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4章:别走牛先生

    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美仑早就离开书房回她的卧室去了,躺在书房‘床’上的马到成,想起昨天与美仑那些**的夫妻生活,‘精’神异常爽朗——奇怪的是,非但没有疲惫不堪的感觉,反倒有了神清气爽的劲头儿,扑棱一下子坐起来,感觉全新的一天又来了,立即起身下地,穿衣洗漱,然后到一楼饭厅来吃早餐……

    刚坐下,何连娣就端来一碗靓汤放在了他的眼前,还说:“牛先生饭前先喝了这碗汤吧……”

    “昨天晚饭前不是也喝了这样的汤吗?咋一大早还喝呢?”看着一身小保姆打扮,带着白边连体围裙,一脸天真无邪的何连娣,马到成觉得这应该是何连娣特地安排的,就想知道她的用意。.最快更新访问:..сОΜ 。

    “我大姐说了,牛先生日理万机身体需要能量补充,这样的靓汤是最好的补品,别的都不吃,单靠这碗靓汤也能提供一天的营养呢……”何连娣眨着清澈的大眼睛,用她天然红润的嘴‘唇’这样解释说……

    “真的这么有功效?”马到成听何连娣这么一说,立即对号入座地想,昨天夜里跟美仑那么**地折腾,今天早上起来居然神清气爽,难道真的是这碗特殊熬制的靓汤起的作用?

    “牛先生今天早上起来,是不是一点儿都没觉得疲惫?”果然何连娣这样问了。

    “对呀,难道就是昨天饭前喝了你这样的一碗靓汤?”一听何连娣这样问,马到成还真想进一步确认了。

    “当然了,这是我大姐特地送来的配方,我‘精’心熬制才成的,昨天那碗是试验,今天这碗才算是正式给牛先生喝的……”何连娣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真相!

    “呵呵,我岂不是成了你搞实验的小白鼠?”马到成一听何连娣这样回答,立即哑然失笑了——闹了半天,你是在拿老子做实验呀!

    “一定不会有毒副作用的,不瞒牛先生说,我自己先喝过了,没有任何不良反应,才敢给牛先生喝的……”何连娣赶紧这样解释说。

    “嗯,是‘挺’好喝的,而且,昨天夜里我熬夜之后,今天早上还真是没有疲惫感,你到底都在这碗靓汤里放了什么呢?”马到成直接喝下了那碗靓汤,然后这样询问道。

    “配方里的东西太多了,我记不住,牛先生想知道,就到我保姆房去看吧,列表还有食材都在里边呢……”何连娣立即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不用去看,我相信你还不行吗?”一听何连娣又要拉他去那个只有几平米大小的保姆房,马到成就想起了之前与这个从来不羞涩,从来不脸红心跳的,只有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在保姆房里发生过的一切——那次幸亏唐小鸥及时发了短信,在即将与何连娣发生点什么时候,在美仑下来寻找他踪迹的时候,及时地从后‘门’逃出去,然后从正‘门’进来,与美仑迎面相遇,才算避免了一场被她“捉双”的惨剧发生!

    所以,一听何连娣还要约请他到保姆房去看什么靓汤的配方和食材,就立即想起了上次惊心动魄的经历,也就这样来了一句……

    “还是去看看吧,这样牛先生今后喝这样的靓汤心里放心——反正大家都没起‘床’过来吃饭呢,牛先生自己坐在这里多冷清啊,趁这工夫到我保姆房里把靓汤所用的食材都看明白了,心里也就有数了不是?”何连娣这样说的时候,已经拉住了马到成的胳膊,就好像不去的话,今后她就不会再给他熬制这样的靓汤了一样……

    “好吧,我跟你去看看吧……”马到成就怕何连娣这样的“生拉硬扯”被家里的其他人看见反而不好,大大方方地去看她熬制靓汤的食材和配方应该没问题吧,干嘛害怕呢,又不是你想趁机跟这个何家的四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要做,你心虚什么,你害怕什么!

    所以,马到成才起身,跟在何连娣的身后,去了她起居的保姆房……

    到了保姆房,马到成还真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好几十种中‘药’和食材,很多都是头回见到的,很新奇,就问是什么,何连娣也一一作出了解答,

    “用这些东西熬制靓汤有什么科学依据吗?”马到成还这样问了一句。

    “这个我不知道,这都是我大姐自己研制出来的,特别是男人喝了之后,‘精’神百倍还没有毒副作用的,我都是按照我大姐的吩咐照做的,所以,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

    “嗯,还是蛮好喝的,经过昨天一宿的试验,的确今天早上‘精’力充沛,一点儿疲累的感觉都没有,看来还真是好配方啊,那你就继续吧,每天都熬几碗给我喝吧……”马到成算是正式同意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别走牛先生……”何连娣却一把将马到成给拉住了。

    “还有事儿吗?”马到成汲取了上次的教训,觉得此地不可久留,所以,才这样问。

    “那天的事儿,我大姐知道了,就把我给批评了……”原来何连娣要说这件事儿!

    “我就说吧,你这么小的年纪,不该过早地想那些你这个年纪不该想的事情,被你大姐批评了吧!”想起那天的事儿,马到成还心有余悸呢,若不是唐小鸥及时发来那条短信,怕是真是被美仑给逮个正着,可就真的不好解释了,怕是整个局面都会因此而彻底改变了,所以,现在提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我大姐不是批评我想这件事儿了……”何连娣听了牛先生的一番教导之后,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批评你什么了?”马到成猜不透那个大姐何招娣到底找出了何连娣什么‘毛’病,是不是有什么令自己意想不到的呀,就这样问。

    “我大姐肯定了我主动跟牛先生亲近的想法和行动,但批评我没有眼力见儿,不会把握时机,差点儿让牛先生陷于被动,所以,让我下次再想跟牛先生好的时候,一定要瞅准了最安全的时机才可以行事的……”何连娣这样解释说。

    “原来你大姐是这样批评你的呀!”马到成一听差点笑了,那个何招娣就是这样教育妹妹的呀,还真是令人没话可说。

    “对呀,我跟牛先生上次的‘交’往没有错,错在我没把握好机会,太贪恋牛先生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了,所以,差点儿让美仑姐给发现,下次绝对不会了……”何连娣这样信誓旦旦地说。

    看着这样一个天真无邪到清澈见底的妙龄少‘女’,听着她如此坦诚的自我批评,马到成忽然发现一个惊人的差别——何连娣与牛畅基本上属于一个年龄段上的妙龄少‘女’,可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类型的‘女’孩子。

    牛畅仿佛早已是饱经沧桑历经人间‘春’‘色’之后依旧绚烂绽放的野‘花’一样,而眼前的这个何连娣却是从未有过男‘女’经验甚至情窦未开的无名‘花’草!

    两者最大的差别在于,都是在男人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但牛畅的却是身经百战之后的老练淡定,何连娣的却是一张白纸般的一无所有,但却比牛畅还要从容不迫……

    同样静若止水,却给人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

    牛畅的水面下你不知道藏有多少暗流涌动,生怕一不留神跌入其中便会万劫不归!

    而何连娣的水面下却清澈见底让你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将目光投‘射’下去,情不自禁想去浏览欣赏她清澈的心地到底有多么的纯净……

    只要牛畅想,便会立即将她的风情万种百媚千娇都施展出来给你看!

    但何连娣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清纯本‘色’,从未见过她脸红,更没见过她窘迫,就好像已经是眼前这个男人多年的‘女’人,完全没了羞涩的难为情,遇到什么情况,都好像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不必大惊小怪,更是不用脸红心跳就完全能坦然接受的程度!

    感觉这很不科学,也违背常理,但何连娣还真就做到了,就在刚刚说抱歉的时候,距离马到成只有一尺之遥,换做别的‘女’孩子,包括之前几乎所有的‘女’人,大概都会因为距离太近而有所反应……

    比如心动过速,呼吸不畅,或者娇羞难耐,等等表现。可是何连娣却全然没有这些本该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通常都会有的神情,就那么落落大方坦坦然然地看着马到成的眼睛,毫无惧‘色’也毫无羞涩地这样说着……

    马到成经历了那么不同类型风格‘性’情的‘女’人,还是头回感受来自何连娣这样完全另类的‘女’孩子的风情,居然一下子被她深深地吸引了,居然直接揽住了她的腰肢,一下子就‘吻’住了她正在说话的嘴‘唇’,大概是想再次验证一下子,这个‘女’孩子是否在男人亲‘吻’她的时候,闭上眼睛……

    果然还是那么睁大眼睛看着牛先生对他做任何事情,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心态变化,就好像对方这样做,都是合情合理应当应分不足以大惊小怪,更不必假装羞涩半推半就,只管来者不拒全盘接受就好了的样子……

    马到成再次被这样的‘女’孩子给深深吸引,几乎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