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8章:进门就开始

    马到成敲门进来,发现光线很暗,就要伸手去开灯,却被牛畅制止了:“别开灯,这样才有情调……”

    “让你久等了……”马到成刚这样客套了一句,居然发现,距离他两三米外的牛畅穿着一件睡衣站在对面……

    “还好,让我们这就开始吧……”牛畅边说,边一个小巧的动作,将身上的睡衣抖落到了地上,将她全部的妙龄少女的内涵都外延出来……

    尽管马到成在此之前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各具特色的美女,可一旦见到了牛畅这样的身材和风情,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尼玛,你干嘛要生出一副魔鬼身材,同时又生出一副天使面孔,最要命的是,偏偏是这样一个妙龄少女,居然是一个冷血杀手,将这两种概念糅合在一起,再来看待眼前的牛畅,马到成真觉得自己完全没法驾驭如此美若天仙却又杀伤力极强的妙龄少女了……

    牛畅似乎全在预料之中,知道自己亮出她的身材对方势必要跟其他男人一样,立马会被自己的超级魅力给迷惑,转而就成了自己石榴裙下的俘虏,任由自己生杀予夺地摆布宰割了……

    所以,趁机上前,将这个假二叔给推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直接骑跨在他的身上,就开始施展她那足以致命的驭男手段……

    “你等等……”眼瞅就要让牛畅得手了,马到成却竭力克制对这个魅力无穷的妙龄少女的欲念,一下子将她推开了说。

    “还等啥?”牛畅却惊异,这个假二叔居然还有这样超越其他男人的定力,都使出这样的招数了,还从来没失过手呢,居然他是头一个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喊“等等”的男人!

    “我还有话说……”马到成稍微离开一定距离,尽可能地平复内心的狂乱,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有话还是等我们签完了事先说好的合同再说吧……”牛畅其实在身体里早已设置了一个大号的暗器,也就是当初在天天夜总会里,让那个肖文虎在无比快活中不知不觉毙命的那种暗器,所以,一旦这个假二叔改了主意,那自己设计的这个致命圈套可就失灵了,也就枉费心机了,所以,还在竭力劝导对方快点进入模式……

    “不行,这些话我必须提前说,不然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马到成还是凭借自己的超凡定力,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并且将牛畅一下子推离自己的身体……

    “您反悔了?”牛畅十分惊异地这样问。

    “不是反悔了……”

    “那为什么我都这样站在您面前了,您却无动于衷呢?”牛畅还是头回遇到拒绝她的男人,着实钦佩对方的定力!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有罪恶感!”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回绝对方的理由!

    “咋了,您还把自己当成牛得宝,还把我当成您侄女儿,还没过来那个劲儿啊……”牛畅一连串提出了这么多的质疑。

    “对呀,人就是这样的动物,总是要瞻前顾后考虑周全,免得做完了在追悔莫及……”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从牛畅的魅惑中挣脱出来了……

    “那您到底什么意思呀,不是都说好了,到这里来就是要把对方都敞开给对方,博得对方充分信赖,建立那种牢不可破的终生同盟关系吗?您咋到了关键时刻,却要反悔了呢?”牛畅还试图用之前的相互承诺来让事情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发展下去呢……

    “没反悔,只是有个问题没弄明白……”马到成也在坚持自己的信念。

    “啥问题?”

    “我想知道,你是真爱我,还是假爱我……”马到成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这有什么区别吗?”牛畅一时没懂对方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问这个问题。

    “当然有!”

    “区别在哪里?”

    “先说假如你不是真爱我,那咱俩签订这个特殊协议有价值有意义,可是一旦你是真爱我,那性质可就变了……”马到成试图表达自己的真正意图,才这样厘清了两者的关系。

    “我没懂您的意思——为什么我真的爱您,签订那个特殊协性质就变了呢?”牛畅真的不懂对方为什么要这样说,其中的逻辑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假如你真爱我,那就应该为我着想,不会违背我的意愿,按照我的意愿来处理咱俩的关系……”马到成说出了假如对方爱自己的话,就应该按照他的意愿来行事。

    “那您的意愿是什么呢?”牛畅心想,莫非这个无所不能的假二叔,发现了我要趁机除掉他的意图,就开始跟我兜圈子,耍花样了吧!

    “我的意愿是咱俩不能发送那种关系,因为,一旦跟你有了那样的关系,将会一辈子都有罪恶感……”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会呢,不就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嘛,哪里会有罪恶感呢?”牛畅越发感觉到,这个假二叔又要逃过自己设置好的圈套,就赶紧这样说。

    “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我的侄女儿,我就是你二叔,虽然我像你说的是个假二叔,但现在毕竟我已经成了你二婶的男人,从她那边论,我已经算是你名副其实的二叔了——这样的名分下,再跟你发生那样的关系,你觉得,我会没有乱了辈分的罪恶感吗?”马到成再次表明了他是个观念传统的人,更是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男人……

    “您的意思是,要取消咱俩之前制定的那个签约计划?”牛畅想再次确认对方的真正意图。

    “我觉得——能不能用另外的方式来强化咱俩之间的相互信赖呢……”马到成说出了其他途径。

    “比如呢?”牛畅倒要听听,这个假二叔到底想出了什么别的招数。

    “比如我给你一笔钱,作为封口费……”马到成还真是直言不讳,直截了当就这样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那好,就按照您说的,我收到了一笔钱,封口了,但我又拿什么来让您封口呢?不可能把您给我的钱,再还给您作为封口费吧……”牛畅假设自己接受了对方的新提议,但也只是制约了她,但反过来,她又如何来制约对方呢?

    “你不用给我封口费……”马到成似乎心里有数了。

    “那您用什么来保证不揭穿我的秘密呢?”牛畅直接逼问道。

    “你要一个我几乎无法满足的钱数,让我心疼让我一时拿不出来,让我知道一旦我违背诺言那些给你的钱都打了水漂这总行了吧……”马到成这样表明自己这样做的根源在哪里。

    “原来您还是想用钱来解决问题呀……”其实此刻牛畅已经预感到,想要用献身来趁机除掉这个假二叔的计划不可能实现了,但一听对方想用一笔“天文数字”的钱来弥补他的食言,也开始动摇了——或许他真的不该死,或许自己真该得到一笔巨款,然后跟着胡子大叔去实现自己那个美好的未来吧……

    “没办法,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我跟你发生关系之后,那种一辈子都无法泯灭的罪恶感,所以,我宁可被你趁机敲诈一大笔我根本给不起的钱,才可以让我刻骨铭心,让你觉得,我这这辈子都会信守承诺,一辈子保守咱俩的秘密……”马到成进一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我要多少钱您会心疼到刻骨铭心呢?”牛畅还真是开始妥协了……

    “这个就看你的胃口了……”马到成当然不能先说多大个钱数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我的胃口可大了,怕是说出来,您真的给不起我……”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在心里紧急琢磨到底要多少好!

    “说说看……”马到成的心也在发抖,生怕她说出一个自己真的无法兑现承诺的钱数还真是没法收场了……

    “我要一千万……”牛畅还真说出了一个“大数”!

    “这个——不算多吧!”一听牛畅才要一千万,马到成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我说的是一千万美元——差不多六七千万人民币,您给得起我吗?”牛畅一听对方对这个数不是很心疼的样子,马上灵机一动这样说道!

    “我给不起……”马到成的心都快停跳了,因为虽然他现在的牛得宝的替身,可是一下子筹集这么多钱,还真令他毛骨悚然!

    “那您咋跟说刚才的大话呢?”牛畅以为还可翻盘,回到之前的套路中去呢……

    “虽然我本人给不起你这些钱,但我会在规定的时间内,为你筹集到这些钱……”马到成知道,想要不跟牛畅发誓那种关系,势必要拿出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承受的钱数才能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走,所以,才这样争取时间地说。

    “我想知道,您如何筹集呢?”牛畅知道一百万美元可能这个假二叔努努力,兴许能筹集到,可是翻了十倍,一千万美元的话,怕是那个老不死的牛旺天也不是轻易就能拿得出来的吧,就这样问了一句。

    “这个你别管,反正我头拱地也要想办法弄到这些钱,给到你的手里,作为咱俩之间相互保守秘密付出的代价……”越是觉得难度大,马到成就越觉得这事儿值得一办,或许只有用这一千万美元才能封住牛畅的嘴,也才能让大家都平安无事吧……(83中文网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