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6章:简直惊呆了

    只是这样吻了一阵子,马到成都有些心慌意乱把持不住的时候,却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手将他缓缓推开,轻声说:“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牛先生快点回餐厅去吧,可能美仑美奂姐她们马上就要到餐厅来吃饭了……”

    听何连娣这样镇定自若地说这些,马到成再次被这个妙龄少女给迷住了——难道她天生就是老子喜欢的女人?是老天爷赐给自己的有一个曼妙天使?

    带着无限美妙的感受和心情,回到餐厅,刚刚坐下,美仑和美奂就带着牛牛到餐厅里来了……

    马到成再次打心里往外感激和喜爱上了何家的这个四丫头,唉,没办法,谁让她的表现那么与众不同,那么对老子的脾气性格呢!

    吃过早餐,马到成就对美仑说:“我这就去见老爸了,还有别的事儿没?”

    “没别的事儿了,关于昨天说的那件事儿,也别太强求,老爷子迟疑你就别硬求,见好就收吧……”美仑说的是昨天夜里俩人过完夫妻生活之后,提到的,关于把凯撒庄园88号别墅过户到美奂名下那件事儿。

    “放心吧,我会把握火候见机行事的,再见……”马到成单独从家里出来,连长宽高都没带,理由是,今天只是两点一线地去见老爸,所以,让他们三个留下来看家护院,美仑美奂还有牛牛他们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长宽高拗不过主人,只好服从……

    于是,马到成一个人将车子开出车库,本想一路开到旺天大厦,见了牛旺天把这几天的事情统统都汇报只好,顺带提及美奂怀孕,所以要把别墅过户给美奂的想法呢,却在过了小区大门口减速带,刚要踩油门加速的时候,听到车邦子上咣当一声,心想不好,这是有谁光天化日之下斗胆碰瓷呀!

    立即停车下来观瞧!

    可是在车道上躺着一个妖娆漂亮的女人让马到成立即哭笑不得!

    “你这又是要干嘛呀!”马到成上前一步,拉住杨水花的胳膊往起拽,还这样来了一句。

    “快扶我上车……”杨水花是扭扭捏捏地起来了,但却提出了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要求。

    “上车干嘛,你到底要干嘛!”马到成立即急赤白脸地这样质问道。

    “上车再说!”杨水花不给对方空隙,直接拉开副驾驶席的车门,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马到成简直无语到家了,这分明就是在这里守候着,看见车里没别人,她就蹬鼻子上脸又要来给老子来一次“雁过拔毛”了吧!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正忙着出去办事儿呢!”马到成还是不给杨水花一点好脸子!

    “边开边说吧……”杨水花从来都不在乎二公子对她啥态度,从来都不在乎他有多反感,只管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你到底想干嘛!”马到成生怕在小区大门口待久了,被谁看见他和杨水花单独在一起,传到美仑的耳朵里没法解释,就只好启动车子,边开出小区边这样问道。

    “我想知道,你上次用了什么暗器差点儿没要了我的小命!”杨水花居然是为了弄清这个才在小区门口堵二公子的!

    “这话可得说清楚,上次都是你一个人在我身上胡乱折腾的,回头你自己累伤了,咋还想赖我使用了什么暗器呢!”马到成马上澄清说。

    “可是你为啥始终没跑马漏炉呢!”杨水花始终不明白这一点,或许,这也是她苦等二公子单独出来问个明白的原因吧!

    “这就是本少爷的能耐,你管得着嘛!”马到成一听差点儿乐出声来——你管老子为啥坚持不懈呢,趁机这样搥了对方一句。

    “不对,我为这事儿还特地去问过我父亲,服用了什么药才会让你屹立不倒……”杨水花还是不依不饶。

    “就这样的丑事儿你也有脸去问你父亲?”马到成简直都要笑喷了!

    “我是打着为闺蜜询问的旗号问我父亲的……”杨水花还这样解释了一句。

    “那你父亲咋回答你的呀?”马到成还真是好奇,那个神秘到他现在都没见过面的杨水花的父亲杨半仙到底咋回答女儿这样的问题。

    “我父亲说,任何药物都只管一时不会持久,而且当天不服用,也就没了效用——说吧,你那天是不是见了我,现服了什么特殊的药物,就是想害死我不偿命的!”杨水花还真说出了她父亲说的答案!

    “说话要凭良心,那天是情况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不知道?我正在跟几个保镖在商场里买户外用品,你可倒好,居然敢在商场里截获我,差不多用了绑架的手段胁迫我到了你事先开好的房间里,然后又是你发了疯似的在我身上一通折腾,最后是自己把自己给累垮了,咋事后还要怪罪到别人身上呢!”马到成再次为自己那天的行为争辩说。

    “其实我也不是怪罪你,就是想知道,你究竟服用了什么特殊的药物,会坚持那么久,我总觉得没有任何男人会禁得住我那样折腾的,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一败涂地差点儿丢了小命,你一定要告诉我真相……”杨水花就是要弄清这个真相才如此执着的……

    “没有真相,要是一定要说一个真相的话,那就是,我学会了一个坚持不懈滴水不漏的功夫,为的就是预防你这样的女人突然袭击——这样说你满意了吧!”马到成差不多是实话实说了,只不过,带着某种揶揄嘲讽的口吻而已。

    “不满意!”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假如你真的没服药,是绝对不会那么坚持的,假如你真的练了什么功夫,咋之前没用,偏偏在那天用在我身上了呢?谁能这么快就练成那样的神功……”杨水花居然不信!

    “你不信我说的话,那就没办法了……”马到成一听对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话,也只好这样说了。

    “有办法!”

    “啥办法呀?”

    “再让我试一次,假如你是骗我的,这次一定会露馅儿的!”杨水花说的办法居然是再次以身试法!

    “我为啥要骗你呢?”马到成还在为自己的说法争辩。

    “就为了掩盖真相呗!”杨水花针锋相对地回应说。

    “我有什么真相好隐瞒的呢?”马到成真拿这个娘们儿没办法了!

    “就是你到底是服药了,还是练功了,其中必定有一个是假的,是在骗我的,我今天一定要豁出命去也要搞清楚,不然的话,我天天失眠睡不着觉,要是再煎熬下去,哪天我豁出去直接下楼去你家找你,看你咋跟你老婆还有小姨子解释!”杨水花一下子亮出了她的撒手锏——不行我就死皮赖脸直接去你家耍赖,看你如何招架!

    “好好好,我答应你,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今天你若是再把自己累伤了:第一,我再也不会给你叫救护车的钱了;第二,今生今世再也不要跟我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了——你答应吗!”一听杨水花要耍破罐子破摔的把戏,马到成立即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但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答应,只要你跟我去酒店就行……”杨水花的心里想,一旦到了酒店的房间,可就由不得你不听我的了!

    到了酒店的房间里,马到成为了拖延时间,趁杨水花还没开始扑上来,就这样来了一句:“我说杨水花,你还真把我当你男人使了——那个包你的大官人呢!”

    “咳,别提他了!”杨水花边脱衣服边这样说。

    “他咋了,把你甩了?”马到成一听杨水花这样说,就知道包她的那个大官人出了问题。

    “若是真把我给甩了,我还就自由了……”杨水花撇撇嘴这样回答说。

    “那咋不见他身影了?”马到成立即这样问。

    “还说哪,都出国一个多月了,连个消息都没有,我忍不住到他原配家里去问个究竟,结果被人家给暴打出来,差点儿被毁了容,看见我脸上这个小口子了吧,就是那个原配用指甲给挠的……”杨水花说着,将她没剩什么衣服的身子凑过来,给二公子看她脸上的一道红痕……

    “哎呀,包你的那个大官人是不是出事儿了呀,我听说前几天有一架飞机从大西洋飞过,结果一头就栽入了海水里,机上一百多人连个影子都没找到——这事儿你没听说过?”马到成本意是在调侃对方……

    “听说过呀,所以我心里发毛去问他的原配,结果对方说,我男人死活关你屁事,滚远点,再看见你,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原来杨水花居然真的是为了这个坠机事件去找大官人原配的!

    “原配这么凶——那你没通过别的渠道问问包你的大官人现在到底是死是活?”马到成的心里突然软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同情这个娘们儿了!

    “能打听的途径我都打听了,可就是没他的消息,我闹心极了,天天失眠,一失眠就胡思乱想,一胡思乱想就想起你,一想起你,就想起那天你差点儿弄死我的情景,我就下决心,即便是再被你弄死一把,也要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杨水花又把话题给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