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9章:一起去流浪

    “那好啊,放着我这样一个妙龄少女您不稀罕不受用,非要给我弄到一千万美元作为封口费,那好啊,我给你三天时间——假如真的钱到了我手里,我将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谁都再也找不到我;假如您兑现不了承诺,对不起,那所有关于牛得宝的一切,都将成为公开的秘密——我这样回答您,满意不?”牛畅觉得,应该透露一下自己拥有了这笔钱之后的想法,就这样说。

    “那好,就给我三天时间,我尽全力给你弄到一千万美元!”马到成自己给自己设置了时间限制。

    “一言为定?”牛畅一听这个假二叔居然真的答应了这么多钱,而且还自己设置了三天的期限,也就没话可说了……

    “一言为定,但你要告诉我,你要这么多钱到底要干什么用,怎么用,我才会帮你筹集这些钱……”但马到成却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必须由对方来告诉他。

    “这个没必要吧,我要钱干嘛没必要向您汇报吧……”牛畅却有点不情愿。

    “有必要!”

    “为什么?”

    “因为这笔钱数额巨大,不会轻易来无踪去无影,所以,我要知道大概的用途和去向,也才好下决心帮你一下子弄到这么多钱!”马到成说出了具体理由。

    “也好,本来都想把人给你了,现在你不要了,索性告诉你我要钱的用场吧——我在省城认识了一个胡子大叔,他答应带我一起出国,到另一个国度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可是出国需要一大笔安家费和移民费用,所以,我需要这些可以到了国外直接过上富裕生活的钱——我这样回答您满意了吧……”牛畅心说,告诉你这些没什么,或许会坚定你筹集到这些钱,让我远走高飞从你们的世界里消失的决心吧……

    “满意了,我保证,竭尽全力,三天之内,帮你筹集一千万美元,假如筹集不到美元,也将筹集到等值的人民币交到你的手上……”马到成很是自信地这样承诺说。

    “我要现金……”牛畅临了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我帮你筹集现金!”马到成不想再跟对方谈条件了,只有她要什么,自己给什么,她才会充分信赖老子,也才会做到与她真正的攻守同盟吧……

    “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所谓的“罪恶感”救了他一命,安置在牛畅身体深处的那个暗器一旦被触碰到,任何男人都会在极乐的欢愉中,暴毙身亡,而且死得极为难看……

    幸亏马到成有正经的,才侥幸躲过了牛畅那致命的一劫……

    “虽然咱们之间不用建立关系来相互信赖了,但我还是想知道,您到底为什么不像别的男人那样,见到我的身体就像着了魔一样,哪怕知道必死无疑,都要疯狂得到,您为什么都喂进嘴里的肉了,居然还吐出来了呢?能不能坦诚相见地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呢?”临别的时候,牛畅还是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其实吧,不是你的魔力没吸引我,也不是我没有其他男人像疯狂拥有你身体的冲动,但身为牛得宝的替身,我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角色中,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他来面对世界面对你,所以,你想啊,无论如何你的二叔不可能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勾当,上了自己的亲侄女吧——假如你非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这样回答你了……”马到成还真是三观贼正,给出了这样一点毛病都没有的回答。

    “想不到,您是这样一个男人,那怪您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一下子爱上了您,只可惜,我们碍于这样的辈分问题,没法越雷池一步地成为恋人,但这辈子,您真的是我唯一真正动心过的男人……”牛畅居然这样表白说。

    “你不是说,省城有个胡子大叔吗?”马到成倒是会接话,直接这样问。

    “就是因为有了他,我才比较出了我对您的爱究竟多深……”牛畅也很会接话。

    “可是,每次你带着任务追杀我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手下留情啊!”马到成觉得,这话必须在这样的时候说出来了,倒要听听对方如何来回答。

    “这就是我的性格所在吧,越是我爱的,我就越要得到,而一旦我得不到,我就会不遗余力地将其摧毁,不让他人来分享!”牛畅说出了为什么如此爱这个假二叔,却又要不遗余力地干掉他的根本原因!

    “好可怕的性格,那你现在再也不想那么做了吗?”马到成还想知道,从现在起,这个牛畅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

    “没必要了……”

    “为什么?”

    “因为你知道了我爱你,这样的前提下,再杀掉您,那就相当于杀掉了我自己心中对你的爱,假如您能像刚才承诺的那样,帮我搞到一千万美金的话,我真的会一分钟都不想在林海市呆下去了……”牛畅表达了她的心声。

    “你舍得你父亲和哥哥?独自一人到异国他乡去漂泊?”这个问题马到成也觉得必须问出来,得到答案心里才踏实。

    “他们俩是我的魔鬼,只要我在他们身边,他们就会利用我来达到他们的险恶目的,包括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干掉您……”牛畅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其实,我已经被干掉了……”马到成有意这样来了一句。

    “嗯?”牛畅似乎没听懂。

    “我说的是,真正的牛得宝已经被你们给干掉了,我现在只不过是他的影子,他的替身,是上天让我和他撞了脸,让我在紧要关头替代他,来阻止你父兄那些丧尽天良的阴谋诡计,让牛得宝的家属得以安全地存活下来,也让牛家的庞大家业,不至于被你父兄这样的败家子给彻底毁掉……”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其实,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您为什么能放过我,原谅我,还要帮助我呢?”牛畅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也想趁机知道这个假二叔为什么对自己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其实吧,原本我也把你跟你的父兄归为一类人,也曾经把你当成首要防备的敌手,但自从我知道了你和你哥哥上次去省里做的那次亲子鉴定结果,知道了牛欢不是牛家的种,而你却是牛旺天的亲孙女,所以,尽管每次我都知道是你干的好事,比如凯撒庄园投放毒蝎子,比如在山路上差点儿把我的车别下死亡谷,再比如地下停车场你启动无人驾驶的豪车试图装死我和你二婶等等,可一旦我知道你是牛家正宗的后人,出于对牛旺天的膜拜和敬仰,也就对你这个唯一正宗的亲孙女刮目相看,甚至从未在事情发生后,报警或者揭发你……”

    马到成也将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没直接揭穿甚至置她于死地的根本原因说了出来!

    “我不一定是唯一正宗的牛家后人吧,不是还有牛牛吗?”牛畅直接这样提出问题。

    “我承认牛牛是牛得宝的亲生骨肉,也是他这辈子留下的唯一骨血,但他毕竟是那个叫瞿凤霞的女护士通过不正当手段生出的孩子,所以,跟你比起来,牛牛哪里算得上正宗呢?”马到成立即表明了牛牛的身份与牛畅之间的差异在什么地方。

    “可是您也正式收养了牛牛呀!”牛畅再次提出了质疑。

    “这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个是牛牛的确是牛旺天的亲生孙子,这一点确定无疑,出于对牛旺天的敬畏我必须以牛得宝的名义来收养这个唯一的独苗;其二,是因为你二婶对你二叔牛得宝是有感情的,得知牛牛是牛得宝唯一留下的骨血,也就动了恻隐之心,鼓励我收养牛牛;当然,假如有一天,我的真实身份被识破,或许会因为我曾经收养了牛牛,而不至于被牛旺天赶尽杀绝吧……”马到成从来没像此刻这样,深刻而全面地解读关于收养牛牛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我还以为,您收养牛牛是为了把他当人质,将来用作与我爷爷讨价还价的砝码呢!”牛畅说出了她以及牛得才牛欢们对这个假二叔当初收养牛牛的看法。

    “那样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我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伤天害理勾当的,假如有一天我的真实身份被拆穿,顶多我被打回原形,顶多我从这里消失,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继续过我原本清贫但也自由自在的生活……”马到成还是坦坦荡荡地这样回答说。

    “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您一定联系我……”牛畅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要干嘛?”马到成觉得这话不像是从牛畅的嘴里说出来的。

    “跟你一起去流浪啊!”牛畅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你的胡子大叔咋办?丢下他来找我?”马到成算是半开玩笑地反问道。

    “假如让我在你们俩之间选一个,我一定选你不选他……”牛畅直言不讳,直接这样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