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4章:我太吃亏了

    病房里就剩下俩人的时候,马到成直接走过去,拉住唐小鸥的手就问:“你没事儿吧?”

    “对不起宝哥哥……”唐小鸥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马到成心头一紧——难道唐小鸥对牛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是从牛畅那里也没反馈出什么问题来呀,那唐小鸥为啥要说对不起呢?

    “我不该那样相信绑匪的话,我不该那样轻易就到医院去,我不该让宝哥哥又为我担惊受怕,我不该……”唐小鸥原来是为了这个自责自己。。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сОМ 。

    “好了,说到家,是我对不起你,不该让你遭这份儿罪……”马到成心说,假如不是你拿了牛得宝的血痕棉签给对方,估计也不会这样绑架你吧——还好你不知道真相,但这个歉还是要道的!

    “没抓到那个绑匪吧?”唐小鸥这样问马到成。

    “很遗憾,让他跑掉了……你没看清他的样子,记住他的特征吧?”马到成想知道,唐小鸥到底认没认出是牛畅。

    “我感觉像个‘女’人,但从声音上却始终听不出是男是‘女’,跟我说话的时候,始终没让我看见对方的脸……所以,很抱歉宝哥哥,我没看清对方的模样,也没记住对方的特征,现在无法指认绑架我的人到底是谁……”唐小鸥因此又觉得很歉意了……

    “好了,不提那个绑匪了,既然你没事儿,一切都安好,咱们就庆幸吧……”马到成这样安慰唐小鸥说。

    “可是有一件事儿我现在都没搞明白……”唐小鸥觉得这件事儿必须当面问二公子才行,就这样问。

    “什么事儿?”马到成还真怕唐小鸥知道了什么内情,所以,突然有点紧张的感觉。

    “对方一直在‘逼’问我,那两个棉签上的血痕是哪里来的!”唐小鸥说出了自己到底想‘弄’明白什么问题。

    “你咋回答的?”马到成心里有点打怵——看来,牛畅当时还真是要从两个棉签作为切入点,来找到牛得宝的遗体呀!

    “我就按照宝哥说的,是刮胡子的时候出血,用棉签消毒擦拭留下的呀,可是对方却不信,非说拿去鉴定的时候,检查出棉签上的血痕是从一个被毒死的死人身上擦拭出来的,我当时都吓傻了,对方咋会这么说呢?难道那俩棉签上的血痕真的不是宝哥哥的,真的是从一具尸体上擦拭出的血痕?”唐小鸥还对这样的细节耿耿于怀呢……

    “这个绑匪一定别有用心,好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好好养病吧,我还有事儿要办呢……”马到成听唐小鸥这样说,算是再次印证了刚才跟牛畅的那些对话,也证明了自己对牛畅的妥协十分必要,不然的话,这俩棉签的真相一旦披‘露’出去,怕是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等等宝哥哥……”唐小鸥却拉住马到成的胳膊不放……

    “还有事儿吗?”马到成以为唐小鸥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细节,还要在自己这里求证,就又有点紧张……

    “我刚刚被抢救的时候,他们查出了一个消息,我想告诉宝哥哥……”唐小鸥似乎还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二公子。

    “啥消息呀?”马到成生怕唐小鸥再说出什么令他无法回应的消息,就更紧张起来。

    “他们说我怀孕了……”唐小鸥却披‘露’了这样一个好消息!

    “是嘛,那祝贺你呀,不过,刚才的事儿,孩子没事儿吧……”马到成一听,原来是这样的消息,立即高兴地这样关心说。

    “谢天谢地,孩子安然无恙……”唐小鸥一脸的幸福感。

    “那就好,那就好,这样的话,下个月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结婚了……”马到成知道唐小鸥一旦怀孕,就意味着必须马上结婚了,虽然觉得舍不得她嫁人,但这就是她最好的归宿啊!

    “是啊宝哥哥,真不知道如何感‘激’宝哥哥呢,我听常俊杰说,若不是宝哥哥有章程,想出了绝妙的办法找到我的具体地点,说不定我就没救了呢!”唐小鸥又是一脸的感‘激’涕零。

    “好了,别说这些了,你现在只管安心养病吧,我请来的孟姜楠还在车里等我送她回去呢……”马到成觉得,不该太久和唐小鸥这样说话了,毕竟她未婚夫常俊杰和那俩战友就等在‘门’外呢,所以,想尽早离开,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听常俊杰说了,这次也多亏了她,待会儿见了她,代我谢谢她,回头我见了她,再当面谢她……”唐小鸥为人处世就是讲究个礼数,一听宝哥哥提到了孟姜楠,就这样叮嘱说。

    “好,我一定转达你的谢意给她,好了,我走了……”马到成这样答应着,就松开了唐小鸥的手,站起身来……

    “宝哥哥做什么都要注意安全呀!”临了唐小鸥又这样叮嘱说。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见!”马到成觉得自己有点与唐小鸥最后诀别的感觉,因为几乎再也没什么好机会俩人再做那些“可想可想”的好事了……

    再见了,亲爱的,再见了,唐小鸥……

    从唐小鸥的病房出来,马上就被常俊杰和那俩战友给围住了,常俊杰就问:“唐小鸥说出绑匪的情况没?是不是能顺藤‘摸’瓜逮住绑匪呀?”

    “她说绑匪乔装打扮,让她根本就没看清对方的脸,也没记住对方的特征,倒是说出了一些之前不知道的细节,但听起来也都莫名其妙,所以,我建议,暂时先别追究那个绑匪的下落了,重点是让唐小鸥快点康复……还有,就是以后别再丢手机了,也别再让唐小鸥因为担心你,才接到短信贸然到陌生的地方去找你……”马到成趁机想打住对方要抓住绑匪的念头,就这样责备对方说。

    “都怪我,不小心被偷了手机,然后跟战友喝高了才发手机丢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被歹徒钻了空子,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儿了!”常俊杰很内疚的样子这样检讨说。

    “对呀,眼瞅就结婚了,我听说唐小鸥还怀孕了,你都快当新郎爹了,对新娘子可得多上心啊,幸亏这次咱们营救及时,不然的话,后果是啥谁能想到啊!”马到成趁机训导对方说。

    “这次多亏了二公子想出了那样绝妙的办法,不然的话,咱们还真是大海捞针,很难找到唐小鸥的下落呀!”常俊杰再次表达出对二公子谋略的钦佩和赞许。

    “好了,事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大家都该忙啥就忙啥去吧……”马到成心里还有事儿,就这样提议说。

    “二公子若是赏光,我们几个战友想设宴款待二公子……”常俊杰又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那就没必要了,我现在必须马上把今天立下汗马功劳的两只猫咪还有它们的主人给送回去……”马到成说出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用我们陪同吧……”常俊杰还这样询问。

    “不用不用,我自己还有我的保镖一起去送就行了,走了,再见!”马到成真的不愿意在见到常俊杰和他的那俩到现在还有点没醒酒的战友了,就这样直接说。

    “再见二公子,改天我们战友请您您可一定要赏光啊!”冲着二公子的背影,常俊杰还这样喊。

    “好好好,一定一定……”马到成边这样应付道,边从特殊通道回到了自己的车里,一看长宽高正在跟孟姜楠聊天呢,就问道:“你们聊什么呢?”

    “他们问我,猫言狗语好不好学,我说比学外语难多了,他们就想拜我为师,我就说不收徒弟,他们就问为什么,我就说,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孟姜楠马上这样回应说。

    “我倒是觉得,你们应该相互拜师,他们跟你学猫言狗语,你跟他们学各种擒拿格斗,这样的话,岂不是不存在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现象发生了吗?”马到成倒是会和稀泥。

    “对呀,还是牛哥说得对,我们相互拜师吧!”长宽高一听牛哥这样的建议,马上都高兴地对孟姜楠说。

    “我才不干呢!”孟姜楠却没同意!

    “为啥呀?”长宽高都是一脸的不懂。

    “我太吃亏了!”孟姜楠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相互学习,互通有无,你咋吃亏了?”马到成这样替长宽高问道。

    “他们教我就一个人,我教他们却是三个人,一个人多好教啊,三个人那可要费三倍的气力呢,我能不吃亏嘛……”原来孟姜楠计较的是这个呀!

    “俗话说,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多一个少一个的没必要那么斤斤计较吧……”马到成笑着这样调和说。

    “他们三个才不是羊呢……”孟姜楠还真是话里有话。

    “那是什么?”马到成还真想知道,在孟姜楠眼里,长宽高这哥仨到底是什么动物!

    “他们是……”孟姜楠正好形容长宽高是什么的时候,听见马到成的手机来短信了,也就打住了……

    马到成趁车子还没从特殊通道抵达一楼的出口,就拿起手机看短信,只见上边传来一条牛畅发来的短信:“雪原大酒店535房间,何时到?”

    马到成一看这个房间号就乐了——尼玛,咋又是535,难道又设了一个骗局要骗老子上当?但马上就给回了短信:“我要送一个人回湖畔镇的养殖场,估计一个来回至少一俩小时……”

    “我等……”牛畅只回了这两个字!

    “好吧,我尽快!”马到成只好这样回了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