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62章:找机会下手

    “放心吧哥,不给钱的任务我才不去做呢,何况去照看小馒头还花了我不少钱,已经对她够意思了……”牛畅知道如何回复哥哥才能让她相信自己“无利不起早”的一贯做法,才会让他放下心来,才这样回应说。

    “嗯,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对了,老东西今天又找我了……”看来,牛欢是带着任务来找牛畅的……

    “咋了,又有新任务了?”牛畅将她近来在外边的所有经历都深藏不露起来,所以,还是像从前一样,一听到哥哥有任务了,就表示很兴奋、很感兴趣的样子给他看!

    “老东西说,上次你到省城弄回来的那个亲子鉴定他咋看咋觉得不对劲儿!”牛欢还是说具体情况了……

    “那个鉴定百分之百没问题的,有啥不对劲儿的?”牛畅却这样强调说。

    “他倒是不怀疑那份鉴定的真实性……”

    “那怀疑啥?”

    “老东西居然怀疑那个搞到二叔血样的唐小鸥,是不是跟那个假二叔一起做了手脚,是从死掉的二叔身上提取的血痕跟老不死的做的亲子鉴定,这样的话,鉴定结果肯定是父子关系了,但却将假二叔的真相给掩盖住了……”牛欢说出了牛得才怀疑的是什么。

    “那,爹哋的意思是啥,下一步还要咱们做什么?”牛畅就想知道,这种情况下,牛得才到底想把那个假二叔怎么样!

    “还像上次一样……”牛欢这样回答说。

    “上次?上次什么样?”牛畅还真不知道哥哥说的上次指的是哪一个上次。

    “找机会下手,毒死他呗!”牛欢直接说出了开始对牛得宝下手的那次!

    “还是哥哥亲手干,我配合?”牛畅想起了那次的经历,却是哥哥找了机会给二叔的饮料里投放了毒药才毒死真二叔的,以为这次还要如法炮制,就这样问。

    “这次哥不能出头露面了,上次的还不一定全脱干系呢,这次哥是肯定不能跟你一起去了……”牛欢却这样来了一句。

    “哥的意思是,爹哋给了咱俩毒死这个假二叔的任务,却让我一个人来完成?”牛畅一听哥哥这样说,心头一紧,难道哥哥发现了自己跟假二叔有过接触,现在就要单独派自己去毒杀了假二叔?

    “对呀,你又不是没这个能力,之前你对付邓汇清、黄幼祥之类的男人,不是很有一套手段吗,所以,这次就由你一个人,单独完成任务了……”牛欢却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明,为什么可以派牛畅一个人去完成这个任务。

    “这可不一样,之前的那些臭男人都跟我没关系,现在的这个毕竟我叫他二叔啊,怕是用那种手段不行吧……”牛畅的意思是,之前所向披靡都是用了女人的特殊手段,可是这个假二叔却不一样啊,咋还能用那样的手段呢?

    “咋不行啊,反正他又不是你亲二叔!”牛欢却不以为然地这样撇嘴说道。

    “那万一是呢?”牛畅为了推脱任务,竟这样来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呀?无论他是真的牛得宝还是假二叔,都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因为咱俩压根儿就跟牛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你只管放开手脚大胆去做吧……”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牛欢还对牛畅隐瞒上次那次亲子鉴定的结果呢,明明他跟牛家没有一毛钱的血亲关系,却要瞒天过海地将牛畅也包括进去,用心何其毒也!

    “可是,就这样把他毒死了,警方一定紧急破案,我能逃脱干系吗?”牛畅一听哥哥到现在还在欺瞒她,心里瞬间就凉透了,但还是从这个角度来表达自己的后顾之忧。

    “看这种毒药——是最新款的,无色无味且三天之后才发病,一旦发病,服用者的肚肠子已经像融化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抢救活命的机会了——你得手之后,趁这三天,哥把你送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看,连新的身份证都给你准备好了……”牛欢还真的把什么都为牛畅准备好了,看来,这次行动算是一次终极行动了——一旦这个假二叔被毒死了,牛得才和哥哥的大功也就告成了吧!

    “我改名叫了冯笑莹?”牛畅一看哥哥给自己取的新名字,有点可笑,就这样问。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用这个假名假身份证在一个很远的地方躲避风头,等风平浪静了,你再回到林海市,咱们兄妹再团聚……”牛欢却完全不在乎这些。

    “这个方案,爹哋同意了?”牛畅还想知道,这到底是哥哥想出来的,还是父亲这样吩咐的。

    “应该说,就是他制定的……”牛欢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哥又因此敲了他多少钱?”牛畅开始务实了……

    “不多,才二十万……”牛欢直接这样说。

    “是任务完成了,还有二十万吧!”牛畅却直接揭穿说。

    “你咋这么聪明呢!让你猜着了!少了这个数,咱俩也不能给他冒这个风险呀!”牛欢觉得隐瞒不住就索性承认了。

    “那我要20万作为酬劳!”牛畅立即这样开口说,倒要试试哥哥对她,也对这次任务在乎到什么程度。

    “想都别想!”

    “为什么呀?”

    “这四十万我一分钱都没留,直接在山东威海给你买了一套海景房,那个地方就是你的藏身之地,所以,这次等于把全部的钱都花在你身上了……”牛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嗯,这还差不多,那,毒药给我吧,说吧,什么时候行动!”牛畅一听哥哥将这些钱都花在购置一套给自己栖身的藏身之地了,也就不想跟他争这点儿“小钱儿”了,因为那个假二叔答应帮她筹集的钱,跟这点儿钱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了!

    “当然是越快越好——一旦得手,我立即送你离开……”牛欢很是急迫地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哥就在家听我好消息吧……”牛畅边说,边要动身的样子。

    “咋了,你现在就要行动啊,这也太急了吧……”牛欢万万想不到,这次牛畅如此积极主动,居然如此雷厉风行马上就要行动!

    “不是啊,我是想先去看看那个小馒头,我一旦得手就要离开了,我怕她一个人连出去买泡面的囊劲儿都没有,还不饿死了呀,我先去她那里把她的事儿安排好,然后,瞅准了我就开始行动……”牛畅心里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打算,但却不能有丝毫的泄露,所以,假借去探望小馒头为由,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也别因为那个小馒头,耽误了正经的大事儿呀!”牛欢又担心牛畅为了一个旁不相干的穷丫头,坏了他安排的大事儿!

    “才不会呢,正是因为我安排好了小馒头的事儿,才不会在行动的时候分心呢,好了,我走了……”牛畅却这样解释说……

    “你是不是跟那个小馒头搞上同性恋了呀!”牛欢居然这样猜测说。

    “哥,瞎说什么呢,我就是觉得她可怜,过去帮过我很多次,我才这样对她的,没哥想的那么龌龊,好了,不理你了,我走啦!”

    看着妹妹离开家的背影,牛欢忽然觉得妹妹变了,但一时又说不清具体什么地方变了,就摇了摇头,百思不解地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牛畅则背上早已装上她全部“家当”的那个小背包,从那套破旧的小二楼离开只身出来,到了院子门口,回头看的时候,居然有了一丝丝的怅惘——也许这一别,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吧,也许这一去,跟这里真的就是生离死别了吧……

    然而,这里还有什么可再留恋的呢?原本以为可以相依为命的哥哥,早已现出了原形,那个尽管跟自己有血亲关系的父亲也彻底沦为一个赌徒一个幕后的杀人魔王,自己再在这里呆下去,怕是真是万劫不复,成为他们的杀人机器,一辈子都没法摆脱那种注定死在法律制裁的命运吧!

    再见了,我的爹哋,再见了,我的哥哥,再见了,我那不堪回首的罪孽花季少女时代!

    虽然牛畅还没等来假二叔的消息,但却一刻都不想再在这个魔窟里多呆一分钟了,所以,一旦接到了哥哥分配给她的,毒杀假二叔的“最后指令”立即从家里出来,还真是直接去找便利店的那个小馒头去了……

    可是到了小馒头住的那间狭小的地方才发现,她好像刚刚被禽兽糟蹋过一样,又是到处都是血迹,就问她:“你咋了?”

    “他刚才来过了……”小馒头眼泪汪汪地这样说。

    “他是谁呀?”牛畅还有点懵懂。

    “就是老板娘的男人呀……”小馒头这样解释说。

    “他又把你咋样了?”牛畅一看小馒头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惊异地问。

    “看我没劲儿反抗他,就又把我给……”小馒头的眼泪就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禽兽,禽兽不如——他现在哪里?”牛畅咬牙切齿地这样边骂边问道!

    “就在隔壁睡觉呢……”小馒头说出了老板娘的那个禽兽男人的下落……

    牛畅的心里顿时萌生了一个除妖降魔的大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