来的,开口就呵斥,却没听懂小馒头为啥给她打电话,正要给挂断呢,却听到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浪声浪语地说什么三炮哥快点之类肉麻的话,立即被震惊了,马上问小馒头:“你三炮哥在干嘛!”

    “他,他,他正在……”小馒头磕磕巴巴地连话都说不全……

    “你快说呀!”老板娘声嘶力竭地这样命令道!

    “他……他……他正在糟蹋我闺蜜,还让我……让我……让我给你打电话,说你……不敢……不敢……不敢把他怎么样……”小馒头总算把牛畅让她说给老板娘的话给说全乎了……

    “开什么玩笑,刘三炮啥时候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骗我知道什么后果吗!”老板娘无论如何都不信小馒头说的是真的,因为之前刘三炮在她面前总是不敢大声喘气儿的,今天这是咋了,吃了熊心吞了豹胆敢在泡妞的时候给老娘打电话还扬言不敢把他怎么样?这可能吗?

    “真的呀老板娘,打死我也不敢骗你呀……”小馒头生怕老板娘不信她的话,真的不过来捉双,害得她唯一的朋友真的被刘三炮给祸害了,就竭力继续劝道。

    “谅你也不敢,可是你为什么刚才敢骗我呢?”老板娘还是满腹的狐疑!

    “不是我骗你呀,真是三炮哥逼我打电话给你的呀,不打他都不饶我呀……”小馒头带着哭腔这样争辩说。

    “小馒头,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上次踹你踹得还不够狠,现在你又来找踹了是不是!”老板娘再次发起了淫威!

    “老板娘如实不信的话,自己上来看看吧……”小馒头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我才没闲工夫被你骗呢,咋了,想骗我上去看你那个可怜相,然后讹我几百营养费是不是,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下辈子都不可能了,你勾引我男人怀上了孽种,我给踹掉那是天经地义,想设局让我赔偿你,想都别想……”老板娘以为小馒头是玩了了这个心眼儿骗她上去呢,就这样回应说。

    “老板娘……你咋就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呢……”

    “假如是真的,你让刘三炮亲口跟我说……”

    “他现在说不了……”小馒头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说不了?”老板娘更加狐疑了。

    “他正在忙活我的闺蜜呢,没工夫跟你说话呀,不信你听……”小馒头一看无论如何都劝不来老板娘,也只好把现场弄出的声音给老板娘听了……

    正好这工夫刘三炮被牛畅摆弄得荡魄**忘乎所以,大声叫喊着好爽痛快之类的话,还真就让老板娘给听了个真真切切……再加上牛畅也趁机弄出一些一听就是正在办那种事儿的叫声,就更让老板娘一下子信以为真了!

    “好你个刘三炮,看老娘今天怎么让你断子绝孙的!”五大三粗的老板娘,挂断手机顺手抄起一把锋利的剪刀就朝小馒头住的地方呼啸而来……

    当她冲到了小馒头住的房间,一眼看见那个经常来她家便利店买东西的漂亮小姑娘,正在用手把玩她的男人,弄得她男人沉醉在无比的畅爽中,完全没理会她的到来,立马冲上去,一脚踹倒了牛畅,一手薅住了她男人的东西,暴怒中,真的将他男人的东西给“咔嚓”了!

    血流喷涌,飞溅了老板娘一脸,但也没止住她的怒不可遏,拿着被剪下的那条皮囊,还大声豪气地哈哈大笑说:“刘三炮,这回看你还敢不敢背着我偷别的女人了!”

    刘三炮一阵剧痛两句话都没说出来,就晕死过去了……

    直到老板娘拿着她咔嚓下来的几两皮囊想对小馒头和那个小姑娘展现她的胜利成果,也算是对她们来一个血的威胁,却发现,屋里早没了人影,这才一下冷却下来,两手一松,剪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那块皮囊更是啪叽一声在地上摔出了一片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