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8章:可别当儿戏

    这个突然的转变,让马到成吓了自己一跳——什么情况,难道真的一眼就被她的特殊给征服了,无论她的性情多么乖戾多么邪乎多么讨厌,就因为她有了这么一块风水宝地,老子就还要原谅她所有的过去,继续跟她保持这样的关系?也好再有机会领略她这道蚀骨**的风景线?

    没办法,毕竟自己还生活在地球上,毕竟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纯爷们儿,那种本能的吸引导致了老子无法抗拒本能的驱使,无法背离本能在不远处的那种强烈呼唤!

    认命吧,一定是上辈子老子跟杨水花有过一段孽恋,拖拉到了这辈子还纠缠不清,还要磕磕绊绊藕断丝连地继续那段恋情……

    然而,看到二公子这般变化的杨水花,却心中暗喜——老娘这招够毒吧,差点儿就让他断了对老娘的念想了,现在好,只用了这样小小一个花招,就将他迷得不要不要的,看他那着迷的样子,估计是中了老娘的圈套无法自拔了,那就趁机将他彻底套牢,让他一辈子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吧……

    于是,杨水花就任由二公子那样没完没了地帮她查看到底出了什么毛病,马到成也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为什么要白白浪费这样的眼福,所以,在这个环节上足足耽搁了半个来小时的大好时光!

    直到杨水花听见身体的某个部位“咯噔”一声仿佛脱臼之后又自动接上了一样,突然觉得仿佛断掉的脊梁骨,瞬间通电了一样,浑身立即通泰舒爽起来,整个下肢也有了麻酥酥的知觉了……

    “天哪,二公子太神奇了……”

    “咋地了?”还在全神贯注地沉迷其中的马到成,被杨水花这样突然兴奋地说话给吓了一跳,猛地惊醒过来,就这样问道。

    “可能是二公子的眼睛就是神奇的理疗器,就这样看着看着,就把我刚才断掉的某根儿神经用目光给焊接上了,我的脊椎一下子就有了知觉,你看,现在下肢也可以动弹了——我好了,我遇到奇迹了,我不用急着让二公子送我回家了,我又可以跟二公子好一次了……”杨水花边说,边真的自己起身,将发懵的二公子给紧紧抱住,喜出望外地这样不停地念叨说……

    尼玛,什么情况,难道臭男人贪婪的目光也能治疗如此严重的疾病?居然用傻乎乎的注视就能让一个下肢瘫痪的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恢复下肢的知觉,马上就可以康复痊愈?

    这也太扯了吧,然而,杨水花的表现还真是这样啊!要么这是个奇迹,要么从头到尾都是杨水花装出来骗老子上当的——只是,即便是上当也算是值了,毕竟让老子再次大开了眼界,亲眼见证了从未见过的奇异景观,同时,也体验了一次目光治病的神奇经历!

    只是听到杨水花一旦好起来,就又要跟他再来一次的时候,马到成却一下子理性起来:“我说杨水花,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咋刚刚发生过的事儿转眼就忘了呢!”

    “我不管,我就像一首歌里唱到的,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死在你手里!”

    “我看我今生今世一定会死在你手里!”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还真不是在揶揄和敷衍杨水花,假如没有刚才半个来小时的目光聚焦浏览观摩,让他发现了新大陆,大概杨水花说出刚才的话,他会很反感,很排斥,可是一旦形成了那种改变,再听杨水花说这样话的时候,马到成居然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地也这样跟了一句!

    尼玛,什么情况,难道老子真的还要再跟她来一次?

    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前因掂量后果,马到成就被刚刚亲眼目睹的那片奇异的风景给吸魂摄魄,转而就徜徉其中了……

    当然,再也没有疾风骤雨,再也没有山洪猛兽,只有景色旖旎风和日丽,两人居然像携手的情侣漫步在春意盎然的花园中,和谐默契,欢声笑语,仿佛置身世外,流连天堂一般,早已忘了自己,忘了时间……

    与杨水花分别的时候马到成的“老毛病”又犯了,掏出一沓钱来丢给杨水花说:“拿去用吧……”

    “我都说了这次不是来跟你要钱的!”杨水花嘴上这样说,但眼神却死死地盯在那一沓钱上。

    “见面不给你钱,和给你钱你不要都不符合咱俩的风格,给你你就要吧,我总觉得你已经被那个大官人给抛弃了,这点钱,算是对你的一点资助吧……”马到成看透了杨水花的秉性,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还是二公子最懂我,对我最好——干脆,我让我儿子犇犇改口叫你爹吧!”杨水花一下子扑过来,抱住已经穿好衣服的马到成,这样亲密无间地说道。

    “千万别,假如你想感激我的话,就千万别做这样的傻事儿,回头你我都不好过了……”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对方,千万别这么干,后果不堪设想!

    “那好吧,我听你的——今天谢谢你了,先是弄伤了我,后来又治好了我,今天的经历真让臣妾终生难忘呢!”杨水花含情脉脉地这样感激不尽道。

    “以后别臣妾臣妾的,好像我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一样!”马到成其实心里很愿意听杨水花这样矫揉造作地称她自己的是臣妾,那样的话,还真有了穿越到某个古代的宫廷中,帝王与爱妃之间某种情景中的感觉……

    “二公子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代君王,我就是被有幸临幸的小臣妾而已……”杨水花一定是宫廷剧看多了,所以,都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以后别这么说了,弄得像宫廷剧一样,太俗气,太狗血了……”马到成有点忍俊不禁地这样说道……

    “臣妾遵旨!”杨水花越发走火入魔地把自己当成对方的爱妃了……

    “看来你是无可救药了,好了,现在你能自己回去了吧?”马到成虽然很喜欢杨水花这样的做作,但也觉得不能再流连下去了……

    “能了,刚才二公子那样温柔体贴地给人家从里到外地按摩,臣妾真的从里到外都好了呢……”杨水花这样说的时候,两只眼睛勾魂地盯着对方,就好像还想再来一次一样……

    “那好,我还有正经事儿要办呢,已经被你耽搁快俩小时了,我必须赶紧走了……”马到成赶紧回避对方的眼神,知道一旦对上,怕是又不知道要耽搁多少办正经事儿的时间了,所以,立马打住……

    “再见二公子,希望下次再与臣妾**的日子早日降临!”杨水花当然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马到成这样说也是强化自己必须立即离开的决心!

    “二公子千万别话说死了,臣妾敢打赌,保证在不久的将来咱俩还能团聚在一起……”杨水花根据以往的经验,居然这样打赌说。

    “也许要等下辈子吧……”马到成知道这样磨叽下去会没完没了,就赶紧朝门外走。

    “下辈子臣妾也等二公子……”杨水花却在身后这样来了一句……

    被杨水花这样一波三折地插了一杠子,硬是害得马到成耽搁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到了牛旺天特殊病房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好在,昨天牛旺天偶感风寒,有点不舒服,早上起来得晚,刚好马到成赶到的时候,他才吃过早餐,有了点精神接待谁来看他……

    一看见是二儿子牛得宝来看自己了,牛旺天一下子就高兴起来:“正想找你说话呢,你那几件事儿做得怎么样了?”

    “老爸指的是那件呀!”马到成为了表示亲近,特地距离牛旺天很近,却不直接回答问题,反而让对方提出,自己也好逐一回答……

    “先说说那个养殖基地的事儿吧……”看来,这件事儿在牛旺天的心里还算是最大的事儿,不然的话,不会第一个提出来。

    “他们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前期准备工作,我听蓝景祥说,下月选个好日子,就要给无公害名贵中草药养殖基地正式挂牌揭幕了,那个时候才算正式开始呢……”马到成将自己知道的信息都说了出来。

    “嗯,趁热打铁就好——你那个特殊养殖场咋样了?”牛旺天心中的第二件重要的事儿,就是这个了……

    “初具规模了,除了牛羊猪鸡还一下子添置了二百多条狗和一百多只猫,小小的养殖场一下子就被挤满了……”马到成也是如实回答说。

    “猫的身上也能生出宝贝来?”牛旺天免不了要提出这样的问题来——听说过牛黄猪砂狗宝,还有在驴马和鸡鸭身上生出过宝贝来,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在猫身上也能生出那种价值连城的宝贝来呀,所以,牛旺天才要这样问……

    一听牛旺天这样问,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有点小紧张,之前还真没查过猫身上到底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比如都是猫科动物,为什么老虎身上都是宝,但猫咪身上却没听说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就没听说过有“猫骨酒”之类的……

    所以,迟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