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2章:感觉太奇妙

    ”” =”” =””>

    “哎呀,我又不是你,哪里知道谁比谁更强呢!”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知道她是不想直接进行对比,但马到成似乎还不甘心,既然问题已经提出来了,那就一定问个明白才行,就这样来了一句。 ..

    “你比他可不是强一个档次……”美仑终于开始评价了。

    “都差在什么地方呢?”马到成太喜欢别人这样表扬他了,喜滋滋地这样问道。

    “首先是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全心全意,他不行,即便是新婚之夜,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想的是谁;其次,你的比他的大很多,不用太弄就已经抵在心口窝让人上不来气儿的感觉了,这是他从来没给过我的感觉;第三,他从来都没超过十分钟,很多时候,我正在半山腰呢,他就撂挑子不干,自己下山睡觉去了,害得我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的,缓一俩小时都缓不过来那股难受的劲儿,你却总是将我送到山顶,登上巅峰,还要再陪我看够了风景,然后才陪我一起下山的——你说,你跟他能同日而语相提并论吗……”美仑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的不一样。

    “真感谢你能把这些都告诉我,我本来总是担心不如他,这样问你就是想进一步改进自己不如他的地方,让你获得真正的幸福……”马到成还趁机卖乖!

    “你已经够好了,我真的难以想象,世界上还会有比你更好的男人让我如此受用了……”美仑再次赞不绝口地将自己的赞美溢于言表……

    “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马到成还觉得不够好像,还想听到更完美的赞许!

    “之前从美奂的嘴里听过对你的赞美,也告诉过我很多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那些私密的细节,可是我心里一直都不是很信,以为都是美奂爱屋及乌地一旦爱上你,你就什么都好了呢,可是轮到我自己亲身体验了,才知道,比她说的更令我心荡神摇,完全进入到了从未有过的境地,让我真正体味到了做女人的巅峰感受,简直都到了传说中的欲死欲仙了……”美仑也真是掏心掏肺地说出了心里话!

    “听你这么说,我都快飘飘然了……”马到成这才有了满足感……

    “那你就继续对我和美奂这样好下去吧,直到世界末日,直到天荒地老……”美仑马上这样提出了心中的期盼或者是要求。

    “我马到成能有今天,都是拜你和美奂所赐,所以,今生今世,我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也会竭尽全力来保护你和美奂,也会不遗余力给你和美奂带来幸福!”马到成当然也要立即回应美仑刚才的殷切期望……

    “嗯,我和美奂都感觉到了,你现在已经让我们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了……”美仑十分满足地这样回答说。

    “对了,美奂咋样了,怀孕之后,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呢?”马到成才开始关心美奂。

    “没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比之前更加爱吃爱睡能吃能睡了……”美仑直接说出了美奂现在的状态。

    “也得让她适当地运动才行,不然可能对胎儿不利的……”马到成一听美奂变成了这个样子,还这样提醒说。

    “这个你放心吧,我虽然没生过孩子,但对于孕妇的常识早就烂熟于心了,肯定不会让美奂因为好吃懒做而影响胎儿发育的……”美仑倒是马上解除了马到成的担忧……

    “我都想好了,明天就去见牛旺天,当面申请把凯撒庄园88号别墅过户在美奂名下,这样的话,对于美奂和她肚子里的婴儿,都起到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保护作用……”提到美奂,马到成想起了之前就打算过的一个重大决定。

    “你的想法很好,就是不知道老爷子能不能同意……”美仑这样担心说。

    “理论上能同意……”

    “为什么这么说?”

    “之前话里话外的,老爷子对我表示过,只要是我——不,应该是牛得宝,一旦跟美奂有了孩子的话,他也会承认是牛家的孩子,听当时的意思,一定会重奖美奂的,之前美奂去参加家庭会议的时候,老爷子不是一下子给了美奂一张五十万的银行卡嘛,那就说明了一个态度……”马到成说出了可能性的出处。

    “但愿能同意吧,这样的话,美奂名下还真就有了不动产,即便是将来咱俩罩不住她了,单凭这幢别墅,美奂也能养活她自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了……”美仑也知道,美奂得到这样一处价值千万以上的房产,对她的未来是一个最起码的保障!

    “对呀,我就是这么想的……”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觉得自己花这个心思得到了理解。

    “谢谢你总是这样为我们姐妹着想……”美仑再次情真意切地这样说道。

    “咱们之间不用说谢谢了吧,何况,美奂怀的是我的孩子……”马到成说的也是心里话,假如这个小姨子怀的是别人的孩子,大概就不会得到这样一份儿昂贵的礼物了吧!转而又补充了一句:“但愿你也能尽快怀上……”

    “我感觉今天像是能怀上的感觉!”美仑一听马到成这样说,立即这样回应说。

    “那是个什么感觉?很特殊吗?”马到成倒是好奇美仑说的,感觉今天能怀上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是啊,就在最后那一刻,就好像有一束礼花在我的内心深处猛然绽放了一样,瞬间仿佛春雷惊蛰了一样,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我跟牛得宝夫妻六年从来没有那种感觉,好像我有一扇一直封闭的门,被那束礼花给轰然顿开,光芒四射中,仿佛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一般,那种盎然的生机,勃勃欲发,那种绚烂的色彩,缤纷落下,我仿佛听见了种子落地瞬间生根发芽的声响,我仿佛看见了有一朵花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徐徐开放,不久便结出了一个通红的硕果……”美仑说这些的时候,仿佛进入到了一种特殊状态,完全不用打草稿,一气呵成就将心中的感受给描绘出来了……

    “听你这样说,简直像在朗诵一片抒情散文一样,太好听了,太感人了……”马到成还真不是虚妄的赞美,在他听来,还真像是在听谁款款情深地朗读一篇著名的散文!

    “你是在笑话我吧,我只不过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种感觉才这样胡诌八扯一通的……”美仑居然不好意思起来。

    “真不是笑话你,你表达的语言和方式,真是一篇极好的抒情散文,真的,假如我能记录下来,积攒到一定字数,就可以到凤凰城上去发表了……”马到成借题发挥地这样回应说。

    “人家能看上我随口说出的这些话?”美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会出口成章,还可以拿到什么地方去发表……

    “只要是发自肺腑的,只要是感人至深的,到了哪里,都会成为最优美的文字,都会成为最受欢迎的散文!”马到成这样肯定说。

    “听你这样说,我也快飘飘然了……”美仑直接借用了刚才马到成说的一句话,来表达此刻的感觉……

    看见美仑此刻美不胜收地深情注视着自己,马到成一下子将她拥吻在怀里,这样一个极老婆,一千年都出不来一个吧——一阵冲动,再次掀起了夫妻之间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新浪潮……

    “对了,本来今天过来第一个要说唐小鸥的,可是一见到你,就光顾了跟你好了,把正经事儿都给忘了……”二次夫妻生活**过后,美仑才突然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首要目的。

    “她没事儿了,可能是被绑匪打了一下昏过去了,我到医院看过她,已经醒过来,还跟我说了当时的情况呢……”马到成这样回应说。

    “她看清那个劫匪是谁了?”美仑最关心这个了。

    “可惜没看清……”马到成从这一刻起,开始刻意隐瞒一些情节了……

    “那她能猜出来是谁绑架了她吗,绑架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美仑接连又问了这么多问题。

    “这些都不是很明确,可能也是咱们利用丫蛋儿神奇的能力,在绑匪还没开始索要钱物之前,就找到了藏匿唐小鸥的地方,并且将她解救出来,所以,才不知道这个绑匪到底要干些什么吧……”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原因来解释……

    “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绑架吧……”美仑还是对这个持怀疑态度。

    “听唐小鸥自己说,也许是因为之前她接待过一些对医疗不满的患者,态度严肃了一些,就怀恨在心,瞅准了机会,就想绑架她,然后向她未婚夫索要一笔钱财吧……”马到成故意将关于牛畅的所有情节都给偷梁换柱成了这样。

    “哎呀,那以后唐小鸥还得多加小心,这次没绑架成,下次说不定还要对她下手呢!”美仑又这样担心了——这次没达到目的,怕是还有下一次吧!

    “估计不会了!”

    “为什么不会了?”

    “因为今天去现场营救唐小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劫匪的影子了,而且还追了他很久!”马到成为了解除美仑的担忧,也只好继续编造出一个可以了结这次绑架的故事来敷衍美仑的担忧了……

    本来自<a href="p://../b//36/36461/n." target="_blank">p://../b//36/36461/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