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3章:彻底激活了

    其实,双方谁都想不到是这样一个结果。,最新章节访问:ШШШ..bsp;。

    对于牛畅而言,自从发现他有可能不是自己亲二叔的那一刻,那颗早已对任何男人都无动于衷的冷血之心居然有了死水微澜的感觉……

    但那个时候还不是很确定这种感觉要得要不得,还觉得万一他是自己的亲二叔,一旦爱上了他,岂不是一场不伦之恋?但后来很快就解除了这样的忧虑,因为几乎被认定自己不是牛家的种,这样的话,即便是真二叔,也跟他没血缘关系了,爱与不爱都没什么伦理上的问题了……

    可是越是发现这个二叔的各种能力、秉‘性’和表现,牛畅也就越是‘迷’恋这个二叔,但畸形的心理导致她养成了那种越是她喜欢的东西就越是要将其毁掉的‘性’格!

    就好像一旦爱上了这个假二叔,就将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一样,与其被爱给害死,还不如将爱的对象尽早消灭,这样才是存活下去的最佳选择……

    这样的爱恋还因为遇到了胡子大叔之后,获得了有生以来第一份儿男人的爱而有了明显的比较,虽然她也对胡子大叔动了心,有了情,但越是这样也就越是想起她最心仪的男人能与自己相爱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而越是觉得那将是极致的幸福,也就越想将这个假二叔从世界上给消灭掉,因为一旦表现出了对他的爱恋,抑或是被他所爱,还抑或是俩人相爱了,那一定会是世界末日般的时刻降临,那种致命的快感过后,一定就是所有幸福的终点!

    换句话说,对这个假二叔爱情的渴望,无异于饮鸩止渴,结局一定是必死无疑!

    所以,在之后的每次行动中,牛畅从来都没给这个心中暗恋的假二叔留任何余地,从来没想过要手下留情,从来都是使出浑身解数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每次都让他用惊人的胆识谋略还有神奇的功夫给破解和逃逸,而每次这个假二叔死里逃生之后,牛畅的心里也就越是平添了几分对他的疯狂热恋,但与此同时,那种要彻底消灭他的决心也在进一步升高……

    之前侦查出这个假二叔要带着徐美仑到山里去考察,想用那个威力巨大的火弩轰死他的主意就是牛畅出的,并且亲自携带这样的“重武器”一路跟随寻找机会……

    想不到,这个假二叔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有神明护佑,又是采野草莓又是树后与二婶‘激’情拥‘吻’之类的,让他们躲过了好几次必死无疑的险境,而且居然还有人暗中保护这个假二叔,这才让这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直到这次亲子鉴定出结果的时候,意外获悉了那两个棉签上的血痕来自那个被毒死的真二叔的遗体上,牛畅顿时觉得这回才真正找到了这个假二叔的“死‘穴’”——一旦得到证实,抑或找到了真二叔的遗体,那么,这个假二叔势必要真相败‘露’,势必要仓皇逃窜,势必要在慌‘乱’中,被自己给拿住命脉,然后,将他置于死地……

    可是背着牛得才和牛欢擅自行动,绑架了唐小鸥以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些信息呢,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被这个假二叔再次神奇地破解了,而且还将自己给追到了只有跳楼才可能逃过这劫的程度,却听见了他喊的那声:“牛畅,别跳!”

    就是在那一瞬间,牛畅忽然觉得这个假二叔或许没那么可怕,或许不至于逮住自己置自己于死地吧,所以,立即止住了跳楼的计划,转而回头一笑反而来了一句:“谁说我要跳楼了!”

    之后的情形发展,着实令牛畅意想不到,特别是这个假二叔连自己是牛旺天的亲孙‘女’这样的绝密信息都了如指掌,更想不到的是,急中生智说出的那个签订一个“牢不可破”关系的提议他最后居然同意了!

    这让牛畅对这个假二叔的爱恋又攀升了一个高度——难怪有那么多‘女’人都爱上了他,原来真正接触他之后才发现,他的心‘胸’是那么的宽广,仿佛海纳百川一般地能接纳任何想要流进他心海的河流!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是大丈夫!

    所以,当听到他真的答应让自己变成他的‘女’人,以此来签订那个牢不可破的协议的时候,那颗早已死掉的少‘女’之心一下子被彻底‘激’活了——那种枯木逢‘春’的感觉让牛畅一下子从一个冷血杀手,变回了原本的妙龄少‘女’,那种奇妙的变化,无异于一次脱胎换骨,涅槃重生!

    马到成当然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之所以打发了所有的人去护送唐小鸥离开,自己只身一人来追赶这个“绑匪”就是因为他认定这个绑匪就是牛畅,而牛畅特殊的身份极有可能在最后关头披‘露’出一些不应该让外人知道的秘密,特别是万一她直接揭穿他这个假二叔的真面目,被谁听到了都会愕然,想解释,可就难了,所以,必须自己一个人完成这次追捕行动……

    可是一旦追上了牛畅,经过一番语言的较量,马到成也发现,这个自己真正的对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血,那么可怕,特别是在对方为了表达相互信任的时候出的那个签订牢不可破协议的提议,更是令马到成瞠目结舌!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没有别的途径能制约对方,或者是稳住对方,让双方都别坏了对方的“大事”各取所需,或许这样做是最明智的选择吧……

    只不过,马到成虽然答应了牛畅的那个特殊提议,愿意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但在末了牛畅当场就要签订那个牢不可破合同,直接办了好事的时候,马到成却这样说:“这里不行……”

    “为啥不行?”牛畅特别警觉地问。

    “‘露’天,风大,天凉,很不舒服!”马到成十分简要地这样回答。

    “您不是——变卦了吧……”牛畅这样怀疑说。

    “事关生死存亡,岂能儿戏,哪会变卦……”马到成却给出了如此坚定不移的回答。

    “那咱们到什么地方去签订这个协议呢?”牛畅马上这样问。

    “改天,或者换个地方——你选……”马到成立即给了对方这样的回应。

    “您不会趁机逃之夭夭吧!”牛畅还是怀疑对方的动机。

    “我有那么大的把柄攥在你的手里,我哪敢轻举妄动呢!”马到成等于给对方‘交’了实底儿——我哪里还敢跑呢,一旦你披‘露’了真相,老子可就一无所有立马打回原形个屁的!

    “可也是,咱们俩现在是一根绳上拴的蚂蚱,同命相连差不多,所以,谁都别想着欺骗谁!”牛畅也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还这样补充了一句。

    “你选地方吧,选好了告诉我,我保证兑现承诺……”马到成给对方吃了这样一颗定心丸。

    “那好,我选好地方定好时间就告诉您!”牛畅这才算踏实下来。

    “那好,我先下去带走所有的人,然后你再离开这里……”马到成说出了真有的撤离步骤……

    “好吧,再见!”牛畅立即同意了……

    “再见!”马到成说完,率先从楼顶撤离,回到地面到了车子停放的地方,看见了长宽高和孟姜楠都在车里等,就问:“唐小鸥咋样了?”

    “被她未婚夫给送到咱家医院去了……”常长这样回答说。

    “我是问唐小鸥现在咋样了?”马到成再次强调自己想知道什么。

    “具体咋样,我们也不清楚啊……”常长只好如实回答。

    马到成一听他们没懂自己的意思,马上自己给常俊杰打了手机,问:“现在唐小鸥咋样了?”

    “还好无大碍,已经醒过来了,说要见您……”常俊杰这样回答说。

    “好,我这就过去……”马到成挂断常俊杰的电话,立即开车往旺天大厦牛家的医院赶,这个时候,常长才问:“牛哥,那个歹徒没追上?”

    “太贼了,让他跑掉了……”马到成只好这样回答说。

    “真是便宜他了……若是我们跟牛哥一起去围捕他就好了……”常长还这样遗憾地说。

    “就是再把真善美给叫上,也未必逮得到这个家伙!”马到成尽可能把歹徒说得邪乎有些,也好自圆其说……

    “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邪乎!”长宽高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马到成不再说话,满脑子还在想,一旦牛畅找到了约会的地点,自己该如何应对呢,还好,车子很顺利地回到了旺天大厦的楼下,直接上了特殊通道,到了医院里,就直奔了唐小鸥的病房……

    “那个绑匪没抓到?”见了面,常俊杰第一句话就这样问。

    “身手不凡,让他逃脱了……”马到成还是这样说。

    “要不要报警啊!”常俊杰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报什么警,只要唐小鸥得救了,就别再惹麻烦了,警方一旦介入,咱们都没安生的日子过了……”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这样明确的回答,其实,马到成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报警,自己将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才坚决制止,只是理由让说出的理由还要让对方接受。

    “那好,我听您的……对了,唐小鸥说有重要的话要单独跟您说,那我们就到外边等了……”常俊杰又这样说了一句。

    “好吧,你们都出去吧……”马到成立即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