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42章:绝对不可能

    “这个你可别怪我,各为其主,身不由己,我做什么不都是我自己的意思……”虽然牛畅没直接说是谁派她干的,但这样说本身,就说明并非是她想怎样,而是受命于某人才跟这个假二叔针锋相对的……

    “是你爹哋牛得才派你干的好事吧……”马到成索‘性’替她把实话说了出来……

    “这个您不用问我,应该是心照不宣吧!”牛畅也用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招来回应对方。。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那这次要给我和牛旺天做亲子鉴定的也是你爹哋的主意吧!”马到成直接切入到这个话题上来……

    “当然是……”

    “那鉴定结果呢?”

    “鉴定结果当然是亲生父子呀,但人家省城的鉴定中心就是厉害,从唐小鸥搞到的那两个棉签上的血痕居然查出了是从一个被毒死的死者身上擦拭下来的血痕,当时我就惊呆了,知道一定是你这个假二叔发觉唐小鸥要采集血液样本,是要去搞亲子鉴定,就急忙从我亲二叔的尸体上采集了血痕来‘蒙’‘混’过关,我就更加认定了你就是个赝品二叔,你就是牛得宝的替身!”牛畅将这次行动的很多细节都披‘露’出来,以此再次证明,眼前的这个二叔绝对不是真二叔。

    “这么说,你承认你二叔是被毒死的?而且就是被你爹哋指使你毒死的了?”马到成一直很被动地被牛畅的问题给牵着鼻子走,所以,现在开始反攻的时候了,就这样问了一句。

    “您先回答我到底是不是我亲二叔,我才回答您这个问题!”牛畅又玩儿这样的把戏了……

    “你不是从那么多蛛丝马迹上看出我不是你亲二叔了吗,为啥还要问这件事儿?”马到成当然也玩儿这样的语言游戏。

    “我是要让您亲口承认不是我亲二叔了才行!”

    “我承认与不承认有什么差别吗?”

    “当然有,您一口咬定不承认的话,谁也那你没办法,但如果您承认了,那情况就不一样了……”牛畅一定要对方亲口承认他不是牛得宝才算拉倒……

    “怎么,你们以为,揭穿了我,将我打回原形,你们就可以获得牛家的全部财富了?”马到成话里话外早就承认自己不是牛畅的亲二叔了,所以,才敢这样反问道。

    “至少,没有二叔二婶来‘迷’‘惑’我爷爷的眼睛,我爷爷势必将那么多的财富最终都给到我和我哥哥的名下吧……”牛畅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你爷爷一直认为你和牛欢都不是他的亲生后人呀!”马到成早就知道不是这样的结果,但却偏偏要这样说,看看对方如何回答。

    “那都是他主观臆想出来,其实我和我哥去省里跟我爷爷做过亲缘鉴定,我们都是牛家的正宗后代……”牛畅以为这个假二叔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将真相隐瞒起来,就是为了给上边说的话,有个自圆其说的解释。

    “撒谎了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去省里鉴定的结果,用不用我说穿了给你听?”马到成一下子抓住了对方的话柄,就这样问了一句。

    “难道那份儿亲子鉴定被您做了手脚?”牛畅一听对方这样说,也心惊‘肉’跳起来——难道那份儿自己和哥哥跟牛得才的亲子鉴定结果他都知道了?

    “错,那份儿鉴定是被你哥牛欢给做了手脚,本来鉴定结果是这样的,你是牛得才的亲生‘女’儿,但牛欢却不是,但你哥哥为了‘蒙’蔽你的眼睛,才谎称你们俩都是牛得才亲生的呢!”马到成立即这样揭穿真相说……

    “这些您是怎么知道的?”牛畅很是惊异,对方有如此‘门’路,知道了她以为世界上除了她和哥哥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真相!

    “兴你们找‘门’路获得别人的信息,就不许我找‘门’路得到你们的秘密?”马到成只能这样笼统地回答说。

    “那好吧,既然您都承认我是牛家正宗的孙‘女’了,为什么我不能继承牛家全部的财富呢?”牛畅倒是从这个角度,找到了自圆其说的话柄……

    “因为你伙同你父亲和哥哥杀害了牛得宝,一旦真相大白,你们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哪里还有福分继承牛家的任何财富呢?”马到成趁机义正词严地回答说。

    “可是我们掉进了深渊,也不会把您这个假冒的二叔给留在岸上吧,顺手一把就能把您也带进深渊吧!”牛畅直接警告对方,置我们于死地,必定拉你做垫背的!

    “我假冒牛得宝完全是出于无奈,身不由己,助人为乐帮助徐美仑度过危难才成了牛得宝替身的,一旦身份暴‘露’,顶多打回原形,却没什么罪恶可言,我这样做一点儿都没违背什么法律条文,也没伤害过任何人,所以,我才不怕真相被揭穿呢!”马到成索‘性’将话挑明了说,就是要从心理上镇住对方!

    “可是一旦真相被揭穿,您可就立即一贫如洗,再也没有我二叔身份的那些光环在身上了,再也没有我二婶那样的美‘女’老婆,和我小姨那样的美‘女’小姨子陪伴了,您可就是在一步登天享尽荣华富贵之后,又一落千丈地滚回到一贫如洗的穷人堆里去过那些含辛茹苦的日子去了……”牛畅还试图用这样惨兮兮的下场描述,来吓唬对方!

    “我本来就是一介**丝,还是个一人吃饱全家都不饿的孤儿,大不了还回到我的地下室去过我自由自在的日子,也省得整天被你这样的富家子弟天天琢磨着如何追杀……好怀念我那无忧无虑的穷小子时代呀!”马到成索‘性’将话一说到底!

    “其实咱们可以谁都不揭穿谁,我不揭穿您,您也放我一马!”牛畅一听对方这样的态度,知道没什么能拿住他的,可一旦真的被对方把自己给拿下了,那下场可就惨烈了——特别是这次行动连哥哥和爹哋都不知道,一旦被这个假二叔给披‘露’出去,自己可就彻底毁在他手里了,这样的心理状态下,牛畅突然转变了态度,居然用了央求的口‘吻’,这样说道。

    “听起来这个提议不错,可是像你这样一个冷血的美少‘女’杀手,你咋让我信得过你呢?”马到成无论如何都无法信赖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很简单呀,我们签订一个牢不可破的协议呀!”牛畅的办法张口就来!

    “牢不可破的协议?”马到成居然没懂对方这个所谓的协议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对呀,只要我们签订了那样一个协议,这辈子双方都会履行承诺,那样的话,岂不是就相互信赖,将秘密厮守一辈子吗?”牛畅这样异想天开地描述说。

    “你觉得,你我之间用什么方式才能签订那样一个牢不可破的协议呢?”马到成却无论如何想象不出对方说的牢不可破的协议会是个什么内容!如何才能实现!

    “很简单呀,你把我变成你的‘女’人,比世界上任何协议都来得保靠!”牛畅言简意赅,把积压在内心深处对这个假二叔的全部想法都用这样一个简单的回答给表述出来了……

    “这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我是你二叔!”马到成直接说出了理由!

    “名义上是,实际上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牛畅却从这个角度强调说。

    “那也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名义上已经是徐美仑的丈夫了,所以,不可能跟她的侄‘女’儿有这样的关系!”马到成又从这个角度否定牛畅的提议。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咱俩神不知鬼不觉好在一起,谁会知道啊!”牛畅却觉得,一旦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就应该全力争取!

    “那也不行!”

    “又为啥不行!”

    “我是个感情保守的人,这样背叛你二婶的出格儿的事儿我做不出来!”马到成又试图标榜自己的个本分没有外心的男人来回绝对方的提议。

    “省省吧我的假二叔,别人不知道,以为你是个忠贞不二的好男人好丈夫,可是据我不完全统计,自打您成了我的假二叔之后,可是没少走桃‘花’运,杨水‘花’不说,唐小鸥不说,夏欣欣不说,何家姐妹也不说,再后来的蓝梅和宋婵娟还不说,单说你的小姨子现在怀上的孩子是谁的吧!”牛畅居然一口气将近来对方几乎所有有关系的‘女’人都给罗列出来回应他自己标榜的所谓保守和本分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你整天都在跟踪我?”马到成差不多彻底被惊呆了,尼玛,什么情况,老子好不容易才有的那点风流韵事,咋都被这个丫头片子给‘弄’得一清二楚了呢!

    “您以为,您神不知鬼不觉地做过的那些风流韵事谁都不知道?”牛畅知道,自己一下子拿住了对方,估计自己的那个建议,差不多能被对方接受了……

    “好吧,我同意你刚才的提议,咱俩就鉴定那个牢不可破的协议……”果不其然,马到成真的妥协同意了牛畅的那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所谓的,可以让俩人的关系牢不可破的提议……