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7章:绝佳的机会

    偏偏这个时候,美仑打来电话:“你们的行动咋样了?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

    马到成赶紧回应说:“已经找到唐小鸥,并且成功解救出来,现在就在咱家医院,已经苏醒过来了,你放心吧!”

    “你也真是的,咋不第一时间通知我呢,我都快急死了……”美仑很少埋怨马到成,但今天确实有点生气了……

    “都是我的疏忽,营救完唐小鸥,就直接去养殖场送孟姜楠回去,一直忙忙碌碌的,也就没给你打电话,千万被怪我……”马到成这样解释说。。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сОМ 。

    “那你现在哪里?”

    “我在回家的路上啊……”

    “那咱家的丫蛋儿呢?”美仑最关心的就是那只博美拉的纯种猫咪了……

    “我给带回来了,而且,还征得了孟姜楠的同意,把她的二愣子也给带回来了……”马到成趁机汇报自己的成绩……

    “你说的是孟姜楠带来的跟咱家一个品种的那只母猫?”美仑这样确认说。

    “对呀,两只猫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程度了,今天在寻找唐小鸥下落的时候,它们俩密切配合,才出人意料地找到了具体位置,营救结束后,我送孟姜楠回去,本想只带丫蛋儿回来,可是,两只猫咪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分开了,可是我不能把咱家的丫蛋儿留在养殖场给孟姜楠的二愣子做伴儿吧,就说服了孟姜楠,让她舍出她的二愣子,让我和咱家的丫蛋儿一起带回来……”马到成为了让美仑信以为真,就这样耐心地讲述了整个过程。

    “太好了,一直就想给丫蛋儿找个伴儿呢,可是别的品种的猫我又不甘心,这下好,可算是让丫蛋儿成双配对了——你啥时候能把它们俩给我带回来呀……”美仑有点急不可耐要见到这两只猫咪了。

    “应该很快,不过,我还要去参加唐小鸥的未婚夫为了答谢唐小鸥营救成功搞的宴请,不过也就是应酬一下,个把小时总够了吧……”马到成给接下来要占用的时间,编出了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

    “嗯,越快越好,对了,你去参加宴请,两只猫咋办呀?”美仑再次表达出自己的心切。

    “我让长宽高呆在车里等我,顺带照看两只猫咪吧,现在他们三个已经跟咱家的丫蛋儿和孟姜楠的二愣子‘混’得很熟了……”马到成这样安慰美仑说。

    “嗯,这就好,真想马上就见到这两只猫是如何恩爱的呢……”

    “很快,给我个把小时吧……”

    “那好,我等你……”美仑十分温柔地这样回了一句。

    挂断美仑的电话,也已经到了雪原大酒店的楼下停车场,马到成立即吩咐长宽高说:“我到里边去参加一个宴请,估计也就个把小时,你们就在车里帮我照看好这两只猫咪别出事儿就行……”

    “不用我们贴身保护牛哥吗?”常长还这样问了一句。

    “不用,那样反而太显眼,你们就呆在车里哪儿都别去,我尽快结束然后咱们直接回家……”马到成这样吩咐完毕,才从车上下来,将车钥匙‘交’给常长保管,自己只身,进入了酒店的大‘门’……

    此刻的牛畅一看时间,已经快到假二叔说的两个小时极限了,心里也在胶着:这个假二叔会不会用了缓兵之计,给我放鸽子了呀,趁这工夫,到有关部‘门’去报了案,回头秘密地包围这个地方,然后将我抓捕归案呀!

    想到这里,牛畅还真是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起来,直接蹿到了阳台上,朝楼下偷偷观瞧,看看能不能发现被监控被包围的迹象……

    看了一两分钟,什么异常都没有,又从房间出来,探头到走廊里看,也是没什么异常现象,这才回到屋里,仰躺在‘床’上,仔细回想被那个假二叔堵在烂尾楼的楼顶,之间的较量和对话,掂量权衡,自己还要不要继续等下去,等不来咋办,等来又如何……

    跟马到成差不多,牛畅的心里也在沉重地琢磨:这个假二叔目前为止大概是除了哥哥牛欢,唯一知道她真正身世,也就是经过那次亲子鉴定,证实了她是牛得才的亲生‘女’儿,牛旺天的亲生孙‘女’——这个身世看似很正常,但对于一向被误认为不是牛家种的人却是一个惊天的消息,哥哥牛欢就是因此而毁掉了鉴定结果,谎称鉴定结果他们俩都是牛得才的亲生骨头,但同时又说是不可信,是谁做了手脚……

    直到牛畅意外得知了那次鉴定结果的真相,才知道哥哥居然瞒天过海地欺骗了她,他自己不是牛得才的亲生儿子,就把她也一起拉上,‘混’淆了事实,颠倒了黑白,这让牛畅从那一刻起,开始有了逆反心理……

    虽然之后还是按照之前的惯例行事,参加各种真对假二叔的行动,但牛畅的心理发生了巨大变化,开始暗中攒钱是一个明显的分水岭,不想永远被这个欺瞒了真相的哥哥控制一辈子了,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或者说,将来要走自己的路。

    胡子大叔的出现和存在,给牛畅的那些人的待遇和真挚的爱恋让牛畅有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希望和目标,也恰恰在这个时候,她在这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从那两个来自二叔的棉签血痕上,获悉了惊人的信息——这个棉签上的血痕的确是真二叔的,但却是来自一个被毒死的尸体上的血痕的二叔身上,那么,今天与自己对峙在烂尾楼楼顶上的这个活的二叔,就一定是假的了!

    也正是为了彻底证明这一点,从而找到真二叔的遗体存放在哪里才绑架了唐护士长,因为一旦找到了这个铁的证据,这个假二叔势必原形毕‘露’,势必让所有的真相一下子都大白于天下!

    但牛畅却没将这样重要的信息告诉哥哥牛欢和爹哋牛得才,而是只‘交’出了任务需要她完成的那个亲子鉴定结果,其他的,都是她为了能实现与胡子大叔远走高飞梦想,才想找到真二叔的遗体,然后与这个假二叔摊牌,至少,为自己跟胡子大叔远走高飞筹集一些必要的资金作为谈判的条件吧……

    想不到,这个假二叔太厉害太邪乎,筹划得那么周密的一次绑架,居然在几个小时内就被他准确地找到了唐护士长的位置,并且成功解救,最后,还将她堵在了烂尾楼的楼顶上,险些真的‘逼’她纵身一跃,让年轻的小命瞬间画上一个惨不忍睹的句号……

    还好这个假二叔在最后关头喊了那句——牛畅,别跳,让牛畅忽然感觉到这个假二叔或许不像之前被妖魔化的那样可怕,或许可以直接面对,直接与之讨价还价,也许还有脱身的可能‘性’吧,这才转过身来告诉对方——谁说我要跳了!

    接下来的事态进展着实令牛畅始料莫及,最后居然变成了要与这个假二叔来一次特殊的约会,然后发生关系,以此来消除双方的疑虑,并且从此相互保守对方的秘密——难道这真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果吗?

    越是临近约会的时间,牛畅的心里也就越是七上八下矛盾重重,按理说从发现这个假二叔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暗恋他了,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之前被当成一个‘肉’体武器进行过非人的训练折磨,早已对男人没有任何兴趣了,每次执行任务需要自己献身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耻辱感,也没有任何幸福感,只不过是利用自己的身体去‘迷’‘惑’对方,从而完成很多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

    可是对于这个假二叔,牛畅那颗早已死掉的妙龄少‘女’之心居然一下子被‘激’活了,哪怕是在胡子大叔那种无微不至的爱恋中,她也总是把对这个假二叔的暗恋掺和进去进行比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还是爱恋那个假二叔比爱恋胡子大叔要强烈一些——没办法,人的感觉是谁都无法修正和安排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本能的感觉,一旦形成,真的没法逆转,没法改变了……

    但也正是这样的心理状态,才导致了牛畅发誓,一定要干掉这个假二叔,这样才不会真正爱上他,这样才不会让自己犯下致命的错误……

    可是,现在的约会又算什么呢?

    是不是这才是最好的,在甜言蜜语男欢‘女’爱中,将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从这个世界上消灭的最好时机呢!

    客观条件都准备好了,比如这间客房,不是在前台预定的,而是获悉这个客房的客人今天夜里不回来住,才用特殊手段进来的,在这样的房间里做什么,被发现之后,都没法查出是谁干的吧……

    那么,趁机干掉这个假二叔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这个假二叔一旦被消灭,自己就再也不会跟胡子大叔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想起他了;其次,这个假二叔一死,哥哥和爹哋就再也没有对手,再也不用派她进行各种‘阴’谋诡计的行动了,自己也就自由了;第三,在消灭他之前,敲他一笔钱,作为自己与胡子大叔远走高飞的盘缠钱,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那好吧,除非他今天不来赴约,只要来到,那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最后时刻,也是自己对他暗恋一场的最后终结……

    就在牛畅下定了这最后决心的时候,‘门’铃响了……

    牛畅立即整理自己的情绪,直接进入某种状态,来迎接这个前来“送死”的假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