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51章:美仑也撒娇

    当然,就在牛畅以为,是因为她的疯狂亲吻将这个假二叔的干柴点燃,接下来,俩人势必要突破一切枷锁桎梏藩篱园囿,真的做成梦想中的那件好事的时候,这个假二叔却戛然而止,松开早已进入情况的她,说了句:“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该走了!”

    “等等!”牛畅已经进入情况,一时难以自拔,所以,面对这样突然的变化,很不适应,就一把拉住假二叔的胳膊这样说。

    “还等什么?”马到成不知道对方又有什么新花样,所以,很警觉地这样问。

    “我要听您说一句话!”牛畅好像要求很简单。

    “一句什么话?”马到成一下子揣摩不到对方到底要听一句什么话,就有点紧张,生怕这句话自己真的说不出口。

    “说你也爱我!”

    马到成一听牛畅这样说,一下子陷入到了两难选择的境地!

    说不爱她吧,怕她因此突然毁掉刚刚建立的相互信赖,但若是说爱她吧,还怕她趁机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直接就把老子给拿下了!

    正迟疑不决的时候,却忽然听她古灵精怪地一笑,双手撑住他的后背边往外推他边说:“不吭声就是默认了,好了,放您走了……”

    尼玛,什么情况!咋又在关键时刻输给她了呢!又让她占了老子的先机!

    不行,必须扳回这局才行!

    可是话到嘴边突然又咽了回去,因为马到成突然意识到,其实他斗不过这个古灵精怪的牛畅,心眼儿照她差了不止一个!

    所以,再都下去,兴许就真的把持不住,跟她跨越了雷池,做出了那种总觉得是不伦的勾当,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扳不回来了,可就彻底败给她了,还是见好就收,立马打住,看似败给她了,但只要没跨越那个底线的话,就还算是老子占主动,还算是老子赢呢!

    这样想着,才没再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在牛畅那种亲昵的推动下,到了门口,临出门前,对牛畅说:“等我好消息吧,我一定帮你筹集到一千万美元,一定帮你实现重新做人的梦想!”

    “我相信二叔有这个能力!”牛畅含情脉脉地这样肯定说。

    “你承认我是你二叔了?”马到成听出了牛畅在称谓上的改变。

    “当然啊,不然您是谁呀!”牛畅立即这样回答说。

    “可也是,我就是牛得宝呀,我就是你二叔呀!”马到成突然心领神会了对方的意思,立即这样念叨说。

    “那再见了二叔牛得宝!”牛畅很惊喜对方心有灵犀一点通地懂了她的意思。

    “再见了大侄女牛畅!”马到成也立即这样回应说……

    俩人居然一下子达成了这样的默契!

    从牛畅偷开的那个房间里出来,马到成直接回到了停在酒店露天停车场的车里,看见长宽高哥仨正在跟两只猫咪饶有兴致地玩耍,才觉得自己从一场奇异缥缈的冒险中回到了人间!

    刚刚发生的一切,林林总总地折叠起来看,应该算是彻底化解了这次几乎原形毕露的危机,而且彻底瓦解了来自牛得才和牛欢他们对老子的致命威胁,现在看,牛畅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参与牛得才和牛欢对老子的追查与迫害了吧!

    而最让马到成窃喜的是,这次化解危机居然是个喜剧的结果,甚至有点欢喜冤家的味道了——只不过,老子一身正气没趁机办了对方,保住了那个自己设立的底线而已……

    当然,付出的代价是要在三天之内给牛畅筹集一千万,而且是美元,但假如能用这一千万美元换来老子的真实身份不暴露,保持现在的状态,应该也值了吧!

    何况,老子手里有一张大牌,可以利用这张牌去跟牛旺天谈判,一旦摊牌,估计就能搞定这一千万美元吧,这张牌就是他知道了牛畅的真实身份,知道了她才是牛旺天正宗的孙子辈唯一的继承人!牛牛都没法与之相提并论!

    一旦牛旺天知道了这个秘密,一千万算个屁呢?对于他来说!

    正是心里有了这个底儿,马到成才敢答应了牛畅狮子大开口说出的那么大的一笔钱,而且期限是三天时间!

    回到家里,美仑一看马到成真是将两只猫咪都带回来了,而且看上去它们俩还真是形影不离仿佛热恋中的小情侣一般,美仑高兴极了,立即招呼真善美帮她给两只刚刚回家的猫咪洗浴,然后,又招呼何连娣帮她送来最好的猫粮,看着两只猫咪都是纯种的博美拉,美仑还真觉得唐小鸥出了这档子事儿,反倒促成了丫蛋儿和这个二愣子的一桩好事!

    心情大好,就悄悄对马到成说:“你先回书房休息吧,晚上我忙完了,去找你……”

    马到成还是头回听美仑这样跟自己说“悄悄话”而且,那种神态分明就是要特殊奖励自己的感觉,心里免不了生出了无限遐想……

    回到书房躺在床上,马到成满脑子都是刚才跟牛畅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出乎他预料的种种情景——好悬呀,假如稍微把控不住,跟牛畅跨越了雷池,发生了那样的关系,怕是真的要追悔莫及一辈子吧,但那种致命的诱惑的确令人蚀骨铭心,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终生难忘!

    正胡思乱想呢,美仑悄无声息地进来了,反手将书法的门反锁了,到了床边,啥都没说,直接就进了马到成的被窝……

    美仑此刻的心里踏实极了,外头有长宽高昼夜守护,屋里有真善美的轮流值守,特别是丫蛋儿也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不再需要谁去陪它,美奂和牛牛也像事先约好了,都早早地呼呼睡着了,美仑这才一身轻松地到了马到成的书房,就是想好好地跟他过一把真正的夫妻生活……

    这是自己的家,这是自己的丈夫,虽然是个替代品,但似乎比原版的正品还要优异正点,所以,一旦上次圆房成功,美仑也就琢磨着如何才能更多地跟这个再也离不开的男人多些夫妻的身心交流,一个是也能像美奂一样怀上孩子,再就是一定要用自己的身心来牢牢地拴住他,给他最想要的性福,这样才算是报答了他,也才会长期保持住现有的幸福吧……

    所以,进到书房,二话不说,直奔主题……

    马到成还从未体验过美仑如此主动是个什么滋味和感受呢,就那么仰躺在下面,体会来自美仑的那种高冷女神一旦高热起来之后带来的神奇快慰……

    一整天下来,从孟姜楠到牛畅,积累了那么多的火山岩浆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喷发的出口,而且这才是唯一名正言顺的正确途径,无论你怎么做都不犯任何忌讳和毛病,山呼海啸也好,大呼小叫也罢,都属于夫妻之间正常夜生活的一部分吧,完全不用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尽情施展……

    终于在某个时刻,马到成突然感觉到,自己真是成了美仑洞房录像中的那个男主角,那不是牛得宝在操作了,而是幻化成了马到成自己,身临其境,梦想成真,成了美仑真正的新郎了……

    一旦有了这样的感觉,马到成当然也就有了全新的体验,而且将这样的体验通过十倍百倍的热情传递给对方,也就让对方也有了空前绝后的快慰体验……

    美仑似乎也完全放开了手脚,将她所有的魅力和风情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以此来迎合对方汹涌而来的涛涛热情……

    可惜这样的情景没被录下来,留作俩人重温如此良宵美景的消遣……

    双方都在极度的酣畅淋漓中,获得了各自的满足……

    “你今天……太棒了……”美仑还是头回这样投入,几缕头发被香汗浸湿在脸上,显得她更加妩媚可爱!

    “你是指我营救唐小鸥,还是刚才的表现……”马到成故意开玩笑地问。

    “讨厌,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嘛……”美仑居然也会小女人一样在马到成的怀里撒娇……

    “是什么呢?”马到成还在成心逗美仑,就是想多听听她是如何撒娇的……

    “还能是什么,就是你今天表现得太爷们儿,太强大,太让人欲罢不能了……”美仑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那我想趁机问个问题,你可别急眼!”马到成忍了又忍,还是提出了这样一个话题。

    “咱俩现在啥关系了,问啥问题我会急眼呢?”美仑似乎给了马到成一个特赦令,免死牌,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似乎她都不会再怪罪他了……

    “我反复看过你跟牛得宝的洞房录像,我发现那个时候你很受用,那跟刚才咱俩行房比起来,你觉得我比牛得宝——是差还是强……”马到成知道这样问的风险很大,弄不好就会惹恼美仑,忽然就会翻脸不理他了,可是这个话题在心里憋了很久了,不问个明白总是耿耿于怀,索性趁今天美仑心情这么好,就硬着头皮问出来,无论如何也要知道美仑会给个什么答案,心里才不会再那么胡思乱想了……

    “假如我说你不如他,你信吗?”美仑却不直接回答马到成的问题,却这样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