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6章:硬着头皮去

    “我还没看牛老师下次给我留的作业呢……”孟姜楠还真是会委婉地表达她的述求,用了如此巧妙的比喻。。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到哪里去看?”牛得才明明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就是愣装糊涂。

    “就到这里呀……”孟姜楠却毫不客气,一把抓住了牛老师的身体,这样说道。

    “好吧,你自己随便看吧……”马到成知道孟姜楠说的作业是什么,也只好满足就她,不然的话,还真是没法从她这间小小的公寓里走出去……

    愣是让孟姜楠在身上复习了差不多十几二十分钟,甚至允许她动用了手口进行那种‘操’作实践,这让孟姜楠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和感受,满足得喜滋滋的两颊绯红……

    “好了吧,再不放我走,那边的人肯定都急疯了……”马到成觉得差不多了,才这样说。

    “那好吧,我放牛老师走了,不过,记得下次早点来给我布置作业,别让人家等太久了……”孟姜楠依依不舍地这样恳求说。

    “放心吧,机会说来就来,就像今天这样,是不是出乎意料?”马到成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这样劝慰对方说。

    “是啊,还以为十天半月都见不到牛老师了呢……”孟姜楠也承认这一点。

    “那好,快点说服我家丫蛋儿跟我回去吧……”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让它单独回去是不可能了……”孟姜楠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咋不可能?”马到成没懂她什么意思。

    “它已经反复表达出,再也不可能离开我的二愣子了,死也要跟它死在一起了……”孟姜楠这样解读此刻那只叫丫蛋儿的猫咪是什么态度了。

    “那咋办呀?”马到成还真是不能把丫蛋儿留在这里。

    “我劝我的二愣子了,跟你家丫蛋儿去吧,到了你家,比这里条件好,也能得到更好的待遇,特别是丫蛋儿会保护你……”孟姜楠还真是善解人意——不,是善解猫意地这样回答说。

    “你的二愣子同意了?”马到成心里一阵暗喜。

    “有点舍不得我,但我一‘逼’问,它又说更舍不得你家丫蛋儿……所以,还是同意你把它也同时带走了……”孟姜楠如此了解两个猫咪的心情!

    “这太好了,很难找到跟我家丫蛋儿一个品种的猫咪呢,它俩也算是缘分吧,通过这样一件事儿,一见钟情认识了……”马到成很是感动,这样评价说。

    “就像我和牛老师一样吧……”孟姜楠倒是会联想!

    “咱俩——是一个品种的猫咪吗?”马到成的本意是,咱俩是一类人吗?

    “我觉得是呀,不然的话,咋会那么巧遇,那么一见钟情了呢!”孟姜楠却自我感觉良好地这样回答说。

    “呵呵,你还真会比拟,好了,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必须赶回去了……”马到成真觉得在这里拖延的时间太长了,不能在答应对牛畅说的大概时间赶回去的话,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

    “牛老师再见……”孟姜楠嘴上说再见,但却一下子扑上去,紧紧地拥‘吻’牛老师不放……

    就这样又拥‘吻’了几分钟之久,才缓缓松开了,喃喃地说:“牛老师快抱着它们俩走吧,我就不送了……”

    “为啥不送了?”马到成又不懂孟姜楠是什么意思了。

    “我怕到了离别的时候,忍不住还想亲‘吻’牛老师,被你的那三个保镖看见了,回头牛老师没法跟他们解释……”原来孟姜楠是害怕管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就对不住牛老师的行为才不去送他的……

    “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下次我一定多拿出一些时间来好好陪你做作业……”马到成还真是为孟姜楠的这句话给感动了……

    “真的呀,牛老师可得说话算数!”孟姜楠一下子就喜形于‘色’了!

    “当然算数,好了,再见!”马到成边说,边抱起两只还一直腻在一起的猫咪,转身就走出了孟姜楠的那间小小的公寓……

    可是刚刚出了孟姜楠住的公寓,迎面就看见了匆匆走过来的葛大壮,见了他就埋怨说:“哎呀牛哥,你来了咋不告诉我一声呢?”

    “我也是刚到,这还要赶紧赶回去——你找我有事儿?”马到成看见葛大壮一副急赤白脸的样子,就这样问。

    “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之前来了个警车把孟姜楠急急忙忙地带走了,我有点担心害怕,又不知道她到底去城里干嘛去了,所以……”葛大壮这样解释说。

    “没什么事儿,就是我家这只猫太孤单了,想找个对象,就让孟姜楠抱着她这只一个品种的猫去相亲了……”马到成还真会编造理由。

    “它们俩成一对儿了?”葛大壮还真就信以为真了。

    “是啊,你没看见它们俩在我怀里都腻在一起的样子吗?”马到成这样回答说。

    “孟姜楠舍得她的猫咪让你带走?”葛大壮很了解孟姜楠,所有她的猫狗,轻易不会让谁领走的……

    “当然舍不得,这不,我带她的猫咪离开,她都没出来送我……”马到成还真会移‘花’接木,居然将孟姜楠不出来送他的理由归结到了这个上头……

    “还真是她的‘性’格!”葛大壮又信以为真了。

    “养殖场没别的事儿吧,我还着急回去赴宴呢……”马到成知道,自己再也没理由耽搁时间了,就这样说道。

    “没什么事儿,一切都好,就是今天新招来几个人,等牛哥什么时候有时间了,过过目,不顺眼的我就给打发了……”葛大壮这样回答说。

    “不用我过目,你看顺眼就行!”马到成立即这样回应说。

    “牛哥这么说,我可当真了!”葛大壮还要较真。

    “当然要当真呀,这里你是场长,又是你用人,只要你能看中,能管住他的言行,那我还有什么意见呢!”马到成说出了为什么他看顺眼就行的理由。

    “谢谢牛哥这么说,我一定不辜负牛哥的信赖!”葛大壮就喜欢这样的东家!

    “好了,快忙去吧,记住我上次‘交’代的,晚上增加两个暗哨,千万别再出黑瞎子吞钢钉那样的事儿就行了……”马到成这算是一句叮嘱吧。

    “再也不会了,牛哥放心吧……”葛大壮马上表态说……

    “那好,我走了……”

    “再见牛哥!”

    马到成从养殖场出来,回到车里,将两只猫咪‘交’给后座上的长宽高,然后立即开车回市里……

    一路上长宽高这哥仨的兴趣都在两只恋爱中的猫咪身上,倒是给了马到成想自己心事的空档,想起刚刚在那个小小的集装箱公寓里,与孟姜楠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儿,虽然还不是真正的发生关系,但俩人的亲密程度已经到了真正的热恋程度,真的就像这两只一见钟情的猫咪一样,大有难舍难离的感觉了……

    然而,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的牛畅,马到成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在几乎所有马到成成了牛得宝之后遇到的‘女’人中,牛畅算是头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当然美仑美奂除外,美仑美奂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属于良‘性’的,可一旦被牛畅知道了,那后果就是恶‘性’的!

    还好在最后关头,与她达成了一个特殊的协议,就是你让我一步,我放你一马,谁都别置于死地谁,但为了双方都能信赖对方,必须发生那种关系才算是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也才会不会相互出卖已知的相互的秘密给第三者了……

    可是与别的‘女’人发生这样的关系马到成几乎从来没如此沉重过——之前的所有‘女’人中,包括杨水‘花’那样雁过拔‘毛’的‘女’人,包括蓝梅那张过量开采的‘女’人,包括夏欣欣那种靠眼泪博得同情的‘女’人,还有何招娣靠麻利的手段直接办事儿的‘女’人,马到成事前事后还真都没像现在这样沉重过,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有点喘不过来气一样,真不知道待会儿见了牛畅,真正面对她的时候,这个当二叔的——尽管是个假二叔,但毕竟算是她二叔啊,如何来面对这样一个名义上的小侄‘女’!

    然而此刻,绝对是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态,因为根本就没有退路,似乎自己的命脉已经攥在牛畅的手里了,只要她不满意,自己的小命,抑或是刚刚创立的所有业绩都将一笔勾销,打回原形都是最好的结局,万一再有谁落井下石,估计老子真会有个惨不忍睹的下场吧……

    这都不算什么,本来老子就是一条咸鱼,一个穷小子,一个烂**丝,可是一旦老子失去了现在的身份地位,美仑美奂怎么办?她们会受到多大的牵连?下场又会好到哪里去?

    至于其他‘女’人老子完全可以不用管她们的感受了,假如是真的爱老子本人,大概还能继续维持以往的关系,比如何家姐妹,比如唐小鸥,兴许还能接纳老子,但有些就是冲着二公子的名分来的,一旦知道了老子竟然的个赝品,是个冒牌货,那还不直接找到一把剪子把老子给咔嚓了呀!

    思前想后,权衡利弊,最后才答应了牛畅那个超乎想象的提议,也才会自己送上‘门’去,与她签订那个所谓的,牢不可破的‘肉’身合同!

    一抬头,牛畅短信里说的那个雪原大酒店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